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西风烈 疾如火
    《大汉帝国史?元公世家》记载:“……冬十月,元公拜将征略辽东。时真番王右渠桀骜,杀掠汉境民众者众。又素怀野心,与匈奴勾结,欲攻汉久矣!真番者,习俗善变,狡诈无义,元公为消除后患,临战谓诸将士曰‘彼国民狡黠,必临之以上国兵威震慑,方得使其归服。故战,当不忌杀戮,以战尽全功。’/p>

    月仲日,入真番国腹地三百里,至甘云岭救围汉军残部。平旦,突袭真番大军营地。元公身先士卒、披坚执锐,火烧敌前军大营,挫其锐气。后激战,率千骑破三万余众,几杀戮殆尽。真番军大恐,后闻元公兵锋到处,望风而逃。公所部以雷霆之势,五日追敌近千里,大小十余战,下城三十二,真番国近大半国土平定!元公时年十六岁,闻者无不叹服,公弱冠时之雄姿伟烈,虽古之名将已难望其项背矣……!”/p>

    如果不是《大汉帝国史》素来以“信史”而著称于世,后世的人很难相信这一段记载的真实。仅从这寥寥数语中,已经可以遥望当年斯人之风采,为无数兵家所膜拜。/p>

    不过,在当时的人眼中,史书中的这一段记载,不仅没有一点儿夸张的成分,而且还简略了许多精彩细节之处。/p>

    其实,在元召波澜壮阔的百战生涯中,甘云岭战役,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大的战事。大汉史书上之所以进行了较为详细的描述,不过是因为这场战役,是元召真正战场生涯的开始而已。/p>

    而相对于汉军和黑鹰军来说,这是他们代表大汉帝国和邻国进行的第一次大战,能取得这么骄人的战绩,极大地鼓舞了他们的信心,使大汉健儿从此真正踏上百战百胜、威震四海的征途!/p>

    当日的甘云岭战役爆后,在还没有充分认识到黑鹰军的厉害之前,围困汉军已达一月之久的真番军队绝对没有想到,自己的下场会那么惨。/p>

    前军大营乱起不久之后,身在中军的金太中将军就接到了手下的紧急来报。他从睡梦中被推醒,只听了不到两三句,就大吃一惊的蹦了起来。事情生的太突然了,这难免让人措手不及。/p>

    不过,此时还没有人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在听闻到对方好像只有千余人马时,金太中一边顶盔贯甲穿戴整齐,一边大声的传令,赶快从前营和中军大营抽调精锐,去把来袭的这股汉军消灭!/p>

    简直是太猖狂了吧!在真番的地盘上,即便是骑兵,想要以千余人马来冲击三万多军卒的大营?这不是自己找死吗!不管他们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一定要把他们都留下来,不能让一人一骑跑掉了!/p>

    见到将军怒,几个闻讯匆匆赶来的部将不敢怠慢,看到后营冲天而起的火光,连忙赶赴各处督促士卒赶快集合,准备迎敌。不过一时半会儿哪有那么容易就组织起人来?正在沉睡中的士兵们被粗暴的叫醒,许多人起来时还有些懵懵懂懂,根本就不知道生了什么事。/p>

    燃烧着的火堆光影中,许多慌乱的人影晃动、兵器碰撞的声音、将校们暴躁的大声呵斥、一些埋怨和咒骂……显得乱七八糟,没有一点儿秩序。这些士卒本来就是从各地不同地方来的,平时还好些,在这黑夜的乱局中,想要快的组织起来作战,那又谈何容易呢。/p>

    决定一场战役的胜利或者失败,往往就是在极短暂的瞬间而已。这边正在整军迎战的空档里,后军大营却已经大事不妙了!/p>

    真番人的辎重粮草堆处被引燃以后,火势一下子就大了起来。再加上连绵的帐篷一顶接着一顶,在很短的时间里,已经是火光冲天,一片火海烟雾弥漫。/p>

    很多没有来得及逃出来的真番士卒,都被活活烧死在了里面。还有一些身上或者衣服上着火的在惨叫着到处乱跑乱撞,虽然最终不免一死,但这些凄惨的景象,却使人更加心惊胆战。/p>

    当然也有许多手脚敏捷行动迅之辈,来不及穿衣服就拎着刀剑跑了出来,但他们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从身边经过的高头大马如同黑色旋风,马上的汉军骑士,都化身为暗夜里收割生命的死神。挥刀而过时,一颗颗头颅已经滚落在地。/p>

    类似的夜间作战训练,黑鹰军在终南山那些山林草丛之间已经进行了无数次,相互之间的协作配合都无比默契。他们共分成了几队,在大营当中穿插前进,时而汇合时而分开,遇到大批真番人聚集时,就合力歼灭,遇到小股的慌乱逃窜者,马蹄踏过处,早已屠戮灭尽。/p>

    在这样的战场上,骑兵作战的优势挥的淋漓尽致,再加上黑鹰军训练十分有素,从开始接战到突破后军大营,也不过就是用了一刻钟的时间而已。这些真番国的地方部队遇到黑鹰军,简直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不堪一击。可以说,黑鹰军将士们根本就没有遇到有效的狙击,整个局面只是一边倒的杀戮和追亡。/p>

