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将进酒 利刃诛
    两艘追过来捕捉生口的快船上,总共搭载了三十多个汉军士卒,领头的是一名校尉,他们都来自淮南。闪舞小说网www



    酣畅淋漓的胜利,让每一个人心中都充满了振奋。乘胜前进,直到踏上真番国土,成为他们奋不顾身的动力。在这样的情绪下,直到看到海岸线了,前锋船上的将士们才想起来,忘了捉几个俘虏,大略了解一下即将登陆之地的情况了。



    这是一个不小的疏忽,好在他们发现,海上的真番人并没有全部死光,前方有一艘小舟正在拼命地逃窜,这岂能放过于是,在用投石机击毁了对方的小舟后,他们这些人就过来抓俘虏了。



    本来以为是手到擒来的事,然而,变故就在这时候突然发生了。带队的汉军校尉听到船上士卒的惊叫,急忙抬头去看时,一群海鸟飞过后,有一个人就那样轻飘飘的从半空中落了下来。



    白衣长髯的玄刀神立在船头,负手而立,面对着船上的汉军校尉和他的手下,距离不足盈尺。



    明显感觉到对方来者不善,校尉压下心头的惊惧,拔刀在手大喝一声:“你是什么人?休得在此碍手碍脚的,赶快走开!”



    金永吉看了一眼在水中惊疑不定的那几个真番人,淡淡的用手指了指汉军校尉:“趁着我还没有改变心意,你们都自己跳下去吧!我只要船,不想杀人。”



    那校尉刚才虽然见识到此人借飞鸟之翼踏空而来的身手,知道这是极为厉害的人物。但他并不退缩,自己的身后有着强大的后盾,大汉兵锋所至,个人的武勇再厉害,又能怎么样呢?



    “我大汉远征军在此,休的罗嗦,赶快走人!否则,格杀勿论!”



    校尉脸上升起杀气,手下的众军卒也都怒目横眉,用弩箭对准了他,只待一声令下就射杀。



    “既然如此,便休怪我了!你们的生死就全凭个人造化吧。闪舞小说网www”



    金永吉面无表情的说完,脚下微微一顿,一股巨大的力量传到船身,搭载了二十几人的这艘船竟然整个儿的侧翻倾斜过来,所有的汉军都猝不及防,如同下饺子一般,纷纷栽倒了海水里。金永吉的双脚却似粘在了船板上一样,见人都落了海,他微微用力船只复位如常。



    临近另一艘船上的汉军见同伴落水,大吃一惊,连忙要过来搭救时,那白衣男子随手一掌劈出,击在海面上,一道丈余高的水墙应声而起,在他掌心力量的带动下直接就扑向对面船上去了。



    那条船上的汉军,就感觉如同被一面真实的墙壁倒下来砸中了一般,全身剧痛站立不稳,也从另一面全部跌落了水中。



    崔生这几个人看的是目瞪口呆,半天回不过神来。直到那立在船头的人,袖子摆了摆示意他们上到那艘船上去自行逃命,这才如梦方醒。连忙慌乱的互相帮助着从海水中爬上去,劫后余生的喜悦让他们连连致谢。



    那个白衣身影却并不理会他们,也不再去管那些落在水中挣扎性命的汉军,好像他出手的目的,真的就是只为了拿到这艘船似得,自顾自得催动着朝前面楼船行去。



    有一声清啸在海面上开始响起,逐渐响亮绵延不绝,远近方圆几十里之内都听得清清楚楚。永川口城楼上的将军崔被心中大震,在这一刻,他和许多人一样,都忽然猜到那个白衣人的身份了,那一定就是真番人的崇拜者,青瓦山庄的玄刀神金永吉!



    这丰沛无极的长啸,在楼船上的元召当然也听到了。有高手来了!他停下刚刚在对几位将官布置的登陆作战任务,直起身来,眉宇间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早有船头的瞭望士卒跑进来报告了刚才看到的情形,有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从岸边的石涯上飞了下来,然后以一人之力把两艘船上的汉军兄弟都打落到水里去了,现在正在派人过去搭救。www



    元召听到对方没有杀人,心中已经明白,这一定是冲着自己来的,如果所料不错,来人应该就是被自己所废的那个金雪哲的师父了。玄刀神呵呵,好大的名头,倒是要去会一会他!



