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战于野 血玄黄
    :“……甘云岭围解,元公集汉军北上,直驱王险城。路经市镇名朴家集者,适遇匈奴五千骑过此,屠戮当地民众。两军相遇,激战,自午至日色平西,匈奴败,死者枕藉旷野,余众自万夫长以下降。元公入,目睹匈奴暴行,大怒,命属下尽坑其降者于西山,其上筑三丈余高平坛,名镇魔台,以彰显匈奴之恶。/p>

    当地父老感念汉军恩德,助元公葬此役牺牲之黑鹰将士二百余人,立碑刻文叙其英烈事迹,并世代守墓,供以祭祀,血食不绝。上有元公亲笔所书‘英烈碑’字样,虽历经风雨,至今清晰如故,后来郡守官员至此者,无不停驻,凝思致敬之……。”/p>

    这一段陈年往事,对于很多人来说,也许只是当作一个传奇故事或者是一次激动人心的战斗,随着岁月的流逝,终究会渐渐淡忘。但总有些人,会把这一切都牢牢的记在心里,讲述在对后世子孙的传说中。/p>

    当日的战斗进行的很激烈,匈奴骑兵不愧是素称无敌的存在,即便是在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后来者依然踏着满地的尸体鲜血展开了疯狂进攻。/p>

    当两支骑兵对撞到一起的时候,已经再没有什么策略可讲,接下来较量的就只有意志和勇武了。狭路相逢勇者胜!在这场宿命的拼杀中,谁的刀更快更锋利,谁的勇气更坚定,谁就将会是最终的胜利者!/p>

    只有到了这样以命相搏的时候,黑鹰军骑士们才现,平日里的那些刻苦训练、战术配合在此刻的作用有多么重要。/p>

    纷乱的飘雪中,在朴家集至西山的这片旷野上,黑鹰军从三个方向与匈奴骑兵队伍展开了厮杀。相比较起匈奴人只知道大队冲杀的习惯,黑鹰军的战法就显得灵活多了。他们时而分割,时而聚合,以三五十人的小队为单位,往往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集中优势兵力,迅地解决掉被包围起来的匈奴人。然后又马上分开,去寻找下一个机会。/p>

    这样的打法,在匈奴骑兵的认知中,从来没有想到过,也从来没有遇到过。因此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伤亡惨重。大批大批的马上草原勇士在九臂连环弩的近距离攒射中死去,这种杀人利器配合汉刀的合理使用,在黑鹰军将士手中已经得心应手,杀伤力十分巨大。/p>

    旷野中的雪地,已经变成了一片泥泞,但那不是雪水,而是血水,血流成河,杀声震野!/p>

    在重兵层层保护下的匈奴万夫长古牙朵,也曾经随着匈奴大军南征西讨,无论是在对西域邦国还是在对汉朝边境的侵略中,经历过许多场战事,但却从来没有经历过像今天这般的激烈。/p>

    在从王险城出一路南来的路上,他也曾经想象过,也许这支汉朝的军队会有些战斗力,应该是个堪与一战的对手。为此,他已经有过心理准备。/p>

    但他没有想象到的是,对方会这么强大!强大到出了他的预期。匈奴骑兵五倍于对方,战斗开始不到一个时辰,就已经被对方打乱了阵脚,只处于防守而不敢再冲锋进攻了。/p>

    战士在战斗中的意志一旦被消磨,就如同战刀被催折了锋芒,心中一旦存了胆怯畏惧,失败就已经离得不远了。/p>

    亲自率领麾下将士纵横冲杀的元召,在杀敌之余,随时观察着对方的变化,见在黑鹰军不停歇的轮番攻击中,匈奴骑兵锐气已挫,开始逐渐后退结成阵势,想要防守住黑鹰军攻势后再调整出击。/p>

    元召心中大定,匈奴骑兵战至此时,死伤已近半,而现在又怯阵退后,黑鹰军胜局已定矣!机会稍纵即逝,趁着匈奴人在慌乱结阵的时候,他提气在胸,一声长啸出口,宛如龙吟虎啸,盘旋旷野、震动山林!/p>

    这就是起总冲锋的信号。所有的黑影军骑士都精神大震,跳转了马头,高举汉刀,呐喊着齐齐向聚集起来的匈奴人冲杀了过来。/p>

    挥舞着狼牙槊如同煞神的公孙戎奴,一边冲锋一边射箭的韩嫣,双刀在手的张次公,都分别冲杀在各自队伍的最前方,勇不可挡。/p>

    朴家大宅中,一道血光崩溅后,最后的一个匈奴骑兵被一剑劈成了两半,释放出全部杀气的崔弘此刻威风凛凛,血迹溅满披风,黑袍黑中透红,配以雪白竟然显得十分妖艳。他收剑回招站立当地,环视了一遍四周,以他为中心,三丈距离内,百余名匈奴勇士已经无一人活命!/p>

