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决战地 马蹄霜
    山脚下,元召停驻战马,听完回来报信的黑鹰军前哨带来的消息后,他的脸上没有一丝意外之情。闪舞小说网www自从几天前接到王险城来人通报,元召就知道了这支匈奴骑兵的动向,他知道早晚会与之一战,只是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



    在此遭遇,就在此了结吧!这三千里国土上,东征的黑鹰军也许只有这一次机会进行正规的骑兵对决,既然如此,就当做一次对所有人的考验。此战过后,活下来的将成为真正的敢战之士,以后面对匈奴的千军万马,不会再眨一下眉头。



    随着简单的分派,千骑依然是分成三队冲锋,分头而去。雪雾笼罩了远近,银白披挂着山岭,旷野大地一片苍茫,此正是决战地,杀人天!



    朴家集朴家大宅内,当凌厉的剑气夹杂着风雪就那样突然杀进来的时候,匈奴骑兵们一时间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万夫长古牙朵惊魂未定的从地上爬起来,十名引弓放箭的心腹部下尸体就倒在他的眼前,几乎都是在咽喉、心口等要害部位中剑,当时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当此际,庭院中的人都已经看清楚,杀人之后持剑而立的是个汉人装束的英俊青年,他身上并没有穿铠甲,一身紧身箭袖的劲装,黑亮的头发用布巾匝住,外面却披肩罩了一袭红边刺绣的黑袍,雪地中更显得浑厚感十足,用金丝线绣成的一只栩栩如生的雄鹰在背上振翅欲飞。正是十分的英雄,百步的威风!



    见是一个素不相识的汉人出手相救,浑身是血的朴永烈手柱玄刀站了起来,心中既感且佩,忍住伤痛,点首致谢。



    “多谢!匈奴人凶狠,你……。”



    “可敢再战”



    崔弘立在雪中,单手执剑,屈指弹去剑身滚落的一点血珠,脸上带着淡淡的神色,斜眼看着那个先前倔强死战的高丽少年,打断了对方善意让自己离去的话。他现在已经越来越有宗师风范了。



    仿佛被对方那种俾睨一切的气势所感染,苦战后身体几乎已经脱力的朴永烈精神一振,心中竟然重新升起战意,他把玄刀血在衣襟上擦了擦,咬紧牙关,挥刀把身上箭杆斩断,箭头伤处虽然疼痛难忍,满头豆大的汗珠滚落,他却挺了挺胸膛。



    “死且不怕,何惧再战!”



    高丽少年的眼中有崇拜的神色,今日虽不免一死,然而死前能见到如此人物,与之携手杀敌一场,也算是短暂的生命中一大快事。与他的感慨不同,对面差点儿死在来人手中的古牙朵惊怒交集。突袭杀人也就罢了,还敢如此装逼恨得他简直就是气炸连肝肺、挫碎口中牙!



    “赶快召唤人手,把这个院儿里的人都给我杀光!尤其是这俩个人,我要把他们万箭穿心挫骨扬灰!”



    他的话音刚落,外面的街上已经传来一阵大乱的声音,有马蹄声和打斗声响起,随后是匈奴士兵死去的惨叫声传来,古牙朵心中一动,看着眼前汉人身披的黑袍,他忽然想到了什么。



    “古将军!大事不好!外面有黑鹰军骑兵杀来了,已经死了几十个兄弟。我们赶快组织人马迎敌吧!”



    一个匈奴骑兵从外面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隔着老远就在大声叫喊着,肩头鲜血淋漓,显然是被砍了一刀,伤得不轻,却侥幸未死。



    匈奴万夫长也大吃了一惊,果然自己的预感没有错。黑鹰军怎么忽然出现在这儿了?



    “不要慌张!他们来了多少人?怎么没有听到大队骑兵的马蹄踏地声啊?”



    “古、古将军,好像只有十几个人……不过也不确定,他们太凶猛了,闯进来就开始杀人,我们的勇士都措手不及,因此死伤惨重。”



    古牙朵简直要气疯了!十几个人五千大军在此,十几个汉军就敢在这儿撒野我去他奶奶的!给我杀!去传令停止洗劫,全体上马,先把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杀光了再说。闪舞小说网www



    带着他的命令,几个部下们去分头集合匈奴骑兵了,只要他们跃上马背,就是一股无可抵挡的铁流,至今天为止,这世界上还没有人是匈奴铁骑的对手。



    古牙朵收起了心头的邪念,重新涌起的,是要毁灭一切的杀意。他现在已经没有心思想得到那些女人了,他需要在马上痛快淋漓的杀戮,才能平息今天的愤怒。吩咐了一句涌进院子里来的百余名匈奴大汉,让他们把院子里的人全部杀掉。他自己则在部将的簇拥下走向战马,他要跨上马背,带领着麾下铁骑去摧毁面前的一切。



    古牙朵毕竟是作战经验丰富的战将,有一点儿他没有对部下们明说,但心中已经开始戒备。外面来的虽然只是很少的黑鹰军,但这是一个预兆,那支据说是非常厉害的黑鹰骑兵队伍,一定离此处已经不远了。战斗也许不久之后就会发生,他需要赶快去集合人马备战。



    崔弘并没有去追杀这个在重兵保护下的匈奴将军,黑鹰军大部马上就会来了,这个万夫长的脑袋就留给师父和公孙戎奴他们来祭旗好了。至于自己,围杀过来的这百余匈奴人也足够杀上一阵儿了!



