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 云头苍莽逆水寒
    玄刀神金永吉在真番三千里国土上是神一般的存在。他的具体来历实不可考,有些神秘,半世威名都是凭着真本事得来的,这一点须做不得假。

    青瓦山庄占据了整个云头山前后,势力范围庞大,这既是他本身实力的体现,更是真番王室对他的倚重。

    “玄刀分长短,纵横山海间”。就是说的这位宗师身佩两把修短玄刀,所向无敌的。偌大名声,不仅是真番连同东瀛这些海外诸国邦都敬服,就连汉地辽东沧海郡的许多人也有渡海拜在其门下者。

    青瓦山庄虽然门下弟子素称三千,不过在生性严苛的金永吉眼中,真正具有惊才绝艳潜质的唯有一人而已。名叫金雪哲的那位武学奇才,是个可塑性极强的好苗子,自从八岁开始跟在他身边培养,至今已经十年了。两人之间的感情,名虽师徒,却与父子无异。

    金永吉是个善于教授的好老师,对于良才美质,他并没有拔苗助长,而是循序渐进,他想要培养一个真正的衣钵传人,为此对金雪哲付出了很大的心血。

    学武之人,要想得到真正的成长,实战经验和血的历练是必不可少的。因此,门下弟子们去参与到卫王的战争中,他是秉持着鼓励的态度。出世与入世之间,富贵功名与静心修炼,在这位玄刀神眼中,自然有一个平衡的考量。

    这次差遣十名弟子赴海上探查汉军消息,不过是个小小的历练而已。至于说弟子们会遇到什么危险,金永吉并不胆心。金雪哲连同他同门师兄的力量,已经足够强大,千百人困不住他们。再说了,他们又不是要去冲锋陷阵,在真番地界上,他们纵横来去,也不是第一次。

    时间是午后,旭日暖阳照得人身上很舒服。青瓦山庄那处被弟子们视为神圣之地的庭院中,金永吉正在喝一盏清茶。这种近几年刚刚从汉朝流传到真番国的茶叶,他非常喜欢。

    看着几弯碧绿的嫩芽,在清澈的水中舒展开来,沉浮上下,他品过滋味后,闭目片刻,心中竟似有几丝明悟。刀法之道,对于他来说,已臻化境。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已经是十分困难的事。而此时此刻,他忽然又有了一点所得,心中自然是十分欢喜。

    汉朝人果然有许多好东西啊!这小小的茶饮,竟然能使人平心静气,神台清明,不得不说,是世间的珍品。虽然那些商贾泛海运过来的价格十分昂贵,但在如他这样注重清修而得道的人看来,却是十分值得的。

    一长一短两把玄刀安静的躺在身后的刀架上,金永吉盘膝而坐,平息下流转全身的气机,睁开双眼,正要伸手去拿茶盏时,忽听一阵喧哗声从远处传来,随后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打破了这方庭院的宁静,也扰乱了他的心境。

    金永吉皱了皱眉头,在他静修时,门下弟子们是不敢随便进来打扰的。他预感到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事,目光投向院门的方向时,几名弟子面带着惊慌之色跑了进来。

    “师尊!大事不好了,雪哲师弟回来了!他、他……。”

    来报信的人也不知道因为紧张还是害怕,嘴唇哆嗦着,一句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遇事镇定,莫要慌乱!跟你们都说过多少次啦。他们人呢?雪哲徒儿呢?让他们过来。”

    金永吉双手扶在几案上,神色自若地问了一句。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动!这是他一直对弟子们的要求。

    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三四个弟子扑通跪倒在地,眼中含泪说出了令他大吃一惊的话:“师尊啊!他们都回不来啦!出海的十名同门师兄……都已经身遭不测。除了雪哲师弟一人身受重伤回来以外,别的都已经葬身在大海,尸骨无存了……呜呜呜!”

