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玄刀金羽曾沾血
    六家南方诸侯联军的船队与元召带来的三十余艘战船合兵一处后,总计将近三百艘之多,布满了整个大江入海口,连绵几十里,甚是壮观。

    元召的猜测并没有错,与那几家诸侯王只挑选了王室优秀子弟统领兵马随军征伐不同,淮南王刘安这次的决定,是要亲自出海。

    “元侯,你可知道本王的最大志向是什么?”

    听到元召委婉的说起海上风高浪急气候多变,而且真番之地冬季苦寒,恐怕他的身子骨有所损伤的时候,刘安并没有正面应答,而是淡然的笑了笑,反问了元召一句。

    “呵呵,这却不知,更不敢对王爷心志妄自猜测。”

    元召心中暗自嘀咕,你当初的志向不就是想谋反当皇帝嘛!不过这话他自然不会说出来,只是打了个哈哈,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刘安手捻须髯,看着前方碧波涌起,船队已经进入东海,眼前一望无垠尽是烟水茫茫,不由得平添几分豪情。

    “那时我还是少年,也如你这般年纪,喜欢读书,博览尽王府所藏典籍。不过最喜欢的不是那些经书史传,反而是一些神仙志怪缥缈传说。在慨叹世间千奇百怪光怪陆离之余,也曾经暗自立下愿望,如果将来有机会,当要去探幽寻胜踏遍海外仙山,为之著书作传,播于后世,方不负这一生……。”

    元召静静的听着,并不接话,这个时候,做一个倾听者比做一个讨论者更适合。

    “……后来淮南遭遇大变,我父王惨死,这些也不必瞒你……少年时的很多东西,比如曾经的梦想什么的就此被扼杀。再到后来接下淮南这副担子和一些沉积心底的夙孽,日夜劳心就更无暇多顾了……。”

    “那如此说来,今日出海之举,倒是王爷长久以来,心头所念念之事喽?”

    “哈哈!自然也可以这么说。你上次跟我细致讲过的那番话,我后来想想,果然是有几分道理的。未央宫与诸侯国之间的矛盾,如果不是用推恩令这样的办法来温和解决,早晚还会有一次激烈爆发的。要是再重演一次七国之乱的惨剧,弄得生灵涂炭,那也是本王不想看到的啊。”

    “王爷能心存此念,大善!想中原大地几千年来,兵戈连绵,烽烟不断,争来争去也不过就是那么大块地方,又有什么意思呢?世界之大,超出想像。呵呵,等见识到这海天之广阔后,那些权谋之争,就真的算不了什么了。”

    “哈哈!有你随行,本王自然放心。呃,对了,你说的那些用于船上征战之wuqi,可曾安排妥当”

    “区区小事,无需王爷操心。自然有专业人士去操办此事。三天的海上航程,已经足够装配完毕,等到了真番国,就可以好好见识一下它们的威力了。”

    “那会儿听了你的讲解,本王心中倒是有些将信将疑。那些形状有些奇怪的装置,威力真的有那么大?倒真是有些迫不及待,想提前验证一下到底是怎样的厉害法呢。”

    元召见了淮南王偌大年纪露出孩子一般的好奇表情,心中不禁暗自发笑。那些wuqi可都是真正的摧锋破敌之利器,现在的敌人还离得远呢,上哪儿给您老开眼去啊!

    然而,世界上的事就是这么奇怪,刚说到敌人呢,敌人就到了!

    此时朝阳初升,风平浪静,海上航程已经过半。前锋战船上的汉军士卒忽然发现,未知从何处而来的一艘中等大小船只挡在了船队的正前方,有十几人立在船头,气定神闲地注视着远征而来的大汉船队,不知道想干什么。

    听到手下的回报,被征东大将军任命为随军校尉的元十三走到船头观看时,见那船离着自己的船只有七八百米的距离,船上之人虽然看不清面目,但所穿衣饰显然不是汉朝服装。他正微微疑惑间,忽听对面船上有人高声喊喝了一声,气息丰沛,浑厚至极。

    “呔!对面来的汉军听着,我等奉卫王之命,前来晓谕尔等,过此海疆线以后,就是我真番国界了!如果你们就此止步,掉头返回的话,那么卫王陛下已经允诺,可以饶恕此前汉军擅自入侵真番国之罪,并且可以允许那些被包围的残军放下wuqi投降后,从容安全离去。你们听到了没有啊?如果听明白了,就把这个意思去告诉你们的军中主将知道吧!”

