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 遇英雄 当折腰
    赞曰:



    祝融飞下猎狐岭,汉家儿郎显英雄。



    奇谋密计寻常事,诛灭匈奴第一功!



    雪,自然是不会燃烧的。不过这薄薄的一层清雪,却难以阻挡大地的燃烧!



    猎狐岭的几条山谷都是东西走向,从西北方向而来的凛冽朔风在此地形成了天然的风口。山谷中枯草杂木、动物尸体、粪便之类在寒冷的天气里十分干燥,本来就十分容易燃烧。只要火势一起,便极难控制。



    而且,元召之所以最先想到用火攻,是因为在黑鹰军中带得有一种十分珍贵的引火之物,猛火油!



    猛火油自然是元召为此物起的一个名字,这些东西来自真番国南部,当地人叫它们为黑油。如果要说起平定真番半岛后元召得到的最大惊喜和收获,既不是那三千里地的国土,也不是那些人口和财富,而是得到了几种珍贵物产和矿藏,其中就包括棉花和猛火油。



    当时刚刚在王险城中的一处库府中发现封存的这些黑油时,汉军并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所以并没有太在意。只是当后来元召详细的问起真番军队大败汉军楼船将军的始末时,他有些疑惑不解,当时偷袭的真番军队是用什么手段把大同江上那些高大的楼船烧毁的呢?



    已经被大汉天子加封为汉城候的崔明贞给出了答案,他把元召领到了库府中那些封存的黑陶瓷罐子面前,告诉他是因为卫王手中有一种十分容易燃烧的液体,是这两年刚刚在南部平原地方发现的,上次那些连夜偷袭的敢死之士就是用这些黑油烧毁了楼船。



    元召揭开其中的一个陶瓷罐子,闻了闻其中的气味,他的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只是若无其事的吩咐看管的黑鹰军把这件库房单独隔离出来,不要让火源靠近,然后就封锁了消息。www



    其实,在无人知晓的表面之下,元召震惊的心中却是十分兴奋。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在这个时代,竟然已经有人发现了原油的存在,而且是在辽东半岛这片据说是地下资源十分匮乏的地方!难道现在的地形地貌与后来的世界有些不同他有些疑惑,但更多的却是极大的喜悦。



    现在的人世间,恐怕没有人会比他更加清楚,这种资源的发现,将会意味着什么!他决定把这个秘密暂时严密的封锁。这种具有重大军事和经济价值的资源,他要好好地利用起来。



    元召招来了聂壹和赵远,把这件事交代给了最心腹的这两个人去办。命令他们立即安排大批得力人手,去南部平原接手那处发现黑油的地区,并划为禁区。以后来赴任的任何汉朝官员,不管是谁,如果没有大司马尚书令元召的手令,都无权进入这个地方。



    听到他说的如此郑重,两个人知道此事事关重大,不敢怠慢,马上就安排了最精锐的力量亲自带领着去了。由他们去贯彻自己的意图,元召很放心。



    而在带领三千骑兵出发之前,元召命令把库府中的那些现有的猛火油全部带走了。既然是要去征伐作战,不一定什么时候也许会用的到呢。每个黑鹰军骑士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在马后革囊中装上几罐密封好的这玩意儿,不过既然是小侯爷的军令,所有人还是照办了。



    而今天,他们终于明白了,这些从罐子中倒出来具有刺鼻气味的液体,到底有什么用处了!有了它们,即便是在这冬日的雪中,依然可以燃烧起整条山谷的熊熊烈焰。



    黑鹰军在埋伏好之前,已经遵照元召的将令,把所有带着的猛火油都卸载了下来,分别全部倾倒在了入谷口、山谷中段和出谷口的灌木草丛中。



    由公孙戎奴率领的一千黑鹰骑士穿谷而过,故意留下各种踪迹以吸引追来匈奴骑兵的注意力,而另外的两千黑鹰军就分别埋伏在入谷口和山谷中段位置的两侧高处,伺机而战。



    当从韩嫣手中射出的弓箭,引燃了中间第一处起火点的时候,入口和出口处的张次公和公孙戎奴也分别用火箭射燃了被猛火油浸过的地段。三处地方的火起后,借着风势和油脂的威力,在瞬间的功夫就浓烟滚滚烈焰飞腾,并迅速的往整片山谷中蔓延开来。



    这种火势之猛烈燃烧之迅速,不仅令山谷中的匈奴骑兵顿感大事不妙,就连开始准备展开攻击的汉军都大吃了一惊,微微愣了愣神儿的功夫,已经听到身边大声喝令放箭的命令,当下没有人再顾得上惊疑,九臂连环弩一匣九支,在第一轮就全部发射了出去。然后轮流攻击,冰冷无情的锋芒如同雨点一般顿时朝山谷中倾射了下去!



