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 胸有蹈海平天策
    元召快马加鞭回到长乐塬以后,马上开始安排各项出征准备。首先派人把常驻在此的淮南谋胆伍被找来,让他带着自己的亲笔书信星夜赶回淮南,告诉淮南王刘安,不必等到开春以后再出海了,趁着自己这次东征的机会,让他集合起早就准备好的人马,即日启程,在大江入海口汇合。



    伍被在长乐塬上已经待了大半年的时间,听到这样的消息,自然心中十分振奋,尤其听说这次元召拜将亲自领兵出征,他更是暗自欣喜。



    “王爷前些日子来信说,在小侯爷的帮助下,几百艘新式战船已经打造完毕,秋尽以来诸侯联军正在水上操练,却想不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呵呵!我一定快马加鞭赶回去,绝对不会耽搁小侯爷的大计。只是我家郡主还在此处……倒是要小侯爷费心照顾了。”



    “无妨,伍先生带着你的人自去就是,她……呃,刘姝郡主我自然会派人把她照顾好的,敬请放心。”



    说这话时的元召摸了摸鼻子,脸上表情有点儿不太自然 。不用您老吩咐哦,郡主自然会“照顾”好的,最近两人还互相“照顾”了好几次呢。



    伍被拜谢而去。元召哑然一笑,转身时却正看到三丈之外积雪的青青翠竹旁,那个裹了一袭大红裘氅的身影在笑盈盈地看着他。不由得心中一囧。



    “听说你又闯祸了在朱雀门口公然殴打一众王室子弟,还把那江都王重伤了哼哼!”



    名叫刘姝的女子收起了笑容,嘴角带着嗔怪之意瞥了他一眼,有些无奈,又有些担心。



    “没事的,小事情而已,不用替我担心。”



    “谁要担心你啊!你……你就不会收敛一点儿吗?早就跟你说,皇家的这些人少去跟他们纠缠了,你都不知道,这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有多可怕。”



    “你不也是皇家中人嘛……我们纠缠的还少了?哈哈!”



    “你!在好好的和你说事呢,你又口花花,早知道你是这么一个胡搅蛮缠的人,我、我……!”



    刘姝听到元召还有心思口出调笑之语,她脸上有些微微的发红,羞恼的连说了几个我字,却不知道说什么狠话才好。



    “好了!姝姐姐,不和你开玩笑了,知道你是担心我。做这些事,我心中自有分寸。只要你们这些最亲近的人平安喜乐,世间事于我,便无畏无惧,尽可做得。”



    刘姝本来还有些疑虑想要对他说,听到他这句平朴真实却饱含深情的话,不由得芳心大动,脸上泛起的胭脂色在夕辉中如红霞朝映,眼中柔情却似脉脉春风。



    “只要你心中真的有数就好。我知道,你年纪虽小,却是世间少有的奇男子。这些事,本来就不放在你的心上。我只要你不再受伤……盼你将来不要辜负了……。”



    说到这里,话音渐低,几欲羞不可闻。



    远山白雪,皎皎无瑕,冰霜染蒹葭,素手绾青丝,红妆嫣然笑,心字烙朱砂。流光带走千千句,呢喃多痴话!



    元召暗暗的叹息,自己何德何能,得如此红颜牵挂。将来若有辜负,此心必定难安。又想起还有那几张或明媚或娇憨或深情的容颜,他的心有些乱了起来。在这一方面,将来也许会是他最大的难关。



    相比起这些让他难以割舍的重量,权谋争斗打打杀杀不过是最轻松简单的事情。昨天在未央宫朱雀门口发生的一幕,对别人来说也许是闯下了塌天大祸,但对于元召来说,他并没有当做多大的事儿。



    从江都王拔刀出手,到被元召一招重伤,然后又顺手解决了剩下的那几个家伙,也不过发生在倾刻之间。刘非艰难的从地上直起身子,看了看自己的左肋间,那把已经完全扭曲的刀扎进去有三寸多深,虽然伤情很重却不足以毙命。



    江都王又看了一眼在周围地上翻滚喊痛的一众同伙,心中失魂落魄。当然,让他惊骇莫名的不是这些,目光落在那刀上时,他感觉到有渗透骨髓的寒冷。轻描淡写地一拳,就把一把百炼钢刀打成了麻花!这一拳要是打在人身上呢……!



    在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是横的怕硬的,硬的怕要人命的!身负扛鼎之力的刘非低下头,把无尽的恨意深藏起来,双手捂住伤口,没有再去看站在他身前之人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在这一刻,他终于相信了此前的那些传说。



    匆匆赶回来的韩嫣同样目瞪口呆,这就解决啦同样吃惊的还有闻讯跟着赶来的司隶校尉终军和他的属下们。这场架打的……惹到长乐侯这不是自找倒霉吗?



