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飞骑至 万马惊
    塞北之地气候多变,一年当中,寒冷的天气倒占了大半。匈奴人世代生活在此,早已经都习以为常。即便在这样飘雪的天气里,也丝毫不妨碍他们出来作战。/p>

    匈奴单于羿稚邪这次挥兵南下,征集了十万大军,共有七八个部落的人参加。在草原之上,部落所在地方的不同,是根据各自势力强弱而划分的。人口众多实力强悍者,占有的便是水草丰美之地,而那些实力较弱的部落,则只能居住在较偏远一些的地方。/p>

    人间的不平等,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是必然存在的,素来弱肉强食的匈奴人又何能避免呢?习俗如此,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这就使得一些较小部落的匈奴人更加的强悍,他们只有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使自己的部落更好的生存。/p>

    因此,每一次大单于兴兵,这些部落参加的便最踊跃。财富、粮食、生存……所有这些,都需要依靠他们手中的弯刀来取得。/p>

    匈奴王庭中的王爷称号是有点多的,大单于在草原上总共赐封了八个大部落王,他们是势力最大几股势力。而另外有二十多个小王,分属于零零散散的一些小部落。可以说是王爷称号不值钱。但这些领们本身的实力都是不容小觑的,既然能在狼群中称王,那便都有自己独特的本事。/p>

    离雁门关最近的一座匈奴大营,就是匈奴白羊王的地盘了。白羊王的势力在草原上既不算最强,也不算弱小,属于中等水平。这次侵袭汉境,他总共出动了一万多兵马,亲自统帅,隶属于耶律王麾下听令。/p>

    白羊王在这些部落王之间,算是个谨慎多谋之辈了,虽然他的那些智谋都很粗浅,但已经算得上是很不错了。所以他被部落中的人称为“智王”。/p>

    白羊王的万余匈奴骑兵,与其他的几个王爷部下相隔不远,就驻扎在雁门关以北不到百里的地方。在等待耶律王最新命令的这段日子里,每天都轮流派出麾下骑兵出去扫荡,便也成为了一种作战任务。/p>

    今天一大早,白羊王便派遣了手下的亲信千夫长带领着一队骑兵,出去例行巡视寻找战机。可是将近午时的时候,忽然接到探马游骑来报,说是出去的匈奴骑兵遇到了汉朝的军队,双方已经开始了大战。/p>

    刚刚听到消息的时候,白羊王心中很是欢喜,终于有仗打了。不管怎么说,这是自己部落的勇士现的汉军,到时候取得的功劳,自然要记在自己头上。/p>

    白羊王早就分析过现在两军的形势,他知道汉朝军队轻易是不会出关来的,他们只会采取守势,牢牢的守好长城防线,让匈奴军队攻不进去,便是他们的胜利了。至于说主动出击这样的事,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生过。/p>

    麾下的草原勇士们是如何的勇敢,白羊王都很清楚。只要撞到他们手里的猎物,很少有能够逃脱的机会。也许就在接到消息的时候,那些汉军已经可怜的死去多时了吧?想到这里,白羊王重新端起烈酒痛饮。天气严寒,正需要此杯中物取暖。/p>

    可是不久之后,又听到的一个消息的时候,令他心中惊疑。说是自己的那个千人队,好像是打败了,有几个败逃的骑兵,正在向大营的方向逃来。/p>

    这怎么回事?当时白羊王就站了起来,那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士,汉军根本就不可能是对手。除非是雁门守军大举出动……想到这个可能,他心中一动,感觉到一个绝佳的机会来了。/p>

    如果真的是雁门关的守军大举出来,那可真是太好了,正好乘机歼灭之,说不定有机会找到突破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想到这儿,白羊王不再迟疑,他马上传令,立刻召集人马,留下少部分看守大营,其余的全部随他出击。/p>

    匈奴骑兵的作战度非常快,这不仅是快在冲锋,就连仓促之间的集合出战也是非常敏捷的。只不过片刻功夫,一万人马集合完毕,随着白羊王涌出大营,在哨骑的引领下,直奔事地而来。/p>

    万马奔腾,刚刚出来还没有二三十里路,就听到了游骑带来的最新消息,这会儿已经得到确定,自己派出的那一千骑兵,连同他们的千夫长在内,没有一个人幸免,全部战死。/p>

    白羊王心中惊怒交集,他既心痛麾下人马的伤亡,更加震惊对方的手段。那可是一千来去自如的精锐匈奴骑兵啊!竟然一个人都没有逃脱。雁门关的汉军,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了?这不由得让他心中开始升起警惕。/p>

    等到前锋报告说已经现了汉军的踪迹,就在前方不远处的一座小沙丘那儿,要不要马上起攻击时,白羊王稍微思索,命令不可轻率。他便率领着手下的几个勇悍将军来到前军亲自观察详细。/p>

