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陌路从此是刘郎
    人世间,如果把发生过的一些事,很久以后,再重新看一次,就会发现,有许多遗憾是本来可以避免的,有许多误会原本也可以解释的清。但世间没有后悔药,错过的就错过了,这便是时光的无情。

    发生在未央宫中的这场大变,具体细节,外间人知道的并不多,各类史书中更没有明确的记载。但它的影响非常深远,通过这次事件,不仅清除了隐藏在未央宫中的一批黑暗力量,更逐渐揭开了一些历史久远的迷雾。

    而让元召最为宽慰的是,自己的血没有白流,巫蛊的诅咒,这株世间最恶毒的花,没有能够在未央宫中扎根发芽,虽然他不敢保证以后会怎么样,但起码从现在看来,皇帝刘彻并没有把巫蛊这种形式的斗争看得太严重,只要不会因此而兴起大狱,牵连无辜,那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当听到消息的亲近之人,从各处来到长乐侯府的时候,元召并没有对他们说太多,这样的事大家知道了反而不好。只是在一个午后,他想要听听主父偃对那些势力的了解时,多少的透露给了这位智者一些。

    久经世事的主父偃,果然知道许多,他虽然了解的也不是很清楚,但从一些故老相传中,他结合自己的推测,告诉了元召一些很有用的消息。

    秦灭六国统一天下之后,六国的大批王室后人、公侯贵族流亡四方,后来他们终于汇集到了一起,怀着各自复国的目标,组成了一个庞大的组织,这便是世间九州隐门的由来。

    六国的财富,虽然大多数被秦国兼并,但遗留下来的也不在少数,这些已经足够支撑起他们的发展和扩大。而怀着家仇国恨的六国后人中,也不乏有惊才绝艳之士。因此,乘着秦末战乱的机会,他们吸收勇士,积蓄力量,迅速地壮大起来。

    在那一段时间里,有许多争霸的群雄,其实都出自隐门之中,他们的目标就是争得天下,然后各自再恢复故国。然而天命所归,争而不得,最后,这个天下终归还是被出身低微的沛城小吏刘邦得了去。隐门中人,只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本来,他们对刘邦是没有多少敌意的,那时候的共同目标还是暴秦。并且有许多出身隐门的将士接到指令,在汉军中效力。曾经有一次机会,令他们欣喜若狂,那也是他们离复国目标最近的一次机遇。

    在楚汉相争最艰难的时候,隐门中人瞅准机会,派最能言善辩之辈携带重金,说服了汉王手下的宠臣俪食其,使他为汉王刘邦献上分封六国后裔共抗项羽的计策。刘邦听信了俪食其的说辞,答应下这件事,已经把六国的王印都刻好了,正要派使臣分头前去的时候,没想到被那位谋臣张良给紧急叫停了。

    听了这位智囊对当时局势的一番分析,刘邦后悔不迭,连忙追回使臣,销毁了刻好的王印,并且把隐门中派来的辩士都给秘密的杀掉了。从此以后,忘恩负义的汉廷便也成为了隐门的大敌。

    在汉朝建立以后,自知理亏的刘邦,对隐门中人展开了疯狂的清除,因为他深刻的知道他们有着怎样的力量。在汉初那一次次绞杀功臣的争斗中,有一个不能公之于众的秘密,那就是,这些功勋卓著的将帅身上,其实都有着或多或少的隐门影子。

    隐门虽然经受了一次次的打击和屠杀,死去了很多人。但还是有许多力量,秘密的留存了下来,他们转为了地下,为了使统一的汉朝重新归于分裂,好为他们创造再次复国的机会,他们开始一次次的策划各种叛乱和刺杀。虽然一直没有成功,但锲而不舍,绵延不绝。

    这次的未央宫中之乱,就是他们的一次最新策划。为了这次行动,已经暗中准备了好几年的时间。本来计划是很严密,他们准备了两套方案,刺杀和巫蛊。

    即便因为刺杀不成,只要把巫蛊之祸这颗种子,埋在未央宫里的人心之中,那计划就算成功了。在隐门首领看来,就算是参与这件事的人都为此而死,那也是值得的。因为当今天子的多疑性格和宫中的各种矛盾,他们早已了解的一清二楚。

    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因为一个人的突然出现,这次行动又失败了,参与的人大多死去,隐门的仇人名单上,便又添加了一个人的名字。

    时光回转,重新回到几天前大雪纷飞的椒房殿。当铺满一地的碎玉飞琼被脚步踏乱时,面朝东向坐的陈皇后转过脸来,她第一眼看到皇帝,心中首先涌起的念头竟然是,他在这个落雪的时候是想起两人曾经的过往了吗?

