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十万胡甲起兵戈
    狼胥山下的草原王庭,风平雪不飘,难得迎来一个不太寒冷的冬天。这样的天气,对这个草原民族来说,是非常难得的。

    一身貂裘的男子踞坐在狼皮毯子上,眼睛静静地看着面前案上的几行黄绫大字,这自然就是匈奴大单于羿稚邪。周围零零散散地围坐着十几个部落王爷,在喝酒吃肉,不时地交谈几句。

    “匈奴无入塞,汉无出塞,犯今约者杀之!可以久亲,后无咎,俱便。特此昭告天下,使明知之。”

    羿稚邪轻轻地读出这几行字时,嘴角撇过一丝不屑的微笑。这张汉朝皇帝的亲笔诏书,承载了匈奴帝国的赫赫威严。三十年多前,匈奴铁骑五万余攻陷汉之上郡,杀北地太守及督尉,并一路烧杀劫掠长驱直入汉地,其前锋部队一度逼近雍地、甘泉附近,兵锋距离大汉皇都长安仅仅不到百余里。

    那是在匈奴对汉朝的历次侵袭中,取得的一次最辉煌成就。当时的汉朝皇帝为此动用了整个大江以北的汉军将近二十万,来围追堵截深入腹地的匈奴骑兵,可是无济于事,既打不过也追不上。

    匈奴人大获全胜满载而归,对汉朝提出了诸多条件,都得到满意的回复之后,才做出不再擅自入侵的保证。汉天子被迫写下这道诏书,虽然只不过是这寥寥三言两语,但背后付出的代价,却是普通人难以想像的。

    然而,匈奴人好像并没有遵守诺言的习惯。在以后的许多年里,虽然再没有如那次一般嚣张过,但各类中小规模的侵略事件,从来没有中断。时至今日,与汉朝当初的这个约定,也不过如同一张废约无异了。

    大单于羿稚邪站起身来,走到熊熊燃烧的火堆之前,顺手把那张黄绫诏书扔到了火中,很快就烧成了灰烬。既然注定了难以和平相处,就不要这些假惺惺的表象了吧,对于匈奴帝国来说,解决问题最痛快的方式,只有弓、马、刀、箭!

    “大单于,十万兵马都已集合完毕,几时起兵,可就等着你下令了!”

    性情粗豪的耶律王把手中的酒囊放下,用手抹了抹油腻的嘴巴,看着单于羿稚邪,问出了大家焦急想知道的事。

    “呵呵!汉朝皇帝看来对我们戒备很深啊。原来王庭的打算是等到真番那边与汉朝大打起来的时候,我们匈奴骑兵再大举南下,让他们在辽阔的北疆战线上东西难以相顾。可是现在看起来,这个打算,怕是要落空了。”

    “大单于啊,本王早就说过,不必去浪费时间联系真番、西域这些小国家袭扰汉朝,只凭着我们匈奴铁骑的力量,难道还不足以对他们全面碾压吗?”

    这次接话的是左贤王呼延青灼,他是死去的呼延都的大儿子,承袭了这个王位,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无时无刻不想着早一天发兵南下,以汉人的血来祭奠亡父之灵。

    “有些力量还是需要借助的。匈奴勇士的生命只能牺牲在最值得的地方。只是没有想到汉朝皇帝如此谨慎而且胆小,为了防备我们匈奴,竟然没有调动一支精锐汉军去辽东平叛,听说只是拼凑了一支杂牌军去了。不过这样也好,等到他们把这支汉军再彻底消灭,大单于不妨密令在真番国的匈奴将军,让他率领着手下的那三千匈奴勇士夹裹着真番**队,大举攻入辽东沧海郡,从那个方向给汉朝以猛烈的攻击,也为时不晚。”

    灰袍布衣,坐在一边烤火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淡淡地说出了自己的见解,他是被尊称为匈奴国师的张中行。听到他这样说,单于羿稚邪的眼睛一亮,果然如此!挑动真番叛乱以打乱北疆汉军部署的计划虽然没有成功,但真番王连番大胜之后,一定会忍不住膨胀起来的野心,鼓动他出兵夹击汉朝,便顺理成章了。

    “哈哈!国师言之有理。那这么说起来,无论汉军的部署会不会变动,我们此时出兵南下正当其时了?”

    “正是!大单于可汗不要忘了,多少年来,我们匈奴骑兵可从来没有在冬季发动过战争。在汉朝人的认知中,秋高气爽马匹膘壮或者是春来草原万物生长的时候,才是匈奴勇士出动的季节。因此,这次我们如果选择在此时突然出击,必定会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胜利的战果将会更加辉煌!大单于就不必再犹豫了,请即刻下令,出兵吧!”

    “请大单于下令,即刻出兵……!”

    “出兵!出兵!踏破雁门关,直达长安城……!”