    一些侥幸逃得性命的士卒拼命的往后面跑去,后面是己方的大队人马所在,也许只有逃到那里才能活命。然而,他们想错了,在这场战斗中,越往人多的地方聚才死的越快,最后活下来的,反而是少部分见机不妙装死滚进路边草丛里的人。/p>

    不过很可惜,没有人会预知随后将要生的事,悲惨的结局也就不可避免。蜂拥而至的逃亡者冲乱了中军大营中刚刚组织起来的阵型,看着跟在他们后面纵马追逐过来的黑压压一片骑兵,几个部将急得大喊大叫,命令赶快冲上去迎敌,可是已经来不及了。/p>

    此时天已透亮,东方的晨曦初现,一抹朝霞预示着太阳不久后就会升起。不过有好多人注定已经见不到今天的太阳了。/p>

    中军大营前仓促组织起来的几千人,还没等往前冲呢,从那边冒烟突火冲出来的黑鹰军骑士们手中的九臂连环弩开始威。刚才突破后军大营的过程中,根本就没有用到这种杀敌利器,将士们只凭着手中的汉刀就解决了问题。/p>

    密集的人群,正是九臂连环弩杀伤力最大的时候,一九支平射过去,几乎是箭无虚,冲在最前面的几百真番人,一个照面儿的功夫就全倒了下去。/p>

    喊叫与哀嚎声连成一片,后面的士卒大惊失色,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杀人利器!当下根本就顾不得理会将官的命令了,掉头就跑。然而,他们有弩箭和马蹄跑的快吗?黑鹰军将士们藏在面甲后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在这一刻,怜悯与同情都被深深地埋藏。唯有的,只是无情的杀戮!/p>

    当金太中在几百名心腹劲卒簇拥下终于赶过来的时候,前面的队伍已经是兵败如山倒的局面。这位暴怒的大将军抡起手中的大砍刀砍翻了几个向后逃跑的士卒,大声喝令着不许逃!马上随他上前杀敌。/p>

    金太中是真番有名的大将,胯下乌骓马,掌中锯齿狼牙大砍刀,在战阵之上一向从未遇到过敌手。随着他挥刀向前,跟随的几百名心腹也奋不顾身地冲杀了过来,短兵相接,与最前面的几十骑黑袍汉军缠斗在一处。/p>

    要说起来,他们这批人战力还是很厉害的。双方刀剑相举,互相砍杀,这打头的黑鹰军小队在奔驰而过的马上把阻拦的对手纷纷砍倒,同时,自己这方面也有七八个骑士在第一时间就被砍下马来,后面的真番士卒一拥而上,乱刀齐下,当场死于非命。/p>

    金太中奋起神威,大砍刀抡圆了左右飞斩,把两名迎面而来的黑鹰军劈成两半,大吼一声,马往前冲,继续朝后面奔过来的那些黑袍骑士杀去。/p>

    却见当先一骑,一马当先舍弃了别人,斜刺里直奔金太中而来。金太中眼中早己看见来的是一员将官,手中所执的兵器不是与那些骑兵一样的汉刀,而是一柄形状有些奇怪的槊。他心中一动,知道这是一员猛将,却正合他意。斩杀些无名小卒有什么意思,且去杀将!/p>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公孙戎奴。一千黑鹰军兵分三路突进,他统领着这部分黑鹰军士正在奋勇追杀之际,却忽然见前面的几个兄弟被杀死在马下。公孙心中惊怒交集,轮起手中的金钉狼牙槊劈头盖脸就砸了下来。/p>

    金太中大吼一声,大砍刀用足了十分力气,“当啷”一声招架出去,两柄重武器撞在一起,震得两个人都手臂麻,不禁齐齐暗中吃惊,却正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p>

    金太中既惊且喜,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相当的对手,却是要与他好好的较量一番,对方就这么点人,在大营几万人马围攻下,料想他们也翻不起什么浪花儿来,不用着急别处,且来专心斗将!/p>

    在金太中一贯的认知中,既然双方是旗鼓相当的对手,对方一定也会与自己的想法类同,不会主动逃跑的,一定会和自己分个输赢。果然,他料想的没有错,一招过后,两匹马打个来回,那员汉将又直奔他冲过来。/p>

    金太中精神抖擞,掌中大砍刀高高举起,催马前冲挂着风声斜劈了下去,在他想来,对方一定会全力招架的,而他却早已准备好了一刀精妙的后招,必可取敌将性命!/p>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相比起对方的狡诈,自己的招数简直就是太“纯真质朴”了!眼见两匹马即将马头相交的时候,公孙戎奴嘴边冷冷一笑,单臂抡起狼牙槊,而另一支手臂抬起,暗藏在肘间的腕弩激射而出。/p>

    这么短的距离内,金太中避无可避,他根本就没想到对方会有这样的暗器。三支短弩深深射进他咽喉里,全身一软,紧接着狼牙槊早到,“啪嚓”把头颅连同铁盔都打扁了,死于马下。/p>

    “唉!算你倒霉……不过这不能怨我啊,小侯爷的命令是战决,谁有耐心在这里和你斗将呢……!”飞马而过的黑袍将军继续向前冲杀而去,风中留下嘲笑的话语。/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