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未知大祸起宫墙
    说起来,可能是遗传的原因吧,窦家的子女后裔好像并不太兴旺。男子虽然每一代不算是单传,但也没有很多,都是兄弟两三人的样子。而女子就只是单枝,没有什么姐妹,窦太后是如此,馆陶公主是这样,陈皇后阿娇也是。

    也许是因为这样的原因,馆陶公主被汉文帝和窦太后娇惯的不成样子,而她的女儿阿娇,从小更是有大半的时间在宫中长大,受到万千宠爱,那是真正的身份贵重至极。

    在这样的环境中,没有受过一点儿委屈,比未央宫中真正的公主还要骄傲三分。世人皆言她善妒,然而不是真正的曾经爱煞过这个男人,她值得去和那些进入宫中的一个个女子计较吗?

    然而她不曾想到,没有受过别人一点儿委屈的她,为他浪费了全部的青春岁月,守在这宫中,以为还有挽回的机会。即便是这几年受到他无数的冷遇,她心里仍旧还有那份痴念。

    直到今天,皇帝竟然亲自带着人来搜查她的宫殿,她的心开始渐渐变冷,尤其是他竟然相信了那样的事,去听一个太监的告密,怀疑她的不贞,身为母仪天下的皇后,难道还有比这样的侮辱更严重的事吗?

    看着皇帝那冷冰冰的态度,阿娇皇后没有悔也没有怕,心中只是悲愤和失望。这几年来,她本来是想要好好地做一个皇后的,开始逐渐的改掉从前的那些任性,甚至是努力的在想办法去为他生一个孩子。

    这一切都是徒劳吧!好在,她还有自己的骄傲,既然他已经不在乎两个人的感情,那么剩下的尊严和清白,任谁也不能玷污!她还有楚玉,慢慢长夜中曾给过她温暖的人,这样的时候,她想要她的支持和依赖。这是她的救命稻草,更是给她余生独自生活信心和勇气的所在。

    风卷过雪花,扑进亭阁之中,打在皇后的脸上,她有片刻之间的愣神儿,刚才楚玉说什么了?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低下头,去看仍旧跪在地下却已经支起了半边身子回话的白衣女子。

    “楚玉……你、你刚才说什么?”

    “皇后娘娘,奴婢只是个普通的宫女,身份低微,段公公说的话,奴婢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而娘娘要奴婢说什么,奴婢也并不知道从何说起。在陛下面前,奴婢不敢欺君罔上,还望娘娘不要为难奴婢。”

    楚玉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并不抬头,只是自己说着这些话,说完之后,又重新拜倒在地上,萧瑟的身形显得和其他宫女并没有什么两样。

    皇帝刘彻皱着眉头,在他的经验中,皇后这会儿的表现应该是暴怒了,然而很奇怪,听完那宫女的话,她稍微有点儿呆滞了片刻,脸上冷冷的笑着,却什么话都没有再说。也没有看任何人,只是自顾自地坐回原先的地方,残茶冰冷,凝目呆望,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在他们对答的这片刻功夫里,大批的羽林军早已在校尉的带领下,对椒房殿的里里外外进行了彻底的搜查。皇帝就在漫天大雪之中等着,负手而立,等着他想要的结果或者是他不想要的结果。韩嫣在一边替他遮打着一把油伞,雪花在四周飘舞,一句话都不敢劝解。

    在外面封锁椒房殿的一名羽林军士进来,拱手对李敢禀报了一句什么,李敢一愣,他不敢擅自拿主意,连忙进前几步。

    “陛下,椒房殿外面,皇太后从漪澜殿过来了,她要进来。未得陛下命令,领军校尉不敢放行。特来请旨示下。”

    李敢和韩嫣,都是在皇帝刘彻还是太子的时候,就以良家子身份随侍东宫,可以说都是他心腹中的心腹,他们也都非常了解这位皇帝的性情。要是搁在往日,自然不敢阻拦皇太后的大驾,但今天形势不同,眼瞅着椒房殿中就是一场大的变故,而皇太后在这个时候赶着过来,却让人猜不透她的动机。

    “无妨,恭迎太后进来就是。她既然想看个究竟,就让她在殿中安坐等候吧。”

    皇帝淡淡的吩咐了一声,李敢领命,越过在后面等着的一众人等,径自按照皇帝的意思安排去了。

    王太后在大批宫人们的伺候下,顾不得路上的雪滑,就这么匆匆的赶过来了。自从窦太后死后,她与皇帝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深。母子不睦,在宫中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皇帝没有去多想自己母亲为何而来,田家的助力早已成为了过往,自己的羽翼渐渐丰满,不再需要她的庇护,他逐渐揽到手中的大权,是不容别人染指的,就算是亲生母亲也不行。

