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千军斩 气如虹
    骁骑将军李广终究还是放心不下,派部将冯德率领着两千雁门关步卒出城接应。只是当他们赶到烽烟起处时,只见离这处被烧毁的固山屯半里之外,山脚下那一处宽阔的地方,一场刚刚激烈战斗过的惨状,已经赫然在目。

    遍地都是匈奴骑兵的尸体,不是箭伤就是刀伤,有的人马皆亡,一起倒伏在枯草间。有的主人死去,战马受了惊吓在四处游荡,倒是便宜了雁门守军,冯德一面命令部下收拢这些马匹,一面心中已是震惊异常。

    “将、将军,这些匈奴人……难道都是被那个年轻校尉和他那一百名部下所杀的吗?”

    手下士卒清理着战场,心中的吃惊比他们的将军更甚。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啊!他们接到骁骑将军的派遣赶到这里,也只不过比黑鹰军小队晚了半个多时辰而已,他们这么快就结束战斗了?而且杀人杀的这么干净利落,找遍整个战场,竟然没有发现一具黑鹰军骑士的尸体,这岂不是就是说,他们在自身未损一人的情况下,彻底打败了十倍于己的敌人,而且还大部分消灭了他们!

    “应该就是如此了!黑鹰军真是厉害啊……看这地上的踪迹,他们应该是战胜之后犹未罢休,径直向北去追击残敌了。这是要把与敌的匈奴人全部消灭掉才完事呢,果然是长乐侯的弟子,厉害!”

    冯德也是边关老将了,这么厉害的汉军他确实是第一次见到。当年元召的厉害他曾经亲眼所见,没想到他的弟子也毫不逊色。当下一面在心中暗自赞叹,一面却又不禁暗暗担心,虽然说初生牛犊不怕虎令人钦佩,可是霍去病领着百骑之众就敢去往北追击,也是太莽撞了些。

    “还是要赶快回去禀报骁骑将军知道吧……万一黑鹰军遭遇到大队的匈奴骑兵陷入埋伏,那就糟了。”

    想到这里,冯德不敢再耽搁功夫,连忙率领部众带着缴获的战利品赶回雁门关,去向李广报告,暂且不提。

    宜将剩勇追穷寇,风驰电掣,追亡逐北!见机不妙、仓皇逃窜的部分匈奴骑兵,逐渐的被追上一一杀死,等到最后一个早已吓破了胆的家伙被“冠军”超越马头,一道红芒砍下了他的脑袋后,这场追逐的游戏终于宣告结束。

    此地已经距离雁门关大约七八十里路程,霍去病勒住了马头,龙马显得有些很不情愿,刚刚才要找到一点儿奔跑的乐趣,主人就要停止了?

    霍去病轻轻的抚了抚它的脖子,示意稍安勿躁,等着后面远近不一的黑鹰军骑士们都赶了上来,清点人数后,见一个不缺,除了有几个受轻伤之外,没有损失一个人,不由得很是满意。

    千余名匈奴骑兵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脱,全部死在了这一支黑鹰小队的手中。第一次出击就取得这样的战果,所有的人都很兴奋。

    此处已经是杂草丛生的汉匈多发战事之地,一片荒芜的景象延伸至北方,朔风扑面,夹杂着雪花和扬沙打在脸颊上生疼。战斗结束后,铁甲冰寒,这时候每一个人才感到刺骨的寒冷袭来,开始渐渐冷冻胜利的喜悦。

    “太冷了……算了,我们就此回去吧。本来还想趁此机会再往北去打探一番的,这天气却冷得让人受不了!”

    裹在红色战袍下的身子缩了缩,被风吹裂的嘴唇,耳边手脚上的冻疮有些疼的厉害,经过这半天的追逐厮杀,有的结痂处又开裂了,这些她都咬牙忍受着,从来没有发出过一声抱怨。

    霍去病这几年跟在元召身边,可以说是没有再受过一丝苦。在长乐塬上,元召烹制的那些美食,她总是第一个品尝者,其他好吃的东西,更是花样繁多,尝尽人间美味后,胃口早就被惯坏了。

    可是自从元召东征,她随着舅舅卫青来到北疆军中,虽然得偿所愿披甲纵马随军,可是也渐渐地尝到了许多苦头。

    女孩家总是生性怕冷的多,即便是她学得一身修为,也不曾例外。在这里,霍去病最怕的不是面对匈奴人的千军万马拼杀,而是寒冷和粗糙的饮食。

    每当那些军中的饭食,摆在她面前的时候,简直就是难以下咽。可是不吃又不行,没有人会给她搞特殊,想要去求舅舅卫青改善一下伙食的念头,在她的脑中想过一次,只不过想到舅舅那张严肃的脸,她就自动打消了这种想法。

    勉强狼吞虎咽下几口军中饭菜果腹,忍着委屈的泪珠,霍去病就会想到在长乐塬那大饭厅中,从元召手里神奇般的制作出的那些人间美味。只有在这样的时刻,她才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吃沙子?

