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山河间 留传说
    世界上,总是有很多命大的人,他们大难不死,他们侥幸而活,他们心中铭记下当时的真实,他们的余生常被噩梦惊醒,活的苟且卑微失魂落魄……!这些人叫做幸存者。

    玄生就是一个这样的幸存者。他本来是青瓦山庄的一个年轻弟子,青瓦山庄在一夜之间覆灭的时候,他才刚刚十八岁。

    许多年后,等他再度回忆起当年情形的时候,那一夜的经历,依然是一种难以磨灭的痛苦折磨。他记得,和他同时从尸山血海中逃出来的,还有七八个人。只是后来他们各自分散,再也没有听说过彼此的消息。他相信,不管那几个人身在何处,也不管活到了多大年纪,他们的痛苦和惊惧一定会伴随余生,和自己一模一样。

    那时候,人间正是盛世岁月,大道边柳树下水井旁,凡是有人烟的地方,总是会有说书人或者是唱词的艺人,传颂着某个仁德誉满天下人物的传奇故事。

    每当此时,轻轻抚摸着断臂之处的玄生在倾听之余,脸上便会浮现出奇怪的神色。这种感觉连他自己都说不明白,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情感。

    自己曾经和那位圣德人物战斗过一场的经历,如果说出来,估计绝对不会有人相信。失去的右臂就是被那人刀锋斩断的,在那个杀戮之夜,他是幸运的,因为他脱口而出“饶命”时,那人掠过的眉角锋芒也许是看到了他脸上悲哀的祈求神色,也许是因为了他的年轻稚气,竟然就此放过了他,玄生得以存活。

    斜阳晚照下,说书人的演绎告一段落,人们四散而归,已近暮年的玄生便也与许多普通的人一样,重新安稳于自己的生活。许多年前亲身经历过的那个风云激荡夜晚,他决定把这个秘密带到黄土之下,不再与世间任何人分享……。

    如玄生这样的幸运或者是不幸运者,毕竟是少数,这些小人物的命运本来不值得书写,只不过他们那夜恰逢其会,正当其时尔。

    世间练武之人,在没有遇到真正的高手之前,总是感觉自己已经练到了无敌的境界。打败过几次对手或者是杀过几次人,就一个个小觑天下英雄的了,以为这就是武者的骄傲。

    不过,在云头山青瓦山庄的明月之夜,他们才真正的发现,自己的认知是多么的愚蠢,眼界又是多么的狭隘。因为,那个少年敌人的身手已经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认知范围。

    辛辛苦苦习练武艺十年、二十年或者是三十年后,每个人的修为不同,高低各异,有的人还只是普通的武者,有的人已经出类拔萃,有的人已经隐隐达到宗师水平,这就是当前这群人的状态。

    在他们的预计中,击败了玄刀神的元召就算是再厉害,那二十个人联手总能杀了他吧要是还不行,那五十人呢?一百人呢?还就不信了!

    可是只有当战斗真正的开始后,所有人才惊骇的发现,在今夜的胜负或者是生死面前,一切都不是按照人数来计算的,甚至不是按照武功强弱来计算的。

    武功的高与低,修为的强与弱,在那个少年面前,好像都失去了意义,一切对手一视同仁,基本没有什么分别,都是擦身而过间就已经一刀毙命!

    汉刀,是与烟鹰军将士们手中同样的制式,他们曾经一同冲锋陷阵驰骋千里。今夜,汉家将士平定了王城,将要征服这个国家。元召也要用这把汉刀杀尽所有不服者,以铁血手段震慑住这三千里土地上的武者。

    玄刀招数以快而著称,所谓泼墨刀法,乱而有章,一片大喝当中,当头十几名青瓦山庄弟子连成一片刀山,滚地而来,封锁住元召周身退路,八面来刀,声势惊人!

    却忽觉眼前一花,已经不见目标身影,惊呼声响起,众人急忙撤刀欲待另行结阵时,汉刀已幻作几十道锋芒,如同织就了一张刀锋的蛛网从半空飞斩而下!断肢残体、尸首分离、鲜血迸溅……汉刀刀势所及之处,无人幸免!

    元召回旋转身落到地上,并不去看身后的惨状,随即身形如电,直接迎向另一群围杀过来的人丛,体内磅礴无极的气机早已汇聚臂间,汉刀猛然朝离当先之人脚步前三尺地方斩落!

    这一面杀过来的正是夜无寻领着的几十名隐门高手,他们的打算是先把元召困住,然后车轮战耗不死他!却见元召在一丈之外就挥刀直斩,他不禁微微有些错愕,这么远的距离,他是要拿刀砍自己这些人莫非他还能隔空杀人这、这没毛病吧!

    然而,下一刻煞风扑面!他马上意识到自己想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错的不能再错。元召杀人不用刀,以刀势足矣!

