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灾无妄 祸因果
    真番国土东西皆临海,南北狭长,气候多变。国内民众贫苦者居多,因为物产资源的匮乏,当地很多居民便以捕鱼为生,朝不保夕难以维持。即便是生计如此艰苦,往往还要忍受各种苛捐杂税、盗匪侵袭等欺凌,民生之艰难以想像。/p>

    处在这样的环境中,不要说最低层的民众了,就是一些颇具实力的名门望族、大户人家,有时候也不堪忍受其重负,弄得家破人亡的情况也时有生。/p>

    民间习武的风气就是这样形成的,青壮男子几乎都会一些棍棒功夫,这既是为了保护自己,也是为了保护家族乡邻的安全。尤其是一些较为富裕人家,更是会把家中子弟送到一些有名的武学高师那里,以高额钱财供奉,只是为了学得一身本事,好为家族效力。/p>

    隶属于渌口关地方的朴姓人家就是这样的一方望族。朴姓在当地是大姓,整个的这处村镇上的人几乎都是朴姓的枝蔓。因此,坐落在山下的此地便被称为朴家集。/p>

    朴家集距离渌口关大约五十多里地,西边多山,而向东则是一处难得的平原,直到临海。朴家人的生计大多以出海捕鱼拾贝为生,间杂着耕作一些田间作物,日子过的也算平和。/p>

    朴家集的族人也和别地方的大户人家一样,会把家族中的好苗子打出去寻访名师修习武艺,几年过去,虽然良莠不齐,但也有两三个出类拔萃的,对于他们来说,这就足够了。/p>

    从昨日开始,朴家族长老太爷家里就开始热闹起来,镇上的族人们都准备了酒菜前去祝贺,因为,老太爷家中的长孙少爷学艺归来了。/p>

    朴老太爷的名字无人叫的,他的资格太老,德高望重,因此无论老少大家的通称便都是老太爷。/p>

    长孙少爷名叫朴永烈,他在几年前,因缘际会,被云头山青瓦山庄的那位玄刀神看中,从朴家集把他带走,收为亲传弟子,在云头山修习武艺。从那以后,大家便把这件事看作是朴家莫大的缘分而艳羡不已。/p>

    青瓦山庄三千弟子,遍布各地,玄刀神金永吉更是名声在外,为真番习武之人所崇敬,即便是普通的百姓,也都知道他的大名。能够拜在他的门下,对于这些小地方的人来说,当然是件了不得的大事。/p>

    不过,令大家感到意外的是,朴少爷这次回来,情绪显得与前几次有些不同。回来两天了,却很少有人见到他的踪影,据家里的下人们说,少爷一早儿便会去西山练刀,直到深夜方回来。大家听到这样的解释,便也心下释然。/p>

    十五六岁的少年,正是勤奋的时候,朴少爷能够如此上进勤学苦练,未来一定会有大出息的,家族也会有个强有力的依靠,这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的事。因此,便无人再多问。/p>

    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名叫朴永烈的大少爷确实是去西山练刀,而且是非常刻苦,但他这样做的目的不是为了这个家族的未来,而是为了心中的仇恨!/p>

    “总有一天,我会亲手用你所赠的这把刀,砍下那个汉人的头颅,为你报仇雪恨的!”/p>

    连续练刀两个时辰都没有休息过的朴永烈,累的仰面朝天躺在枯枝败叶间,喃喃自语着,任凭几点雪花落到脸上,四周被玄刀砍断的树木,横七竖八倒了一地。/p>

    虽然师父临死前给他留下了嘱托,但他不会去照做的。当然,汉朝的都城长安,他是会去的。那个名叫元召的汉朝将军,他也会去见的。但不是现在,而是当他刀法大成以后。到了那个时候,他将背负仇恨,远涉千里,亲诛仇敌,方得快意!/p>

    朴永烈本来就是倔强的少年,他知道青瓦山庄的那些同门师兄们正在集合起来,策划一个复仇的计划,但他不会参加的。师父玄刀神与元召的海边对决,他曾经亲眼所见,那些惊心动魄的场景,每一个细节他都牢牢地记在了脑中。/p>

    对于习武天分极高的朴永烈来说,既然师兄金雪哲和师父玄刀神这两个最厉害的人都死在了元召手上,他不认为他认识的这些人中还有谁会是那个人的对手。/p>

    虽然复仇的路会很艰难,也许他一辈子都达不到那种高度。但他倔犟的本性使他永远不会放弃和屈服,这将是他余生的使命!/p>

    就是怀着这样的决心,在师父的遗体葬于云头山之后,朴永烈拜别对他最为照顾的大师兄朴友南,就独自悄悄的下山了。/p>

    一个人一辈子总要有一个目标活下去,而朴永烈的目标,就是练刀、突破、复仇!他还年轻,他的仇人也还年轻,机会,总是会有的!/p>

    飘零的雪花寂然无声,下的并不大,半天也只不过薄薄的一层。再把套路练一遍,就应该回家了。族人们都对他很好,家里老太爷和父母也都甚是牵挂,在他们面前,心中满怀的恨意是绝对不能表露出来的。不让亲人们担心,是一个男儿最起码应该做到的,虽然他还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p>