    元召顺手拎起案边烈酒一壶,向外面走去,所有人都跟了出来,大家虽然对元召有着绝对的信心,但听了刚才军卒所描述的那人厉害,又听到越来越近的那啸声中所隐含的杀意,很多人心中又有些担心起来。



    “别去!别去冒险……!”耳边有女子焦急低语,有人轻轻拽了一下他的衣袖,又迅速的松开了。



    元召瞥了一眼装作若无其事的淮南郡主,见她微微发红的脸上写满了担忧。却是刚才情急之下,她不顾父王发现两人关系的危险,出手阻拦,又忽然发现不妥,连忙躲到了一边。



    “元哥儿,这会儿哪用着你去和他单打独斗!下令将士们用弩箭把他逼退就好了。你是大将军,身份贵重,不要轻举妄动。”



    第二个紧跟在他后面劝说的是太子刘琚。其实,这也是大家都想说的,就算是再厉害的敌人,在密集的九臂连环弩攒射下,想要逞威风也难!



    “呵呵!杀了人家的徒弟,师父当然要来讨回公道的。既然是绝世的高手,又这么大老远的跑来,怎么能用那种粗鄙的手段对待呢?玄刀神嘛,当然要对得起他的身份,这人听说是真番人的偶像哦。有些时候,征服一个国家,仅凭着犀利的弓刀是不够的,要想使他们彻底的屈服,适当的打击一下其信仰,还是一个不错的手段。这么厉害的人,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打得过他呢?”



    听到他这样说,又见他满脸轻松的表情,众人把劝说的话又咽了回去。小侯爷做事从来不会无的放矢,他既然有自己的目的,那这件事就他自己拿主意好了。大不了命令将士们做好戒备,一旦有什么闪失,手中的弩箭就一起发射,把那什么玄刀神射成刺猬神就是了。



    与刚才那片激战的海域不同,这处临近永川口的海面上,此时一片平静。波光粼粼,群鸥乱飞,如果不是那些巨大的楼船提醒着人们还有一支远征而来的军队,那么这里本来是应该平和的近午时光。



    在众人的视野中,距离最前面的楼船不足十丈远的地方,白衣男子停止了前进,脚下稳稳的踩在船上随波起伏。海风吹乱了他的鬓发,有几缕遮住了脸,这么远的距离内有些看不清他的面目。不过凭直觉,此人在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个标准的美男子。



    元召脸上带着笑意对刘姝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去接她悄悄递过来的鱼肠剑,而是随手从船头的一名汉军士卒手中讨了他的汉刀,在手中掂了掂。那士卒激动不已,大将军竟然要用自己的刀去对敌,这是无上的荣誉!



    长短两把玄刀负在身后的金永吉微闭着双眼,在静静养神。他知道名叫元召的那人一定会单独过来的,虽然并不知道此人是什么样子,但自从在青瓦山庄临行之前,听那些隐门中人说过他的所作所为之后,玄刀神就有了这样的断定。



    玄刀分长短,色皆为深墨!他背后的两把刀,之所以被称为玄刀,就是因为刀身与刀鞘漆黑而得名。玄刀黑,衣尚白,如同这世间的黑白一般分明。这么多年来,没有人能理解他内心的寂寞如雪。



    要找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磨砺心境以求突破,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奇迹。此时此地,是他封刀这些年来,最为期待的时刻。他希望对手不会让自己失望,真的如传说中那么强。



    伸手从背后把那把长刀解下来时,金永吉睁开了眼睛,一叶轻舟从那些巨大的楼船当中朝这边直驶过来。凝眸细看,一个青衫少年就站在那上面,左手刀一把,右手酒一壶,与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



    金永吉心中有些惊诧又有些赞叹,看此人年纪与自己的小弟子朴永烈差不多大小,竟然已经名震长安,他的实力已经让庞大至极的九州隐门也无比重视起来,这是何等的妖孽!



    “元召”



    “呵呵!金永吉”



    “你杀了我的弟子。”



    “是我杀了他们,如何?”



    “国战与我无关,只为私仇。敢与一战否”



    “很好!愿意奉陪。念你未曾乱杀无辜泄愤,敬你半壶烈酒,可尽饮!,”



    名叫元召的青衫少年拔去木塞,一仰脖子,半壶清冽入喉,然后随手抛了过去。长安临行之际,文君阿姐亲自为他装入行囊,随之漂洋过海,既遇英雄,饮之可壮声色也!



    玄刀神接在手中,并没有一丝的犹豫,一口气喝的点滴不剩,仰天哈哈大笑。



    “如此烈酒,真是痛快!今日一战,生死毋论!可有遗愿”



    “没有!哦,不过,你如果有的话,可以对我说。”



    “呵呵!那我倒是不客气了。如果我落败,请收青瓦山庄一个小弟子为徒,唯此而已。”



    “这样的要求啊?……有些为难呢。不过,看在你这么坦诚的份儿上,答应你了。”



    “君子一言既出!”



    “绝无反悔!”



    轻轻两掌相击,然后白衣青衫两道人影倏然分开,磅礴的气机蒸腾,四周杀意陡生,海上波澜骤起……!



    英雄本无类,睥睨剑与刀。烈酒共君饮,白刃不相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