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战沙场 显英豪
    赞曰:/p>

    平虏尤如驱虎狼,汉刀神弩飞寒芒。/p>

    陪君醉笑冲沙场,雪中留得侠骨香!/p>

    辽阔的草原是野兽出没的天地,不仅是狼群,虎豹豺狗之属也有许多。大队人马行动无碍,但如果是落单的行旅,自然就会成为它们的口中食物。/p>

    而苍狼自古以来就是北方蛮族的图腾圣物,没有特殊情况,匈奴人也不会去射杀它们,因此,狼群大肆繁衍,随处可见,即便是遇到大队的骑兵队伍,它们也并不会逃跑,而是成群结队远远看着,等候着有机会饱餐一顿。/p>

    有时候的等待并不是没有价值,比如今天,在不久之后,就会有一顿可口的大餐留给它们了。仿佛对死亡和血腥有着天生的嗅觉,远处的沙丘之上,有大批的狼群开始聚集。/p>

    草原上的飞火勇士从来不怕野兽的侵袭,他们是天生的猎手,追踪和猎杀是拿手活儿,黑夜行走时,身上的煞气,就连狼群也要退避三舍。不过今天,情况好像有些例外。/p>

    就在没有丝毫防备的情况下,那些身披黑色披风的汉军骑兵,忽然开始包抄围杀过来。本来的预想可不是这样的!汉人应该趁着匈奴大军还没有杀到的机会,赶快纵马逃窜才对。可是他们就这样杀过来了,仿佛草原成了他们的地盘儿,要来驱赶忽然闯入的不之客似的。/p>

    离火和七火率领着二十几个身披火狐披风的部从简直是出离的愤怒了,在草原之上,还没有人敢对飞火动攻击!他们是草原百年的守护者,是大漠神墨云白的部众。就连历代大单于都要敬重三分,汉军怎敢如此!/p>

    飞火勇士是从来不会逃跑的,大漠孤烟之下,他们一起举起了手中的弯刀,列成一个半圆防御形,想要给当先冲杀过来的汉军百骑一个狠狠的教训,飞火勇士们的身手,岂是这些普通的骑兵士卒所能比的吗!/p>

    然而事实证明,他们想错了。个人武勇在别的军队面前也许可以有用,但他们今天遇到的是黑鹰军。/p>

    对面的这些家伙很强,从他们的敏捷动作上,元召第一眼就看出来了。因此他并不打算去无谓的牺牲任何一个黑鹰战士。他招手之间,派出了两个百人队,给他们的命令是,去把对面的敌人飞骑狙杀而不是去拼刀!/p>

    对于这样的小规模战斗,元召手下第一勇将公孙戎奴早已经不感兴趣。自告奋勇带队出战的是韩嫣,自从出得长安跟着元召一路冲杀到今天,这位贵族子孙早已经脱胎换骨,整个的人从里到外都生了很大的变化。一马当先,弩箭挽在臂间,虽百骑冲锋,也气势如虹!/p>

    奔马如雷到三十丈外,对面敌人脸上的桀骜不逊已经看得清清楚楚,韩嫣在马上冷冷一笑,九臂连环弩狙杀之下,看你们拿什么抵挡!/p>

    离火见汉军的马越来越近,他提气在胸一个“杀”字还没有喊出口呢,已经听到一阵机弩响声,眼前所见,一排弩箭当胸射来。/p>

    所有人大惊失色,连忙想要招架或者躲避,这些该死的汉人也太不讲规矩了吧!竟然连近身拼杀的勇气都没有,就只会射箭杀人,简直是太可恶了。/p>

    九臂连环弩可不是普通的弓箭所能比的,它的特点就是又快又准又狠,想要用刀招架,那只能是不自量力。任凭你身手再好,在这般密集攒射之下,也只有丧命的份!元召那么厉害,当初在未央宫朱雀门外被伏击,都受伤差点送命,何况是他们呢。/p>

    “噗嗤、噗嗤”的声音开始响起,没有什么例外,只要被射中者,皆经受不住那巨大的冲击力,纷纷跌落马下。倒霉的,当场死去,幸运一点儿的,一时不死只在地上翻滚哀嚎。/p>

    百骑黑鹰军驰马射完一匣弩箭,却并不停留,在十余丈外绕马而还。第二个百骑队紧跟着到来了,又一轮几百支攒射过后,转了个半弧形迅扣好机弩再次持弩欲的韩嫣现,当场除了几匹受惊的马远远跑开外,那二十几名飞火勇士无一幸免,已经都躺在一片狼藉的雪地上了。/p>

    只不过走马之间,两轮弩箭射过去,干净利落,收工完活儿!现在可以说,黑鹰军中的每一个人,都把元召灌输的“以最快最便捷的方式消灭敌人”的理念执行的无比透彻。用弩箭就能解决的事,谁会去多费力气用刀啊!/p>

    二百骑黑鹰骑士放缓了马,来到自己刚刚射获的猎物前,看着几个重伤后未死还在地上挣扎的匈奴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唯有他们的校尉韩嫣撇了撇嘴,有些不屑一顾的下达了命令。/p>

