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 踏征途 将旗出
    今年冬天的气候确实有些反常,不仅北方的草原上温暖少雪,就连往年会被大雪封闭的终南山,也只在上个月下过一场后,就再也没见过一片雪花。

    终南山山麓以北的大片地界,自从扩建了皇家上林苑之后,这里便成为了禁区。寻常人等是不准靠近的。而自从几年之前,相隔这里不远的长乐塬被赐封为长乐侯元召的封地,开始大规模的建设之后,更是有大片大片的地域被圈了起来,成为不同用途的基地。

    至于到底是什么用途,在戒备森严的层层哨卡之下,外人根本就无从探知,因此,长安附近三县的居民虽然有很多猜测,但里mianju体真实情况为何,却是云里雾里不得而知。

    名叫杜尚元的蓝田县令是知道这其中详情的人之一,毕竟终南山周围这片地面,在名义上还是属于蓝田县管辖的范围。那时曾经有砍柴的平民误入禁区,被巡守的士卒拘押起来,他身为父母官前去交涉,有幸得以窥见内里真容。

    当时很凑巧的是,杜尚元遇到了长乐侯元召。彼时那位小侯爷刚从北疆回来,正是刚刚展露锋芒,名震长安。

    他所看到的那一处禁区内,散养着大批的良马,那个时候怕不就有了几千匹之多。元召领着他大略看过之后,笑眯眯地告诉他,这些都是从西域和北部草原上通过不同渠道运过来的。其中的母马比例多一些,是为了让它们更好的繁殖,将来会有大用处。

    杜尚元看着更远处那些在驰骋冲杀训练的精锐士卒,他当然明白元召所说的将来大用处是什么。因此,不用元召多嘱咐,他把所看到的一切咽在肚子里,一个字都没有对别人透露过。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对蓝田县辖区内的所有治下之民下达了严厉的禁令,无论有任何需要,绝不允许再踏入禁区内半步,否则后果自负。

    每当想起这件事时,蓝田县令心中都很激动。有一支帝国的精锐骑兵,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茁壮成长着,他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官吏,却也知道大汉军队虽然有几十万之多,但真正的善战能战之师,却是少之又少。而其中的骑兵队伍,更是几近于无。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多少年来,面对着匈奴骑兵肆无忌惮的随时侵入汉境而无能为力。长安附近有很多人家的亲人曾经死在匈奴人的弯刀下,这其中也包括杜尚元的叔伯。

    这样的血仇,普通人是没有办法去讨还的。杜尚元和许多人的想法一样,也并没有奢望能去报仇,只求得以后不要再发生被匈奴骑兵突入到长安附近这样的惨剧就可以了。然而自从那次听长乐侯透露过某种信息以后,他的心中就充满了无尽的期待。

    当不久之后,这位蓝田县令从很久之前就暗暗关注着的那支精锐骑兵,终于惊艳亮相在世renmian前,踏上北伐征程的时候,他是怎样的欣喜若狂已经可想而知。不过现在,他和普通人一样,对此还一无所知。

    如同他当年看到过的情形一样,时至今日,终南山至长乐塬之间地域内的马场已经发展到五六处,放养的战马也已经有了几万匹之多。这样的规模如果被外界所知,是很惊人的。

    光是为了繁殖培育这些战马,元召和长乐塬上的人就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心血。虽然有皇帝陛下的暗中大量扶持,但元召只在这几处马场上耗费的钱财,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在这几年里,皇帝刘彻曾经微服来过好几次,看着越来越庞大的马群,他心中的喜悦和振奋就一天比一天强烈。

    “小子,就算你没有为朕做过任何别的事,只凭着给大汉培养出这几万匹良马的功劳,就算再赐封给你一个万户侯也是值得的啊!”

    在不久之前秋风正好时候他最后一次来时,看过这些膘肥体壮的战马之后,曾经抚着元召的肩膀,发出过如许的慨叹。

    而今,这些战马终于要离开终南山下的牧场,去到它们真正纵横的天地。

    自从入冬以来,在这些广阔牧场里,黑鹰军的军事训练就没有停止过。不管是冰雪还是暖阳,也不管是密林还是山岗。人马纵横呼啸,排兵布阵往来厮杀,各种体能的训练和配合作战的演练,不嫌枯燥的一遍遍进行。因为在每一个黑鹰军将士的心头,都牢牢记着长乐侯元召在当初给他们制定下训练规程时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正是这样平凡朴素的几个字,却胜过千万条大道理。再加上主将卫青的严格要求,黑鹰军从上到下,没有一个人敢于懈怠。

    不过今天的气氛有些不同,不管是在长乐塬上的留守军营,还是在终南山下的各个训练场里,黑鹰军将士们脸上都泛出压抑不住的兴奋之色。虽然不敢大声喧哗,不过都在悄悄议论着即将会得到证实的一个消息。