    休息片刻,调匀了气息,重新挥刀起舞,玄刀映着清冷的雪意,他感觉心中若有所悟,一股磅礴气息自丹田而起时,纵身跃上树梢,玄刀带动的气机把周围的落雪搅成了雪雾,甚是壮观。/p>

    朴永烈心中暗自喜悦,知道自己的修为又有了一点点提升,这已经极为难得。此处山岗地势甚高,他在树上举目四望时,耳边突然隐约听到有马蹄声在山脚下而过,凝神看过去时,却见自北朝南有大队的骑兵穿过,直奔不远处的朴家集而去。/p>

    由于雪花遮挡了视线,看不太清楚,只能大约看出前面带路的一小部分是真番**队的服色装扮,而后面的那些披挂皮甲者却很陌生,他从来没有见过。/p>

    朴永烈少年心性,遇到事情终归还不会想到那么多,对这些过路的骑兵也没有放在心上。想来他们一定是去与入侵的汉朝军队作战的,他在心中却是暗自祝愿了一句,希望他们能打个大胜仗,把那些汉人全部杀光,最好是连那个名叫元召的仇人也杀死,虽然这样的希望很渺茫。/p>

    玄刀带动了雪花,朴家少爷继续练刀了,他还要在此处练习一个时辰。世间事本来就是有很多阴差阳错,如果让他提前知道即将会生的悲剧,不知道他会做怎样的选择!/p>

    时间已经快到晌午时分,朴老太爷红光满面的坐在堂屋中,与前来讨杯酒喝的族人乡邻们高兴的交谈着,几个儿子也都坐在一边相陪。大少爷学艺归来是件喜事,既然大家都来道贺,怎么能不好好招待呢正好趁这个机会热闹热闹,也算是一件令人畅快的事。/p>

    酒宴自然是十分丰盛的,家人们都在忙碌的准备着。海里的鲜鱼,山上的野味,家养的牛羊,自酿的米酒……在门前长街之上,搭起长长的芦席,摆下流水宴席,这也算是当地的一种习俗了。虽然天上飘着零星雪花,但这并不能阻挡人们的热情。/p>

    整个朴家集的人家几乎都出动了,果然是热闹非凡。乡民们一年难得有几次这样的热闹机会,不管男女老幼,都聚集了过来,准备参加这一次盛大的乡间宴会。/p>

    朴老太爷已经派人去西山召唤长孙少爷了,这孩子自打回来后就有心事,他早就看出来了。只是这几天忙着应付乡亲们的热情,他还无暇过问。今天热闹过后,他是准备好好与这个孙儿谈谈的,在外面就算遇到了天大的难事,只要回到了家里来,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p>

    一片喜气洋洋的热闹气氛中,有战马的嘶鸣声从远处开始传来,在长街上分派座位准备入席的人,有些听到的抬头去看时,只见从远处有黑压压的骑兵慢慢涌过来。心中不由得有些惊疑,随后大家都渐渐的现了这忽然出现的场面,手中的活计都停住了,热闹的场面也一点点寂静下来。/p>

    朴家集远离城市,临近山海,属于比较偏僻的所在。平时偶尔所见经过的军队,也不过是驻守渌口关的巡逻士卒而已,最多也就是百十人从这儿走一趟,顺便儿收些孝敬。乡间人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大规模的骑兵队伍,总得有几千人之众吧?/p>

    早有人进去禀报了在大院中的朴老太爷和一些族中主事人,他们心中也不免吃了一惊。上了年纪的人久经世事,“兵匪”之祸虽然没有经历过,却听说过许多。因此不敢怠慢,连忙都涌了出来,想看个究竟,千万不要有什么意外情况生。/p>

    这些经过的骑兵却非是别个,正是从王险城南下的那五千匈奴铁骑。他们在百余名三王子卫无忌派来的心腹随从引领下,从这个方向去迎战汉朝骑兵,今天却正行至了此处。/p>

    连续的行路再加上天上开始下雪,已经使匈奴骑兵们都感到有些困乏了。听那些引路的随从说前面有处集镇,不妨先歇歇脚时,万夫长古牙朵点头同意,于是从大道上转了个小弯,就到了朴家集这块地方来了。/p>

    卫无忌派来跟着的那些随从,自然十分清楚卫王和三王子对这些匈奴人的倚重,因此,他们一路上伺候得十分周到。为了使他们保持旺盛的战斗力,好把那些汉朝军队尽快解决,所以才殷勤的找地方让他们好好休息,以恢复体力。/p>

    但他们却没有想到,正是因为他们这一个小小的决定,却给这方土地的民众造成了一场滔天的大祸!朴家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更是因为一场激烈的骑兵对战,而被载入了史册。/p>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