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血花凋谢归去来
    寂寞宫阙冷,云开忽转晴,如梦繁华谢幕时,最怕心难定。

    光阴飒沓行,爱恨无人省,回首当年萧瑟处,倾城风雪中!

    世间女子分多种,在这个时代,当然还是柔弱者居多。有些人是表里如一,内心与外表一样柔弱,而有些人则不同,她们心中的坚定与执着,不弱于男子。比如刘姝,比如小冰儿……还有眼前的楚玉。

    楚玉手中的剑很短,但已足以sha ren。在这样的时刻,昔日的情谊,却已不足以成为罢手的理由。

    皇帝脸色铁青的看着,嘴里却并没有说出那句赦免他们的话。现在世间人还并不了解,这位皇帝在处理某些宫闱之中事情上,是如何的铁血无情。

    楚玉没有理睬元召的威胁,在她看来,这里的决定权在皇帝手上,而不是元召。她一只手持剑抵住皇后的脖颈,另一只手托起了放在小几上的皇后玉印,顺便一脚踢飞了挣扎叫喊着想要扑上来解救皇后的妈姆,她娇叱轻笑了一声。

    “呵呵!皇帝既然不答应我提出的条件,那就让这皇后之玺随着大汉皇后一起陪葬吧!到时候,看你怎么向你的天下臣民交代。”

    她一边说着这话,一边顺手把皇后玺印向亭外的青石栏杆掷去。然后把手中剑挥了半圈儿,作势向皇后砍下!

    所有人大惊失色!没想到这女子这么歹毒,一言不合就要sha ren。眼瞅着陈皇后命在旦夕,这可是在堂堂的大汉皇后居处,尤其是当着皇帝和皇太后的面,皇后如果真的因此而死,那会让天下臣民怎么看待皇家母子的无情啊!

    就连王太后都惊得向前走了两步,而皇帝更是大喊一声侍卫赶快救人!然而他们都离得太远了,十几丈的距离,要从剑锋的尺寸之间救人,那除非是会缩地成寸的神仙!

    世间还没有人见过真正的神仙,也就没有人见过真正的神仙手段。然而,神仙能做的事,不一定只有神仙能做,也许,有人也可以做到。

    当风蓦然卷起雪花时,很奇怪,在这一刻,所有人仿佛产生了一种错觉,眼前庭院的一方时空,好似被什么神秘的力量忽然停滞了一下,有片刻的恍惚,眼角的余光中像是捕捉到一道幻影,又似乎是什么也没有看见。

    身穿青色衣衫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亭子边缘,伸手轻轻的挽住了即将撞到石栏的玉印。与此同时,楚玉感觉自己眼前一花,手中砍下的剑在离皇后不到两寸的地方,手腕已经被一脚踢中,剧痛之下,短剑脱手。楚玉大惊,她心中的念头是急忙躲避,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她的动作再快,也不如来人的速度快。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只听得微微“噗嗤”的轻响,踢落她短剑的那只脚,脚尖灵巧的翻转了一下,勾住了剑柄,然后一震而出,那剑仿佛长了眼睛一般,深深地刺进了自己原先主人的胸腹间!

    “我说过的话,你没有好好听……是要付出代价的!”

    元召的脸色冷酷而无情,对待已经成为敌人的人,他从来不会留情半分,不管对方是凶神恶煞的大汉还是倾国倾城的女子,在生死较量的时刻,对待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和身边人的残忍,这是他从前世开始就笃信不疑的信条。

    额,当然有一个人除外,淮南郡主刘姝。不过,那是一次意外。

    中剑后的楚玉踉跄着退后几步,慢慢软倒在地,鲜红的血开始流出来,浸透白衣,滴落在几阶白雪上,如同盛开了一树娇艳的梅花,雪中花,花中血,这也许是她最后的盛放。

    楚玉是钟离昧的后人,钟离家在楚国世代为将,亡国灭族之后,幸存下来的后人们便以楚为姓,以怀念故国。钟离家族现在统领九州隐门,她也是从小被重点培养的人物。此次进宫行事,被寄予厚望。却未曾想功亏一篑,眼见要毙命于此。

    “你为什么要杀了她……为什么非要这样……。”

    雪地上的梅花越发红艳,而生命之花正在逐渐的枯萎。皇后脸上现出悲伤的神情,她嘴里喃喃的说着,弯下身子,伸出手臂要去抚摸那双神色逐渐黯淡起来的眼眸。元召正要出言阻止,忽听得椒房殿门沉重的关闭声,背后杀声陡起,大变突生!