    皇帝亲自带领羽林军侍卫封锁椒房殿,进行搜查的消息,宫中人很快就知道了。虽然不知道究竟情形如何,但各种情绪开始在宫中蔓延。那位骄横善妒的皇后也会有今天很多曾经被她欺负过的夫人、婕妤、美人们都在私下里暗自庆祝着。派去椒房殿外打探消息的内侍宫女络绎不绝,为自家的主子探听着最新的形势发展。

    在这些人看来,皇后一定是又有什么事惹的皇帝不高兴了,陛下是借故教训她一下而已。这样的事从前也发生过很多次,最厉害的时候,皇后甚至把皇帝的脸都抓伤了。虽然这次闹的有些严重,但她们从来没有想过皇帝会把皇后怎么样,至于这位皇后被废掉这样的事,她们自己都认为是一种奢求和妄想。

    然而,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很多意想不到的事,偏偏就会变成现实。一个合格帝王的心中,是不会有多少儿女情长的,如果有,那也是在他还没有品尝到绝对权力滋味的时候。

    大汉的这第五代皇帝是个合格的帝王吗?da an是,他不仅是合格的,而且更是雄心万丈、果决无情的君王!为了社稷稳固和自己的抱负,他可以牺牲任何东西。

    有皇帝在此亲自坐镇,去椒房殿各处搜查的羽林军不敢有一丝的疏忽和懈怠,他们检查的很仔细,凡是觉得有所怀疑的东西,都通通的带了过来,留待皇帝亲自验看。

    刘彻翻了翻那几册书笺,无非是些伤春咏秋的字句,他随手扔在一边,别的一些乱七八糟的珠玉器皿之类,也没有什么好看的。他皱了皱眉头,在一堆锦绣衣衫中,有一身月白袍服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显然不是皇后的衣服,更不是女子所穿。

    “哼!皇后,这你作何解释?说吧,那人藏在宫中何处?”

    他用带鞘的剑挑起那件白色袍服,抬起下巴,冷冷的眼神看着对面女子倔强的目光,证据都找到了,你还如此嚣张!难道真的以为朕还会像从前那样容忍你吗?

    红妆女子读懂了他的眼神,她心中在滴血,苍白的脸上却反而笑了出来,带着自怜和嘲笑,情既已殇,心死又如何!

    见她骄傲的抬着头就那样看着自己,眼中没有半点儿的屈服和求饶,更没有惭愧和悔意,皇帝把手中的剑连带着那衣服狠狠的摔到地上,一把推开撑伞的韩嫣,来回在雪中走了几步,他心中怒气更甚。

    “你为什么不说话?自知理亏是不是!这样就是承认了是不是你竟敢……竟敢背着我做出这样的事!我……!”

    见她连解释都不解释一句,刘彻心中的猜疑使他妒火中烧,激愤之下,连“朕”都顾不得说了,直接你我起来。

    “臣妾只说一句,这是楚玉的衣服,只是穿来好玩儿的。其他的我不想多做解释,如果陛下想以此治臣妾的罪,那就请好好想想怎样向天下臣民公布臣妾的罪行吧!”

    陈皇后嘴角泛起嘲讽的意味,天下至尊的皇帝,在这一刻,也不过是个心胸狭窄的吃醋汉子而已。这让她在感觉伤心的同时又觉得有些好笑。

    “难道自己真的是冤枉了她”这样的念头涌起来,皇帝的决心突然有一些动摇,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么此前自己想要借此机会,让她自感羞愧而交出皇后印绶的目的就有些卑鄙了啊……。

    “陛下,那段礼说,他还有事情要秘密禀报。”韩嫣又凑了过来。

    “让他过来说!”皇帝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他在犹豫,要不要让所有人都退开,与阿娇再好好的谈一次。

    陈皇后看着被隔离在远处人丛中的那个段礼,弓着腰快步走了过来,在皇帝面前小声的说了几句什么,然后皇帝命令韩嫣马上带着几个人随他去了,不知道又要搞什么鬼。她憎恶的收回目光,这个宫中的值守总管,她并没有多少印象,却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害自己。

    不过她并没有什么好怕的,除了和楚玉的那些事说出来有些羞人之外,别的她问心无愧!只是,楚玉……她今天为什么要这样?没有再去看离她三尺之外依然跪伏在地上的那个女子,皇后心中只是一阵的绞痛,这个世界,让她彻底失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