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 长风吟 虎狼啸
    聂生现在的心情无比激动,虽然还没办法看清楚来人的模样,但他在第一时间就知道,顺手扯断绑缚自己绳索的人就是元召了。元召当年随和亲队伍来北疆,曾经拜访过聂家一次,聂生也和他说过几句话,虽然事过境迁,但对他的声音却记得无比熟悉。

    “如果没有受伤的话,去把大家都放开吧,在这里面好好等着。哦,很快的!”

    一把刀插在地上,元召对他放开的第一个人低声吩咐了一句,然后转身闪出洞外,随手一挥,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一蓬火焰在十余丈外的四周燃起,遇到干枯的草木之属火头大作,把这处地方百余丈的范围内都照亮了起来。

    “想杀人吗?都出来吧!别费事了,大冷的天儿,赶时间呢……!”

    聂生一面手脚快速的用刀割断身边之人的绳索,一面不停的回头看向洞口之外,外面燃起的火光照亮了这个狭窄的山洞,待得越来越多的人得脱自由后,洞口处已经是杀气弥漫。

    只披了一件黑披风的那个身影,就静静地站立在那里,从这个方向看出去,显得有些弱小,并不高大。然而火光却把他的影子拖得很长,整个洞口和洞里的人,都被笼罩在这个背影中,也把一种沉甸甸的踏实感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那是一种叫做信任和安全的东西。

    元召黑色的眼眸中闪着凛冽的光芒,一把黑鹰军将士所用的汉刀握在手中,他看着某个方向的无边黑暗,似乎那里隐藏着无数的怪兽。

    没有人说话,在铺天盖地的杀机中,有几个呼吸间的静默无声,然后一阵奇怪的低啸传来,缓慢而低沉的语调中带了金铁之声,似乎是一片肃杀的秋风卷过了落叶,又似乎是一阵无边的寒冷摧折了万物!

    所有人听在耳中,身上都不由自主的泛起了寒芒,黄豆大小的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这太瘆人了些,简直不像是人发出的声音啊!

    然而, 这就是有人发出的声音,而且是要追魂夺命的声音。

    洞中的人看不到外面的情形,只不过是心中有些惊疑罢了。元召的瞳孔缩了缩,把刀扛在了肩头。不远处,像是有一片星辰落在了大地的黑暗中,发出一点点妖异的光芒。

    随着那低啸声开始变得急促,黑暗中的那些星星点点,竟然朝这边移动了过来。而且有血腥的气息和野兽的低声嚎叫隐隐袭来,飞火统领莫哈出手了!

    飞火四大统领各自身负异能,而莫哈的本事就是能驱使猛兽。这是一种传承自古老草原的秘术,在千百年前,那些半人半巫的通神者,是可以与天地兽类沟通的。而这种秘术一直通过某种渠道秘密流传,只有生来就具有这种根源的人,才能学习传承。

    莫哈正是这样的人。这种异能流传到今天,虽然已经渐渐式微,不再具有那些大能的神通。不过只用来驱使野兽,为人所用,还是可以办到的。

    莫哈在明知道元召具有非凡身手的情况下,还敢如此有恃无恐的想要杀他。之所以有这样的把握,就是凭借了这种本事。他很自信,只要元召落入了这个圈套,他就休想全身而退。

    生活在草原大漠的北方蛮族,以苍狼为他们的图腾,千年以来,相伴相生,狼群在此繁衍生息,随处可见。而且更有虎豹之属,也会时常出没。

    见元召终于现身,而且是单人独骑前来,在不远处树上的莫哈深吸一口气,肚腹鼓胀起来,一翕一张之间,嘴里发出奇怪的音节,并且渐渐地连成一种难听的低啸。他本来就脑袋奇大,此时的这副形象,倒是像极了一只气鼓鼓的蛤蟆。

    不过没有人敢小看此时的飞火统领,那些熟知他这种本事的属下们,带了兴奋的神色,在聚精会神地看着,他们想要看看来自汉朝的强大敌人,在虎狼猛兽面前,是如何的惊慌失措、亡命逃窜!

    山洞里的所有人这时候都已经解脱了束缚,他们这时候也发现了外面的异常。从狭窄的洞口望出去,就在这片火光之外的黑暗中,无数闪着幽幽荧光的眼睛渐渐逼近了这边。

    “那是什么……?难道是……!”

    几个经常在草原和北疆地界行走的聂家人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他们当然已经猜测到了是怎么回事,不过却没有勇气一口说出来。

    “是狼群!有大批的狼来到了这里……它们是来攻击我们的!”

