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半步青莲弹指开
    王太后很愤怒,出离的愤怒。自己说出的话,被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子无视,而且他还想倔强的按着他的想法来。这是未央宫,不是外面的街市,更不是有窦太后时的长乐宫,岂容得他如此放肆。

    “元召!你真的是太不懂规矩了,皇帝对你宽容,难道大汉的律法,也会对你宽容吗?廷尉何在!还不把这个藐视皇家的小子抓起来论罪,等待何时!”

    见皇帝迟迟没有动静,羽林侍卫们也没人动手,王太后转向廷尉杜周,对他大声吩咐了一句,宫中规矩既然管不了他,那就按照朝廷律法来。廷尉府不是一直和元召有过节吗!

    杜周苦着脸答应了一声,心中暗自嘀咕:“我的皇太后哇!你老人家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元召这家伙,自己当然恨不得弄死他。可现在当着皇帝陛下的面,他没有开口,怎么能随便奉命行事这不是让自己左右为难吗!真是的!”

    好在,皇帝解救了他,摆了摆手,示意任何人都不要轻举妄动。

    “太后,既然元卿执意如此,那就让他问问吧,反正也耽搁不了多少时候。能问出个真相大白,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皇后……毕竟还是皇后,草率不得。”

    “皇帝,你怎么能这么说?都已经是证据确凿的事,为何还用让他多事李仙师已经说的很明白,这被施了巫蛊诅咒的木偶就在眼前,又何必……。”

    自己的皇帝儿子在这一刻为什么变得优柔寡断!王太后十分气恼,只是更让她气恼的事还在后头,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就被人打断了,并且伸手把她身边侍女手中捧着的所谓“罪证”拿了过去。

    “呵呵!刀功是真不错,没有十年八年玩刀的经验,可没有这份手上的功夫,难道……我们的大汉皇后会是个武林高手”

    皇帝听得真切,他的眼角动了一下。皇后是个什么样的人,难道还有人比他更清楚吗?青梅竹马多年,从小她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傲娇公主。

    “皇后,她不会这些。”有些干涩的声音,出自皇帝之口。

    “陛下说的话,当然不会有错。那么这东西既然不是皇后做的,那会是谁做的呢……?”

    元召边自言自语的说着,边慢慢的踱步向前,猝不及防之间,猛地抬头目光如炬正对上紧张盯着他看的段礼。

    “段礼!一定是你做的!”

    “不是我!是李……啊!不、不是、不知道、我不知道……!”

    段礼从来没有料到,自己会遇到这样的情形。自从元召进来后,他的精神就高度紧张,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他的身上。毕竟是人的名,树的影儿!元召的威名太响亮了,败在他手上的人都是强者。尤其是他刚才说要单独问自己话,更是让段礼心中一直忐忑不安,眼睛盯着元召的身影,脑子里却在想着怎样的说辞才能不漏出破绽。

    就在这个魂不守舍的当口,忽然就遇到元召夺人心魄的目光,心中大惊之际,听他肯定的说那木偶是自己做得,条件反射之下脱口而出否认,话一出口就反应过来,却已经追悔莫及。

    段礼是个太监,他虽然混入宫中之前,也是个精明强悍的人,要不然隐门中人也不会派他进来。但,他不知道条件反射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更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无意识的差点儿脱口而说破真相。

    “……陛下!陛下啊,奴才什么都不知道 ,那东西更不是奴才做得啊!元侯,你要干什么?你别过来,你……你别逼我啊!”

    看着元召脸上带着嘲讽的笑,一步步地逼近他,他一边有些慌乱的朝后退,一边嘴里语无伦次的否认刚才的话。

    “李什么?你刚才想说的人是叫李什么?说嘛,说出来,你一定知道的。他就是你的上司对不对你们都是隐门中人吧……呵呵!”

    带着笑意的话语很轻,但名叫段礼这个来自隐门的听在耳中,却如同雪地里打了个霹雷一般,惊的他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

    等到他急忙跃开几步,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如同大白天见了鬼一样,心中的惊骇都写在了脸上。这不可能!世间连隐门存在的人知道的都不多,他这么小的年纪,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想用这些不入流的手段来扰乱汉宫,以达到你们不可告人的目的。只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你们的背后主使者,也不是什么光明磊落之辈。想我大汉千年盛世将至,正是国运赫赫,气宇升腾,其浩然之气,鬼神为之辟易!这小小的巫蛊道术,别说是没有什么用,就算是有些小小的魑魅魍魉,在炎炎汉胄面前,也管教他粉身碎骨、灰飞烟灭!”

    元召声音清朗,这几句话回荡在这片庭院中,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不管是羽林将士还是内侍宫人,有许多人心中激荡,暗暗赞叹,小侯爷所言才是人间大道!