    沙子实在是太多了,即使在这落雪的天气里,卷起的风中也会有大量的沙砾。霍去病知道所有人都和她一样,手脚脸上这些部位早已经被冻伤过了,只是大家都忍受着而已。

    在披风上擦了擦手背上那些裂痕中渗出的血渍,年轻骑兵校尉挥了挥手,回转目光想要带领大家原路返回,天气如此寒冷,还是回到营地歇息吧。

    龙马冠军的耳朵忽然竖立了起来,前蹄刨动了几下地面,发出一声轻微的嘶鸣。霍去病心中一动,顺着风向传来的夹裹中,已经隐约可以嗅到危险的气息。

    看到霍校尉用手势打出的警示,所有黑鹰军骑士们手中紧紧抓住了缰绳,一起朝危险将要出现的方向远望。

    翻滚的烟尘之下,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黑压压的匈奴骑兵队伍展开了三面合围。也许是因为下雪和风沙阻隔了视线,早些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察觉,现在忽然发现,对方已经进入了马力可以追及的范围之内。

    黑鹰军战士们的脸色都有些严峻起来,他们虽然勇敢善战,但眼前的局面是极其不利的。这些匈奴骑兵显然是从附近大营出来,总共将近有万人之众,应该是得到了游骑哨的急报,所以才出动围剿出现的汉军的。

    此时两军相隔有三箭之地,虽然看不清彼此面目,但双方的力量悬殊显而易见,这可不是刚刚那千骑匈奴骑兵,而是万余大队,想要以区区百人与之作战,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霍去病从行军革囊中取出简单的“望远镜”,认真查看了一下对方的阵容,见这些彪悍的草原汉子神情凶恶,弯刀雪亮,立住阵脚后却暂时没有进攻,想必也是在向这边观望。

    形势已经很危急,也许下一刻匈奴人就会万马奔腾杀将过来,以力相拼必死无疑。而在这个时候拨转马头回逃,在万骑追逐之下,也是很难逃脱的。几个为首的黑鹰军骑士互相对视一眼,都明白了彼此的决定。

    “霍校尉,请自去吧!你的马快,匈奴人是追不上的。现在生死关头,切不可顾虑太多!这也是我们大家共同的决定。”

    其中一人说完后,其余众人也一起点头。如果说在现在的形势下,还有人能逃脱的话,那也只有依仗天山龙马之力的霍校尉一个人而已。

    然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只不过一起相处了半个多月时间的霍校尉摇了摇头,脸上的神色很坚定。她收起了赤火剑,拍了拍冠军的马头。想起很早之前,元召就给她灌输过的一种信念,无论在怎样艰难危险的情况下,都绝不能轻言放弃,更不能乱了分寸。办法总是有的,就看能不能想得到。

    只要是并肩作战过的同袍,更不能轻易的抛弃,一个战士,如果只顾了自己的安危逃跑,只要发生过一次这样的事,无论以后他再怎样勇敢,这种心理上的怯懦将永远无法消除。

    “无需多言!现在我以黑鹰军校尉的身份命令,全停下马!在此处暂时歇息。”

    淡淡的话语出口,包含的威严却不容置疑。黑鹰百骑都惊愕的抬起头来,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了毛病。但眼前所见,却无比真实。

    沙丘半坡,荒草漫道,百战之地,戎机千变。年少的汉家将军就在虎视眈眈的万众虎狼当前,谈笑自若,束甲,下马,席地而坐……!

    与此同时,驻守云中一带的车骑将军卫青也接到了霍去病以一百骑善自出兵深入北地的消息,他不禁大吃一惊。自己当初之所以不愿意带着她来北疆,就是怕她骄傲自大不知道天高地厚闹出什么难以收拾的事来,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果然一个没看住,她还是这样做了。

    这样的轻率使气倒真是像极了她的师父元召,简直是一脉相承。可是,她怎么能有长乐侯那般的逆天运气和智谋呢!这要是中了匈奴人的埋伏,那可怎么办……?!

    卫青眉头紧锁,看着外面的雪天,已经在暗自考虑要不要把黑鹰军大举出击的计划提前,可是想到因为寒冷而可能带来的诸多不利因素,他的心中又犹豫起来,一时委决不下。

    而在离此向东几百里外,有三千精锐骑兵正挟大胜之余威,朝雁门关方向而来。他们身后跟随着的,则是浩浩荡荡的大批辎重车辆。在三员意气风发的飞骑将军簇拥下,为首一人,灭国归来,正是少年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