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千万人 吾往矣
    《大汉帝国史?元公世家》:“……是月,王险城破,王卫右渠被擒,真番平定。此役,元公亲帅水陆汉军不足万人,历时月余,大小十余战,屠灭真番匈奴联军四万众,威慑全境。捷报传书长安,天子大悦,为之贺。遂准元公一切所奏,赐封真番归降有功者五人为国侯,嘉奖优厚。汉军将士封赏如故。以真番土地划为四郡,派出官吏治理,如汉朝体制……。”

    史书的简短文字中,隐藏在这背后的,是无数的刀光剑影,铁血与权谋,更是铭刻了许多功勋卓著,勇敢与荣耀。

    那夜,景阳宫中横生波澜,以崔、李、韩、玄四家为首的一批贵族们联合王子卫离人发动了政变,歌舞升平地陡变刀剑如梦场,王朝梦碎,禁宫流血。

    与此同时发动的,是戍守王险城南门的玄姓主将遵照命令,打开了城门,燃起的冲天火光中,千骑劲发,早已等待多时的汉军如滚滚洪流涌入了这座敌国的王城。

    在早已经探查遍了城内形势的“玄机”成员引领下,他们分头行动,荀羽率领人马开始分别占领四门,黑鹰军则不管其他,遵照早先元召离开时的命令,以最快的速度奔赴景阳宫驰援,捉住卫王和他的重臣们,才是此战的关键。

    公孙戎奴、张次公、韩嫣这三个人并肩作战了这一路,早就配合的非常默契。进入景阳宫以后,遇到抵抗者,便立即用九臂连环弩射杀,绝不耽搁半点功夫,一心想要擒王的大功。

    只是当他们在一片乱战中马踏宫门,来到大殿的时候,卫王早已成了俘虏。一群行动敏捷的人向他们交接了这个贵重的“礼物”后,便迅速的消失了。公孙戎奴等人并不多问,心中却都明白,这一定就是元召提前在王险城中的布局了。

    汉军进城以后,并没有遇到太激烈的抵抗,小规模的战斗,当然是难免的,不过这些忠于王室的队伍怎么能是黑鹰军骑士们的对手呢,一轮弩箭射过去,死伤惨重,马上就作鸟兽散了。

    卫王和他的臣子们、王室成员都做了阶下囚,唯一逃脱的只有三王子卫无忌,他在一帮平日里豢养的死士拼死保护下,终究还是逃了出去。只是当他回到御营兵马驻扎地,想要召集起人马奋力一战时,却吃惊地发现,原先的两万多兵马,也已经四分五裂,各自为战。

    崔、韩、李、玄这四大家族联合起来的力量很强大,再加上早已对汉军的畏惧,使得大多数人很快就背叛了刻薄寡恩的卫王,只有到了这个时候,真番王才悲哀地发现,肯为自己尽忠的人寥寥无几。

    城中的三万守军很快就被解决了,除了几千忠心于王室的人追随着三王子狼狈逃窜之外,剩下的全部缴械投降。而城外大同江南岸大营的三万多真番军队也没有费多大功夫,除去投降的之外,那些想逃跑的,则无一例外的被江上的汉军消灭了。

    昨晚突然遭到袭击的楼船上的将士们都被激怒了。事后元十三差点懊悔的拔刀自裁。小侯爷临走之前特意叮嘱要防备敌人的突然偷袭,可还是防守的不够严密,让对手摸上船来,要不是哨塔上的巡卫即时发现,发出了警报,还不知道会造成怎样严重的后果呢!

    大汉太子就在楼船上的秘密,虽然只有寥寥几个人知道,但一旦出事,那就是天大的事件,没有人可以担起这个责任。当时的形势是十分危险的,以元十三的眼光看来,对方来的绝对都是高手,即便将士们拼死抵抗,却几乎挡不住他们的锋芒,后来还是用九臂连环弩射死了对方几十人,才把他们逼退。

    可是他们终究还是把淮南郡主掳走了。这是一个无法原谅的过失,元十三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脸再见到元召。同样恼怒欲狂的还有淮南王刘安,他听自己的心腹护卫韦陀说,在交手的时候已经认出那些人中有九州隐门中人,这一点,他确认无疑。

    淮南王在从前的时候,为了某些需要,也曾经和隐门打过交道,算是有些渊源,却没想到今天他们竟然不顾从前的情分,把自己的爱女捉走了,这让他不禁杀心大起。就在这焦急的等待中,他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无论元召去救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此事过后,一定会把自己知道的关于九州隐门的一切,都详细的告诉元召,让他去把他们全部铲除!

