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踏雪拭剑琉璃白
    当年战国七雄并立于世,连绵攻杀战火不断,涌现出无数的奇人异士,连横破纵智计百出。虽然后来六国逐一被秦国剪灭,大量的精英人物都死在了战乱中,但仍有许多活了下来,把自己的一身所学传于后人,薪火不绝。

    九州隐门中的大多数,便是来自这些六国后人。百年时光匆匆而过,虽然已经历经秦汉,但复国之梦从未熄灭。不断地派出门下优秀人物,来到世间,寻找各种机会,以图复国大计。

    李少君便是其中出类拔萃的人才。他工于算计洞察人心自不必说,更是修习得一身厉害功夫,为门中那些老家伙们所器重。所以才被选中,替他造出各种声势,入世间行走,后来利用当今天子渴慕神仙道法的机缘,进入未央宫,果然得到皇帝的信任,才得以伺机行事。

    世间没有一个地方能够保持绝对的安全,未央宫的戒备虽然森严,却也难免有疏漏的地方。李少君在等待着时机,他本来还想再等一段时间的,在那些炼制的丹药里做些手脚,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可以成事,那样才是最保险的。

    不过后来,随着楚玉的进宫,也带进来了最新的消息。大汉的江山越来越稳固了,尤其是这两年皇帝亲自打理朝政以来,不论是平定叛乱,还是社会经济发展,其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一个有为君主的气象,已经初显峥嵘。

    不能再让这种局面平稳高速的发展下去了,否则,刘姓的江山社稷就再也难以撼动了。经过一番争论后,九州隐门的高层人物都认为,要想让天下生乱,必先乱长安,欲乱长安,先乱未央宫!

    “心肺之疾,药石无医”的道理,很多人都知道。与其劳心劳力的在各处挑动叛乱,成效迟缓难以奏功,还不如直接就在大汉的心脏未央宫中制造出一些事来,这就是一击毙命的屠龙之策。

    巫蛊术,这种挑拨人心之恶而用来sha ren为害的法子,就被选作这次霍乱未央宫的手段。而其中最关键的执行人物,就是李少君和楚玉。

    李少君是个非常谨慎的人,宫中行事,他认为最稳妥的方法还是徐徐图之,要让宫中之人从皇帝到各宫贵人们,在不知不觉中入得彀中,逐渐达到他们的目的,才有成功的把握。

    可是计划不如变化快,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因为元召弄出一个什么开发海上通道的策议,让皇帝大为动心,竟然对李少君说让他明年开春跟着船队出海,去海上寻什么虚无缥缈的仙山仙人。李少君心中纵然有一万个不情愿,他也没有办法说出来。洞察人性的他比谁都看得明白,别看皇帝现在对他尊崇有加,那是因为皇帝有所求。如果自己不按照他的要求去给他访仙踪求仙药,那么翻脸无情,也是立刻之间的事儿。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少君暗中联系楚玉和潜伏在宫中已久的段礼等人,制定了在年前发动的计划。

    皇帝与皇后之间的不和,早已尽人皆知。所以他们的目标就选在了椒房殿,这也是一开始就让楚玉接近皇后的目的。巫蛊与刺杀这两套方案,前期已经做了很多的准备,李少君一遍遍的推演过程,自认为万无一失。

    今天椒房殿中事情的进展,果然如其所料,疑心颇重的皇帝与胸有成见的太后,都如他们预先所推测的那样,对待椒房殿中发现的巫蛊之术大为震怒,接下来,眼看就会掀起一场滔天波澜,宫中大变即将发生。

    然而就在这样的时候,长乐侯元召心急火燎地赶到了。并且在猝不及防之下,他出手了!出手的结果就是,巫蛊之局被他识破,段礼一招被擒,这一场策划眼看就要功败垂成。

    李少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元召这样的人物,他是真不想与之为敌。然而事到如今,已经别无选择,智计既然已经不管用,那就唯有在刀锋上解决了!

    皇帝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在几十名侍卫的护卫下,他看着那位世外高人模样的李仙师,就在他的面前,从手中的木杖里抽出两把光闪闪的刀来,此时的他,完全变成了另一副模样。

    就算是再笨的人,到了此时,也已经明白先前发生的究竟是怎么回事了。皇帝刘彻是蠢笨之人吗?从那个太监段礼铤而走险的出手袭击元召开始,他就已经醒悟过来,今天的事,这是一个人为设下的圈套。

    再看李少君双刀在手,气机流转全身,三尺之内,就连飘舞的雪花也被他的气机所带动,落得有些凝滞起来。这是一个真正的高手!李敢与赶过来的韩嫣紧紧地护在皇帝身前,以防不测。

    “陛下,此人好像就是那天在重华门消失的持剑刺客!”