    “小侯爷说是些高手,这也太不堪一击了吧?呵呵!你们几个收拾现场,好好看住这些家伙哦,待我去报给小侯爷知道,看他还有什么想问的没有。”/p>

    韩嫣吩咐完毕,打马而回。黑鹰骑士们遵令,其中十几个下的马来,收回各处的弩箭,把那几个还活着的匈奴人拖到一边,有人持刀看守戒备着。/p>

    离火和七火都没有死,他们依仗着过人的身手躲过了好几支致命的弩箭,不过也受伤很重,躺在地上,被经过身边的黑鹰骑士无情的拔去身体上的弩箭,鲜血飙溅,几乎当场就疼死过去。不过,他们都紧咬牙关忍住了,彼此对视一眼心意相通,按捺下暴起一击的念头,即便要死,也要留到最后一刻,如果能拉着汉军中的将军一起,那就再好不过了!/p>

    离火艰难的大口喘了几口气,脸色苍白胸腹剧痛,头脑一阵阵的眩晕。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几刻钟,更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匈奴大军的来到。汉军的弩箭非常歹毒,箭头是锋利的三棱形状,身体一旦被射中,就是一个开创性的伤口,弩箭被强行拔出后,立即就形成了一个血洞,在不停地往外汩汩流血,即便有人救治也很难愈合,更不用说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当是必死无疑。/p>

    朔风夹杂着雪粒子和沙粒子扑在脸上,耳边是部属们的悲惨声音,只有到了这个时候,离火才真正明白了曾经死在自己手上的那些被猎杀者是怎样的滋味。不禁心中悲凉,再次睁开眼睛时,他终于看清了这支汉军主将的模样。/p>

    正在用意味不明的神情端详他们的,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少年,看不出有什么锋芒毕露之处。在草原上的牧人部落中,这个年纪的少年十分常见。只不过相比较起来,那些已经可以在马上奔驰如飞弯弓射箭的匈奴少年,看上去比他要健壮的多。/p>

    “汉狗!你、你可是元召?如果你真的是……那今日也休得意,就算是杀了我们,很快你们这些人就会来陪葬的!”/p>

    怒目横眉大声喝问的是七火。他身上中了三只弩箭,另有一只从脸颊擦过去,半边脸已经血肉模糊,显得十分狰狞可怕。/p>

    听他出言不逊,在元召身边的韩嫣公孙戎奴诸人大怒,正要拔刀砍下他的脑袋来,元召伸手制止了他们,抬头望了望辽阔无边的草原,神色冷淡而残酷。/p>

    “你们没那个机会了!匈奴人……呵呵,匈奴骑兵弯弓纵横的时代就快要过去了。你们的未来,如果不投降顺服,就只有去死了……!”/p>

    他的话音并不高,说出口后,很快就被吹散在横过草原沙丘的风雪中,只不过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楚,这片大地也已经铭记了下来。这是一个从南部汉朝来的将军,第一次对匈奴这个庞大的马上帝国出的挑战,就在与匈奴王庭相隔几百里地方。/p>

    “呸!真是大言不惭、狂妄无知!我们匈奴勇士岂是那么容易屈服的?元召,实话告诉你吧,你们马上就要完蛋了!三位匈奴王爷的大军正在赶来,你们是逃不脱的。就算你现在杀了我们,也自然会有更加厉害的人马上来取你性命的。哈哈哈!”/p>

    七火有些神经质的大声笑了起来。鲜血迷糊的脸上,一双狼一样的眼睛里却放射出骇人的光芒,在乘人不备的时候,火狐皮裘袖中的钩镰刀已经握在了手中,凝聚起全部力气,猛的脱手而出,一轮旋转的寒芒直向三尺之外的元召面门而来!/p>

    飞轮夺命刀!这是大漠神墨云白亲自传授的绝技,飞火组织中也只有寥寥数人得以练成。刀为半圆形三刃,离手之后旋转轮回杀人无形。七火苦练十年也只不过练成一刀,而传说中的墨云白,挥手之间,可十刀连环!/p>

    在被杀之前突袭元召,这是最后的一个机会!离火早就知道七火的意图,他紧张的屏住呼吸闪目去看时,却没有看到想象中的鲜血迸溅死于非命场面。/p>

    “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显摆?哦,忘了和你说,省得你抱着巨大的期盼走的不安心呢。那个什么金头王的头颅不就在那边吗,好好看一眼再死啊!”/p>

    少年将军冷淡的话语中,七火拼命地用手捂住脖子上被自己的飞刀割出的巨大伤口,鲜血如泉涌,已经没有办法止住。他到死都想不明白,多年辛苦练成的旋刀绝技,怎么就会把自己杀死了呢!不过他在意识完全消散之前,还是看了一眼元召所指的方向,一颗草原王的头颅正圆睁着眼睛,死不瞑目!/p>

    七火倒下了,这位来自飞火的勇士,同样死不瞑目。在看清楚了全部过程的离火惊惧目光中,他听到刚刚用一根手指就反转了旋刀杀人的元召布了最新作战命令。/p>

    “把匈奴人的烟火去那边再放一次……然后就可以等着鱼儿上钩了!歼灭那个……什么王?”/p>

    /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