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卷千骑 披星火
    恐怕连离火自己也没有想到,他最终还能活着离开黑鹰军大营,他也是此役唯一活着回去的匈奴人。www当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刚刚出来的地方,确定是真的放自己走后,便没命的打马而逃了。



    这三天以来的经历,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如果可以重新选择的话,他宁愿去遥远的西北大漠吃沙子,也不愿意在这儿碰到那个可怕的魔神,元召!



    离火被黑鹰军俘虏以后,其实并没有吃什么苦头。相反,元召和他进行简单的交谈时,态度非常和蔼,只不过是问了问草原上现在的生活状况,还略微的提了几句匈奴王庭的情况,然后就命人放他走了。



    然而,惟其如此,离火才更觉着元召可怕。如果只从表面上看,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个微笑着让他离去的少年,会是昨夜那个屠灭虎狼如杀鸡宰狗的人。



    可那是他亲眼所见,他的眼睛从头至尾看的真真切切,那种震撼的场面给他浑身带来的战栗感,整整过了一夜,还没有消除。尤其是最后他看到的那一幕,让他的内心彻底崩溃了。



    如果说大漠神墨云白在几千飞火勇士们心中具有神圣地位的话,那么执行具体事务的四大统领莫哈、莫罕、莫德、莫都,也都是具有令人仰视般的存在。这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地位,另一方面是来自于他们个人的修为本领。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人,昨夜被元召的丰沛之气势破功以后,率领着三十余名飞火勇士想要进行最后殊死一战,但是很可惜,这些平日里在草原上已经是一等一高手的人,在真正激发出自身修为的元召面前,连招架之力都没有,更不用说还手了。



    一直以来,元召对于有可能会对部下们造成威胁的敌人,从来不会手下留情。www因此,战斗或者说是屠杀进行的很快,在大石之后的离火只不过眨了几个眼儿的功夫,这些飞火中最精锐的勇士已经以不同的方式死去了。



    如果不是身边还有崔弘这个大活人在看着他,离火几乎要怀疑自己不是在人间。身穿黑色披风的身影,行如鬼魅,快的简直就捕捉不到他的行动轨迹。只看到刀光的闪动和人影的跌倒,惊慌与惨叫,挣扎与徒劳……!



    在离火的认知中,莫哈统领的武功修为怎么说也比飞火的属下们高出十倍二十倍的吧,然而在元召面前,即便是高出百倍好像也是一样的下场。唯一的区别,是莫哈比所有人都死在了最后。



    “……元召……你、你这次杀死这么多飞火勇士,大漠神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莫哈的嘴里血如泉涌,在临死之前,眼神中透出怨毒,他牢牢的盯着元召,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什么大漠神、小漠神的……乱七八糟的外号真多!哦,好了,现在安全了,你们都可以出来了。走吧,回去把受伤的人好好处理一下。”



    元召一边以不屑一顾的口气嘟囔着,顺便扫视了一遍四周,见无漏网之鱼逃脱,遂对崔弘所在的方向打了个呼哨,一支带哨的响箭冲天而起,发出了信号。然后他转身一边向洞口走来,一边招呼里面的人出来跟他走。



    已经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今晚发生的一切,必将成为这些人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记忆。惊恐与害怕过去之后,重新涌上心头的是无比的激动和振奋,未曾想自己竟然有机会亲自看到长乐侯出手!而且是如此的惊心动魄。回去之后,可有的说了!



    一行人收拾好一切,小心翼翼的绕过那遍地的动物尸体和敌人的尸体。跟在那个身影的背后,走出不远,已经有特特的马蹄声响起,那自然是收到崔弘发出的信号后,赶来接应的黑鹰军骑兵。



    聂生终于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燃烧的火还没有熄灭,那处杀戮之地阴暗交错,好像变得到处有冤魂和鬼影重重在晃动。他禁不住不寒而栗,浑身打了个哆嗦,紧走了几步,跟在元召身后,再也不敢回头……。



    对于想要阻挡麾下前进马蹄的敌人,不管他是谁,自当除之。杀人的目的,不是为了呈一时之快,更不是为了嗜血而杀。只是,他们不得不死!



    元召站在高处,看着名叫离火的那个飞火勇士渐渐地跑远,他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一些想要知道的事,在看似不经意的询问话语中,早已经了然于胸。崔弘率领的几个黑鹰骑士在暗中跟随着离火,会随时传递回消息。现在可以动员起全部三千黑鹰军,来一场长途奔袭了!



    “为、为什么不杀我?真的会放我回去吗?”