    元召一面说着,一面抬起手臂,掌心微微用力,五指轻握,那用桐木刻成质地非常坚硬的木偶,已经被他捏得粉碎,手掌倾斜之际,木屑散落在雪地中。

    世界上最怕的不是血与火的拼杀,也不是机关算尽的智谋,而是人心之恶!一旦有you huo的种子在人心头生根发芽,那会结出什么样的恶果,无人可以预知,也没有办法可以预防。巫蛊邪术,就是这样的种子,元召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也决定要把这颗萌芽彻底的铲除,不让那一幕幕悲剧在未央宫轮番上演。

    突然,一道寒光从眼前掠起,直奔他的面门而来。事发突然,所有人都没有防备,在几声惊叫声中,元召身子连动都没有动,嘴角露出得意的笑意,眼前的家伙终于承受不住自己带给他的压力,孤注一掷,暴起伤人了!

    元召想的一点儿都没有错,被他说破来历的段礼,心中早已经惊慌失措,见他带着巨大的压迫感一步一步的逼近,不知道他要用什么法子来对付自己。在看到他把那巫蛊之器粉身碎骨的一刻,终于再也忍不住。拼死一搏也许还有生机,坐以待毙,却绝无生路。

    所以,他出手了!段礼在没有隐姓埋名混进宫之前,也是江湖高手。元召虽然传说中很厉害,但这么近的距离内,自己突然袭击,胜算还是很有把握的。

    巫蛊的这条计策既然已经被他识破,那就启动第二套预案好了。只要自己一击得手,其他人想必就会马上策应,按照预先策划的方案,大家一起动手,杀掉或者制住皇帝,大局可控也!

    想法很完美,计划也非常可行,然而,他遇到的人是元召。元召是一个可以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不可能的人。所以,段礼的悲剧早就已经注定了。

    一条黑黝黝的皮鞭被他从腰间一甩而出,这便是段礼下了苦功夫的wu qi,追魂夺命鞭!鞭的梢尾带有三寸多长的尖锐锋芒,内力到处,伤人夺命,不亚于铁锥长枪!

    距离既短,出手又快速无比,见那三寸铁芒就要扎到元召的面门上,而那家伙竟然没有闪躲的意思,好似是吓呆了的样子,段礼心中一喜,他对自己的劲力很有信心,这一下一定让对方非死即伤。

    然而,就在他刚眨了一下眼的功夫,根本就没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觉得一股大力袭来,手中的鞭子根本就握不住了,脱手而出,然后感觉天旋地转,控制不住身体旋转了几圈,仰面朝天摔倒在雪地中,四肢动弹不得,竟是被自己的鞭子周身缠绕束缚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被摔的还是被吓的,段礼好大的功夫脑袋都没回过神儿来,他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只不过是眨了个眼的功夫,自己就被自己用来伤敌的鞭子捆起来了,这如果不是他亲身经历,说破大天他都不会相信啊!

    当局者迷,段礼晕头转向的在雪地上迷糊着,心中惊怕自不待言。而比他更惊惧的是亲眼目睹刚才那一幕的人。

    “保护陛下,注意刺客!”

    反应最快的当然是李敢,眼见段礼竟然暗藏兵刃,这一惊非同小可,大冷的天,他头上的冷汗都出来了。拔剑在手,领着几个心腹士卒跳过来把皇帝护在当中。

    一大帮在各处警戒的羽林军侍卫们听到示警,也纷纷向这边赶过来。随在王太后身边的漪澜殿侍卫宫人们行动也很快,立即也把她团团保护了起来。

    这一切都只发生在片刻之间,名叫李少君的男子都看的真真切切,从元召开始逼问段礼的时候起,他就有一种预感,今天的行事也许很难成功了。到底要不要立刻开始行动击杀皇帝呢?他有片刻的犹豫。

    变故就是在这时候发生的,李少君眼睁睁地看着段礼终于发难,他眉间大跳,然后……还没等到他也开始行动,段礼就束手被擒了。

    李少君无比惊骇的看到,站在那儿的元召只是轻描淡写地动了动,屈指若流云,半步青莲开,抓住了带着呼啸风声而来的鞭梢,顺手随意拽了一下,雪地上便转起了一个人体陀螺,然后甩手之间,那皮鞭如灵蛇一般缠绕住了段礼的四肢,而那根三寸锋芒被他轻轻的刺进了即将扑倒的身体背后的大椎穴部位。

    李少君知道,那是控制全身行动的大穴所在……段礼,已成废人!他面色凝重的提起那根虬木杖,双手一分,两把利刃映着雪光煞气陡升,全身气机流转,终于褪却wei zhuang……!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