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猎狐岭 飞鹰袍
    飞火很强大,在草原之上,是一个地位超然的存在。他们的威名,不仅匈奴人广为传说,就连西域各国都知道他们的厉害。有些时候,根本就不用匈奴铁骑的出动,只是几个飞火勇士去到那些邦国,就可以代表大单于本人的意志了。

    这些年来,还从来没有什么人敢与他们公然对抗。在一些暗中较量时,就连汉朝最厉害的西凤卫也要退避三舍,只能以策略应对,不敢硬碰硬。至于说随便杀死飞火勇士这样的事,先不说别人有没有那个能力,即便是有,也要考虑有可能招致的严重报复后果,而不敢随便大开杀戒。

    然而今天发生的事,打破了这个惯例。飞火勇士不仅被杀了,一次性被杀二十多个,而且都死的很惨,简直是惨不忍睹。

    终于赶到近前的莫哈脸色变得很难看,他已经没有心情再给属下们当老师了。跳下马来仔细地查看了每一具尸体,说是尸体,其实有几具已经变成了嶙峋的白骨。这自然是刚刚被驱散的那些狼群的杰作。

    血还是新鲜的,证明人刚死去不久,残缺的身体上依稀可见弩箭射穿过的痕迹,这种箭头的创痕不是寻常的弓箭所能造成的,应该就是那种传说中很厉害的九臂连环弩了。

    自从当年在雁门关外,匈奴人第一次见识到这种弩箭的厉害后,他们曾经想过很多办法,想要弄到几张机弩,一睹其真容,看看能不能仿造出来。为了这件事,大单于许下了重金的赏格,然而,即便是派出了大批的细作去到长安,也一直没能如愿。

    “大统领!这些兄弟死的也太惨了,竟然连个全尸都没有留下,连究竟是谁都认不出来……那些汉人实在是可恨!我们一定要给他们报仇雪恨啊!”

    见莫哈统领站在那里半天没有说话,早已经怒火冲天的飞火勇士们纷纷围拢过来,指天划地叫嚷着报仇。

    听到禀报完详细情况的屈射王贺兰屠,这时也赶了过来,他关心的倒不是这些人的死,而是汉军的战斗力和离开的方向。

    “从我们看到信号飞马赶到这儿来,也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汉军一定跑不远,刚才我已经派出探哨去四周探寻了,马上就会有消息报回来的。到时候把他们一举歼灭,为这些死去的飞火勇士们报仇就是了!”

    “王爷!此战我们一定竭尽全力,帮助匈奴勇士们取得全胜!务必把汉军全部杀死,让他们无一人漏网。”

    莫哈对屈射王拱了拱手,表达了自己的决心。一次性死去这么多人,对于飞火来说,可谓是少有的损失,虽然已经分辨不出这些死去的兄弟到底是谁,这笔血债是无论如何也要讨还的。

    正在群情激奋的时候,有派出的匈奴游骑已经探查到一些消息,极速的回来禀报,说是有大量马匹踏过残雪的痕迹,直往东边猎狐岭方向逃回去了。

    “哼!这一定就是那些汉军,在这儿杀人之后,自知必然会有大队草原骑兵来围剿,所以才仓皇逃窜了。我们绝不能放过他们!王爷,下令追击吧!”

    听到手下都尉、当户们的请战,屈射王点头同意,略一沉吟,正在考虑如何分兵去堵截时,却听到几个飞火勇士的惊叫,顺着他们手指的方向抬头去看时,只见正东不远处又有一束烟云出现在半空中,与此前所见的一模一样,正是飞火的独家联络信号。

    “大统领,这一定是有我们的人,锲而不舍沿路追踪下去,好告知我们汉军所在方位的!看来一定是有未死的飞火勇士拼却性命不要,也牢牢的盯住敌人不放,我们赶快去支援吧!”

    不用手下们激愤的催促,莫哈也早已经明白了。在这样的时刻,当然犹豫不得。见屈射王的骑兵队伍已经开始沿着踪迹追了下去,他也不再多想,一挥手,所有的飞火勇士们也跨上了马背,跟在八千骑兵的后面直奔那个方向而去。

    乌云又开始遮蔽天空,雪花扑面,战意升腾,纵马驰骋中的匈奴骑兵们摘下了背上的弓箭,汉军的弩箭虽然厉害,匈奴勇士们的长弓也不是吃素的。屈射王已经下了命令,发现汉军时,当先以万箭齐发,让汉人知道,匈奴人的骑射术才是这世间最独一无二的!