    果然,大约距离大军三箭之地外,有一小队身穿黑色披风的骑兵,就静静地停驻在那儿。在视野所及范围内,四周黄砂灌木,背后连绵的丘陵,情形看的一目了然。/p>

    那些汉军大约也早就现了匈奴骑兵队伍的到来,但令人感到有些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显出一点儿慌乱之处,大约百人的一个小队就那样在各自的马前坐了下来,似乎是在做暂时的休憩。/p>

    白羊王心头疑云大起,反常,太反常了!事出反常必有妖!他绝对不会相信世上有人会大胆到这样的地步,眼看着敌人放马就会冲杀过来,还竟然敢在那里旁若无人的休息这附近一定有埋伏!/p>

    白羊王又立在马上仔细的查看了一遍周围的形势,黄沙夹杂着雪花扑面,看的并不是太清楚。这让他心头更有不好的预感,莫非雁门关的守将李广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突然出动大军把自己的千人骑兵队伍消灭以后,又派出这些汉军来做诱饵,想引诱自己前去攻击他们,然后就会伏兵四起他越想这个可能性越大。/p>

    “王爷,我们赶快出击吧!别让那些汉军跑了。”/p>

    麾下的几个将军,见白羊王半天没有动静,也不下令进军,终于有些忍耐不住了。/p>

    “跑哼!在没有把我们引过去之前,他们是不会逃跑的。”/p>

    白羊王终于断定了自己的判断,他没好气地对这个请战的将军冷哼了一声。虽然他也很想替自己那些死去的部下报仇,去帅众冲杀,把汉军全部杀光,以泄气愤。/p>

    “……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这其中还有什么别的蹊跷不成”/p>

    “在草原上的时候,你们有谁见过面对着狼群的羚羊们不四散奔逃的现在看看这些汉军,他们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害怕的样子,难道说是他们真的不怕死吗?绝对不是!你们眼中看到的汉军只不过是诱饵罢了,在他们附近的地方,一定早已经埋伏好了不下于我们几倍的兵力,就等着我们上钩了!相信本王的判断是没有错的,否则汉人绝对不会如此托大。”/p>

    白羊王的智谋素来还是被部下们所信服的,听他这么一分析,身边之人纷纷点头,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但也有几个桀骜不驯的家伙,心中是不太相信的。/p>

    “王爷,汉军有何可怕的!就算他们有埋伏,难道还能挡得住我们的万骑攻击吗?更何况,谁知道对面那些家伙是不是在装神弄鬼。既已至此,何妨一杀!”/p>

    大声抗言说话的,却是个年轻跋扈的匈奴将军。名叫猛白,也是个极其厉害的人物,因为一直以来极得白羊王赏识,视为左膀右臂,所以说话很是骄傲。/p>

    白羊王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四周部下们的神情,见与猛白有同样踊跃之色的大有人在。微微踌躇了一下,平时冲锋陷阵还要指望着这帮人呢,也不能太打击了他们的积极性。要不,过去试探一下也行。想到这儿,他微微点了点头。/p>

    “猛白,我有一令,你可敢行”/p>

    “王爷但有所派,无敢不从!”/p>

    “好!本王命令你,马上带本部兵马前去那汉军聚集处一探究竟,如可战,当战!如不可战,回!”/p>

    “末将得令!王爷放心,此去定当把眼中所见汉军全部杀尽,方不辱命!”/p>

    猛白得到这个差事非常得意。这可是一个万马军前扬威的好机会,区区一小撮汉军,怎么能是自己手下这帮虎狼之师的对手。马到之处,踏为肉泥尔!/p>

    猛白胯下坐骑是一匹草原纯种的白马,穿了一身在匈奴军中很少见的盔甲,显得十分英武。他此刻骑在马上,在万军之前来回奔驰大声吆喝着自己手下的骑兵们,整理出一千人的队形,就要准备出击。/p>

    就在这样的时刻,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那沙丘处的汉军,竟然有人主动过来攻击了!/p>

    有一匹快如闪电的马,似乎只不过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了距离匈奴大军不到十余丈外的地方。在所有人目瞪口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马上一员红袍小将,轻舒猿臂从马鞍上摘下流星箭,扳动机关,那白马将军早已应声而跌落马下,然后那红色闪电并不停留,长啸一声,疾驰而去!/p>

    流星箭者,元召师徒在长乐塬上闲来无事射鱼所制作的小玩意也!箭头锋利带有倒钩,有坚韧丝线数丈,今日竟建奇功。/p>

    刚刚还趾高气扬的白马将军猛白,被一路烟尘拖拽在马后,在万众睽睽之下,就这样被擒走了。匈奴骑兵无不大骇!/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