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仇敌恨 负兵刀
    外面的风刮的呜呜作响,夹杂着雪花打在人的脸上生疼。金顶王帐内外熊熊火光燃烧着,虽然很暖和,但在每个人的心头都泛起冷意。

    这会儿已经没有人再有心思喝酒,冷酒入肠更添寒,更何况面对着的,是已经处于暴怒边缘的单于可汗羿稚邪。听完来报消息之后的单于踢翻了面前的酒案,飞出的酒囊落在火堆里,溅起万点火星。

    不怪他如此失态,只是因为听到的事大出意外。白羊王所部虽然只是一个中等部落,但那万余名精锐骑兵的战斗力是绝对不容小觑的。也正是因此,他们才会被当做先锋军派在最前面驻扎,而今就这么轻易的被打败了?而且据说是被一个百骑的汉军小队大败的!

    十几个和白羊王地位相等的部落王面面相觑,作声不得。那白羊王素日里也是个倔强蛮横的家伙,轻易也是无人敢招惹的,麾下万骑更绝对不是吃素的。当日出征之前,还当着大家的面夸下海口,说要率部直取长安,却没想到短短几日的时间,竟然落到如此下场,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啊!

    而第二个消息同样令人吃惊,有汉朝的军队竟然敢突进草原深处来了?虽然那只是匈奴草原东部的军事薄弱地区,但这也已经非同小可了。要知道自汉高祖刘邦被困白登山屈服以来,历尽七十余年,这样的事还从来没有发生过呢。

    张中行站起身来,他本来是要想劝单于冷静一下的,可是看了看带着满脸怒色在负手来回疾走的羿稚邪一眼,他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转过身来,把那报信者唤到跟前,仔细的从头询问了一遍。

    事到如今,已经可以看出,这次汉朝对匈奴入侵的态度有些反常,不再是一味的防守。而是展开了主动的进攻,这就需要再好好的审视一下两军当前的局面了。

    在单于羿稚邪发怒的情况下,是没有人会自讨没趣的。大家虽然用眼神在交换着各自的态度,但一时间并没有人说话,噼噼啪啪的木柴燃烧声音中,气氛显得有些沉闷。张中行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东西,摆摆手,示意那来报信的游骑退出去歇息。

    “大单于暂且息怒,这样的事,既然发生了,急怒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为何不反过来想一想,转变进攻策略,说不定对我们下一步的作战是有好处的。”

    听到有人说话,沉默中的人都抬起头来。这个因为大漠风沙的侵袭而鬓角染白的汉人国师,还是值得所有匈奴人信任的。这是张中行长期以来用自己的智慧和谋略建立起来的威望。

    “哼!又如何能令人不怒!难道我们匈奴骑兵已经软弱到如此地步了吗?真番国的事就不必说了。那耶律王和左贤王坐拥十万精骑,这么久都没有打开局面。白羊王兵败被擒。而替草原王庭守护东部的那几个王呢?连敌人的区区三千骑兵都挡不住,任由他们长驱几百里路而入……这些坏消息,本单于到现在才知道!这究竟是我们反应太慢,还是敌人的速度太快国师,你来说,这究竟如何是好?难道需要本单于发布命令,尽起草原四十万大军吗!”

    单于羿稚邪越说越来气,又一脚踢飞了挡在面前的胡床,把面对着的一个匈奴将军砸了个趔趄,这个平白遭受无妄之灾的家伙,呲牙咧嘴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却不敢发出一点儿抗议之声。

    张中行叹了口气,羿稚邪内心深处的暴戾本性,比前任的几位单于都要厉害的多,他是真不愿意辅佐这位主上,只不过他早已没有了退路,为了心中对汉朝的仇恨,也只能强自忍受着。

    “大单于,其实自从几年前的马邑之围开始,我们对汉朝就应该有所警惕了。这位皇帝与他的父祖不同,他的野心可是大的很!这几年来,说不定他的目光就一直盯着草原的方向呢,整军备战,早就想与我们较量一番了。而我们还用固定的思维来对待汉朝,以为大军一出,他们就会惊惧不已,现在看来,这是一种错误的认识。”

    单于羿稚邪停止了暴走,他虽然暴躁易怒,却也知道好歹,重新坐下来,开始听自己的国师讲道理。其余的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现在基本可以断定,这几年汉朝人一定在草原上潜伏下了很多暗谍,这些潜伏者无时无刻不在密切注意着王庭的动向,往中原传递着有用的消息。非是如此,汉军又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做好了一切战备,使我们的突袭大军劳而无功呢!所以,我们当前最迫切的任务应该是彻底清除掉这些来自汉朝的潜伏者和为他们传递消息的人。大单于,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这里面应该有匈奴叛逆者的影子,他们就是逃亡的那位王子余丹手下的人!”