    每当战场冲杀临阵对敌时,屈射王都会豪情勃发。在他现在的心中,已经根本就不在乎有没有金头王和山边王的兵马来到了,自己麾下的这八千精锐之师难道还消灭不了区区的三千汉军吗!看着已经离得越来越近的那束烟云,他摘下了马鞍后的大锤,屠灭这股汉军后,南入汉境,抢先在耶律王和左贤王之前攻破汉家的长城防线,就是他现在最大的目标。

    确实,那束烟云信号之下,正是匈奴人想要寻找的汉军队伍,他们就在此处,名叫猎狐岭的险峻地。不过,与屈射王和莫哈统领猜想的有些不同,汉军不是逃跑到这儿来的,而是特意退回到了这处不久前刚刚经过的地方,在静静的等待着匈奴骑兵的到来。

    早些时候被歼灭的那支飞火勇士小队伍中,只有一个人没有死,他被绑在马背上,带在军中。名叫离火的这个匈奴人此刻已经是万念俱灰,感觉还不如随着自己的那些兄弟们一起死去来得痛快。不过一想到离开那地方不久后就听到身后传来的惨叫和群狼争相撕咬咆哮的声音,他就又骨髓发冷,浑身颤抖了。

    汉军没有把受伤的人全部杀死,不过离火并不觉得这是一种仁慈,而是一种更狠的恶毒。因为,附近那些闻到血腥后,早已经聚集起来的狼群,一待大队人马离开后,就会马上开始它们的大餐了。自己属下的那些飞火勇士们,无论是活着的还是死去的,都将死无全尸矣!

    离火不知道汉军那会儿为什么没有杀自己,他只是远远地看到,已经上马将要离开的那少年将军,又回头对一名部下吩咐了一句什么,然后他就被从死伤一地的同袍中单独押上了马背。

    虽然不知道汉家将军留着自己的性命还有什么用,但离火已经本能的感觉到不妙。因为他看的出来,这支精锐的汉军骑兵,他们将要开始的不像是要逃窜,而是在策划着怎么样开始下一场战斗。

    这样的猜测,在不久之后得到了印证。汉军骑兵队伍在行进的途中,逐渐的分成了两路,在进入到这处陡峭的山谷地带时,他们行动迅速,按照指令以最快的速度布置好了一切。然后,离火亲眼看到,名叫元召的少年将军用很感兴趣的态度,发射出了缴获自飞火勇士手中的那束烟云信号。

    离火怀着巨大的恐惧,迅速地查看了一遍周围的地形,不禁寒毛倒竖,肝胆皆裂!他虽然不是冲锋陷阵的将军,却也已经预感到,不久之后自己也许会亲眼见证一场惨烈的战争,不管闻讯赶来的是哪支匈奴骑兵,一旦踏入这个陷阱,下场恐怕都会不太妙!

    而那边的那个十几岁的孩子斩木,显然就没有他这样的见识。这孩子跟随着夜猫被黑鹰军救得性命后,亲眼看到他们诛杀了那些厉害的匈奴人,心中已经是兴奋万分。然后一路来到此处,这时候终于有机会把自己的激动说给夜猫来听了。

    “夜猫叔,他们的伤药还真是有效果呢!你身上那些伤口的血都止住了,现在疼的差些没有?”

    夜猫有些艰难的动了动身子,看着已经在各险要处埋伏好的那些黑色身影,心中有万千感慨。

    “我身上的伤没事!斩木,叔问你一句,将来想不想加入这支军队”

    “当然想了!我的亲人们都被匈奴人杀了,在那一天我就立下誓言,只要今生不死,一定亲自给他们报仇雪恨!”

    “好!这才是一个有志气的好孩子。此战过后,如果我们能够顺利的回到长安,我一定尽最大的努力去求长乐侯,让他把你收留在长乐塬上。如果你有造化的话,能够留在他的身边,那就是你今生的福气了。”

    名叫斩木的孤儿有些疑惑的抬头看了一眼夜猫所说的那位侯爷,见他正站在高处,把一根造型奇怪的小管子放在眼睛上,不知道在看什么。他比自己看上去也大不了几岁,个头儿不高,没有戴头盔,外面只披着一件黑色战袍。劲风吹过时,紧裹在身上更显得单薄消瘦。

    “夜猫叔,那个小侯爷就是他们的将军吗?难道他很厉害我看到大家都很听他话的样子。”

    听到这样孩子气的话,夜猫无声的笑了。不过片刻之后他就收敛了笑容,以无比认真的态度盯着斩木的眼睛,说出了自己的认知。

    “小侯爷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你只要记住一点就行了,凡是和他做对过的人,无论他们的势力有多么庞大,最后无一例外的都灭亡了。这个人刚刚征服了大海,平定了大海彼岸的一个国家。而今,他一个转身又来到了草原……我想,匈奴人的噩梦,将会从现在开始的!”

    斩木有些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不过还没有等他继续追根问底,夜猫已经连忙制止了他的说话,眼中露出兴奋的光芒,因为他已经看到,元召收回远望的目光,从高处走了下来,对所有蓄势待战的黑鹰军将士们做了一个只有他们才懂的手势。

    敌已入彀,准备战斗吧,猎狐岭之战开始!

    如果您发现章节内容错误请举报,我们会第一时间修复。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大书包小说网新域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