    正是在这样的气氛中,王险城内外的战斗开始了。看到远处熊熊燃烧的火光和千军万马呐喊的厮杀声,楼船上的人哪里还能忍耐得住?

    所以,真番大营中那些不肯投降而想逃跑的人,算是自己倒霉,遇到这些憋了一肚子火的汉军将士,哪里还有他们的好果子吃。无一例外,下场只有一个字,死!

    两个时辰之后,大局已定,汉军控制了整个王险城。然后公孙戎奴几人分头行动,开始警戒和清理各处重要地点残敌,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王险城中的所有民众,不管是贵族还是平民,都将在这一夜做出自己的选择。不过,不管他们怎样决定自己的命运,当明天朝阳升起的时候,都将会看到高高飘扬在城头和宫门前的大汉龙旗。

    以几乎是兵不血刃的形式攻克王城,把大汉的旗帜插遍在这还未曾归于王化的土地上,此灭国之功也,当青史流传!这样的荣誉,自然是归属于征东大将军所有。不过,后人不知道的是,今夜的这最后一战,元召并没有亲自参加,他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四位部下,由他们去收割这颗已经熟透的“果实”,就足够了。

    千乘万骑,屠灭敌国,擒王之功劳,扩土之荣耀……相比起这些,在这位后世穿越者眼里,他更重视的只是一个女子的安全!

    那个曾经在长安雨夜中与他阴差阳错暗结情缘的女子,那个在这个世间把第一次缱绻温柔献给他的女子,那个曾经为他素手温酒红袖添香的女子……这一刻,在马背上披星戴月踏破山林的少年,他胸中的战意,是如此强烈!

    即便前方等着的是龙潭虎穴又如何?即便是千百高手又如何?一袭黑袍卷过处,惊起飞鸟无数。只此一人、一马、一刀,虽千万人,吾往矣!

    云头山青瓦山庄,此刻灯火通明,从山脚下直到半山腰,层层宅院中都有人影晃动。今夜,玄刀神门下弟子与中原来的隐门高手们将在这里等着一个人的到来。

    虽然并不确定元召会不会来,但他们还是严阵以待。也许,在大战当前的紧急关头,他不会为了一个女子而来轻易冒险的,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但他们还是存了万一的心理,做好了各种准备,不管他什么时候来,也要叫他有来无回。

    不过现在时辰还早,料想他即便得知了消息,也要经过详细了解情况,再经过权衡考虑,对军中安排布置,那也许是明天以后的事了。

    一个时辰之前的突袭行动还是很冒险的。他们没有想到汉军的警惕性那么高,去突袭的百余人仗着都是一副好身手,刚刚趁着夜色的掩护登上楼船,就被发现了。一番打斗之下,虽然成功的抓住了那郡主,自己一方却也死伤了将近一半儿的人。汉军的连发弩箭太厉害了,即便是武林高手也抵挡不住,最后要不是以手中的人质相威胁,他们几乎大部分都走不脱。

    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之后,终于把淮南郡主打晕后带了回来。把她单独关押在大厅后的一间屋子里,有十几个人看守着。剩下的除去在各处通道巡守的之外,便都聚集在这大厅当中,开始商议接下来要怎么样对付共同的仇人元召。

    自从玄刀神死后,青瓦山庄变得有些混乱,有许多如同朴永烈一样的人已经下山离去了,回到自己的家乡,去融入普通人的生活。而留下来的,大多都是曾经无家可归的流浪者或者是被玄刀神收服的一些江湖客。失去了玄刀神的约束后,许多人原先被压抑着的暴戾本性得到了释放,这处原先静修的场所,现在已经变得有些乌烟瘴气,再也难以恢复往日的平静,这也正是许多只求武学之道的弟子失望而去的原因。

    灯火通明的大厅中,几百人聚集在一起,有的在为伤者敷药,有的在饮酒交谈,有的在低头商议,有的则在情绪激动的咒骂,这些人自然是在今晚的行动中死去之人的朋友或者兄弟。而在当中密议的一群为首之人中,有一个锦衣绣服的胖子,脸上带着凶狠的神色,正挥舞着仅有的一只手臂在诉说某个人的罪恶。如果有东海之滨的人在此,当然会认得此人,正是那经常在齐国百姓头上作威作福的齐王世子刘玄。

    原来,作为卫王贵宾的这位流亡世子,早已通过三王子卫无忌与青瓦山庄搭上了关系,暗中悬赏大批金银珠宝,要取元召的性命。此正是冤家路窄,狭路相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