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玉笛挽 人倾城
    大汉从高祖皇帝至今,像季家这样以开国功臣身份传承到现在,而且仍旧有着巨大影响力的,不说是硕果仅存,却也已经并不是很多了。

    大多数的开国元勋们,在这些年来的历次权利争斗中,都被无情的淘汰和清洗掉了。因此,有季心仍然健在的季家,便成为了长安城中举足轻重的贵族人家。更何况,季氏双雄曾经作为江湖道上的扛鼎人物,与黑道上的江湖游侠辈都有着很深的渊源。仅凭这一点,也值得好好的结交了。

    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自然也有英雄相惜、肝胆相照的豪杰,但在更多的时候,以相互间利益为主的成分,还是占了大多数。这一点,不仅阅尽沧桑的季心看的透彻,就连季英也心知肚明一清二楚。

    就如同今天的这场宴会,别看来的近百桌宴席七八百人之众,但这其中真正能在季家有艰险时肯帮忙的,恐怕是少之又少。大多数的交往关系,只不过是因为利益牵扯罢了。

    不过既然都肯来登门拜寿,自然也是有些交情在内的,礼数上也尽可过得去。在这边坐着的,基本上都是些来头极大的人物,为了助兴,免不了会有一些小小的节目,以增加喜庆的气氛。

    要说席间身份最贵者,当然要数江都王刘非了。这位王爷虽然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但自小养成的纨绔脾性至今未改,斗鸡走狗、游猎玩耍,最喜欢参加的就是各类宴会。在江都那一亩三分地上,弄得鸡飞狗跳天怒人怨,治下之民却都是敢怒不敢言。

    江都王之所以这么飞扬跋扈,除了自身的品性之外,就是因为倚仗了他是和当今天子一起长大的兄弟,而且因为他自小失去母亲,受王太后抚养,视若亲生,所以才恃宠而骄,无所顾忌。

    江都王这次跑到长安来,已经快两个月时间了,不过他却惹了一肚子气。因为上次在朱雀门外惹到了元召,被元召狠狠的教训了一顿之后,他和十几名王室子弟都被关进了司隶校尉府衙内。刘非左肋断了两根肋骨,被关了半个月,直到王太后向皇帝亲自求情,才被放了出来。至今伤处还没有好利索。

    至于和他一起的那十几个王室子弟,都还在那里面关着呢,看这架势,在元召没有回到长安之前,是没有人会放他们出来的。

    平白无故的吃这么一个苦头,江都王心中的怨恨可想而知。反正身上的伤也还没有好,正好以此为借口,他这个冬天就赖在长安不回去了。至于他心中到底想要干些什么,就没有人知道了。皇帝对自己的这个哥哥也很头疼,刘非这几年的斑斑劣迹,他并不是一点儿也不知道。只是在没有触及底线之前,皇帝是不会把他怎么样的,毕竟王太后很宠溺他,而且还有从前的情分在哪里,总不能太绝情的。

    江都王既然在长安游荡,也算是无所事事。今日听闻明月楼寿宴,便也来凑个热闹。他倒也不算是无缘无故的冒昧而来,想当初年少还未曾封王时,在长安城中与季家子弟倒也是多有来往,在季心面前执的是晚辈后生之礼。

    江都王却不是一个人来的,除了护卫亲随之外,另有一人结伴。此人名叫李延年,乃是未央宫中新近受宠的李夫人之弟。原来,刘非在王太后面前侍奉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得以与其相识,各怀心思之下,竟然一见如故,这段时间就一直在长安相伴冶游。

    在未央宫中,皇帝嫔妃美人众多,帷幕之间的争斗一直纷扰不休,为此闹出了不少人间悲剧。但这是无法避免的,谁让那三千粉黛只围着一个人转呢。更何况,这其中又牵扯着巨大的权利和利益关系。要是能有片刻的安生,那才是值得奇怪的事。

    在当今天子的所有后宫美人中,王太后现在最满意的人就是居住在玉漱宫的李夫人,而最讨厌的人,恐怕就是即将成为大汉新皇后的卫子夫了。

    就在这样的情绪支配下,出于外人不可知的某种心思,王太后开始笼络李夫人,在宫中的一些大小事情上,处处都抬举玉漱宫。这样的行为,落在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眼里,便产生了许多联想,进而导致在未央宫内外,开始有一些风波在悄悄地酝酿。

    李夫人名婉玉,在进宫之前,家中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自从她得宠之后,可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不仅整个家族都跟着受益,而且她的哥哥李璇玑和弟弟李延年也彻底的改变了命运。

    李家兄弟一文一武,弟弟李延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擅长韵律。而哥哥李璇玑就喜欢舞刀弄棒,纵马骑射。所以在李婉玉入宫得幸之后不久,李璇玑就进入北军大营做了一名将军。而李延年就跟随入未央宫,在漱玉宫内作侍卫。

