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豪情天纵大汉魂
    大宛国举行天马节的这片草原,也是与周边几个小邦国接壤的地方。现在聚集在这儿的各自军队,联合起来,怕不也有五六千人之众。当然,这其中大宛是主力。

    弯刀、皮甲、奔驰的烈马、彪悍的马上骑士,这些都让大宛王青桓颇有自矜之得。除了对匈奴人顺从,其余的这些诸国,他还并不放在眼里。

    正因为有这样的底气,所以他才敢对远道而来的汉朝使者起了杀心。而匈奴人的到来,更是让他信心爆棚,自觉万无一失。

    听到匈奴王子带着傲慢的神情说,汉人,交给匈奴勇士来处理时,青桓正中下怀。因此,今晚的酒,便饮的格外欢畅起来。

    为了炫耀大宛与匈奴的亲密关系,青桓派人把来自各国的贵人、王子们都请到了王帐之中,一起饮宴作乐。这些小国,对大宛一向恭顺,这时见了匈奴上国铁骑的威风,更是对休屠王子曲意奉承,敬酒不迭。

    大王子离城见他们如此懂事,心下得意非凡,席间豪迈,几乎是来者不拒,酒到杯干,确实好酒量。

    几个异域风情的舞姬,在胡笳声中,载歌载舞,以添声色,气氛便更是热烈起来,酒囊连着送上,金黄的烤羊整只的抬到酒案正中,眼看又是一场彻夜之欢。

    一个大宛武士悄悄走了进来,对大宛王禀告了几句什么,青桓点头表示知道了。他早些时候,派了一小队护卫去探听大汉使团那边的消息,刚才那人就是来回报的。

    汉使营地那边,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这会儿还不到二更天,那十几处帐篷就已经是一片漆黑,想必是连日困乏,早早的又都睡去了。

    青桓冷冷的笑了,要死到临头了,就让你们再睡一个安稳觉吧!他转过身去,把手下禀报的情况,对匈奴王子说了一遍。那离城手中的酒盏连停都没有停,只是不屑一顾的说了句:“屑小之徒,还值得如此重视在本王子眼中,那些汉人也只不过如同这案上的羊肉一般无二!哈哈哈!”

    青桓及几个心腹贵臣深以为然,齐声称赞:大王子威武!只有王太弟云桓暗暗摇了摇头,虽然不便再加以劝谏,但心中终究是怀了一份担忧。

    “大单于在厉兵秣马,早就准备与汉朝进行一次决战了,只要胜利了,中原的遍地财富,到时候少不了你们这些追随者的一份儿。明日,就先拿这些汉人使者开刀,也好让他们打消一些妄想的念头!”

    “大单于威武!匈奴威武!大王子威武!我等誓死追随……!”

    外面寒风起处,飘起来零星的雪花。王帐内,烈酒、美姬、财富、狂野还有即将饮血的酣畅,把酒宴的气氛推向。

    汉朝使团的营地,黑沉沉的安静,三四个在不远处监视着的大宛武士,缩了缩脖子,有几片雪花落在脸上,冰凉冰凉的。就连他们,心中也在暗自嘲笑,这些愚蠢的汉人,睡得还真是沉,连个值守的人都没有,活该他们明日丧命。

    然而,在大宛人看不到的地方,刀与剑已经出鞘,热血已经随着勇敢的心开始。

    五十名大汉勇士,在帐篷的地上静静地坐着,虽然乌云遮住了月亮,黑暗中看不清彼此的面容,但他们都知道,这一刻他们的决心都一致的坚定。

    霍去病收回从帐篷缝隙里看出去的目光,外面并没有大队人马的包围,只不过有几个伏在草丛中的监视者,看来大宛王与匈奴人并没有怎么把汉使团放在眼里,这就更好办的多了。

    决定是在一个时辰前做出的。面对着众人的惊慌失措,默默坐在一边的霍校尉,想起师父平日里的教导,在遇到这样危局的时候,他会怎么办呢?

    da an是,狭路相逢勇者胜!这句话,她记得很清楚。所以,她擦亮了手中的赤火剑,站了起来,说出了自己想要去做的事。

    “你说什么?去杀光匈奴人……这、这……我们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张骞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孩子说话太孟浪了!凭着使团的这二百人想去硬拼,必死无疑。

    霍去病神色很平静:“是的,这是我们唯一的活路。只要把这些匈奴人杀了,大宛人绝对不敢再轻举妄动。”

    “可是,就凭我们的力量使团当中能冲锋上阵的不过就是五十几个人而已。而对方可是三百匈奴铁骑还有几千的西域各队,双方的对比悬殊,我们无异于以卵击石啊!”