    王庭之内,一片疯狂的叫嚣。自从上次雁门关兵败之后,又将近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匈奴人厉兵秣马积极备战,为的就是大举进攻的这一天。既然时机已经成熟,那还等什么!

    “好!就依各位所求,传本单于命令,各部做好准备,三天之后,十万大军兵分两路,一路直驱雁门,另一路从上谷、渔阳方向进攻。这次务必一举破关而入,给我狠狠的打击一下,让汉朝皇帝重新臣服在我匈奴帝国的铁蹄下!”

    大单于羿稚邪的号令被金甲侍从远远的传了出去,王庭内外所有人等都振臂欢呼起来。这么长时间没有好好的去深入汉朝腹地劫掠了,听说汉朝的城市镇集更繁华了,勇士们的心中早已都垂涎好久。

    婆娘们身上的衣服都需要换新的了,她们喜欢的是汉朝的丝绸锦缎,孩子们则喜欢那些可口的食物,家里的铁锅生活器物也要添置了,这一切,都需要手中刀、胯下马去中原大地上夺取。

    战马嘶鸣,疾风劲起,马蹄踏碎残雪,战争的机器开始转动起来。阴云开始从草原向前方移动……!

    在不被人注意的帐篷里,以普通牧人身份秘密潜伏在此的中原细作,迅速把这个消息通过特殊渠道传了出去,然后被传出草原范围,又分成不同的方向,急如星火传递到不同人的手中……八百里红翎信使开始向长安没命的打马狂奔!

    西风劲吹,高空的云层变幻着不同的形状,从草原之上翻滚流转过中原大地,又直到大海蓝天。当草原上雷霆初动的时候,同一片天空下,长安城中依旧繁华升平,而辽阔的东海之上,征东大将军长乐侯元召所统领的大汉船队,终于跨越漫漫航程,抵达了真番近海。

    烟水茫茫处,陆地的轮廓已经清晰可见。行驶中的楼船停下来时,十几丈高的旗杆上,头脑昏昏沉沉的“真番英雄”勉强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熟悉的前方。

    永川口,是一处天然的深水港,三面皆是真番较为繁华的市镇,方圆几十里的范围之内呈半个葫芦的形状。此处水路两便,弃船可以登陆,而如果沿水路继续前行的话,北转十几里就可以由大海进入水系联接的大同江了。

    金雪哲心中百感交集,悲恸大起。就在几天前,他还是这片土地上受万人尊崇的英雄,禀授卫王钦令,率领青瓦山庄同门一行十人,从此处登船入海,意气风发,有凌云之志,天下英雄皆不在眼底。

    而今归去来兮,自己反成阶下囚,同去手足皆死无葬身之地。金雪哲四肢俱废,即便留得性命,也已经成了一个废人,所有雄心壮志尽负流水。

    这些时候在旗杆顶端受尽风寒侵袭,生不如死,苦不堪言!他强撑着一口气不死,也只不过是存了侥幸之心,怀了万一的希望能够让师父知道发生的这一切,好为他们十人报仇雪恨而已。

    当这位青瓦山庄的传人又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身体已经不再悬挂半空中了,而是躺在船头甲板上。虽然仍旧是身不能动,但比较起来毕竟是舒服了许多。

    “我猜,你之所以还舍不得死,一定是有所期待的吧?”

    那张他终生难望的脸又出现在了面前,带着一丝奇怪的笑意,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经过这几天,金雪哲终于知道了这个人的名字,听船头的汉军都尊敬的称呼他为小侯爷。原来他叫元召,就是本次东征真番国的大将军,而且,是大汉皇帝的重臣。

    “……除非、除非你现在杀了我,否则……否则我是不会自己去死的!我……我要亲眼看到师父、师父的玄刀把你的人头砍下来……报仇!”

    看着脚下的人有些艰难的从干裂的嘴里吐出仇恨的话语,元召无所谓的点了点头。这位真番高手早已不再是那般白衣如雪的模样,短短几个日夜的功夫,被海风折磨得干瘦枯槁,蓬头垢面的不成人样了。

    “很好!这才像个练武之人该有的样子。我不杀你,而且现在就放你回去,听说你们青瓦山庄的玄刀神在真番也是一流的人物,那么,请你带个话,就说是大汉征伐真番,目标只在卫右渠那厮,如果金永吉能够知晓大义,主动率门人诛杀卫王,说服真番国朝臣们投降的话,那会给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争取一个最后的生机。”

    金雪哲闭上了眼睛,不再看那个自己恨之入骨的可恶少年。这些话,他一个字也不相信。只要师父出手,他不相信这世间有谁能够挡得住玄刀之怒。

    “……哦,当然,我的话随便你回去后讲不讲,对于真番国,这只不过是我最后的耐心和仁慈而已。”

    元召静静看着他,神色很认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