    这个消息不知道是从哪儿最先传来的,今天一早就开始在将士们中间流传,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还认为和从前的几次一样,是有些人想上北疆前线立功想疯了,又编造出这样的谣言,如果被严肃的卫青将军知道了,少不了又会挨一顿军棍。

    可是不长时间以后,所有人的心中都开始踊跃起来,因为,黑鹰军主将卫青,被皇帝派来的特使钦命传召到长安去了。

    每个人的心中都预感到,这次很可能会是真的!朝廷终于要启用黑鹰军了,这就意味着,北方长城沿线要与匈奴人正式对战了。这个消息虽然还没得到证实,但已经像长了翅膀一样,在卫青离开军营还没有进入长安城的功夫里,就已经传到了每一个黑鹰军将士的耳朵里。

    毫无疑问,所有听到消息的人,都盼望着他们的推测没有错。自从那年在雁门关外,以一千五百众大破匈奴两万多骑兵以来,黑鹰军从上到下都盼望着再来一次更大的胜利。

    这样的情绪,不仅存在于将校们的心中,就连普通的黑鹰军卒也同样盼望。一把长久淬炼的宝刀,如果没有机会去沙场染血,它的锋芒终究不会锐利。经过元召长期以来的灌输,巨大的荣誉感早已深深地渗透进他们的血液中。盼望在沙场上证明自己能力的强烈渴望,使这支军队已经形成了一股无形的力量。无所畏惧,视死如生!

    现在的黑鹰军早已脱胎换骨,比起当年的战力,又不可同日而语。黑鹰军总兵力已经达到两万五千余众,分成三个大营驻扎在终南山至长乐塬一线。主将卫青,下面是八个领兵校尉,他们分别是曹襄、苏建、公孙戎奴、张次公、周霸、韩悦、关喜、李望。

    这八个日后被载入大汉名将录的人,现在的军中身份也不过是区区带兵校尉而已。其中曹襄等七人和卫青一样,都是出自最先来到长乐塬的那五百骁骑营,而关喜的身份有些例外,他当年被元召从右北平带回来后,拜入其门下,做了元召的弟子。这对于关喜来说当然是莫大的机缘。

    前些日子,元召拜将东征,带走了公孙戎奴和张次公两人,那哥儿几个是老大的不情愿。整天窝在这里练兵有什么意思啊,哪里比得上去真刀真枪来的真实,不过没有办法,都在心里怏怏不乐了好长时间呢。现在好了,如果真的能北征匈奴,那就得偿所愿了。

    他们的猜测并没有错,这次他们终将如愿以偿。当卫青跟随着传召使进入未央宫朱雀门的时候,不用多说,他早已从守卫的几个昔日羽林军兄弟眼中明白了一切。那几个羽林军侍卫暗中给他传递祝贺xinhao之后,看着逐渐远去的背影,心中无比羡慕。曾几何时,他们都是相同的宫中侍卫,现在卫青即将拜将统领大军,挥师北上,又是何等的威风!

    皇帝刘彻在偏殿之中召见了卫青,看着这个气宇轩昂的高大身影从殿门之外逐渐的走进来,他很满意。作为卫子夫的亲弟弟,当初在建章宫皇帝对他的印象并没有多么深刻。真正对他重视起来,是从元召提名他担任黑鹰军主将开始的。

    在皇帝的心目中,既然是元召看重的人,一定会有其独特的过人之处。看看严助、终军、司马相如、张骞等这些经过他大力举荐的人,皆是良才。而对于重要卫青,皇帝更有一番别的心思在其中。

    皇帝在不久之前已经昭告天下,立建章宫卫子夫为大汉皇后,册封大典的日子也已经定了下来,就在今年冬尽元旦之日。卫皇后出身寒微,将来要想真正的以皇后身份母仪天下统领后宫,光凭着皇帝的宠幸是不够的。尤其是为了保证太子刘琚储君地位的安稳,更是需要给他们母子一个坚强的后盾。

    在皇帝的构想中,卫青就是一个最合适的人选。只要事实证明他有这个能力,那么,他未来的前途将会无限广阔。这既是为了他们卫氏家族着想,更是为了保障未来社稷的安稳。

    更何况,不管是建章宫还是卫青,都与皇帝刘彻属意的将来朝堂重臣元召渊源深厚,有这几层关系构架,刘琚储君的地位必然会稳若泰山。

    “卫青,朕今日拜你为车骑将军,帅麾下人马即日北征匈奴……盼你不负朕望!”

    已过而立之年的卫青拜伏在阙下,郑重施礼毕,抬起头来时,面色坚毅,伸双手接过了拜将诏令……!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