    就在不久之前,因为他精通韵律,得到了素来喜好音乐狗马之属的皇帝陛下赏识,经常跟随身边侍从,也可谓是新近窜红的人物了。

    李夫人是一个很有心机的女子,她虽然受宠,但自知根基尚浅,还需要好好地巩固势力,以图将来有所作为。因此,对于自家兄弟与朝廷内外重要人物的交往,是持鼓励和纵容态度的。

    对于明月楼的季家,李延年虽然未曾打过交道,但对于其流传甚广的名声,却是早就如雷贯耳。因此,今天跟着江都王刘非来到这里,他的心中还是存着几分敬意的。

    李延年对自己的韵律之道素来自负,就在刚才,受了江都王的鼓动,他即席抚琴弹奏一曲,作为对季家老爷子的敬贺之意,其清远幽深之律,赢得了满堂喝彩之声。不仅旁听的众位宾客们齐声赞叹,就连季心也是微笑点头频频示意,他心中自然是十分得意。

    在李延年之后,又有几位宾客表演了舞剑、投壶等几个小节目,虽然众人依然是嬉笑着喝彩,但在李延年看来,这些却都是难登大雅之堂的东西,嘴角不禁闪过微微的鄙夷不屑。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眼前一亮,不禁睁大了眼睛,只见有一个身穿翠绿罗裙的少女走了出来,那少女生的异常纯净,皮肤白腻无瑕,弯眉如月,令人一见之下就再难忘怀。这世间竟有如此好看的女子?李延年神情有些微微的呆滞,他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一个新世界。

    其实宴席上的好多人早就发现了苏红云和她身后的灵芝,只是无人冒昧的询问罢了。季家背景复杂,难以猜测其身份,不过既然是能坐在季老爷子身边不远处的人,料想必定是关系深厚,不一定是什么近枝亲戚也说不定。

    等到苏红云自己说出“梵雪楼”三个字,许多人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长安城内早就传说梵雪楼有一位美貌无比的千金小姐,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季心见苏灵芝在众人面前落落大方,脸上带着嫣然的笑意,一点儿也不显小家子气,不禁开怀大笑,连忙双手虚抬示意她不必多礼。梵雪楼近年来生意兴隆,名声鼎盛,朱家有后人如此,却也是令人宽慰的事。

    听到身边人的议论之声,再看看季心对那苏家母女的态度,江都王刘非脸上神色变幻不定,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他虽然这次来到长安的时间并不长,但因为对元召的怨恨,他早已经利用自己的关系,把元召身边亲近之人的底细调查的很清楚。

    梵雪楼与元召的渊源,几乎是世人皆知,这点儿很容易就可以打听的道。刘非不是没有打过去报复梵雪楼的主意,但他后来经过更深的了解,才知道一直以来,梵雪楼都是受宫廷西凤卫重点保护的对象,这不禁让他暗暗吃了一惊。所以他才没有敢轻举妄动。

    不过今天嘛……当江都王发现身边李延年那看着灵芝有些呆滞的目光时,他的心头忽然冒起来一个念头,他觉察到一个很好的借刀杀人机会,就这样摆在了眼前!

    明月楼上,名叫灵芝的女子并没有觉察到什么不妥,敛手为礼后,她笑盈盈的对苏夫人身后站立着的两人招了招手。这段时间一直跟在她身边做事的李陵和陆浚两个人心领神会,连忙取出随身带着的玉笛跑过来递给灵芝姐。两个小跟班儿却都是一样的年纪,元召出征之后,这两个小弟子无所事事,便每日跑到梵雪楼,黏在苏灵芝身边,做这做那的,倒是十分勤快。

    灵芝素手如葱白,纤纤玉指轻按,樱唇如胭脂点血,横挽翠玉短笛,清音飞声,委婉动听,犹如天籁。吹奏的却正是一曲《明月千里寄相思》。

    这是元召第一次教给她的那首曲子。刚才她听到众人议论北疆战事,听得传颂的关于他的那些英雄事迹,离别两月有余,心中的情愫郁积渐深,因此,随口吹奏的正是心底所思所想。

    这般清丽的曲调,明月楼上的众人大多都是头一次听闻,片刻之后,楼上楼下的喧闹渐渐安静下来。李延年更是吃惊的站了起来,他的心头开始剧烈的跳动,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如此倾城绝代的女子,此生当必得之!

    灵芝在认真地吹奏着玉笛,曲调中寄托的情思,飞上长安城的高空,直去北疆几千里,只企盼着那人能够听到。不过有些可惜,元召现在并没有空闲想这些儿女情长,因为,就在这同一时刻,龙城正北烟尘滚滚,三万匈奴骑兵正凶神恶煞的扑来,一场恶战,再所难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