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命如蚁 箭如麻
    匈奴人的马很快,匈奴人的箭很准,只要再有几个呼吸间的距离,他们就可以进入手中弓箭的有效射程。到时候万箭齐发,在箭雨的覆盖下,黑鹰军就算是铜头铁臂,也管教他们伤亡无数。

    想法是好的,现实是无情的。匈奴人绝对料想不到,他们弓箭的射程,有人早就经过了精密的计算,并且给他们划定了一个界限。任凭皆是神箭手,也没有机会以箭杀人了!

    奔驰在万夫长左侧的魁梧大汉就是有名的草原射雕手,目力奇佳,箭无虚射。他手中弓箭瞄准的目标,是在汉军将旗下马上的人。虽然还看不清对方是什么模样,但想来一定是名将官无疑了。他准备再行进两个马身的时候就放箭,这个距离对他来说,猎杀目标万无一失。

    忽然,高速奔跑中的战马左蹄下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幸亏这匹草原马十分神骏,勉强支撑住了,然而另一条腿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连人带马就这样一头栽倒了。在这样的速度中,猝不及防的从马上掉下来,下场会好的了吗?

    这位匈奴射雕手倒在地上后,身体被马压住了半边,弓箭抛出老远,动弹不得,只感到大腿剧痛,想来是已经断了。他强忍着疼痛正要想办法起来时,却听到左右人喊马嘶乱成一片,原来不仅是他,冲在最前面的许多人马,都遭到了同样的下场。

    匈奴骑兵大惊失色,成百上千的马匹似乎是中了魔咒一般,就这样成片的倒了下去,连带着他们的主人,翻滚在这无边的长草间。有些倒霉的匈奴人就这样撞断了脖子死去了,而更多的是腿臂受伤,脚在马镫上来不及脱开,就这样被马匹压住,在拼命地挣扎。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后面的大队人马根本就来不及刹住,更多的战马冲过来,踩踏而过倒在地上的人或者马,造成了大批的伤亡。有些人一时爬不起来,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硕大的马蹄直踩过来,从身体上践踏而过,留下一地哀嚎。

    最先统领一个万人队的那位匈奴骑兵万夫长,被战马踏过后,一时间还未死去,不顾大口喷血,用尽全身力气从枯草间爬到自己的马跟前,仔细去看时,只见马蹄掌间有一簇长长铁刺状物深深扎了进去,他恍然大悟,心中悲凉愤怒,不禁仰天大叫一声“恶毒的汉人啊……”!然后气绝身亡。

    其实,他并没有看到事情的全部。在黑鹰军面前的这片区域内,除了遍布于长草间的无数铁蒺藜之外,还有许多用细细锯牙铁丝做成的绊马索,横七竖八到处都是,在杂草灌木的掩映下根本就发觉不了。匈奴骑兵的战马一旦进入,不是被铁蒺藜扎伤就是被绊倒,很难有幸免者。

    看到冲锋的骑兵队伍前仆后继人仰马翻,后面的匈奴人终于察觉到了不妙,没有发现汉军动手,怎么就这样了啊!右贤王虽然一时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知道一定是对方的手段。连忙大声喝令,小心有埋伏!

    听到后军的大喊,反应迟钝的匈奴骑兵依然在前冲,反应过来的已经在开始努力控马,想要停住或者转向。但在这万马奔腾的情况下,想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到这些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前军就此陷入混乱中。

    右贤王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前锋停滞,后军冲不过去,马速慢了下来,他正要下令整顿后军转向右冲,忽然听到一支响箭直上半空,心中一惊,抬头远望时,异变突生,黑鹰军的攻击开始了!

    黑鹰军两边分开,随着韩嫣一箭射出,两排床子弩闪出了狰狞的面容。这正是安装在东征楼船上的那一种床弩,今日随军来到这里,将要大展威风。虽然只有六架,但每架九支粗如儿臂的长矛状弩箭激射出去后,带起的风声似乎连空气都被刺破!

    这种弩箭的最大作用,不在于大规模的杀伤敌人,而在于威力无比的震慑。这第一轮五十多根巨型箭弩带着死亡的压迫感射进万马军中,除了几枝落空之外,凡是被射中者,都死的凄惨无比。有的匈奴骑兵被贯穿身体带飞了出去一段距离,有的则连人带马被钉在当地,有的把半边身子都射没了……!

