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刀剑碎梦生死分
    当阳光又一次照亮草原,第二天重新开始的时候,大宛王青桓宁愿相信自己昨夜的经历,一定是一场噩梦!

    然而,眼前的鲜血和尸体告诉他,那不是梦,而是一场血淋淋的现实。一夜之间,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一切,颠覆了他的认知。看着那些被赶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各国贵族和将军们,大宛王心中所剩的只是悲哀。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想起,自己此前的那些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昨夜下了一场小雪,这是今年草原的初雪。当热闹的酒宴接近尾声的时候,已经是三更过后。

    休屠王子虽然是海量,也明显有些喝高了,主人的殷勤劝酒,总是不能推却的,何况他本来就是嗜酒如命的人。身后的四五个铁血随从,却滴酒不沾,在忠诚的守卫。

    当一个惊慌失措的匈奴人,不顾外面大宛侍卫的阻拦,强行闯进王帐来的时候,一开始并没有人当做一回事。那匈奴骑兵衣衫不全,似是喝醉了酒一般,一个趔趄扑到离城王子的脚下,翻滚了几下,才勉强爬起来。附近的人这才看清,那人脖子和肩膀之间被斩了一刀,鲜血已经浸透了半边身子。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休屠王子心中一沉,他站了起来。身后的护卫连忙上前把那重伤之人扶住。

    喧闹的人群逐渐沉寂下来,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有一个匈奴人受伤,却让他们都大吃了一惊。大宛王青桓心下更是大跳,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难道是自己的手下和这个匈奴士兵发生了冲突如果是这样的话,不管是谁,一定要严惩,千万不能惹起匈奴人的怒火。

    “大王子!大事不好了!是汉人……是那些汉人,他们袭击了我们的营地,我们、我们的人……。”

    “什么?!你说什么?汉朝贼子!胆敢如此!”

    还没等那士兵说完呢,离城抬腿就把面前的酒案踢翻了。这些汉人也太猖狂了,本来想让他们多活一晚的,竟然敢自己来找死

    大宛王和一帮贵族们更是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那些态度和蔼与他们商谈事情的汉朝使者会在这儿sha ren还是去杀匈奴骑兵他们、他们凭什么啊!

    “大王子,汉人趁着我们入睡发起了突袭,我们的人伤亡惨重,我侥幸未死,这才从黑暗中爬出来给王子送信!赶快做好厮杀的准备吧!那些汉人凶狠的厉害啊……!”

    那报信的人一口气说完这些话,早已经伤重支持不住,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离城怒气勃发,汉人袭营,看来这是千真万确的事了。他顾不得再多说什么,一伸手拔出雪亮的弯刀,就要率领着身后的那四五名护卫冲出去。杀尽汉人,一个不剩!这就是他此刻的念头。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兵刃相格的声音和几声惨叫,然后几把刀锋挥过后,王帐的一面被整个的划开来。在那边的人惊叫着逃开,黑夜里的催命使者们,到了!

    一边是灯火通明,一边是阴暗交错,相隔着五六丈的距离,双方对视片刻。

    整座王帐已经被包围起来,身穿校尉军服,外罩那件绣有飞鹰图案的红边黑袍,霍去病与赵破奴领着十几个大汉勇士,堵在王帐门口,看着对面的匈奴人和所有的西域各国贵人们,有些嘲讽地笑了起来。

    “呵呵!挺热闹的哦,你就是从匈奴来的那个王子吧?有一件事想告诉你,你的那些骑兵们,都死了。额,还有你们这些人,今夜是汉人与匈奴人间的恩怨,如果你们不想跟着倒霉的话,可不要轻举妄动哦!”

    年轻校尉的嘴角上扬,眼中的神色是傲气凌人,还有睥睨一切!

    什么时候汉人这么厉害了?一股凌厉之气,压的人几乎喘不上气来。大宛王青桓的心中开始感觉有些不妙。

    “找死!该死的汉人,都去死吧!给我杀!”

    休屠王子大喝了一声,护卫们抡刀就冲了上去。匈奴勇士从来不会怕死,对手越强,他们就越是凶猛。

    然而世间事,成与败,生与死,不是只有勇敢这么简单的!在实力面前,没有对比就分不出强弱。

    既然大局已经控制,谁还耐烦儿多费力气去与他们拼刀啊?自己手下只有五十能战之士,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这些草原莽汉,给他们个痛快就得了!

