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国士无双汉明珠
    董仲舒,这次来长乐侯府的目的,是想要探探这位小侯爷的口气,听听他对儒家经典的了解。因为,他从别人口中听说了含元殿上元召的那一番理论后,心中是有些惊讶的。只不过,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本来以为只不过是一次普通的拜访,却成为了在后世思想体系研究者眼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次重大事件。

    当很多年后,这位享誉中外、教育出无数帝国英才、甚至被那些遥远的西方邦国尊称为东方智者的人物,终于走到生命尽头的时候,对环绕在身侧的弟子们留下的只有两句话:第一,是通过儒家学说的学习培养了他辨别世间万物的能力。第二,是元公引领着他走进了另一个更加广阔无限的世界,使他逐渐完善了自己的思想体系,在后半生再也没有遗憾。

    冬天的冰雪还并没有消融,和煦的春风,也远远还没有来到。改变世界的种子,就在这个冬天的寒冷之中,开始悄悄的萌芽。

    温暖的灯光下,一壶醇酒,半盏清茶,醉意朦胧,谈笑酣畅。有许多激烈的交锋争辩,也有许多默契的火花闪烁,月朗星稀,天高地阔,夙夜之谈,胜过百年……!

    董仲舒在长乐侯府住了三天,然后启程回江都去了,甚至连许多故旧亲友都没有去拜访。

    时间很紧,他要赶回去,把江都相任内的很多事抓紧处理完,然后,辞去国相的职务,去长乐塬即将落成的长安学院,担任第一任大祭酒。他已经答应了元召。

    现在的所有人,当然还大多不会知道这次会面的意义,也没有多少人会认为,作为首创太学的大祭酒是个多么显赫的职务。就连皇帝刘彻,在接到元召的请奏,说是请皇帝陛下恩准,把江都相董仲舒调到长乐塬上去时,他的心中还是多少有些踌躇的。

    董仲舒是由丞相公孙弘举荐的,他们两个人,都以精研《春秋》经术而闻名于世。本来皇帝是想要与这个名声很大的人好好谈谈的,后来因为种种的事就耽搁了下来。这时听到元召向他要人,虽然觉得以董仲舒的才能,去担任一个小小的学院祭酒,是有些大材小用的,但既然是元召亲自提出的要求,他自然不好拒绝。

    皇帝朱笔一挥,写下一个“准”字,这件事就算定了下来。元召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是如愿以偿了。不枉了自己苦口婆心殚精竭虑口干舌燥的忽悠了那老头儿三天三夜。有董仲舒坐镇长安学院,自己终于可以高枕无忧做甩手掌柜了。

    元召对董仲舒是非常有信心的。专业的事还要专业人士来做,这句话是放置古今四海都皆准的道理。这位学术宗师级的人物,在治学方面的韧性和毅力,是平常人望尘莫及的。

    传说他曾经为了钻研学问,竟然命人撤去书室楼梯,三年不下楼来,终于得以大成。这种认真和敬业精神,实在是令人敬佩的。看来这些古今大师们在有些方面都是相通的,凡成大成就者,绝对不是靠投机取巧就能得来。把长安学院交给他,元召很是放心。

    之所以选中他,还有另一个方面的原因,那就是元召对此类大才的合理利用。在有些时候和有些地方,才华不等于才能,智慧不等于权谋。

    毫无疑问,董仲舒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他也是元召在这个时代钦佩的两个人之一,另一个就是主父偃。

    具有执着理想的人,如果没有高超的执政手段配合,在朝堂上是爬不高,也走不远的。而这两个人皆是此类。主父偃就先不去说他了,在元召的参与下,他的人生轨迹已经被改变,相信再也不会沦落到原先的悲惨结局。

    在原先的历史上,董仲舒的从政之路也是坎坷不平的,他虽然对皇权的集中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当他提出“天人感应”这一学说,试图对皇权的膨胀加以束缚的时候,就招致了皇帝的不满,从此难以再得到绝对的信任。

    再加上心胸狭窄的丞相公孙弘对他的嫉妒和排挤,他想施展自己的一些抱负,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为了使自己在皇帝面前的地位不受到威胁,公孙弘说服皇帝,把董仲舒调出长安,远离朝堂,先是打发到了江都王刘非那儿。美其名曰,以董仲舒的威望来匡正江都王的骄纵不法。

    江都王刘非,是皇帝刘彻的亲哥哥,这家伙素来依仗着王太后对他的娇惯,在自己的领地内残暴蛮横,无法无天,朝廷派去的官员,往往受他的欺辱,而敢怒不敢言。把董仲舒派到他这儿来当国相,公孙弘的居心何在,就可想而知了。

    老董在心怀不轨的江都王这儿,一待就是十年,像看门的老狗一样,牢牢的束缚住这位王爷的野心。其中的殚精竭虑和无数的凶险,虽然史书上一字未提,但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尔!