    听到由远而近的长啸声仿佛就在耳边,他知道这是师父出的冲锋命令,看来黑鹰军已经占了上风。他不再停留,纵身向门外已经汇聚过来的那十名黑鹰军骑哨而去。/p>

    “恩公!哪里去?且请留下姓名!”/p>

    朴永烈压抑住胸中翻滚的热血,大声朝那个背影问了一句。/p>

    “且去杀敌尔!”/p>

    崔弘连头都没有回,飞身跨上自己的战马,率领着部下朝镇口几千米外聚集的匈奴人后方杀去。/p>

    朴永烈回头看了看已经在包扎伤口的族人幸存者们,心中一阵难过。却见在众人扶持下颤巍巍站起来的朴老太爷,朝他摆了摆手,用沙哑的声音厉声断喝了一句。/p>

    “休管此处!随去,杀敌报仇!”/p>

    朴永烈不再迟疑,他是朴家唯一的战斗力了,在这样的时刻,他不去报仇,还等什么!这个倔强的少年连身上的伤都没有处理,就朝外面的喊杀之处而去,他从地上又捡了一把长刀当拐,玄刀在握,脚步阑珊,却义无反顾!/p>

    到了这个时候,匈奴骑兵们被赶到了一片低洼的地带,虽然还有两千多人,在黑鹰军四面围杀中,却怎么也冲不出去。随着不断死去的人出的惨叫声,军心涣散,已经丧胆,大多数匈奴人竟然生不起再冲杀出去的勇气。/p>

    被几个心腹部将们簇拥在最当中的古牙朵脸色惨白,他身为领兵的将军,自然知道当前的形势意味着什么。军心一旦丧失了冲锋的勇气,失败已成定局。不仅如此,如果再照这样打下去,就有全军覆没在此的危险了。看着部下们祈求的眼神,他知道自己应该怎样选择了。/p>

    投降,虽然对一个匈奴将军来说,这是一种最大的耻辱。但现在的形势已经容不得他再犹豫了。如果不投降只有死路一条,而投降的话,按照汉朝和匈奴交战的惯例,是可以互相把俘虏用钱财赎回的。/p>

    而且汉朝皇帝一向对于匈奴人怀有惧意,为了避免草原的报复,从来不敢杀害匈奴俘虏。这也是他们在投降之前考虑到的一个有利条件。/p>

    于是,在这场遭遇战进行了两个时辰之后,匈奴人挑起了白旗。元召和黑鹰军将士们停下了手中的刀,准许他们放下武器无条件投降。/p>

    舍弃了马和刀箭的匈奴骑兵就已经不再是无敌战士了,现在他们的身份是俘虏,连同伤员在内将近三千匈奴人成了黑鹰军的俘虏。他们被勒令交出了全部的武器,驱赶到雪地上,等待汉朝将军的落。/p>

    没有人会预先知道自己的命运,如果匈奴万夫长古牙朵和他的麾下骑兵,能够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遭遇什么的话,估计他们就算是宁愿流尽最后一滴血,也不会选择投降的。/p>

    不过很可惜,他们不知道。而且这些蛮族人没有读过中原的史书,他们也自然没有听说过在战国时代,有一个名叫白起的将军,他曾经对投降的敌人做过怎样残酷的事。/p>

    元召不是白起,他没有那么狠的心。一夜之间坑赵国降卒四十万这样的逆天魔神,纵览千年史书,也只有一个白起而已。不过,当他坐在马上缓缓地走过朴家集的长街时,他便被杀神白起附了身!/p>

    半个时辰之后,卸去甲胄兵器赤手空拳等待自己命运的匈奴人,接到了胜利者作出的判决。/p>

    “死去者不能暴尸荒野,无论匈奴人、汉人还是真番人,他们都需要埋葬。征东大将军令,罚匈奴俘虏开挖万人坑,以赎其罪!”/p>

    听到这条命令后,自万夫长古牙朵以下的所有匈奴人,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汉朝人果然不敢把投降的匈奴骑兵怎么样,不过就是挖坑来埋葬尸体嘛,这已经算是最轻的惩罚了。想来完成这个任务后,就应该可以放人离去了吧。/p>

    怀着这样轻松的心态,几千匈奴人甩开膀子大干起来,虽然干这种体力活儿,不如在马上杀人来的轻松,但为了活命,再辛苦点也是值得的。只要留得这条命回到草原,报仇雪耻,来日方长嘛!/p>

    只是,只顾埋头大干以求快些得脱自由的他们,并没有抬头看到手执刀剑监督他们干活的黑鹰军将士脸上露出的某种怜悯之色。更没有听到稍远处那位少年将军和他属下们的对话。/p>

    “小侯爷,这些匈奴人如此残暴,残杀了那么多无辜的百姓!难道……一会儿真的要放他们走吗?”/p>

    “我没说放他们走啊,只是让他们在挖坑。”/p>

    “……那他们挖好了坑,埋葬完了那些尸体,然后怎么办?是要让兄弟们把他们全部杀死吗?”/p>

    “你们怎么这么笨呢?我不是说了让他们在挖坑了嘛!”/p>

    “小侯爷,属下等愚昧,这挖坑……和我们请示的问题到底有什么关系呢?”/p>

    “他们挖的坑,就是埋葬他们自己的!你们说有没有关系?真是的!全部都活埋啊……没听说过吗?”/p>

    一片寂静中,诸将士倒吸冷气过后,清雪袭面,不寒而栗。/p>

    “……大、大将军……威武!末将等愿追随鞍前马后,万死不辞也……!”/p>

    :,,ngxi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