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千机杀 明月夜
    世上之人,无论生前多么显赫荣耀,也无论名声多么盛大,死去之后,大约也就只剩了墓碑前的孤独和寂寞。

    躺在黄土之下棺木中的人已经无法诉说,身在坟墓前执着守护的人,也已经无人诉说。棺木中黄土白骨之人是曾经的玄刀神金永吉,而墓前结一方草庐中的守墓人,就是他的大弟子朴友南了。

    自从把师父归葬以后,朴友南就在这后山墓碑前搭建了这间草庐,刚开始的那段日子,同门师弟们还经常过来相伴,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来的人就越来越少,最后便只剩了他自己。

    朴友南并没有感觉失望,自从亲身经历过那场海边云崖大战后,他又悟到了很多东西,那与武学修为的提升无关,只关乎自己的心境。云聚云散,月升日落,人世悲欢,冷暖炎凉,看淡了这些,才是生存于世间的真正态度。

    今夜月亮真圆,朴友南又打坐在离墓碑相隔十余丈远的那块巨石上,心无旁念的修炼。几天前刚下过一场雪,没有化完的地方还有着片片的银白,空气清冽,云头山左近几十里之内,一如他从前跟师父在这儿练功时的样子。

    朴友南这几天心中有着很大的不安。他虽然已经无心沾染尘世,但对于青瓦山庄,总是还有着很深的情意。那儿毕竟是师父手创的,如果就此毁了,心中实在是不安。但他也一时想不出什么稳妥的办法,毕竟都是同门师兄弟,不管他们做出什么荒唐事来,也不可能反目成仇去拔剑相向的。

    不过,有些事还是传到了他的耳朵里。听说,同门们终于还是听信了从中原来的那些人的话,打算共同对付名叫元召的那个少年。朴友南对此忧心而无奈。他真心的希望,他们只是说说而已,不会去真正付诸行动的。

    元召到底有多可怕,在青瓦山庄之内,没有人比他了解的更清楚。在师父的墓碑前,他曾经无数次的在脑海中回想那一天海边决战的情景,每回想一次,他的心惊就更加深一分。

    不过,同门们总是不相信他所说的,他自然知道,他们的仇恨中是掺杂了许多其他的东西在内,比如三王子的鼓动,有某种势力的财帛诱惑,还有本身想一战成名等因素。这让素来不善言辞的这位青瓦山庄大弟子感到无能为力完成师父的临终嘱托。

    把维持好青瓦山庄的未来这样的重担交给自己,本来就是强人所难的事。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尽心竭力的守护好师父的坟墓而已。

    不过,他还是希望青瓦山庄的所有人都不要去找元召的麻烦。此时此刻,他才明白,玄刀神在临死之前,恳求对手在平灭真番之后,能够放过青瓦山庄,是一个多么明智的人所做的最后请求条件。

    今天晚上前山大厅中又不知道在闹腾些什么,这么晚了还乱糟糟的一片喧嚣声,但愿他们不会去做自己所担心的事吧!

    想到这里,朴友南平静的心境被打破,他蓦然睁开眼睛时,明亮的月光中,视力所及的远方,云头山脚下密林范围内,有大群的宿鸟被惊起,飞上了夜空!他猛然站立起来,心中有巨大的恐惧感开始升起……!

    那座宽敞的大厅后面,有几个封闭的小房间,外面虽然灯火通明,这里面却依然烟暗不见光亮。从昏迷中慢慢醒过来时,刘姝睁大了眼睛,惊恐的想要看清四周的情境。

    回想起不久前发生的事,她现在还心有余悸。自与元召分别后,总是有些魂不守舍的,因此,今晚睡去得早。正朦胧之际,忽然就听到了外面的示警和打斗之声。

    刘姝刚要起身拔剑出去,就有五六道烟影同时闯进了船舱,在第一时间对她发起了攻击。刘姝的剑法是“剑神”雷被所亲传,虽然说不上是登峰造极,却也是有很深的造诣,可是在这些人面前,却根本就不是对手。虽然仗着鱼肠剑的犀利杀伤了两人,但在十余招之后,终究还是失手被擒。

    后来那些人以她为胁迫,离开了汉军的楼船,很快就消失在了江边的烟暗中。然后她就在路上被打昏,醒来之后,已经身在此处了。

    试探着动了动身子,好在没有受伤,身上也完好无损,不由得心下稍定。手脚却被绑得结结实实的,想要挣脱是不可能的。静下心来细听时,不远处的声音十分嘈杂,应当是有很多人聚集在一起。门外也不时的有脚步声响动,听动静应该是有五六人左右,是看守她的几个高手。