    看他把这位王爷感化的差不多了,一道旨意下,老董又被调往胶西,去给比江都王还要冥顽不灵的胶西王继续当国相。日子当然也不会顺心。

    几年后,终于因为一次小小的过错,被抓住了把柄,罢免为一个闲散的中大夫。已经五六十岁的董仲舒,蹉跎大半生,在政局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建树,终归是有些不甘心的。于是,在一次太庙失火后,他又重新翻出了他的那套“天人感应”说法,试图再次引起皇帝的重视。

    但是没有想到,这个时期的皇帝刘彻,在取得了一系列赫赫武功的前提下,内心已经极度膨胀起来,根本就听不得一点不好的意见。在看完董仲舒的奏章后,见他竟然敢说太庙失火,是因为皇帝在有些内政方面的过失而引起的上苍责罚,不禁勃然大怒,下廷尉府治罪,差一点儿就把老董砍了脑袋。

    经过这一次后,董仲舒彻底的对朝廷灰心失望,主动ci zhi归家,闭门著书讲学,从此,再也没有踏足过朝堂半步。

    走仕途之路,在朝堂上勾心斗角,这根本就不是他的所长嘛,本着不浪费生命的原则,元召打算把董仲舒的后半生牢牢地束缚在长安学院,老董,还是在那里安心的研究学问吧。

    至于这三天三夜,两个人到底谈了些什么,世间人知道的并不多。刚开始是没有人重视,董仲舒虽然名声大,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官吏,不相干的人谁会对他的huo dong多加注意呢。

    等到了后来,长安学院的名头越来越响亮,在大汉政局上开始占据重要地位的时候,追本溯源,无数人想要知道元召与董仲舒两人第一次谈话的内容,这位长安学院的大祭酒却只不过是淡淡的一笑,闭口不言。

    不是他故作神秘,而是他不知道从何说起。那些彻夜长谈的夜里,元召描画给他的是一个他从未想过的蓝图。那其中的雄阔和魄力,让他的心灵为之震动,为之激励,为之久久难以平息。

    “……让我大汉天下之人,从幼稚童子,到垂垂老者,皆识文字,明事理,知荣辱,守礼仪……让我汉家文明传遍四海八方,无论是塞上蛮夷之地,还是海外绝域之国,都沐浴我大汉文化之光芒,翘首仰慕东方……!”

    元召说过的这几句话,即便是董仲舒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回想起来,竟然也如少年人一样被感染的热血。

    “术业有专攻,闻道分先后,日暮知途远,此心不畏难!先师孔子曾言:朝闻道,夕死可矣。今日与元侯之会,真是不虚此行!元侯之言壮哉!我虽然已不复壮年,但余生岁月,定当为此目标而努力,身死之日,几达成十之三二,也不枉此生了。哈哈哈!”

    临别之际,董仲舒神色间有些慷慨,虽然他本质上不过一介老书生,但从出生起就经受汉文化熏陶的生命,无论是他,还是每一个士人,都自有其为之奋进而不惜此身的勇气。

    也难怪他如此心情激荡,只有如他这般心中有大智识的人,才能懂得元召展现在面前的文化蓝图是多么的宝贵。自从上古先人结绳算数,仓颉造字,惊风雨而泣鬼神,开始人类文明的源头,到现在几千年的时间,文字的传承,是如何的艰难不易。

    不要说那些战火与战乱,也不要说那些与天灾,文字典籍的灭失,是如何的令人心痛。只说是耗尽毕生力气的传授,又能把自己辛辛苦苦学得和悟出的知识,教授给几个人呢?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一个人的生命何其短暂。即便如孔子先师、百家诸子那样的先贤们,留下那些璀璨精华,可是世间能学习领悟者又有几人啊?归根结底,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传播手段的匮乏,普通人学习知识的不易啊!

    现在,既然元召有这样宏大的想法,作为毕生以儒家“仁爱”为己任的传承者董仲舒,又怎么会不鼎力相助呢?

    嶙峋风骨,国士无双。长安城外,短亭长亭,三杯送行酒饮罢,两人拱手相别,踏歌而去。一段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人类文明历史的征途,就此开始了漫漫行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