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 当无敌 万军破
    每战必先的公孙戎奴,这个以一介平民身份而最终成长为一代名将的人,绝对算得上是一个智勇双全的将军。在开启大汉盛世的这个将星璀璨的时代,他最后能有资格被列入十大名将之列,这也绝对不是侥幸得来的。

    相比起后来峥嵘岁月中的许多场大战,这次在甘云岭战役中的表现,对于公孙戎奴来说,只不过是小试牛刀而已。

    他虽然不知道自己刚刚杀死的是真番大军的主将,但看到前方敌人阵脚大乱,四散溃逃的情景后,这样的时机,他当然不会放过。

    挥舞着手中的狼牙槊,纵马驰骋之际,真番士卒死伤无数。后面几百骑黑鹰骑士散开队形,开始肆无忌惮地砍杀一切马前敢于抵抗者。

    黑鹰军三路突进,几乎是如入无人之境。随着后军大营整个的成了一片火海之后,中军大营的士卒们在听到金太中将军已经身死的消息后,看到迎面而来的那些杀神们,魂飞魄散,也早已经无心迎战,乱哄哄的四处奔逃。

    一切和预先推演过的一样,几万没有经过正规训练的大军,不过如同一盘散沙而已。被黑鹰军驱赶着,像是虎狼在后面追逐着羊群,一众残兵败将鬼哭狼嚎冲入了前军大营这处最后的屏障。

    然而他们的噩梦并没有结束,这些曾经残杀过许多汉军的真番军卒,也许注定今天是他们的索命日。一口气冲杀至此的黑鹰军重新整合为一,在前军大营前面稍作休整。随着元召手中刀一挥,重新变换了战斗队形,开始全面突击。

    此时前军大营中的士卒大约还有一万五千人左右,除去一路败逃至此的,其余的也都算是这其中的精锐了。他们作为攻打甘云岭上汉军的主要力量,被安排在此处扼守要害,今日天明以后本来是要展开总攻的。

    预料之外的战乱开始后,得到消息的几个将军马上就开始紧急集合起各自手下的兵马,等看到敌人踪迹出现的时候,已经大体整好了队形,跟随着严厉的指令,这些真番士卒有的开始放箭,有的从侧面出击,开始进攻。

    元召并不迟疑,一马当先就朝着前面的万军之众冲了过去。到了这个时候,真正的战斗也许才刚刚开始。后面的所有将士,没有一个人犹豫,战马骤然提速,马上骑士伏低了身子,用刀和随身所带的盾牌护住马的前方,避免战马被流箭所伤。至于他们自己,却没有这种顾虑,只要在冲锋时放下面甲,在全身盔甲的保护下,这些真番人的箭雨根本就伤不到他们。

    大营前面的空地并不算太宽阔,两边不远处就是山谷断崖,当先涌出来的几千人都是真番军中的敢战之士,凶猛的叫喊着挥刀前冲,仗着人多势众,并不惧怕前面冲过来的马上汉军。

    羽箭射在头盔和甲胄上,叮咚作响,偶尔有人被射中掉下马去。黑鹰军手中的九臂连环弩也开始发威,一排排的平射过去,死亡与鲜血的花朵,但随着双方越来越近,开始大片的绽放。

    就在这个时候,大营的后方突然爆发出了喊杀之声。许多真番人心中一沉,回头看时,只见从甘云岭的山道上、树林间、乱石后,大批衣衫褴褛的汉军,呐喊着正冲杀下来。

    此时天光大亮,一轮红日从远山深处蓬勃而出。这本来应该是一个平静的冬日清晨,然而有一场千骑万众的鏖战却正在发生。

    左将军荀羽双手持刀冲杀在队伍的最前面,从山上往下奔跑时,踞高临下早已经看到身形矫健的黑鹰军骑士杀敌的场面,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令人血脉喷张。

    他手中的汉刀,有一把是自己的,另一把却是死去的兄弟的。跟随他从辽东进入真番的一万多人,如今只剩下了四千余众,再加上楼船将军杨仆全军覆没的那两万人,共计两万六千多大汉将士一个月的时间内都葬身在了这片土地上。

    血债要用血来偿!被围困了这么久,九死一生之下还能留得性命在,今日终于等来了援军,此时不拼命杀敌,更待何时!

    自从看到山下远处传来的火云箭xinhao之后,焦急等待了大半夜的荀羽便兴奋地一跃而起,率领着早就集合起来的全部汉军开始往山下冲来。只不过上半段山路陡峭非常难行,这一路下来倒用去了不少时间。

    此时终于冲到山下,敌军大营就在前方半箭之地外。千骑奔驰的黑鹰军已经冲入了真番军队中,杀声震天。看到那些熟悉的影子,荀羽身边人影掠过处,早有人已经冲到了他的前面,崔弘手中无缺重剑迎风而立,劈斩横砍光华绽放,一时间,赶过来接战的真番士卒死伤一地。

    其余的汉军也如同疯虎一般与追上的敌人厮杀起来,到了这个时候,要想活命,就唯有拼命了。

    这一面大乱开始的时候,另一方面的真番军队却根本就无暇后顾,因为等到那些黑袍玄甲的汉军骑士透阵而入时,真番人才发现,这是一股如此可怕的力量!

