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为红颜 倾城色
    当悠扬的笛音开始响起的时候,在山间寂静的夜里听得格外清晰。许多人刚开始并未明白过来这意味着什么,反而有些从来没有听到过这种乐音的人感觉很悦耳,他们有些奇怪,什么时候云头山上有人会吹奏出这样的曲调来了。

    那些粗豪武莽之辈当然更不管这些,依然在高谈阔论中。然而几个呼吸之后,那悠扬平缓的音调突然就变了,开始激昂裂云,渐渐充满了杀伐之声。

    片刻的奇怪与惊愕之后,有些心智较深的人心中已经察觉到了不妥之处,他们停止了议论,开始寻找声音的来源,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在同伴的惊异中停下了说话,大厅中的嘈杂与喧嚣终于渐渐安静下来。

    笛音穿过月光,也穿透了烟暗,传到被囚者的房间时,在角落里正一遍遍试图挣脱手上绳索的女子停止了徒劳的动作,她的身子在一刹那间变得僵硬,然后又蓦然放松了下来,烟夜中瞪大的眼睛里涌出了泪珠,嘴唇颤抖着喃喃自语,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些什么,在这一刻,悲喜交集,或许是最贴切的感觉。

    这样熟悉的音律,在这世间,她知道只有一个人能吹奏的这么好听……他终于还是来了,舍弃了一切,只为了不负自己一个人。郎情如此,无论结果怎样,即便就此死去,也不枉了!

    的曲调,其实并不适合于自己现在的心境,不过,元召还是随口吹奏了出来。他本来应该来一曲的,后来想了想,那样也显得有些太装逼了,会不会遭雷劈虽然这大冬天的不会打雷,但还是算了吧。

    然而,即便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样的大侠客,见到他今夜此后的所作所为,恐怕也会退避三舍,自愧不如的。

    青瓦山庄的选址建设,都曾经煞费苦心。在云头山南坡的这片绝佳地带,树木葱茏,清泉流水,依照山势而建,从山脚一直到这半山坡,都是层层的统一式样的建筑。最兴盛时,三千弟子在此修炼,玄刀神之威名传播远近,无人敢擅自在这儿生事。

    今夜也许它劫数已到,明日之后,这一片青山绿水将成为鬼蜮。在很多年后流传的许多传说中,每到午夜时分,远近都会看到这山上鬼火点点,听到冤魂号哭,没有人再敢到这片已成废墟的山庄中来……。

    在原先的布置中,从山脚到此处共有十几处防守地点,百余名巡守者,他们会严密的监视着周围动静,一有风吹草动,便立即示警,或者是启动那些早已设置好的机关,杀敌毙命。

    可是很奇怪,这百余名分守各处的高手,没有一个人能够传出警报,便无声无息地死去了。至于那些杀人机关,就更是成了无用之物。仿佛是有一阵风,带着足以毙命的气息,无声的掠过,有秩序的一一夺去了这些生命。

    只是当鲜血如同暗夜花朵开放时,每个死去的人眼眸中都曾经闪过那道带走他们生命的残影,似乎只是幻觉,又显得那么真实,虚幻的像是看到了鬼魅,真实的疼痛到了极致……!

    最后聚集了所有人的这座大厅外,是宽阔的庭院,这本来是山坡上一处平缓地带,后来便改造成了演武场,所有青瓦山庄的弟子们对这里无比熟悉,因为这里曾经是他们习练武艺流血流汗的地方。

    时光清浅,月色如素,笛音清澈宽广,至高音起时,如破裂帛,开始变得让人心跳加快。大厅当中许多修为较深的人,心中已经大吃了一惊。一个念头同时涌上心头,他来了!元召……一定是他!

    刀与剑开始出鞘,杀机弥漫,不用再多说什么,所有人也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个击败过玄刀神的对手很强大,必须要打起精神来对付他才行。按照早就计划好的,青瓦山庄弟子和隐门中人分别分了开来,几十人为一组,一旦发现敌踪,便马上缠住他,其余人一拥而上群起而攻之,必杀之而后快。

    可是悄悄移动着想要跃出大厅的人努力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外面朦胧月光下的庭院,却怎么也看不到那人的影子。就在此时,好像是对方也察觉了这些人的行动,笛声忽然停止了,外面变得无声无息,重新归于寂静。

    这样的寂静,却更加让人心中不安。那些山下安排好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在敌人来临时预警,这是一个不好的兆头,难道他们都被来人杀死了没有人会相信这个结果,虽然他们心中已经有所怀疑。

    不管怎样,大敌就在身边,只要他不跑,敢现身出来,就是一个必死的结局,这一点,却没有人怀疑。在他们的认知中,从几百武林高手的围攻中还能逃得性命的人,那已经不能再称之为人,那是妖孽!