    十名黑鹰军勇士,看到霍校尉嘴角撇了撇,对他们打了个手势,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看着扑过来的那些恶狠狠面孔,他们都把手中的刀略微放低了一下,然后另一只手臂同时抬起,整齐划一,有轻微的“嗤嗤”声刺破空气,同时响起的是射入身体的声音、刀落空、人惨叫、死尸栽倒在地。

    只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四五条生龙活虎的匈奴汉子,就都变成了死人。黑鹰军的腕弩,乃是在长乐塬上用精钢打造,在这么短的距离之内攒射,透体入骨,绝无生理!

    王帐内的所有人都聚到了最后面,紧张的看着面前的形势发展,本来他们还以为匈奴人会和汉人展开一张恶战,他们能趁机会出去召集人马来相助。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转了个头的功夫,就都死光了

    额,说都死光了也不对,还有希望!那位素称勇猛无敌的休屠王子还在,只要他能大展神威,把面前的这些汉人都灭了,那就还能反败为胜!

    休屠王子离城,果然不负大家所望,见手下人都死了,他不仅不惧,反而怒喝一声,威猛如虎,把气势提升到极点,抡起沉重的厚背kan dao,直奔最前面的那汉军校尉当头劈去。

    来的正好!今夜之战,不过是偷袭。虽然取得全胜,令人高兴。但对于霍去病来说,总是感觉杀之不武,心有不足。这匈奴王子看上去倒是个厉害角色,正好拿来练手,看看离开师父身边这么久,有没有进步。

    说是迟,那时快,弯刀来势凶猛,挂着风声直奔头顶。霍去病并不去拿剑遮挡,她右脚跟轻点地面,灵活的身子如闪电一般转了一个角度,赤火剑在手腕间随着身体前行,躲过刀落的方向,两人错身之际,她嗅到匈奴王子身上浓重的膻腥之气,厌恶的皱了皱眉头,随手用剑在对方腹部刺了进去,然后借势跃开,一串鲜血随着赤火剑锋洒落满地!

    离城王子如同铁塔般的身形蓦然凝滞了片刻,他有些不相信地低下头,看到汩汩的鲜血开始从腹部流出,马上就在地上滴成了一大片。他大叫一声,想要再举起刀时,却感觉是如此沉重,两腿一软,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他一手拄着刀,剧烈地喘着粗气,抬起头来时,三步之外,那个长得眉清目秀的汉人校尉正竖立起纤细的小指,朝他比了比。

    “你不行的,太弱了!sha ren,可不是只凭力气的。”

    一片死寂,没有人敢说话。看着那个在西部草原上邦国人心目中敬畏一般存在的大王子,只不过一个照面,就被对方重伤了,很多人的心中开始打鼓……汉人,太厉害了!

    春秋名剑赤火的锋利,名不虚传。这轻轻的一刺,已经洞穿了对方的心肺肝肠,鲜血开始从休屠王子的嘴里涌出来,他还要强撑着挣扎,赵破奴早已跳了过来,一刀就把他的头砍掉了……!

    匈奴人的尸体鲜血淋漓,王帐中的所有ren mian如土色,从大宛王青桓以下,乖乖的顺从了汉人的意志,在虎视眈眈的刀锋和弩箭之下,没有一个人敢轻举妄动。

    当然,有些人心中还会有些不服气的念头。毕竟,在附近还零零散散的聚集着各国的几千军队。也许,等到天亮以后,与这些汉人再较量一番,应该还有机会。

    然而天亮以后,当王帐中的这些人终于被允许出来,看清楚外面的情形后,他们的心中升起的是无尽的恐惧和胆怯。

    昨夜发动袭击的那些汉人,现在终于可以看清楚他们的模样。五十多人已经全副武装,骑在马上,列成一个简单的阵势。而那些汉人使团的其他人,也已经备好了车马,看样子是要准备启程了。

    当然,令他们胆寒的不是这些,而是离王帐十余丈外的那些东西。准确说,那些不是东西,而是人头,匈奴人的人头!

    那些人头被垒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像一座金字塔。三百匈奴骑兵的头颅被割下来,一层一层的排列上去,最上面的一颗,是死不瞑目的休屠王子离城。

    五十名大汉健儿跨在马上,手中持着九臂连环弩,意气风发的看着他们的年轻校尉。这种震慑敌胆的手段果然见效,看到这种被霍校尉称为“京观”的人头塔,那些大宛人无不胆战心惊。

    一声宛如龙吟的马匹嘶鸣,从远处草原上传来,霍去病眼中闪过异彩,那是红雪!她提气在胸,清啸出口远远的传了出去应和。然后,她笑了笑,用手中的剑点了点马前呆呆站立着的大宛王。

    “大汉使团远道而来,如今就要踏上归程,大宛王难道没有什么礼物作为馈赠吗?我们要的不多,十匹汗血宝马就足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