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 马蹄烈 真如铁
    精彩无弹窗免费!

    草原之上气候多变,相隔几百里,也许就是不同的天气,更是不同的情景。在草原与汉境的结界处,正寒风刺骨烽火连天。而在草原深处的这片地方,却仍旧是暖阳高照平静祥和。

    黄河之水自西部高原而来,流到这里后,形成了一个大大的之字形,以丰沛的水量滋润了这片草原。匈奴人自六十多年前大肆扩张以来,这个水草丰美的地方,便成了他们的纵深腹地。

    沿着蜿蜒曲折的河岸,一座座匈奴部落的帐篷,聚集在这方圆百里之地。已经枯黄的干草,随风起伏,大量的马匹牛羊牧养在这里。而由于气候温暖,虽是深冬,河水并不上冻,有的地方汹涌,有的地方平缓,在此处拐了一个大弯后,又浩浩荡荡地向东南方向流去。

    时间是将近午时,名叫求砂的匈奴少年和许多人一样,正在草原上放牧着牛羊。他今年刚刚十七岁,他和他的部落本来生活在遥远的西北戈壁地带,由于在几年前拥立大单于羿稚邪有功,他们这几个部落的王爷们被单于可汗信任,准许他们迁徙到这边来,也算是一种恩赐了。

    草原上的男子生来就是战士,自从懂事时候起,就开始跨上马背,练习射箭,长大后就会成为一个合格的骑兵,开始进行他们为了生存而东征西讨的生活。

    附近几个部族中的男子这次都大部分随军出征了,只有一少部分留了下来,负责保护这片地区的安全和他们的财产、妇孺、老人。

    求砂的马上功夫其实也已经非常熟练,他很想要随军去征战,但这次没有得到机会。那些能征惯战的精锐骑兵就足够了,他这样年纪的,还需要再等两年。

    留守的日子,除了狩猎便是放牧,有些单调而无聊。每当想起部族中的战士说起过的那些骑兵冲锋的情形,这匈奴少年的心中便涌起一种激动,他也很想去尝尝那种杀戮和鲜血的滋味。

    匈奴人血液中的狼性,是与生俱来的。在他们的认知中,弱肉强食是天然法则,强者就应该得到一切,弱者就活该被欺凌。虽然不敢说全部人都是这样想,但大部分却是认同的。起码现在的求砂心中就是这样想的。

    太阳晒在身上很暖和,他躺在一处高坡的南边,懒洋洋的看着远处的牛羊,在漫无目的的想着一些事情。天空中有云彩飘过,牛羊的叫声此起彼伏,十几里外的那些部族帐篷进出的人影依稀可见。远近都显得很平静,也许该到了回去吃午饭的时间了吧?匈奴少年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就想去招呼起牛羊,赶着回家。

    忽然,顺着风吹来的方向,他好像听到了隐约的呼喊。不禁心中一愣,抬头朝着喊声传来的方向看去时,却见到有两三匹战马奔驰如飞,在平阔的草原上,正向这边跑来。

    求砂的眼神很好,还隔着很远的距离,他就认出来了,马上的几个人非常熟悉,正是留守部族的匈奴骑兵们。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如此慌张地从远处跑来,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呢?

    那几个匈奴骑兵打马如飞,神情之间带了惊慌之色,几乎是没命地向部落方向逃跑。从附近经过时,其中的一个人好像是发现了站在半坡上张望的少年,朝他大声喊了一句,然后根本就来不及停住,继续大声叫喊着跑了过去。

    求砂并没有听清楚他朝自己喊的是什么,有些疑惑地转了转脑袋。不过随后听到他们跑远些叫喊的内容,他大吃了一惊。

    “……汉军入侵!准备迎敌……汉军入侵!快啊!他们马上就到啦……!”

    如果不是听的明白清楚,他几乎就要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这怎么可能?汉军?汉军怎么能跑到这儿来!

    求砂虽然还没有上过战场,也没有与汉军打过交道。但他听部族中的匈奴骑兵无数次的描绘过战争的情形,汉朝的士兵很软弱,从来就不是匈奴勇士的对手。更何况他们缺少马匹,根本就跑不了这么远的路。

    怀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求砂拉过了自己的马匹爬了上去,转过那半面草坡来到西面方向,抬头向远方望去。

    晴朗的天空下,忽然就起了风,吹的一些枯草杂木到处乱飞。好像是从遥远的天边而来,在他视力所及的地方,有一片黑色的云层坠落了地面,就那样席卷着一切,越来越近,显出了身形!

