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柔情似水意何如
    几天之后,元召的伤势已经全部愈合,他正悄悄策划着怎样赶快回到长乐塬上去。这段时间,侯府里实在是太闹腾了,弄得他一个头两个大,实在是有些吃不消了。

    温柔乡是英雄冢啊!自从他受伤以后,听到消息的苏夫人就带着灵芝,从梵雪楼搬到了长乐侯府中来,每日对他细心的照顾,似乎是又回到了他最初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些日子。

    对于元召来说,梵雪楼就是他的第一个家。孤独的灵魂在那儿得到了第一次慰藉,他素来对苏红云有着孺母情怀,在那些慌恐不安的夜里,梦醒之际,是这双温暖的手替他擦去过泪水,他终生难忘。

    苏夫人最知道他的口味,会变着法儿的给他做一些可口的饭菜,令元召食欲大开,有时大家在开玩笑地说起来,说他养伤的这段日子,身上的肉倒是长了许多,都是拜苏夫人所赐了。

    如果只是这样的氛围,当然会令人感到很温馨。不过,世上的事哪有那么如愿嘛,成长的过程中,会伴随着许多小小的烦恼,十五六岁至二十岁之前的这段时光,正当其时。

    元召,就遇到了这样的麻烦,而且,非常非常之棘手啊、啊、啊!

    苏灵芝当然也跟着苏夫人在这边住下来。她的年龄比元召大了两岁多一点,当初把这个“弟弟”带回家的少女,早已长成了大家闺秀的模样。

    有很多事情,虽然并没有挑明,但所有知道元召从前经历的人,都明白苏家母女在他心中的重量。当初势力遍布天下的流云帮,之所以一夜之间风流云散,帮主郭解身死族灭,不过就是因为擅自抓走了灵芝而已。

    而且,在主父偃、管家元一以及元召身边的所有人看来,苏灵芝正是他将来的良配。身量已经长成的女子不仅温柔美丽,而且落落大方,性子和善,与所有人都合得来,得到大家的喜爱和尊重。

    人与人之间在身份低微时患难过的情意,是最值得珍惜的。在梵雪楼那些朝夕相处的日子里,元召也曾经默默的想过将来,无论会发生什么事,灵芝,他决不会辜负。

    苏灵芝的美,在于心灵纯洁的如一块璞玉。自从元召铲除流云帮的威胁,帮梵雪楼的所有人度过难关以后,她的心早已经全部交给了他。

    这个自己亲手从长安城外领回来的陌路人,无论他这些年来成长成了怎样的英雄,在她的眼眸深处,仍然还是当初叫她灵芝姐的那个孩子。她为他洗衣服,帮着母亲为昏迷中的他洗澡,听他讲一些离奇的故事,向他学会吹奏竹笛……那些令人怀念的往事,在他不在身边时,她都会甜蜜的想起,不分秋月春风、朝朝暮暮。

    元召自然能感受到灵芝的深情,他们虽然没有说过一句关于感情的话题,但这些本就无需用嘴说出来,它们就在细致无微的关怀中,在眼波柔情流转间,在嫣然低语的月光下,在回眸一笑的默契时。

    冷霜冷雪姐妹与灵芝相处的也很好,在她们眼里,如果将来非得接受有一个人成为自家主母的话,那这个人就非苏灵芝莫属了。别人,她们绝、不、接、受!

    当元召看着这对双胞姐妹在自己面前耍小脾气,嘟着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有些窘迫的揉着额头,嘴边苦笑,心里发虚。难道,她们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也怪不得英勇无敌的长乐侯爷感到棘手呢,因为,最近府中的态势有些微妙啊!也不知道皇帝和建章宫中的卫子夫是怎么想的,自从上一次跟着太子刘琚出宫来侯府看过元召一次后,利安公主素汐就会隔三差五的跑过来,而且一待就是一天。她与灵芝是好姐妹不假,可是就不会避避嫌嘛?这毕竟不是梵雪楼,这是长乐侯府,是臣子的家里,大汉长公主整天跑来跑去的,也不怕长安城里的人议论……!

    呃,这些话当然不是元召说的,是那对姐妹花在他耳朵边不满的嘀咕,因为,她们敏感的觉察出,长公主素汐那双温柔的能滴水的眼睛,看向自家小侯爷的眼神不对,很不对!