    听到张中行以如此肯定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众人心中一惊,单于羿稚邪更是眼中精光闪动,这个问题他确实没有想到。此时略加联想,果然如此!尤其是听到余丹的名字,那正是他心头的一根刺,不禁脱口而出。

    “国师所言极是!看来在王庭内外应该进行一次大清洗了。莫哈,此事就交给飞火去办吧!要清理的彻底一些。无论涉及到什么人,一律严惩不贷!”

    那飞火统领莫哈答应了一声,所有人心头一凛,别看只不过这么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一场腥风血雨马上就会发生了。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倒霉呢!

    羿稚邪脸带杀气的吩咐了这一句后,却忽然又想起那会儿想说的一件事。他先示意张中行暂停一会儿,又盯着莫哈的脸一字一句地说道:“如果本单于要取那元召的性命,你们飞火能不能办得到?”

    莫哈脸上依然什么表情也没有,好像早就料到大单于将要提出这样的要求。他点了点头,用肯定的语气回答了草原之王。

    “在汉匈大战发生前,大漠神命令我和莫罕来到王庭听候单于可汗的差遣,无论是怎样艰难的事,我们都会去尽力做成的。至于说到杀个人,除了身处未央深宫的汉朝皇帝杀起来有些困难之外,好像还没有我们杀不了的!”

    这本是极端自负傲慢的语气,可是在场的人却都不这样认为。在那些草原传说中,飞火是一个能够上天入地般的存在,他们中间的许多人都有着独特的本领。几百年来守护王庭,从来没有出过一点差错。只要他们出马,无论对方是怎样的强大,灭亡也只是顷刻间的事罢了。

    “好!你们去吧!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能够除掉此人,王庭将会铭刻你们的功勋的。此后自当予取予求,本单于绝无不允!”

    长了一颗硕大脑袋的莫哈接受了匈奴单于的命令,自行去了。羿稚邪看着他的背影逐渐走远,心中安定下来,嘴角泛起冷冷的笑意。飞火传承者墨云白拥有巨大的能力,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即便是这四大首领也都是身负异能之辈,只要他们随便出动一人,就能搅动风云变色,小小元召,何足道哉!

    外形古怪的莫哈,除了自身的修为之外,他的最大本事就是能通兽语,召唤驱使狼虫虎豹……!

    “飞火出动,必获全功!在这件事上,大单于当无忧矣。只要元召一死,以他为主将的东路三千汉朝骑兵必做鸟兽散,皆死无葬身之地也!这把利剑用的正当其时,大单于高明!”

    “哈哈!有我们的骑兵劲旅在前冲锋,飞火勇士护卫王庭,大单于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别说那些汉人本就懦弱,不是我们的对手,就算是偶尔打上几个胜仗,那又如何?难道就改变得了对草原屈服的命运吗?”

    听着部落王贵族们的一片赞誉称颂之声,单于羿稚邪脸上重新浮现出得意的笑容。不错,这也正是他心中认为的。汉人中出现一两个厉害人物没什么大不了的,前些年,那飞将军李广不是也威风的紧吗?曾经有许多匈奴将军在他的手上吃过亏,可汉军即便有这样的猛将,不是还照样只会紧守关城,不敢把马蹄踏进草原半步吗!

    “国师,你认为还需要增兵前去吗?”

    “大单于,看这天气情况,大雪过后,塞外即将全面进入严寒。匈奴勇士们长久暴师在外终究不利,还是要速战速决为妙。因此,我的意见是派一旅偏师,绕过云中、雁门,从东线进攻,争取与两王一起,三线同时发动,在最短的时间内攻入汉境,取得最大的战果。对了,这一路兵马,不妨与莫哈统领的飞火勇士们共同行动,说不定正好可以顺手歼灭元召率领的那三千汉军呢!”

    “好!就依国师之策。我看就屈射王你去吧!那边也正好有你们部落的势力范围,你发兵之后可与金头王等人汇合,共同把元召所带的东路汉军彻底消灭!可有信心?”

    “大单于尽管放心!元召小儿吃了熊心咽了豹子胆,竟敢来草原上自寻死路,定教他有来无回,死无葬身之地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