    “你现在就可以走啦!黑鹰军从不乱杀无辜。哦,我们是爱好和平的人士嘛,呵呵!只要你把我的话原原本本的说给单于听就行了。”



    “虽然你不杀我,我应该表示感激。但我还是要说,大单于是绝对不可能答应你那条件的!”



    “无所谓呀,你只要把话带到就行,随便他答不答应,就不用你操心了。”



    “……好吧!”



    想起离火听完自己的话离去前的惊疑表情,元召笑的更得意了。他当然知道,匈奴单于听到自己所提的条件后,会有如何的愤怒,匈奴王庭中的人又是如何的认为那是痴心妄想。不过,那正是他要达到的目的。



    把河套地区以南的全部地方,无条件的退还给汉朝,所有的匈奴人退回到河套以北,并以此为汉匈两国新的界限,从此以后,匈奴人不得有一人一骑越界南来!这就是元召让离火带给匈奴单于羿稚邪可汗的条件。



    这也难怪身为阶下囚的离火会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儿看元召了。如果不是畏惧他的厉害,几乎当场就要出言嘲讽了。离火不知道元召到底有什么底气说出这样的话来。在他想来,这个人大概就是自恃武艺高强,狂妄到无边无沿了吧!



    “侯爷啊,那个匈奴人会不会带话去对他们的单于说啊?他不会自己逃跑了不敢回去吧”韩嫣本着不耻下问的原则,在这一路上心中有任何疑问都会随时讨教的。



    “不用担心,他一定会一路狂奔回匈奴王庭所在地的。因为他是飞火嘛,是匈奴单于最忠诚的勇士。这个人之所以忍着不死,恐怕最终的目的还是想要有机会回去报信的。呵呵!所以我们就给他这个机会嘛。”



    元召一边往下走,一边随口说着。几个校尉互相大眼儿瞪小眼儿的瞅了瞅,不禁挠了挠头,心中实在是有些不明白小侯爷为什么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还要让那匈奴人带话回去。



    “小侯爷,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这附近的匈奴人都跑光了……是否直趋雁门关夹击耶律王呢?”



    公孙戎奴骑在马上意气风发,自从兵出长安,可称得上是攻无不取,战无不胜,他作为黑鹰军麾下首将,屡屡受到元召的表扬,区区匈奴人现在根本就不再放在眼中。



    却见元召回头看了他们几人一眼,脸上浮现出神秘的笑意。他停下脚步,望了望去西南的方向,此去三百里,当是匈奴攻击雁门的最前线,在那里,老将李广应该早已经整军出击了吧。而再往西三百里,就是大汉云中郡,今日此时,在那里储势待发的两万黑鹰军将士想必在主将卫青的带领下,也已经开始了他们迂回突袭的征程。草原的猎猎风尘中,已经可以嗅到烈火雄心的气息!



    “哦,本来的打算是那样的。不过现在嘛……我又改变了主意。有一个新的游戏,公孙、张次公、还有韩嫣,你们敢不敢陪着我一起去玩儿呢?”



    被他点到名字的三将同时眼前一亮,元召脸上的这种表情他们太熟悉了。这是他将又有一个大动作的前兆。



    “末将等愿追随小侯爷,无论是刀山火海,绝不皱一下眉头!”几乎是异口同声,无丝毫的迟疑。



    元召哈哈大笑,披襟当风,胸中豪迈之气顿生。他从一开始就刻意在黑鹰军中培养一种一往无前的锐气,无论是一万人还是一千人,也无论对手是怎样的强大,将要面对的是怎样的艰难,都闻战则喜,绝不退缩。如今看来,他们没有辜负自己的期望。有此铁骑三千追随,纵横草原,虽面对匈奴雄兵十万,又何足惧哉!



    不久之后,全体黑鹰军将士披挂整齐,列队在大营门口,将旗之下,元召纵马而至,他全身披挂,神色慷慨激昂。



    “匈奴人侵略汉朝已久,骄纵残暴,至今七十余年,是到了让他们知道厉害的时候了。日前我已与雁门、云中诸军定下计划,三路同时进击草原敌虏,此战目标为,消灭十万来犯之敌,夺取黄河河套之地!为了阻断匈奴后方的援军,以避免给雁门关汉军步卒增加压力,也为了保证此战的绝对胜利,我决定亲自带领你们,驱此西北五百八十里,突袭匈奴龙城之王庭所在地。诸君,可敢一战否”



    虽然此前就有过对这次进入草原作战的许多猜测,在将士们心中早已有着隐隐的兴奋。但此刻元召亲口说出来,还是一下子就点燃了所有人的热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