    晴天白日之下,如同有惊雷响起在耳际。金永吉嚯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即便如他这样心性修为已达深厚境界的人,也有些失态了。

    “你们说什么?怎会如此……!金雪哲现在何处?速速带我前去。”

    说完,他跟本就等不得别人起身,自己当先急匆匆地向外面走去。几个弟子连忙爬起来,抹去眼泪,边走边向师父说着。

    “师弟就在前面厅堂中,他……他伤太重了,是被在永川口的驻军抬回来的。”

    “……刚才看过了,师弟他四肢筋脉俱断……。”

    玄刀神的脚步略微停滞了一下,然后转出厅门,就看到了脸如金纸躺在木板上的青瓦山庄衣钵传人金雪哲。

    王险城景阳宫的大门开处,几匹战马疾驰而出,在贴身护卫的跟随下,名叫卫无忌的真番国三王子纵马跑在最前面,心中怒火升腾。就在青瓦山庄得到消息的同时,景阳宫中也已经知晓了海上发生的一切。

    不用等到卫王传令,卫无忌早已心急如焚飞马而出去看个究竟了。他与金雪哲的交情最好,听到他受伤如此之重,第一反应是有些不相信。然而等到一路疾驰,到得王险城南云头山,进入青瓦山庄,亲眼看到犹在昏迷中的金雪哲惨状之后,卫无忌已是愤恨滔天。

    “师父!这是什么人干的?雪哲之伤,还有救吗?”

    三尺之外坐着的金永吉脸色沉重,刚才他已经仔细的检查过弟子的伤处,当时心就凉了,练武之人四肢筋脉被断,任你是大罗神仙,也已经回天无力了!

    “他身上并没有其他伤处,显然是被敌人在一招之间就zhifu,然后干净利落的用剑斩断了四肢筋脉,所以他无性命之忧,却成了废人。如果此番不是中计被擒的话,那么对手武功之高,深不可测……!”

    听到师父都如此说,围拢在周围的青瓦山庄弟子都不禁心中惊疑。金雪哲刀法之精奇,已尽得玄刀真传,如果连他都不是一合之敌,那么对手究竟是如何的厉害!世间难道真的有这般人物

    “我不信汉军中有这么厉害的人!雪哲师弟他们一定是中了对方的圈套,所以才落得如此下场的。汉人素来诡计多端,一定就是这样的!这次来的汉军,我一定要让他们有来无回,一个个死得惨不堪言!方泄心头之恨。哼!”

    卫无忌眼露凶光,此人一向残暴,sharen在他眼里如屠猪狗,更何况汉人又结下如此的血仇。

    一丝轻微的声音从金雪哲口中发出,他的头动了动,睁开眼睛清醒过来。看到熟悉的人和熟悉的地方后,他的表情没有悲伤和痛苦,却好像终于放下了什么似的,有一丝笑容淡淡浮现在不复往日神色的脸上。

    “……师父……他叫元召,很厉害……汉军的船队也很厉害,那些wuqi……师兄他们都是死在了那些wuqi手中……要小心……。”

    这是金雪哲醒来后说的唯一一句话,也是他在世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之后,他就闭上眼睛,再也没有醒来了。这位“真番英雄”之所以忍受着无尽的痛苦,强撑着一口气回来,就是想要告诉玄刀神这一句话而已。至于元召所说的那些让他们真番投降的屁话,被他自动遗忘了。

    世间的血要用血来偿债,世间的仇只有刀才能释怀!金雪哲相信,这不仅是死去人的遗愿,也是活着的师门诸人必然会做的事。因为,他们是玄刀神的弟子!玄刀门,解决恩仇的办法只有一个,拔刀而已!

    金永吉用手慢慢的阖上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气血在胸中开始翻腾。一股浩然真气从口中吟啸而出,冲破屋顶,冲出青瓦山庄,惊起飞鸟无数,在云头山环绕不休,愤慨激昂,宛若龙吟虎啸!

    “元召!……雪哲吾徒,尔等魂魄不远,且稍等,待为师取汉贼首级,再来为你们祭奠送行吧!”

    同一时刻,距离永川口不到百里的海面上,元召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对前来请示下一步行动的元十三下达了继续前进的命令。

    “全军直前,不必停留。从现在开始,进入战斗状态。十三,要记住,只要是挡在我们战船前面的东西,无论是什么,一律摧毁!”

    元召依然是那身青布衣衫,立在船头,海风吹得衣襟猎猎作响。一面大汉的龙旗高高升起在那旗杆上,旗子上的那条龙鳞爪飞扬,似乎要腾云蹈海一般。

    赤焰龙腾旗帜下,元召不再是那个笑眯眯的少年长乐侯,他现在的身份是这支船队的最高统帅、征东大将军!

    元十三躬身接令,全部将士尽皆肃然而立。大战当前,到了这个时候,不要说是普通的将士,就是淮南王和那些诸侯王子弟也都要谨遵号令。几百艘楼船,远征渡海而战,这在中原历史上还是第一次。他们驾驶的是真正的战船,劈波斩浪,带着历史的使命,带着一往无前的决心和意志,也带着一个开创新未来的期盼,开始了这第一次作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