    一名贴身侍卫紧张的盯着李少君的身影,看出了一些端倪。皇帝点了点头,他明白了,那个白衣男子,就是李少君。

    “呵呵!怎么,李仙师原来也会用刀哦,你这刀是用来杀鸡还是杀狗的呢?看这架势,不像是会sha ren的嘛,倒像是拿来刻一些木偶竹人之类的才拿手。”

    元召看到这位仙师终于也拔出了刀来,他脸上笑嘻嘻的看着对方,把脚底的段礼踢到一边。早有羽林军士过来把全身不能动弹的椒房殿副总管看住。

    李少君面对着元召,一点都不敢大意。他知道对方的身手非常快,全神贯注的戒备着,严防他突然发动袭击。

    “元召!你不用得意,虽然你有些聪明,但事情未到最后,鹿死谁手,仍未可知!哈哈哈!”

    元召听到他在这个时候还笑的出来,感觉有些奇怪,难道这家伙真的很厉害那倒是要与他好好的较量较量,话说自己的修为因为特殊体能的原因,厉害的有些很过分呐!想找个真正的对手,也是难。

    在虎视眈眈的宫中侍卫们包围中,元召刚要近前几步去擒拿李少君,忽然听到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传来:“你们都不许动!皇后在此,伤了她的性命,可不怪我!”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回头去看时,只见在亭阁之中,一身大红宫装的陈皇后正缓缓地站了起来,一把锋利的短剑贴在她的脖颈之间,旁边持剑之人,正是那位穿了素白衣衫的楚玉。

    这一下变故突然,谁也没有想到,那个柔柔弱弱的皇后侍女,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发难。此前变乱刚刚发生的时候,羽林军和侍卫们,都去把皇帝和太后保护了起来,因为亭子这边隔得有段距离,还并没有来得及过来把这边加以护卫。

    陈皇后面色冷淡,一句话都不说,冰凉的剑锋就贴在她的肌肤上,让人遍体生寒,然而她心中的冷,比霜雪和剑刃还要寒!

    “大胆妖女!胆敢胁迫皇后,还不放下兵器,束手就擒,也许会免你一死!”

    见皇帝皱着眉头脸有怒色,韩嫣在皇帝身边大喊了一声,他知道皇帝的心意,皇后怎么说还都是皇后,她与皇帝不管闹出怎样的矛盾,在没有正式废除皇后称号之前,依然是母仪天下,不容侵犯。

    “只要你们放了李仙师和段礼,让我们离开,皇后自然会安然无恙。否则就很难说了!”

    椒房殿中的内侍宫人们对楚玉都很熟悉,在日常中,那是一个非常温婉会体贴入微的人,因为她的介入,皇后的性子改变了许多,椒房殿安宁,宫人们自然也受益匪浅。因此大家对她的印象是非常好的。

    然而在这一刻,他们惊讶地发现,楚玉不再是他们认识的那个楚玉,她浑身散发出另一种气息,眉间杀气冲满,眼神灼灼逼人。

    “楚玉,你这样对我,我不怨你。只是,我需要一个da an。为什么?”

    亭子中有片刻的寂静,看着那双直盯着自己的眼睛,来自南国的这位女子,有一丝愧疚从脸上闪过,不过,也就是一丝而已!她的眼神马上又坚定起来。祖辈的血仇不可不报,未央宫中的人都该死!

    “我家族的长辈,都是死在高祖皇帝刘邦的手上……这个理由可以吗?”

    “很好!我早就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就对你好,如果有,那一定是有目的的。呵呵!”

    “皇后,你不要怪我。这是我的使命……其实你对我的那些好,我都记得,从来没有忘记过。”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楚玉,皇帝不会放过你们的,你就算是杀了我,也无济于事。我从来就最知道他。”

    细碎的雪随着风落在身上、脸颊上、眉间,悲伤与遗恨,痛楚与凄凉!多少风花雪月,多少相契欢笑,都一去不回。昔日添香缠绵缱绻,今朝白衣如雪试剑锋芒!从来天意弄人,余生含恨。

    “把剑放下吧!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管从前有怎样的恩怨。陈皇后如果真的被你所伤的话,后果会很严重的。哦,我的意思是说,你们这个门派的所有人,都将不复存在。保护好窦家的后人,这是我在窦太后生前做过的保证。明白”

    淡淡的语气心平气和,像是只在说一个简单的道理。在这样剑拔弩张的气氛下,显得似乎有些好笑。但没有人敢轻视这几句话的分量,因为,说话的人是元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