    然而,元召随后一开口,就让他们明白了事情远不是打架那么简单了,其严重已经超出他们的想象。从来元召出手,就必定会给对方一个难忘的教训。



    “终校尉,我今钦奉天子旨意,奉令东征,军国大事急如星火。却未曾想,在这儿受到以江都王为首的这帮人横加阻挠。现在我元召以大汉尚书令、大司马、征东大将军的名义命令你,把这一干所有人等拘押起来,详加审讯,看是不是尔等与真番匈奴细作有所勾结之处,并追究其贻误战机之罪!”



    宽阔的朱雀大街上,冰雪还未消融。元召的话带着赫赫威严,远近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无不心头大震!这是他第一次以朝堂重臣的身份发出自己的命令,这其中的重量可以说是重若千钧。



    大汉司隶校尉终军,在这样的时刻一点儿都没有犹豫。应声而诺,一声令下亲自领人动手,把地上所有人都捆绑起来,推推搡搡带回司隶校尉署去了。王爷和王室子弟又怎么样查奸纠恶这样的事情,本来就是正在他的管辖职责范围内,更不要说是元召亲自下令了。



    可怜的江都王刘非,忍着痛彻心扉的刀伤,鲜血滴滴答答染了一路,被关进了大牢。终军自然不会让他死了,派人给他上了药包扎好伤口之后,就把他关在那儿,不闻不问。足足关了半个多月,在王太后好几次哭闹哀求之下,皇帝才传令放了他。



    至于那十几个王室子弟,也算是倒霉催的。被关在里面受尽刑法,直到两个月之后,辽东战事彻底完结,元召凯旋回到长安,才在各方请托之下放了他们回家。从此这些人畏长乐侯如虎。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虽然知道这样做,也许会埋下许多后患,但元召从来不会瞻前顾后。如果不能快意人生,那么自己阴差阳错的来到这个时代,又有何意义呢?他唯一在意的,也许就是这些身边亲近之人的担心了。



    “这次出海东征,我也要去!不准找理由拒绝啊!”



    刘姝郡主脸上转换了神情,露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元召却有些不太情愿,打仗是男人的事,女子跟着去掺和什么嘛!



    “你就不要跟着去了吧,海上风大有危险,再说了辽东那块儿天气冷的很……。”



    “住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啊。什么天气不天气的!和那俊俏的女徒弟去西域的时候,你怎么不这样说哼!”



    “……呃,那好吧……唉!”



    看着这位御姐范儿的郡主高傲的扬着脖子,得意洋洋的远去准备自己的行囊,元召又一次苦笑着无奈的揉了揉额头,要去就去吧。



    随后元召召集起一众班底,做了个简单的安排。辽东的事打乱了他的计划,有些准备要推后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家里的一切自然不用他担心,主父偃会替他打理得妥妥当当。



    在未央宫中,元召对皇帝说不用朝廷一兵一卒的时候,他相信皇帝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黑鹰军是要动用的,不过不用太多,一千人马足矣,他带这一千人去,不是让他们冲锋的,而是当做一把尖刀用,在最关键的时刻,也许会建立奇功。



    当元十三听到元召叫到他的名字,让他把水上船队的人全部组织起来,把所有的船都装备上早已制作出来的那些武器,随着东征的时候。这位最早的元家十八护卫之一的英俊青年,差点儿蹦起来。



    “……不要小看了这几艘船,也许在不远的将来,有一支无敌的舰队,就会诞生在十三你的手上……!”



    从最开始元召把组建起来的船队交到他手上,然后逐渐的一天天壮大到今天的规模,小侯爷很早的时候对他说过的这句话,他一直都牢牢地记在心里,今天机会终于来到了!



    剑湖船坞中那些新造出来的五牙战船,都是真正的楼船,高达百余尺。这些庞然大物,元十三已经去看过好多次了,每一次看到,他都感到一种深深的震颤。一旦配备上小侯爷所说的那些水上作战利器,就是真正的水上霸王。



    手下统领着三四千水上之众,已经在江河间纵横了五年多的元十三相信,这样的一支水上力量,将是无敌的存在。自己竟然有机会领着这样的一只船队,去劈波斩浪,建功立业!又怎能不让他豪情万丈,激动不已呢。



    长乐塬上的分派与准备正在进行的时候,长安城中又来人了。一大队做寻常士卒打扮却全副武装的侍卫当中,走出来的是同样穿了普通衣服的太子刘琚。



    “元哥儿,父皇有旨,令我随在你身边,远征辽东。嘿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