    这是摆在眼前的现实,张骞说的一点儿都没有错,众人纷纷点头。

    “几百几千人又怎么样?战争的胜负,可不是以人数来计算的!匈奴铁骑又怎么样?当年我师父以一人之力屠灭六千,也不过如杀猪狗无异!”年轻校尉高高的抬起了下巴,话音中带了无比的傲气。

    “可是,那是元侯!……我们怎么能做的到呢?”听他提起元召在燕山火烧六千匈奴骑兵的事,张骞作为当年的亲身经历者,自然是了解的很清楚。

    “呵呵!师父说过,我们每一个人都可能会创造奇迹,就看你有没有那份勇敢和决心。今天的形势就是这样,逃跑和坐以待毙都是一种懦弱,自然是一死。只有拿起我们的手中刀剑,先发制人,才有可能死中求活!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有愿与我一起去者,可同行!”

    校尉的身材并不高,这一路风沙的侵袭,使她和许多人一样,显得灰头土脸。但在这一刻,张骞和几个黑鹰军士彷佛在她身上看到了那位小侯爷的某些影子。

    “我同意!我愿意和霍校尉一起去杀匈奴人!”最先站出来的是赵破奴,他也是当初跟在元召身边北上雁门的人之一。

    “我去!”

    “我也去!”

    “我们都去!”

    五十个黑鹰军勇士,没有一个人落后。张骞咬了咬嘴唇,他的心中何尝不是热血翻涌。先前只不过是为了整个使团的大局,所以他才顾虑再三。现在既然已经到了生死时刻,那就拼死一搏吧!

    “好!就这么办!去杀匈奴人。生死存亡,只在今夜!”

    既然已经统一了认识,就要做好详细的分派。毕竟夜袭敌人的目的,不是为了送死,而是为了求生。

    最后商量的结果,是由霍去病带着五十勇士去袭击匈奴人的营地。而张骞与副使则负责组织起使团的所有剩余人等,全力戒备,等候消息。

    大战在即,霍去病心中感到的不是紧张,而是无比的兴奋。自己终于要第一次面对真正的敌人去战斗,可一定要干的漂亮些!绝不能给师父丢脸啊。

    名剑赤火,仿佛也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意一般,发出微微的颤鸣。二更天已过,月黑风高,sha ren正当时!

    几个躲在暗处的大宛武士,蓦然觉得背后有草动的声音,察觉不妙,刚要回头去看时,喉间早已被短剑的锋刃横过,痛苦的声音噎在喉咙里,再也喊不出来,尸体倒在草丛中。

    霍去病对赵破奴打了个手势,五十人分成两组,在他们各自带领下,如同暗夜里的幽灵,分左右向匈奴骑兵的营帐那边摸去。

    从休屠王的领地,跨越半个草原,来到大宛国,也有两三日的行程。匈奴骑兵有些累了,他们酒足饭饱之后,在百夫长安排下都早早的睡去了。匈奴人来到这些半附属于他们的西域各国,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因此,连最起码的警戒都懒得做。

    当杀戮在黑暗中开始的时候,有许多匈奴人还在睡梦中,就不明不白的去了他们的长生天!

    被惊醒的匈奴骑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在这儿会突然遭到袭击。来不及穿好衣服的百夫长,还没等把手中的弯刀拔出来呢,头颅已经被砍落在地!

    一个营帐中的匈奴人很快就被团灭,然后是下一个,再下一个……!当每个黑鹰军手中的刀剑,都收割了至少四五个以上的敌人性命的时候,这世间已经再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住他们的熊熊战意。

    sha ren,有时候很难,有时候,却很简单。生命,有时候很顽强,有时候,却脆弱的如同蝼蚁。

    当屠灭完最后一座帐篷里的匈奴人的时候,两支黑鹰小队重新合在了一起。略微清点人数,一个不缺,半个不少!

    胜利来的如此容易,又是如此酣畅,有时奇迹的出现,只不过就是决策者一句当机立断而已。现在,所有人再看向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单薄身影时,佩服从心底油然而生。

    “除恶务尽,既然做,就要做的彻底!匈奴的休屠王子就在大宛王帐,杀了他,既震慑了大宛诸国,又使他们的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了。走吧!”

    染血后的赤火剑,在草原夜空下散发着淡淡的红芒。所有的汉家勇士跟着剑锋所指的方向,义无反顾、勇往向前!

    一个不朽chuan qi,巾帼红颜,名剑龙马,无敌英雄,西域王者之路,从现在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