    众人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刀斩在了地面上,然后一股强劲无匹的霸道之力如飓风卷落叶开始杀伤面前的一切!挡在这个方向的人都死的很惨,没有几个人来得及躲避,这股力量和刀锋并没有什么不同。在稍远些人眼中所见,就仿佛是那把刀突然暴长了十倍似得,摧毁了挡路的一切。

    随着人群的死伤惨重,一条裂痕自脚下直接延伸到了大厅边缘,而且还不止,又攀缘上墙壁,整个的一面墙破了开来,轰然倒塌,然后是接二连三更大的响声,最后整座大厅全部塌却了下来……!

    青瓦山庄和隐门聚集在此的人足有七八百多,庭院虽然宽广,但打斗刚开始,有许多人还并没有来得及出来。却万万没想到,后面的这些人竟然死的更快!

    这座大厅,乃是平日里众弟子在此听讲修习之处,建造的十分宽阔高大,墙壁青石顶端檩木,辅以红泥青瓦,是一处十分坚固的建筑。没想到也经受不住元召这一刀的破坏力。

    这一倒塌下来可不得了,里面还没有出来以及站在门口观战的四五百人全遭了殃。除了在门口的几个身手矫捷之辈拼命的躲闪出去,剩下的都淹没在了一片烟尘之中。现场在一刹那变得令人目瞪口呆。

    那几个侥幸逃出来的人,惊魂未定的回头看着灾难现场,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刚还在那边一起大声商议着诛杀元召的同门中人,就这么全部死了!

    其实如果让他们知道接下来自己的命运也是难逃一死,这几个人的心中也许就不会为刚才的同门们悲哀了。即便是这么大的动静,那边激烈的杀声中,也根本无人顾及这边发生的事,因为都已自顾不暇。

    元召刚才的那一刀威势确实太厉害了,这已经不是一刀杀一人,而是一刀杀一路!触之者死,挡之者亡。当亲眼看到死去之人的惨状后,旁观者无不肝胆皆裂。

    有些人像是被吓傻了,刀剑的攻击变得没有丝毫章法,只是乱砍乱杀护住自己的身边,防止被飘忽不定的那道身影所杀。而更多的人,则是失去了战斗的勇气,他们的心中开始升起无比恐惧的念头,只想赶快趁机离开这个地方,从此以后再也不要见到那个人。

    然而,也许他们都没有逃跑的机会了。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决定借此立威的元召,拿出了全部的修为,他要用尽身上的十分力量,杀光这里的所有人,给这块土地上的所有练武之人和中原九州隐门都立下一个规矩!

    长久以来,自身蕴藏的力量,由于穿越时空的缘故,现在到底达到了一个怎样的水平,连他自己都有些不确定起来。今天倒是一个好机会,可以趁机检验一下。在这里,他可以肆无忌惮的施展、杀戮、毁灭而无所顾忌,这样酣畅淋漓的机会并不多。

    倒塌的废墟前一片狼藉,出手毫不容情的元召变得很可怕,他是人又似魔,几乎捕捉不到的淡淡身影拖着刀光的幻影在精确的收割着生命,没有人能看清楚他的身形,更无从说起去进攻。现在他的敌人们考虑的应该是怎样迅速的逃离,才能保得性命。

    逃离这个占地十顷的庭院,在当前的血色与惨叫声中,这样的机会竟然变得很渺茫。身手最好、逃的最快的,死去的也便最快,那个杀神仿佛无处不在。跑出很远自以为已经逃脱的人,在下一刻就会被一把不知道从哪儿飞来的刀穿透身体,扑倒在地而亡,这样的事,无有例外。

    青瓦山庄弟子们和隐门中人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这一场精心的谋划,为他们招来的会是这样的一个杀神!月色变得更加朦胧,星光也更加黯淡,仿佛这片天地间的一切,都涂抹上了血色,变得让人感觉这只是在做一场噩梦,想要快快的醒来,也许就可以摆脱无边的恐惧了。

    美梦也许会使人梦想成真,噩梦却只会让人更加沉沦……直至沦落至地狱!一个个拼命抵抗的人,没有什么区别的被一刀而毙,死法各不同,结局都一样。

    一个时辰之后,所有乱七八糟的喧嚣声音终于渐渐沉寂下来,燃起的火光在那片倒塌的废墟上已经熊熊燃烧的很旺,并逐渐向连接的建筑蔓延,大有把青瓦山庄彻底烧毁之势。

    刚刚结束的战场上,除了未死去的人偶尔发出的痛苦声音之外,便只有一个人的影子安静的站立,片刻后,他把手中的那把汉刀插到了云头山上,直没至柄。转过身来时,看到在树上那个哭得梨花带雨的人,重新恢复了笑容。

    千刀百斩,煞气散尽,他,依然是那个温和的少年!这一战,无关正义与邪恶,无关家国,他只是为了一个名叫刘姝的红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