    骑兵冲阵本来就不是普通步卒所能抵挡的住的,更何况,黑鹰军是一支经过特殊训练的骑兵呢。看到前面的真番人在九臂连环弩密集攒射造成大量死伤的情况下,还在继续冲上来,相隔几丈距离之外,元召收回弩箭,一伸手把马鞍旁斜挂的长矛摘了下来,挽在了手中。

    无需多余的指挥,只不过打个手势的功夫,经过无数次的训练对这套战法早已熟记心中的所有黑鹰军骑士们,马上就心领神会,同样的动作干净利落地摘下了长矛。

    如果从山上高处往下看,就会清楚地看到战场上双方现在的形式。成千上万的真番士卒如一股大海的波浪,成一个半圆弧形冲过来,似乎要把对面而来的那支千人骑兵队伍淹没在其中。而以元召为箭头组成的一个楔子型黑鹰军骑士们,却如同激射而出的利箭,带着锐利的寒芒,其势简直能破开遇到的一切!

    元召马前遇到的第一个敌人是真番军队的部将,不过,他的这个身份和普通士卒没有什么区别,因为,挡在元召马前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

    战马从身边而过时,这位带部下勇猛冲锋的真番将军才发现自己用尽全力砍出的那一刀,根本就不会伤到对方的分毫。他庞大的身体早已经被对方的长矛当胸穿过而带飞了起来,然后他眼睁睁的看着马上那人松开手臂,然后又顺手攥住穿过他身体后的那半截长矛,这杆夺命的兵器随着那人在马上优雅的姿势整个的穿过他身体就那样被抽了过去。

    一篷鲜血激射而出,喷了后面的部下士卒们满脸,真番部将仰面朝天跌落地面时,意识犹未散去的眼睛中看到的场景,是那杆杀死自己的长矛从马上之人手中投掷出去,洞穿了离的最近两人的身体后,其威势仍旧未减,又把后面的五六人穿在了一起,直没至柄方才罢休!

    “好、好厉害的人……!”微弱的声音淹没在震动大地的马蹄声响中,沙场之上,生命的逝去,轻如鸿毛。

    后面的黑鹰将士当然没有元召这样厉害的手段,不过他们手中长矛的杀伤力也不容小觑。这是黑鹰军专为骑兵冲阵而设计的一种wuqi,矛头简单而锋利,丈八长的腊木杆握在手中非常得力。

    当胯下的战马踏入敌阵的瞬间,黑鹰军骑士手中这丈八长的长矛根本就无需特别用力,只借了战马的巨大冲力,就足以穿透敌人身体了。杀敌之后顺势撒手,以免被反弹之力伤到自己,然后顺势挥刀,继续冲杀,这是一套完整的杀敌招式,极为有效。

    真番军队虽然数倍于黑鹰军,但见了这支彪悍的骑兵连破后军和中军大营,穿越身后的烽火连天,挟令人胆寒的气势卷地而来,大部分人心中早就有了胆怯之意。要不是被各自的带队将官用刀催促着前进迎敌,他们早就一哄而散,各自逃命去了。

    等到被对方手中犀利的弩箭射死了好几批,更是惊惧。现在那些黑袍飞扬的骑兵冲到眼前来,自己这边的军卒成排成排的倒在长矛下,然后全身铠甲的汉人举起寒光闪闪的刀,在马上砍过来时,前面被自己人的巨大伤亡吓破了胆的真番军队,终于失去了抵抗的勇气,他们开始逃跑躲避。

    随着从甘云岭上冲下来的汉军与黑鹰军的前后夹击,真番军队的大混乱就这样开始了。此处前军大营驻扎地并不是很宽阔,唯一的通向山谷外的通道处,是熊熊燃烧的后军大营,而且那些黑袍玄甲骑兵也正是从这个方向掩杀过来。

    失败的人往往会成为认命的待宰羔羊,逃命者也往往会失去理智慌不择路,在对死亡巨大的恐惧感中,溃败如同潮水的上万真番军队在这片狭窄的区域内互相践踏着,大量的人就在这当中死去。更有一些不顾一切的跳入两边的断崖峭壁,企图侥幸活命,但下场往往很惨。

    大胜已成定局,面对着这些曾经欠下血债的真番人,元召没有手软,在带领着黑鹰军杀透前军大营,终于接应到甘云岭汉军后,他对全部大汉健儿下达了冷酷的命令。

    “所有此处敌带兵甲者,可尽诛之,不留俘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