    匈奴人其实并没有全部进入这条山谷,与屈射王的八千骑兵稍微拉开了一点距离跟在后面的莫哈,在离谷口还有几百米距离的时候,心中莫名涌起一种警兆。这是一种长期与野兽为伍而形成的对危险的敏锐感觉。



    莫哈挥手止住了身后飞火随从们的前进,他仔细观察着前方山谷草木间的动静,惊觉有一种无形的杀气笼罩在其中,他正要令人飞马前去提醒屈射王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随着弓弦响处,一道熊熊燃烧的火墙突然就升腾在了马前几百米之外,他们的马匹一下子就受了惊,纷纷嘶鸣着朝后退去,虽然有些慌乱,但也就此逃脱了性命。



    莫哈和他的部从们跑出很远,才拼命的勒住了惊马,再次回过头时,他们惊骇万分的看到,所有的匈奴骑兵都已经被大火阻隔在了那道山谷中,再也看不到一个人的影子。耳边听到的,只有惨烈的马嘶鸣人惨叫,喊杀声震动天地!



    “大、大统领!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办?要不要冲过去救……”



    莫哈虽然是一个心机深沉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但在这样的时刻,听到部下们惊慌失措的询问,他的心中也失去了主张。



    “先不要轻举妄动!汉军在此设下了埋伏,屈射王的八千骑兵都陷在了里面,我们这几个人……能济的什么事?很明显,先前发射的信号,根本就不是我们飞火兄弟发出来的,而是汉军……!真是想不到啊,元召心机如此难测!屈射王危矣!”



    莫哈脸色发白的喃喃自语了几句,然后带头率领着部下们向远处一处较高的山岭间急奔而去,在那里,也许能够看到这边战场的情况,虽然不能出手相救,但也可以看得清楚。



    莫哈猜想的一点儿都没有错,屈射王注定今天会死在这儿了,猎狐岭,就是他和麾下八千骑兵的葬身之地!元召为他们选了这处坟场,将来族人后代祭奠的时候,这片山谷将会充满无数哭声、悔恨和片片纸钱。



    而元召的名字,也将会随着这把火,再加上他先前在燕山寂灭六千匈奴骑兵的那一次,还有将来他火烧匈奴王庭圣地狼居胥山的第三把火,被匈奴人畏称为“圣火神将”而不敢呼名。赫赫神威与无上仁德一起,成为他在无数匈奴人心中的两个极端方面。



    当然,现在被困在山谷中的屈射王是预料不到将来之事的,他的名字之所以在史书上被记载了下来,不过是为了衬托送他进入烈火地狱之人的伟大功绩而已。如果他在黄泉路上能知道这一点,不知道心中会作何感想,是哭是笑还是悲是喜呢?



    屈射王也算的上是个作战经验丰富的将军了,在火起的第一时间察觉到不妙后,他便选择了最正确的突围方法,率领着前面的先锋部队,以最快的速度向山谷的出口方向奔去,只要出了这道山谷,与堵住谷口的汉军拼死一战,也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他的想法是很好的,不过有些可惜,前面堵住谷口的是公孙戎奴和一千黑鹰精骑。在距离百丈之外,一千黑鹰军分雁翅形排开,手中的九臂连环弩不停地进行着分批攒射,每当有侥幸不死的匈奴骑兵突破谷口的烈焰跑出来的时候,迎接他们的,也还是死亡!



    屈射王即便是贵为匈奴王庭四大王之一,在生死关头来临的时候,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他也会畏惧死亡而惊慌逃窜的,见根本就没有出路可逃,他被乱兵夹裹着退回来后,很快就在烟火中失去了踪影。



    不过短短半个时辰的时间,山谷两头的出口都已被熊熊的烈焰吞没,再加上浓烟滚滚,受惊的战马乱跑乱窜,匈奴骑兵们都挤成了一团,头顶的弩箭在不停地往下射击,死伤者大片大片的坠落在地,随即被践踏而死。



    火烧、烟呛、箭射再加上自相践踏,八千匈奴骑兵的境况十分悲惨,即便是有勇敢者用弓箭仰射还击,可是根本就无济于事,换来的只是更快的死亡而已。



    在这样的有利条件下,以三千黑鹰军杀灭八千匈奴骑兵,其实算不上是什么太困难的事。困难的,只是如何顺利的把对手引到这设好的圈套里来。



    所有的黑鹰军将士都明白这一战的关键所在。而元召,他们的主将,做到了这一点,而且轻描淡写,游刃有余!



    烟火之中,每一个在毫不留情杀戮对手的黑鹰将士,抽空用眼角去偷偷瞟向那个身影时,心中只有一种感情在升腾。



    为将如此,可称为神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