    这样的话题,元召只能是无言以对啊。他有生以来,最不善于处理的,就是这样的感情问题,可是偏偏就弄得这么复杂。确实是有些复杂啊!如果再让大家知道,偶尔有时候的深夜,还会有一个飞来飞去的“黑衣女侠”来他房里,做一些天知地知的事……元召抱起脑袋,嘟囔着“头疼啊”!虽然不明白小侯爷胸受伤为什么喊头疼,不过,冷家姐妹还是闭了嘴,乖乖的退出去,让他好好休息。

    安静了没有一会儿,外面又乒乒乓乓的打了起来,元召不用出去看,也知道是怎么回事,素来互相看不对眼的小冰儿和冷雪又开打了!这样的事情在这段日子经常发生,大家早已经都习以为常了。

    这一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自从当年刚开始认识就和不来,姐姐冷霜脾性好,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与人为难。而mei mei冷雪则不同,性情有些刁蛮,这一点倒是与小冰儿在有些时候相似些,也许正因为如此的缘故吧,两人打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小冰儿跟着元召大部分时间在长乐塬,回长安的时候不多,两个人还安生些。不过这次,都在长乐侯府待着,自然是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了。好在都还下手有些分寸,不至于闹出什么事来,即便如此,就已经鸡飞狗跳够元召头疼得了。

    长安城是不能再待着了,还是赶快回长乐塬去的好。元召正在想用什么借口溜之大吉的时候,管家元一走了进来,告诉他有客人shang men拜访小侯爷来了,并且十分有礼数的投上了拜贴。

    这么正式会是谁呢……元召疑惑的接过来看时,脸上神情微动,心中大喜,此人竟然主动前来,大事可成矣!一定要想尽办法的说动他才行啊。

    对待别的人可以随随便便,对待此人,元召决不能大意,相应的礼数一定要做到。听着小侯爷郑重其事的吩咐,大开中门迎接,然后穿好正式的衣服,做出一副庄重的表情,向外面走去。管家元一和冷家姐妹都是又惊讶又疑惑,不过就是个普通的诸侯国相而已,怎么小侯爷会如此隆重呢?

    听到他们跟在后面互相小声的嘀咕,元召脚下不停,嘴角却暗暗得意地笑起来。他早就心中有过计划,要想个什么办法,把这个人拉到长乐塬上去,因为,他有重要的用途,如果得到这个人的助力,那么,即将落成的长安学院,格局将会大大的不同。元召为之忧心想了多日的招揽天下大儒人才计划,将事半功倍,从此无忧矣!

    不错,今日来登门拜访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时任江都相的董仲舒是也。

    如果没有元召的介入,董仲舒现在的名声和地位,将会更加的显赫而不同。不过很可惜,老天开了一个玩笑,把元召从几千年后扔到这儿来了,很多人的命运轨迹都随之而被改变。元召远远地看到在大门外已经走下马车,静静等候着的那个身影时,心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惭愧,这老头儿,如果知道是因为自己而阻断了他的伟大使命,使儒家学说没有因为他而被推上神坛,会不会去找刀子跟自己拼命啊?

    不过,自己有一条更好的道路,将要引领着这个王朝迈向一个全新的方向,就只能对不起他了 。如果可以,元召想把这位儒家宗师级的人物,放置到长安学院之中,也许那儿才是他余生最合适的位置。

    虽然后来的《汉书》中评价董仲舒有王佐之才,把他提高到和伊尹、吕尚这些人一样的水平,甚至连管仲、晏子这样的都比不上他,可以说地位已经无以复加。但在元召看来,这是汉朝的国史遵照皇帝的意思对他过于拔高了。

    平心而论,在原先的历史上,董仲舒提出的那一套理论体系,对王朝的统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皇帝手中的权力得到空前的集中。但这并不是他本人全部想要达到的目的。董仲舒比谁都清楚,他给皇帝铸造的是一把怎样锋利的剑,这把剑握在皇帝手中,在劈开一切束缚皇权发展的枷锁同时,也可能会伤及无辜甚至作恶,因此,他是给这把剑配了一把剑鞘的。

    但是,他低估了这位皇帝的野心。他把宝剑举起来的时候,剑鞘早已被他扔到九霄云外去了。已经释放出的无尽野心,又怎么会甘愿受到一丁点儿的束缚呢?到了那个时候,董仲舒这个铸剑师,也已经无能为力了。

    现在的这位名声在外的经学大师董仲舒,对这些事自然还一无所知,他不知道自己的命运,早已经被满面含笑走到面前的长乐侯所改变。他这次是从江都而来,在长安城内听说了刚刚发生在朝堂上的一幕,心中有许多疑惑,这才专程shang men拜访的。

    冬日午后,阳光晴暖,有微微的风起,在长乐侯元召的府门外,两人进行了第一次正式的见面。此时两个人的年纪,董仲舒知天命已过,而元召,加冠礼尚未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