    求砂的脸在一霎间就变得没有了血色。他虽然年少经历的事情少,但这样万马奔腾的场面是不会看错的。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是赶快逃跑,还是赶紧找地方躲藏起来?时间已经容不得他再犹豫,因为那片黑色云层来的速度非常,就在这片刻的功夫,耳边已经可以听到马蹄踏碎草地响起的轰鸣。

    匈奴少年很果断的翻身下马,已经顾不得再去理会他的牛羊。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高坡的顶端,隐身在了一片长草中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个方向的动静,心跳的像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似得。他接下来看到的全部情形,必将成为余生的噩梦!

    铁蹄终于踏破了草原的宁静,像是滚滚的闷雷从远处翻滚而来,不到半刻钟的功夫,大汉铁骑就从这片草坡的北端奔涌而过。现在已经可以看得清楚那些玄甲黑袍骑兵的模样,他们全身都包裹在甲胄中,在马背上伏低了身子,一袭黑色战袍高高地飘扬在身后,刀光闪亮,以一种粉碎面前一切的气势,径直向着匈奴人的部落帐篷聚集地扑去。

    提前得到示警以后的匈奴营地,终于开始慌乱起来。有几百名留守的匈奴骑兵爬上马背,奋不顾身地迎了出来,企图以自己的力量暂时阻挡住来袭敌人的马蹄,为部族中人的逃亡争取一点儿宝贵的时间。

    然而,他们的抵抗,注定是螳臂挡车粉身碎骨的下场!经过长途奔袭来到此处的黑鹰军,夹裹着无可抵挡的锐气,将会成为这里所有人命运的主宰者!

    被皇帝委派到黑鹰军中的行军司马赵食其,也和所有的将士一样,全副武装披挂整齐,他纵马驰骋在中军,和车骑将军卫青只隔了几个马头的距离。

    赵食其虽然也算得上是一个武将出身,但认真说起来,在以前的岁月里,亲自上战场冲阵的机会很少。今天能够亲身参与这场意义非凡的突袭之战,他心中的振奋情绪可想而知。

    赵食其是一个聪明人,在皇帝把他派遣到黑鹰军中之前,曾经对他面授过机宜。从那寥寥的几句话中,他已经体会到皇帝的用心,更深刻的明白在皇帝心中,对这支已经崭露锋芒的骑兵寄予怎样的厚望。

    自己能够到这样的军中任职,即将面临的有可能是天大的机遇,也可能是莫测的深渊,是福是祸,全靠自己把握。

    他进得军中虽然时日未久,却已经凭着丰富的阅历对这支骑兵了解甚深。用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就是,虎狼之师!

    在云中郡养精蓄锐等待战机的这些日子里,黑鹰军将士们的求战心切就如同欲要挣脱枷锁的猛虎一般,时时刻刻都在等待着破笼而出嗜血的那一天。尤其是在卫青从雁门关回来之后,这种气氛,更是在全军达到了顶点。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当着军中七名领兵校尉和部分黑鹰军骨干的面,卫青没有丝毫遗漏的详细讲述了他们黑鹰军同袍们的作战细节和取得的重大胜利。

    元召亲自带领的公孙戎奴和张次公那两人就不用说了,听到他们一路追随小侯爷取得的那些骄人战绩,以曹襄为首的这七名校尉羡慕嫉妒的眼珠子都红了。而且,随后卫青轻描淡写说出来的事,更是让他们简直就快坐不住,恨不得马上就挥刀上马,与匈奴骑兵分个高低上下!

    也怨不得他们是这样的情绪。先不说跟着元召的那俩家伙得到这个突进草原的机会,有多么幸运。就连霍去病那小子几天不见,也立下了那么大的功劳!以区区百骑破万骑,耀武扬威杀敌擒王!

    黑鹰军主将卫青以下,共计十二名校尉,随军出征十人。他们分别是曹襄、苏建、赵破奴、公孙敖、周霸、关喜、韩悦、公孙戎奴、张次公、霍去病。现在就连最末尾的小霍都立下大功了,而自己这些人还寸功未立,更未曾杀却一个匈奴人,这让他们这些七尺男儿情何以堪?!

    因此,在随后听到卫青终于发出全军出动的命令后,所有人心中的战意瞬间就飙升到了极点。终于可以出战了!而且,是去打一场从来未打过的仗,迂回八百里突袭匈奴腹地!

    于是,在雁门关守军把两王的匈奴军队全部吸引过去之后,两万黑鹰军战士就这样雄心万丈的出发了。元召耗尽心血培养出来的优良战马和给所有人都配备的防寒保暖棉衣装备,在这一刻,终于派上了最大的用场。经过两天两夜顶风冒寒的行程,他们终于来到了这里,匈奴人的冬季牧场,黄河河套地区。

    卫青放下面甲,拔出了元召当初亲手赠送的那把名剑墨染,隐忍匣中这么久,今天终于要释放出自己的光芒!前方,匈奴人的大本营重地,这片未曾设防的平原,已经对黑鹰军将士的铁蹄敞开了怀抱,现在,就等着他们去征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