    面对着这些曾经不共戴天的仇人,无缺重剑下手不再容情!崔弘,这个与朴永烈一样身负血海深仇的人,拿出了自己这几年学到的全部本事,仇恨还需敌血酬!大蓬大蓬的鲜血飞溅出去,人头滚落,残肢遍地,这才叫真正的!



    朴永烈退到自家那些妇孺面前,持刀护住,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杀戮场面,嘴里有些艰难地咽着唾沫。朴老太爷却也万幸无恙,他也呆呆的看着,脸上表情说不出是悲苦还是哀伤……。



    长街之上,听到将令的匈奴骑兵们,不管是已经心满意足的,还是心有不甘的,都开始从作恶的地方走出来,身后只留下一片狼藉、死伤遍地。



    将军的命令是不可违背的,每一个匈奴士兵对此都会牢牢的遵守。有汉人的骑兵冲杀进来了,需要把他们尽快的消灭。果然,他们看到了在街巷间偶尔闪现出来的黑鹰骑士身影,他们灵活的作战,往往在突然出现杀死几个匈奴骑兵后,就倏然又远离了。



    在几个部将们的大声喝令下,匈奴骑兵们终于开始纷纷跃上了自己的马背。匈奴万夫长古牙朵纵马来到了街心,他刚要对组织起来的部下们简单的说几句面临的情况,让他们做好战斗的准备。突变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雪花不见大,依然在飘零,清雪覆盖的地面,忽然开始震动起来。那声音由远而近,彷佛是春雷提前来到,催响了冬天的大地。所有匈奴人脸上变色,从小就在马背上生长的他们,当然最熟悉这是什么发出来的声音。那是马踏大地,千骑飞驰!



    汉朝的黑鹰军终于还是来了,这宿命的一战,注定会在这个地方发生。当很久以后,朴家集的幸存者们,回想起当日的情景,除了血和死亡,留存在脑海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从天而降的马蹄声。



    古牙朵厉声喝令着所有的匈奴骑兵赶快列成冲锋队形,冲出集镇去,五千骑兵聚集在这狭窄的街道上,根本就施展不开。只有冲到集镇外的旷野上去,在那里与来袭的敌人决战,才是最有利的局面。



    马蹄声从四面传来,仿佛有千军万马包围了这处集镇一般。朴家集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看到匈奴人如临大敌的模样,他们屏住呼吸,心中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在悲伤之余,感到的是期盼和渴望,仿佛来的就是解救他们的王者之师,每个人都在心头祈祷,盼望着汉朝的军队大获全胜,杀光这些禽兽一般的匈奴人、杀光那些为虎作伥的真番人……甚至杀光一切一直以来在他们头上作威作福的那些人!



    腾身而起,落下来时顺手又砍翻了几个匈奴骑兵的崔弘精神大震,把长剑一摆,重新杀入敌群,院中的匈奴人一个也别想逃!他也听到了熟悉的马蹄声,这种声音格外的清脆亲切。这是黑鹰军的骑兵!



    黑鹰军的战马踏响的声音与别的不同,师父在长乐塬上的时候,给所有那边马场中的战马都设计了一种特殊的护蹄,名叫“马蹄铁”,千里驰骋而不损马蹄,声音既清脆又好听,这是黑鹰军中的一个小秘密。



    朴家集的长街西口,匈奴骑兵开始蜂蛹而出,举着弯刀迎了上去。前方半里地之外,黑鹰将旗之下,冲锋在最前面那匹马上的少年将军举起了手中的弩箭,开始瞄准。后面的黑鹰骑士不用吩咐,已经默契的展开战斗队形。



    几个呼吸之后,进入九臂连环弩的射程,随着一声轻响,千弩齐发,破空而去!飘飘洒洒的雪花之中,这些锋利的弩箭,带着穿透一切的尖锐,平射进了冲锋中的匈奴骑兵队伍里。



    毫无意外,当头冲出来的几百匈奴骑兵如同一片片被大风刮倒的庄稼一样,纷纷跌落马下,死者死矣,伤者,被后面战马踩踏而过,也死矣!



    三面杀声起,热血流满地,刀与剑,弓与弩,精骑对决,开始剧烈的碰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