    然而,下一刻她的笑容马上凝在了脸上。皇帝不是一个人来的,有大批持刀的宫中侍卫、羽林军还有外臣!椒房殿的外面和四周已经被严密的包围起来,宫女内侍们被羽林军从各处聚拢到一起,不准他们乱说乱动。

    看到这种气势汹汹的架势,在后院中的人纷纷拜伏在地,战战兢兢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雪纷纷落着,很快就在人身上披了一层白,但没有人敢乱动分毫。

    从殿宇回廊间走到庭院中的亭子,不过二三十步的距离,皇帝脸色和天色一样阴沉,这短短的一程,他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在雪中留下深深的足印,感觉很沉重。

    一身大红装束的陈皇后,站在亭子台阶上,看着对面的人逐渐走过来,雪花有些遮挡视线,目光中有些模糊,和他一起长大的这个人,此刻竟然感觉如此陌生。她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只是心中莫名的悲凉。

    世界上再长的路,也终究会有尽头,再高的山,也有爬上去的那一天,可是他们的恩情,已经消磨在这日渐逝去的流年。有一层厚厚的壁障,再也无法打破,你不说我不问,从此陌路,舍断悲欢!

    “皇帝所为何来”

    眉间染了清雪,她没有行礼,就站在那儿神色冷淡的问了一句。在这一刻,她突然想要做回那个娇纵任性的阿娇,而不再是低眉顺眼装作大方的皇后!

    “昨日宫中出现刺客,搜寻不得,此为宫中大患,朕必得之!皇后既然不让侍卫人等搜查椒房殿,朕只得自己亲自来搜了。”

    相隔两丈,似隔着天涯。皇帝说出的话比空气还要冷冽三分。

    脚下的宫人侍从们都一动不动的跪伏在那儿,不敢抬头,就连楚玉也是同样。皇后缩在中的手紧紧的攥在了一起,长长的指甲刺破了掌心,她也没觉得疼。

    “椒房殿是老祖宗所赐,就连这样的地方,你也要让人进来随意的践踏吗?”

    “哼!正因为如此,朕才更要保证这里面的安全,以免藏污纳垢,玷污了老祖宗的名声。”

    身为天下至尊的皇帝,在这一刻,也只不过是个普通的男人而已。听完告密者的那番言辞,他的心中已经有几分相信,这一路上,他越走心中越是愤懑,满脑子都只是一个念头,她竟然敢背叛他!此刻激愤之下,自然是口不择言。

    “你、你说什么?什么藏污纳垢……你混蛋!”

    四周一片寂静,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唯有飒飒的落雪之声。陈皇后的脸色变得比雪还白,一行清泪从眼角滴落。她不相信这样的话出自皇帝的口中,然而却是真真切切亲耳听闻,绝对没有听错。他不再是曾经青梅竹马的刘郎,他是无情无义的帝王!

    皇帝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有一丝叫作痛楚的东西从他的眼角一闪而逝,没有任何人发现。然后他挥了挥手,两名侍卫带着名叫段礼的那太监走了过来。

    “把你在殿中对朕说过的话,再重新说一遍,当着皇后的面,不许有一字遗漏!”

    有椒房殿中的内侍悄悄偷眼去看时,不禁心中惊骇莫名,他们当然都认识站在眼前的这位副总管,却不知道他去对皇帝究竟说了些什么。

    “陛下,小的段礼一字都不敢遗漏。我在椒房殿值守,看到皇后娘娘的寝宫中,曾经出现过身穿白衣男子的身影……这是千真万确的事!至于具体干了些什么,小的却不敢妄自猜测。”

    他这样的话说出来,当真是石破天惊!先不说是当前追查的刺客就是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只说是在皇后寝宫中出现男子身影,而这个人并不是皇帝,就已经是骇人听闻的大事了。

    所有在场的宫中人,都恨不得把头埋到雪堆中去,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这样的宫中秘辛不管是真是假,知道这件事的人,注定都没有好下场。

    皇后的脸白了又红,红了又白,几经变幻,她的心中羞愤万丈,却不知道怎么样为自己辩白。片刻之后,她强压下心头的许多情绪,冷冷的开了口。

    “陛下,我们什么时候到了现在的地步相互间的信任,需要听一个奴才来摆布!”

    “这件事关系到整个未央宫的安危,所以,朕必须要弄个清楚。皇后,朕现在只相信亲眼看到的,你还有什么话说?”

    “好吧!你既然真的要知道清楚,那我也问心无愧。那些事……楚玉可以为我作证,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

    陈皇后强忍着无尽的羞愤,看向最了解和最贴心的楚玉。未央不夜天,宫花寂寞红。虽然两个人之间的那些事说出来有些羞人,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她从来就是敢做敢说的傲娇性子。

    “皇后娘娘,楚玉并不知道任何事,婢子只是普通的宫女,不敢在陛下面前妄言一字……!”

    锦绣繁华的未央宫,大雪漫天飞舞,冰寒刺骨,有人痛彻心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