    来人竟然说的是一口流利的汉语,而且相隔这么远的距离,元十三听的清清楚楚,可见此人是个练武之人,而且内力深厚,修为非浅。

    元十三微微皱了皱眉头,他自忖没有这样深的修为,却也绝不能在气势上输给对方。向身边的人打个手势,兄弟们早已知道他的心意,连忙从船舱中取出一物,元十三接在手中,嘿嘿一笑。按照小侯爷的说法,这叫做“喇叭”。是他发明的许多新奇古怪物件中最不起眼的东西,这时候拿来跟对方比嗓门儿大小却正合适。

    “哈哈哈!你们这些真番蛮子,现在知道怕了吧?这次天兵到处,不把你们尽数屠灭,誓不罢休。我家大将军没空见你们这些无名小卒,赶快回去告诉你们卫王,如若识趣,赶快大开王险城,肉袒膝行至海边迎接大将军,兴许还能活命。否则,两日之后大军踏入真番,杀个片甲不留!”

    “大喇叭”的音效不是盖的,元十三声音洪亮的一番话,海上方圆几里之内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这边的汉军自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是对面的人却齐齐在心中吃了一惊。这是什么人?竟然有如此深厚的内力修为!几乎差不多与师尊玄刀神金永吉不相伯仲了。

    原来,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从真番永川口出海而来的青瓦山庄门下的弟子们。自从真番王卫右渠以家国大义的名分相感召,青瓦山庄庄主金永吉答应出山相助,大败汉军于大同江上后,青瓦山庄的地位在真番国上下更是非同小可。玄刀神金永吉被顶礼膜拜,得到国民英雄一般的对待。

    溃败的那不到五千残余汉军,逃到了甘云岭之上,依靠着险峻的地形,在做垂死的挣扎。卫王之所以没有集合优势兵力发动猛攻把他们彻底消灭,也是听从了金永吉的建议。真番国勇士的性命都是珍贵的,不必去硬攻而做无谓的死伤,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那些得不到救援的汉军,会坚持几天呢?这种带着绝望被围困消磨意志至死,会比在激烈的战斗中死去,更加痛苦!

    卫王哈哈大笑着接受了玄刀神的话,同时也听从了他的忠告,动用了潜伏在邻国的全部谍探,密切监视汉朝大军的动静,以防在汉朝皇帝的怒火下,再大举进攻真番国。

    然而,各方面传回来的线索有些奇怪,汉朝境内所有的正规军都没有出现异动,好似汉朝皇帝就这样吞下了兵败的苦果。这样的发现,让真番君臣都不禁大喜过望。难道他们为了警备匈奴人,已经无暇东顾了?

    在这样举国振奋的情绪中,一条最新传回来的消息说,有一支由汉朝各地的诸侯们拼凑成的大约三百艘左右的船队,搭载了三四千杂牌军,从大江入海奔真番国而来。据说是汉朝皇帝拜了一个什么侯爷为将军,领着这支最新组建而成的军队,来征伐真番、解救被困汉军来了。

    在王宫举办的庆功宴上听到这个消息后的真番王卫右渠,当时有片刻的愣神,他以为是情报有误,连忙又追问确认了一遍,得知千真万确之后,不禁狂笑不已。不仅是他,所有的臣子贵人们也都举杯相庆。

    显而易见,汉朝皇帝这是真的顾不过来了。北方的匈奴铁骑让汉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全军都在戒备那个劲敌了。之所以拼凑了这么一支军队出来做救兵,想必是为了不失民心,不得不为之罢了。

    既然这样,那么就来之不拒好了!三万精锐的汉军,都已经被杀的不得一人回汉,这三四千人马又有什么可怕的呢?真番国可是全民皆兵的国邦,三千里国土上的披甲之士集合起来,怎么也有十万之众,一人一刀就把他们砍的渣都不剩啊!

    真番君臣彻底放下心来,酒便喝的更为酣畅,一片热烈喧闹声中,就连那位智虑深远的武学大宗师金永吉,心中也有些释然了,长安距离遥远,果然不足畏也!

    不过,金永吉毕竟是心思缜密之人,酒酣耳热之际,便向卫王右渠多提了一句:“所谓狮子搏兔,必尽全力!敌军虽弱,要想全胜之,我王也需提前做好全盘预策。却不妨先派人去探探他们的虚实,以便周密准备以尽全功。”

    卫右渠对玄刀神已经是言听计从,当即欣然允诺。早有青瓦山庄门下弟子上前请命,愿意以卫王的名义前去海上迎候汉军船队,以探虚实回报。卫王大喜,当即授命。金永吉也微笑颌首,跟随在他身边的这些弟子,个个都是武艺精湛之辈,随便哪一个拉出去冲锋陷阵、以一当百都不在话下,去走这一趟料想无碍。

    不过,令这位玄刀神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十名得意弟子这次走向的,却是一条黄泉不归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