    聂生脸色苍白的说出了事实,一颗心顿时沉入了谷底。他虽然对元召有着极大的信心,但那是在正常的情况下。却没有想到,现在的对手不仅是那些厉害的匈奴人,还有这些成群结队而来的野兽。在这样的境况下,不要说元召能把他们都救出去,就算是他自己想顺利脱身,恐怕都很难办到了。

    聂生紧紧握住元召留下的刀,这是他们这群人中唯一的兵刃。要不要率领着大家冲出去,他稍微的犹豫,马上就下定了决心,大声喝令所有人赶快找趁手的家伙,不管是木枝还是石块,冲出去帮着小侯爷逃亡,即便是生死由命,也总好过赤手空拳在这里坐以待毙。

    不过就在他们刚要慌乱的时候,仿佛是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十余丈外一人一刀而立的那个身影朝后面挥了挥手,淡淡的只说了一句话。

    “都好好待在洞里,没有我的吩咐之前,任何人不要轻举妄动!”

    话语虽轻,却包含着不容置疑的力量。人群安静下来,不管是那些北地汉军还是聂家的人,他们有些吃惊的发现,在说完这句话以后的元召变得有些不同。

    有一种无形的气势蓦然就充满了几十丈范围内的这片空间。说不清那是什么感觉,凌厉、浩大、无可匹敌、似乎有一座沉重的山峰屹立在那儿,想要把所有的危险气息遮挡的严严密密。

    人还是那个弱小的人,刀还是那把普通的刀,然而这一人一刀一口气,就有了冲天的气势!

    对面树丛中的莫哈和飞火勇士们此时却顾不上观察这些,他们只是牢牢地盯着那些黑暗中的动静,突然莫哈统领口中发出的声调一变,短而急促的两个音节刺破夜空,令人心头大跳。从左侧的山谷中,随着风声草动,一声震彻山岗的嗷呜过后,两只体型如同小牛犊子一般大的斑斓猛虎现出了身形!

    草原上很少见到虎的身影,不过在这些沙丘山岗中间,却是有它们的存在。平日里猎捕野兔、黄羊、麋鹿等为食,比别处的更加凶猛。

    按照常理来说,凡是野兽都会惧怕火光,看到洞口外燃烧着的那些火应该逃避的远远的才是,然而有些奇怪,这两只虎不仅不害怕,反而竖起尾巴,来到不足几丈远的地方,咆哮嘶吼着前爪伏地,作势欲扑!

    元召脸色不变,暗暗凝神戒备,心中也不禁暗自吃惊,草原上果然有奇人异士,居然有这样驱驰虎狼的手段,倒是不可小觑。

    火光之中,一人两虎对峙片刻。莫哈脸上浮现出残忍的神色,声变尖利,如裂破帛!两只猛虎像是听到了指令,咆哮一声,如同凭空打个霹雳,粗壮的后退发力,身子一跃数丈穿过火堆,前爪如蒲扇,张着血盆大口一左一右分别向元召扑来。

    自从两只猛虎现身,聂生和这边的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儿了。匈奴人竟然以这种手段来杀人,却又如何是好!

    却见火光照耀之下,看着这两只扑过来的百兽之王,元召略微矮了矮身子,他本就身材单薄,在两只庞然大物的映衬下,更显得弱小。虎口虎爪的攻击范围之内,简直就是避无可避。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这个矮小的身影既没有向一边躲避,也没有纵身跳跃,他就那样凝神静气的立在当地,众人齐齐惊呼声中,左边的那只虎当先,前爪眼看就要拍到他的头顶,只听得一声大喝,元召右手伸出,一把攥住虎的一条前腿,就着纵越过来的那股劲力,半转身形,躲过右边另一只虎的扑咬,然后单臂用力,奋起神威,竟然把这支老虎在半空中抡了起来!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任谁也不会相信这一幕的。北方草原夜空下,光影明灭的火堆旁,一个少年单手执刀,另只手擒虎,抡过头顶一圈之后,硬生生的拽断了老虎的尾巴,又重重的摔在了面前的土地上,在那虎啸狰狞中,他疾趋一步,屈膝半跪,手中汉刀带着穿透大地的气势狠狠的插进了肚腹朝天的老虎体内,然后顺势一豁,开膛破肚,屠虎如杀鸡!

    无论是匈奴的飞火勇士们还是山洞里的汉人,看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尽皆目驰神摇大惊失色!然而,这还不算完,另一只虎一扑不成落地之后,早又后臀一甩,虎尾竖起如同铁鞭直扫元召前胸,这正是著名的“虎剪尾”!

    据说老虎的三个招数就是扑、咬、扫,虎剪尾如果打中身体,那也够受的!在旁观者惊呼声不绝中,却见一刀屠虎之后的元召膝盖借大地之力,就以刚才的那个半跪姿势凭空而起一丈多高,大鹏展翅!虎尾从脚下扫过时,掌中汉刀第二次翻转寒芒,就在空中劈斩而下。

    刀劈骨,血迸溅,虎头落!以人之臂力一刀断虎骨斩虎头,威猛如斯,此千古未闻之事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