    匈奴人什么时候见识过威力这么大的武器啊!看到身边之人死去的惨状,尽皆心中大骇,带马拼命的躲避逃窜,唯恐下一轮死亡就到自己的头上。

    不过,黑鹰军并没有打算继续发射床弩,操作这种东西太费时费力,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有些来不及,所以在给了匈奴人一个下马威之后,他们马上变换了打击方式,令匈奴人一直警惕的九臂连环弩终于上场了。

    几乎是紧跟而至,千弩齐发,在略高于匈奴人马头的位置上,一排排的弩箭当胸射来!经过刚才的慌乱,那些防御的盾牌早已失去了作用,在根本来不及抵挡的情况下,被弩箭射中的匈奴骑兵大片大片的从马上掉了下来。

    三万骑兵,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里,就有将近一半在黑鹰军迎头暴风骤雨的打击中陷入了混乱,伤亡惨叫,互相践踏,不要说再继续向前冲锋了,于这个巨大的陷阱中能够摆脱死亡的命运,已经算是命大的了。

    也不知道在这方圆几十里的的长草间汉军到底撒下了多少铁蒺藜,也不知道设下了多少绊马索,匈奴骑兵惊慌失措的左突右冲,在弩箭的打击下试图冲到安全的地方,然而无济于事,天罗地网,死亡遍地!

    已经不用听万夫长将军们的飞马来报了,右贤王早已经看清了形势,黑鹰军以自身为诱饵,设下了一个陷阱,自己没有多加考虑,以至于给前军造成了巨大的伤亡。他气急败坏的传下了紧急将令,命令各部各自为战,避开正前方,向两边迂回包抄过去,把那股可恶的汉军万马践踏,碎尸万段!

    就在后军部下们在万夫长、千夫长们喝令下重新调转马头,想要分别行动的时候,就在他们的后方两翼不远处,早已经埋伏多时的两支黑鹰军骑兵现出了身形,黑色的身影摧动战马,如两把利刃分左右袭来,马踏如飞,箭似流蝗,开始了三面夹击!

    在外围的匈奴骑兵承受着不断的伤亡,一面用盾牌遮挡,一面抽空开弓还击,然而距离太远,九臂连环弩可以射到他们,普通弓箭却根本就达不到黑鹰军的射程。匈奴将军大怒,催促喝令着赶快提起马速,冲出去,靠近了去与黑鹰军面对面厮杀,毕竟再怎么说,在人数上力量对比悬殊,虽然伤亡惨重,还是胜算在握的。

    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两支从后方出现的黑鹰军骑兵并不接近匈奴骑兵的队伍,他们纵马飞驰不断发射弩箭杀人,却总是游离在一段距离之外,来回的驰骋。除了前军在慌乱的继续逃窜,后面的匈奴骑兵开始举起弯刀向两边的黑鹰军杀去。

    黑鹰军似乎非常熟练于这种战法,左右两军来回穿插之间异常灵活,见匈奴骑兵逼近,他们又向稍远些的地方遁去,当然,弩箭的攒射却未曾停止,匈奴骑兵的死亡仍在继续。

    经受了巨大伤亡的匈奴骑兵,怀着满腔悲愤想要一鼓作气追上汉军拼个你死我活,他们拼命打马,眼中喷火,狂舞弯刀,战马飞腾而起时,掠过长草苍茫,却忽然发出了痛苦的悲声嘶鸣。

    就在千百骑驰骋而至的地方,风吹草动,显露杀机!只见有许多用锯齿狼牙状铁丝纠缠而成的障碍物,在地面绵延不绝,挡住了去路。匈奴人的战马收势不及,直接就闯了进去。战马的四蹄或者腿部被缠绕住之后,那些铁刺狼牙深深的扎了进去,而且越挣扎越难摆脱。

    右贤王大惊失色,如果说黑鹰军刚开始的正面狙击还并不值得太重视的话,那现在的三面包围夹击,就足以威胁到全军的安全了。

    如果到现在还不明白是黑鹰军预先设下了埋伏,想要以蛇吞象,彻底消灭三万匈奴骑兵的话,那右贤王和他的部将们就太愚蠢了!

    形势就这样突然发生了逆转,生死存亡只在顷刻间。黑鹰军在龙城以北匈奴人主攻的方向,以这样出乎意料的方式,为他们划下了一片死亡区域,而三万趾高气昂的匈奴骑兵在他们王爷的带领下毫无防备的一头扎了进来!

    事到如今,双方唯有拼死一战!短暂的时间里,匈奴骑兵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成千上万的草原勇士在对方三面密集的弩箭攒射下丧生,余者惊魂丧胆各自为战,已经难以组织有效的进攻了。

    蓦然,震动人心的战鼓响了起来,元召身后的雄壮勇士赤膊抡起鼓锤,遵照将军令,在猎猎北风中擂起总攻的信号!

    黑鹰军将士从三个方面就此发动攻击,胜负之机,就在此时!右贤王麾下的匈奴骑兵,如同一只被缚牢笼的困兽,开始了徒劳的挣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