    刘姝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这些人把她带到这儿来想干什么。此刻,她感到的只是无助和惶恐。从很小的时候,烟暗就是她的恐惧,这是源自于失去母亲呵护后的不安全感,虽然父王一直把她视作掌上明珠,对她百依百顺,但这种怕烟的习惯却一直都不能改变。

    父王一定会想办法来相救!这一点是不用怀疑的。但这不是在淮南,而是在大海另一边的遥远敌国,就算把汉军全部出动,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这块地方来……想到最坏的可能,她的心中又有些害怕起来。

    “……元郎,如果你一直把我带在身边多好,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你能得到消息吗?会不会率领着烟鹰军来救我出去啊?想必大战当前,你分心不得。我、我原不该如此自私的……只要你能攻克王城,以尽全功就好。至于我……呜呜……。”

    刘姝虽然素来心智过人,不输男儿,但她终究还是个女子,在这样无助的困境下,却如同一只羔羊进入了狼群,命运未知,心中又怎么会不恐惧和害怕呢!

    低低地饮泣声中,外面看守的人耳目却甚是机敏,早已经听到了动静。有一人粗暴地拍了拍门,大声呵斥了几句,让她安静呆着,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猛兄,这么凶干什么?人家毕竟是娇滴滴的郡主嘛,吓坏了怎么办?哈哈!”

    “我管她是郡主公主呢!我的两个好兄弟今夜却都死在了汉军楼船上,那些汉军的武功不行,弩箭倒真是厉害,简直就躲不过去!唉……惹恼了我,先来个辣手摧花!哼!”

    “哎,你还别说,这位淮南郡主还真是个绝世美人啊!绝对世间少有。我陆老六这么多年来头一次见到这么美的女子,令人垂涎。呵呵!你们说,等到杀死了那个名叫元召的家伙之后,我们会不会有机会尝尝鲜呢嘿嘿……。”

    “那还用说嘛!这些从汉朝来侵略真番的人,无论男女,都是该死的。只要元召能来,他就必死!诛杀元凶之后,头领们一定会同意让大家随便玩玩的。哈哈哈!”

    “是极是极!到时候人人有份啊,不准争抢……!”

    门外污言秽语乱七八糟的话,让烟暗中的刘姝更是紧紧地蜷起来身子,又冷又怕,瑟瑟发抖。

    “原来他们是在此等候元郎前来的捉了自己为人质,就是想引诱他来此……那,岂不是很危险这么多高手聚集在这里呢!元郎……你……。”

    想明白这一点的刘姝心中更乱,她不确定,自己到底是希望他来相救还是怕他来相救了!

    任她在此愁肠百结,忧心若焚,期盼与甜蜜,等待与害怕。有些事该发生的终究还是会发生,恩仇与怨恨,唯有刀与血才能偿还,胸中快意与酣畅,也只有一决生死来的痛快彻底。

    大厅之中的气氛正是热烈时候,正中间的一群人在围拢着欣赏一把宝剑。一人轻轻拔出鞘来时,凛冽的寒光闪动,冷浸刺骨,春秋名剑,果然是不同寻常。

    “哇!原来这就是鱼肠剑啊?久闻世间流传其大名,今日一见,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是啊,鱼肠剑传说是几百年前的铸剑大师欧冶子所制,剑身短而狭,却是世间第一锋利之器。本来也只是一柄带在身边用来把玩的珍品,后来自从专诸刺王僚用此剑后,沾染上了那股长虹贯日的煞气,鱼肠剑便成为剑之凶者,无人敢于轻触其锋芒了。”

    听到旁边有深知其来历的老者说起这些时,围观者眼中不禁都闪出艳羡和贪婪的光芒。但凡是练武之人,谁不喜欢宝刀宝剑呢!

    “想不到淮南还真有宝物,这样的稀世名剑不藏之深阁,好好保管,竟然让一个女娃儿随随便便带在身上,真是暴殄天物啊!”

    “这你却是猜错了。据传言,这把名贵的短剑,是那元召送给淮南郡主的定情之物。呵呵,想不到今日却为我们所得。等到那厮来时,正好可以拿来挫挫他的锐气……!”

    “那小子倒是好福气……名剑美人,高官侯爵尽在掌中,哎呀!气死我了,今天非杀之不可!哇呀呀!”

    一片羡慕嫉妒恨中,却根本就无人注意到,在高高的飞檐顶端,一轮明月之下,某个淡淡的身影已经不知道在那儿待了多久了。

    微风吹拂起烟色披风的袍襟,挽在手中的新制竹笛还没有试过音,当此良夜,何妨一试!横过唇边,缓缓的韵律开始飘荡在这方空间。在他身后,从山脚一路行来经过的地方,死去的人横七竖八,血染云头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