    刀锋乱卷雪花,李少君终于发动了。就在片刻之前,处在元召和十几个侍卫包围下的李少君看到了楚玉对他打出的手势,他读懂了。楚玉要调虎离山,给他创造机会。

    李少君虽然很担心,元召的身手,楚玉到底能不能有能力应付。但在这样的关头,已经来不及多想。楚玉以皇后作饵,果然,元召去相救了。

    楚玉以生命创造的这个机会,也许转瞬即逝,不容得李少君再迟疑。他当机立断,双刀映着雪光,大喝一声“杀”!

    这便是一个xin hao,一个sha ren的xin hao。sha ren者不是他一人,而是多年来隐蔽在宫中的。

    椒房殿的殿门被从里面关了起来。几个在此警戒的羽林军士拔出刀来,忽然就砍向了自己身边的昔日同袍。变乱不仅只发生在殿门,值守在殿角、庭院、墙边的许多军士也随着开始sha ren!

    今天在仓促之间跟着皇帝来到椒房殿的羽林军和宫中侍卫并不多,也就是有百多十人。却没想到,经过有人的暗中策划和组织,宫中的潜伏势力,已经都随着来到了这里 ,看到李少君发出的xin hao,他们便一起发动了。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从皇后那边被挟持,到元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救人,再到李少君乘隙发难,部分羽林军作乱,这一切都发生在一连贯间。一点儿都没有防备的宫中羽林侍卫们被杀了个措手不及,当时就有许多人或死或伤,倒在了雪地上。

    李敢眼呲欲裂,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身为羽林将军,自己平时的眼睛是瞎了吗?叛乱者足有三四十人之众,看样子以羽林军身份藏在宫中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形势忽然变得危急起来,李敢一面命令心腹的侍卫保护着皇帝和太后退到亭阁中,一面大声喝令剩余的军士侍卫把四周紧紧围住,先把安全保障好,再奋勇杀敌平叛。

    王太后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她脸色苍白的被宫人们围在当中,心中暗自后悔,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乱局,哪里还会赶着过来添乱啊!好在,她看到皇帝儿子挡在自己身前的背影,心中才踏实了许多。

    李少君在刀法上浸淫多年,双刀在手,如虎添翼。身形变幻之间,刀光如同匹练,冲到他身边举刀围攻的十几个羽林军士纷纷倒地,痛呼不绝,血溅飞花,碎琼染红。

    三四十名叛乱者随着他的脚步奋勇杀向前来,李少君眼角的余光早已看到楚玉倒下了,他心中一痛,同门多年,自有一份情意在心中。今日既然已经如此,唯有拼死而已!

    对方早有预谋的突然袭击,使李敢手下的羽林军损失惨重。在这方空间之中,双方的力量对比,叛乱者占了优势,而且他们竟然都是暗中的高手。宫人们簇拥着皇帝、太后,连同那位心惊胆战的廷尉大人,都躲避到亭阁里来,韩嫣护驾,李敢已经挥剑领着能战者亲自挡在前面,抵挡着对方的疯狂进攻。

    刀剑相击,鲜血飞溅,不断有人倒地死去。既然能被派到宫中潜伏,便都不是易于之辈。明知今日必死,却绝不后退逃亡,如果能杀掉皇帝,却也虽死无憾!

    李敢早就看出形势不妙,对方虽然人数不多,但都非常强悍,战斗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自己的手下越来越少,根本就冲不出殿外去求救。对了,小侯爷呢?小侯爷哪儿去了!

    李敢挥剑格开一把斩向自己肋下的刀,正想到元召时,蓦然一道身影如大鹏展翅,跃起在空中,刀光一错,两道冰冷的杀气随风而至。他不及多想,挥剑去招架时,却听得“呛啷”一声,手中一空,那剑已被对方刚猛无匹的刀劲所断。

    李家世代善射,他们父子所擅长的是长弓大戟,沙场冲阵,此类的刀剑近身相搏,当然不是最强。也幸亏是李敢,见机极快,刀锋刺骨,大惊之下俯身用尽全力向旁边跃开,才躲过了被一刀斩首的劫数。

    李少君逼退李敢,却并没有去乘势补刀结果其性命,因为,他的目标是皇帝,其余人的死活并不重要。双脚落地时,眼前一空,却是已经突破了羽林军的阻挡,皇帝在一群宫人当中,就在十步之外。

    李少君精神一振,不做半点迟疑,提气在胸,长啸一声,左手刀脱手而出,带着无可阻挡的气势,飞斩挡在皇帝身前几人,随后身子化为一柄利剑,飞身跃起,刀势如山形,劈空而落!

    韩嫣的本事更是稀松平常,见了这等骇人之气势,手中的剑都快举不起来了,他倒也是忠心,不躲不闪,把眼一闭,死吧!最起码还能替皇帝挡上一剑。

    亭阁檐底,空阶之上,有人一把拽开了韩嫣,顺手掠去其剑,站在了他原先的位置。刀剑相交,气机猛然相撞,那锐利无匹的飞刀竟然裂成碎片,破空而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