    正常来说,人变不成妖孽,妖孽也变不成人,但有的人比妖孽还妖孽,等与之为敌者认识到的时候,已经悔之晚矣!

    片刻的功夫,身形矫健的许多人已经跳到了庭院当中,有的跃上房顶,有的跳上高墙,在四周寻找着可疑的踪迹,可是没有发现人的影子。只有月光下的刀剑微微碰撞声音,让人的心情格外紧张。四周的火把也都亮了起来,照的这片山坡亮如白昼,只要敌人出现,就难逃踪迹。

    就是在这样紧张的气氛中,轻微的几声闷哼响起,便格外的引人注意,其中名叫夜无寻老者率领的二十余人离的声音来源处最近,他打个手势,众人迅速地从房顶跃下,来到后院,那处关押人质的房中烟沉沉的,没有动静。而原先守在门口看护的人,却都不见了踪影。

    夜无寻心中微微一沉,持剑护住胸前,走近仔细去看时,只见在光亮之中,十几个人横七竖八的躺倒在门前,粘稠的鲜血流满了一地,身体犹在微微颤动,显然是刚死去不久。

    这一惊非同小可,这些负责看守之人的身手已经极为不弱,竟然在瞬息之间就被杀身亡,从倒地的方向看,显然是连还手招架的时间都没有来得及,而且这不是一个人,而是十几位高手,这样的被秒杀速度,此刻来的对方究竟是人是鬼!

    然而,当他还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的时候,远处闻声而动追出去的人丛中,已经有惨叫声开始响起。烟暗中游走的敌人,终于现出了身形。

    “你们不是要杀我吗?现在我来了。那么谁先来?哦,不用着急……反正都逃不掉!”

    顺手杀死了在他突然出现的地方站立着的两个持剑者,名叫元召的少年笑嘻嘻的把刀尖上的血甩去,扛在肩头,指了指对面的大批敌人,语气中显得有些无所谓。

    刀,是普通的汉刀,少年,是普通的少年。然而在此时此刻,这一人一刀站在那里,便显得气势非凡。

    在他身后不远处那棵高大树冠上,淮南郡主刘姝静静的呆在那里,身上裹着一袭刺绣红边烟披风,那里面还带着他的温度,虽身在高处,却一点儿都不觉得冷。

    从她听到竹笛声响起,心中开始涌起巨大的希望,到他杀死所有看守的人,把她救了出来,然后把她带到这树冠的顶端,让她好好待着,不要乱动,就在这儿等着一切结束后带她离开,其间也不过就过了一刻钟的时间而已。

    刘姝用痴痴的目光紧紧地盯住脚下的那个身影,那影子被火光无限拉长,此刻在她的眼中,显得是那么的高大伟岸,那是世间最安全的依赖!他为了自己,就这样单身而来,面对着几百之众,他就这样以不屑一顾的语气发出了挑战。

    能遇到这样的英雄为伴,此生是何其幸运!刘姝忽然想到了在楚淮之地流传的那个故事,天下无敌的西楚霸王项羽,垓下被围四面楚歌,面对着汉军的千军万马,他没有一点儿畏惧退缩。最后的那场大战,他不再是为了江山社稷皇图霸业,而只是为了那个一舞倾城送君去,拔剑自刎壮行色的女子而战!

    失去了绝代红颜的盖世英雄,他不再留恋这红尘。所以他无意渡过乌江东山再起,他选择了追随而去……。

    “你要战,就去战吧!如君有任何不恻,我也必定追随你而去,绝不相负……!”

    同样是芳华绝代的女子喃喃自语,她相信他虽然听不到,但一定能感受到,君为我,此一战,我必为君,倾尽此生红颜,不悔不负!

    树下的元召自然听不到树上人的心意,因为他的耳中现在已经被杀声灌满。听到他那么嚣张的挑战,所有人都愤怒了!身为修武之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管是青瓦山庄的弟子还是来自中原的九州隐门中人,所有人的战意在这一刻达到了顶点。即便是没有从前的仇恨,只为了今晚,他们也要把眼前这个人乱刃分尸,方泄心头之恨!

    此刻,明月在天,皓皓千里,王险城中的烟鹰军正在收拾残局。大同江上的楼船汉军,也已经帮着剿灭了全部敌人。大海另一边的汉家皇都长安城内,皇帝刘彻正在满怀兴奋地翻阅最新捷报。遥远的雁门关外,匈奴骑兵正在策划着明天发动更加猛烈的进攻……。

    云头山青瓦山庄内,元召手中汉刀,面对着翻滚如潮的杀机汹涌,星月之下,劈出了第一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