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六章 变又生 朱雀门
    第三次北疆大捷的消息终于传到长安。雁门关外,汉军大胜,全歼十万匈奴骑兵,包括河套草原在内的三百里土地,已经全部在掌握之中!

    当背着红翎战报的几名骑士风驰电掣一般直入北城门,又一路声嘶力竭地喊着跑过朱雀大街时,整个长安城全部沸腾了起来。大胜!这是名副其实的大胜!这样的胜利,在与北胡作战的历史上,不要说本朝从来没有过,就算是上溯到三代圣王之下,也是从来没有过的赫赫战功。

    皇帝陛下昨日摆车驾去祭告祖庙了,午后时分才能够回来。这样的重大消息却是不能耽搁,自然需要把具体情况整理之后,派人去飞马传报。

    类似于这些紧急事务的处理,从前是丞相的职责,不过现在,在第一时间知闻的,是位于未央宫朱雀门内侧的尚书台。一切需要紧急呈交御览的事情,无论大小,一律有尚书台执守的侍中或者是尚书郎们分类、斟酌、决断以后,再做决定事情的紧急程度。

    今天留守尚书台的侍中,不是别人,正是严助。严助也可谓是青云得志了,他今年还不到三十岁,就处在如此重要的位置上,深受皇帝倚重,一切事物都处理得游刃有余,自觉志得意满,有些时候便倨傲了起来。

    想当初,他与终军、司马相如都是因为平叛之功而以布衣平步封候,成为一桩哄传天下的美谈,更是成为许多平民士子的偶像。在三个人之中,相比较起来说的话,严助所在的地位,比司马相如中大夫和终军司隶校尉的头衔还要重要一些。天子近臣嘛,终归未来的路更宽广的多。

    严助是个有治政抱负或者说是有野心的人,随着他眼界的宽广,心中的某些东西也在慢慢的滋生膨胀,并逐渐壮大起来。其实世间事本就如此,身在朝廷这个大舞台上,不进则退,这也怨不得他。

    皇帝陛下不在宫中,其他同僚大多随驾而行,执守尚书台的严助感觉到很是轻松。早上来到以后,见没有什么大事需要处理,遂吩咐属下泡了一杯清茶,美滋滋地坐了下来,正要伸手翻阅一下案上堆垒的竹简。就在这时,长安府衙送来了急报。

    严助随手接过翻开看时,不禁大吃一惊,茶也顾不得喝了,一目十行的看完,一颗心逐渐的沉了下去,一种可怕的感觉蓦然涌上心头,他想起刚才在来的路上某位宫中总管遇上打招呼时随口说的一句话,原来,是为了这件事啊!

    “……严侍中自己留守,甚是辛苦啊,抽空可以偷偷懒嘛!一些大事当然刻不容缓需要报于陛下知道,像一些长安城中寻常发生的小事,比如失个火什么的……哈哈!就不需要占用宝贵时间费心了……。”

    当时两人只不过寒暄了几句话的功夫,严助还只当是那总管开玩笑呢,他还笑容满面地打趣了几句……却没想到,人家是认真的啊!未央宫中的总管有十几位,其中有几个是绝对不能得罪的。其中就包括这个名叫怀恩的总管,因为,他是漪澜殿大总管,王太后身边的大红人!

    “……长乐侯府大火,一夜未熄,经过全力扑救,终于扑灭。侯府已被烧毁,多成瓦砾,人员死伤情况不明。具体事宜,长安府衙正在全力查明中……。”

    因平灭东越叛乱大功而被皇帝赐爵关内侯的严助,又低头看了一遍,感觉头疼的厉害。他的眼中仿佛闪现出了熊熊的火光还有那其中的挣扎惨叫,以及暗夜里的阴谋。他知道从现在开始,自己已经陷入一个艰难的选择中,生死荣辱,也许就在一念之间……!

    与他同样感觉头疼的是长安令姚尚。天还没亮,他就被巡夜的府衙中人跑回来紧急叫醒,说是出大事了,长乐侯府那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火光冲天,云猛总捕头已经带人紧急赶过去了,让长安令大人赶快过去瞧瞧。

    姚尚一轱辘爬起来,连衣服都没有穿好就往外跑,手下人已经准备好了马车,他爬到上面一边整理衣裳,一边连声催促加快速度赶过去!

    很早以前,在长安府衙中,姚尚就以“智囊”而著称。在汲黯大人手下出谋划策,解决了许多难题。后来他接替汲黯就任长安令,对长安城内外事物更是处理的得心应手,延续了这座大汉皇都的平安稳定,可称得上是一位“循吏”了。

    在紧急赶来的路上,姚尚一边听着手下人的情况汇报,一边迅速思考着,他本能的就预感到,这次的情况一定很不简单。元召出征在外,家里竟然发生了这种情况,侯府起了火如果是意外还好说,如果真的有什么别的事牵扯其中,那恐怕又会是一场轩然大波,甚至是腥风血雨也说不定啊!想到元召从前的胆大包天、所作所为,姚尚感觉到不寒而栗。

    也许正应了那句话,“好的不灵,坏的灵”。姚尚一路上祈祷这是一场意外,可是情况就偏偏如他预感的一样糟糕。当他来到长乐侯府前门大街上,看到那已经蔓延开来的大火,听脸色阴沉的云猛走过来简单说了几句后,他的心就沉到了海底。

    云猛身为多年的长安府衙总捕头,消息来源自然广泛。不用费太多的事,就已经了解清楚了事情的大概。几年之前,这位铁血汉子就早已经与元召结为至交。此刻他心中的怒火也如同眼前的冲天大火一样燃烧,只是职责所在,有些愤怒的话并不能明着说出来。

    “……伤亡情况如何?”姚尚的声音有些嘶哑。

    “不知道,现在还没法弄清楚。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火又太大了……。”

    “来龙去脉……”

    “大略可以清楚了,虽然还不知道行凶人的具体身份。”

    “我会马上具本上奏皇帝所在。你……。”

    “我明白,不用大人多说。有些事,也许应该让他提前知道……。”

    “嗯,我们……也只能帮这么多了。”

    两个人将近二十年的搭档,一个眼神之间,自然就明白彼此话中的意思。所谓肝胆相照,所谓情大于法,在很多时候,就是这样默契于心。

    同一时刻,明月楼中,听到消息的季英一刀把面前的几案剁成了两半!他又悔又恨。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他昨天就应该利用季家的影响力在酒楼上把事情摆平的。现在追悔莫及。

    如果苏红云和灵芝有什么三长两短,不要说以后再也无法面对元召,就算是在江湖上季家的名声就彻底完了。要知道当年,苏灵芝的祖父大侠朱家对季布可是有救命之恩,如今就在季家的眼皮子底下,连朱家留下的遗孤都不能保护好,那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间呢!

    季英一声令下,聚集起了全部人手,命令全部出动去寻找苏家母女和长乐侯府中人的下落,无论查到或者听到什么,只要有关于这方面的消息,全部收集起来。既然事情是在明月楼引起来的,季家,就必须要有一个交代!

    长安城中还有很多在第一时间知道消息的人,震惊、悲伤、焦急、担心、幸灾乐祸、推波助澜……各种各样的情绪开始酝酿,怀揣各种目的不同势力也都在暗中展开了自己的行动。

    当雁门关大捷的最新消息,就在这个关头传进长安的时候,尚书台执守的严助,也终于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他立即派出了飞骑去城外皇帝驻跸处报告这个重大喜讯!而那个失火的消息,则被他悄悄地压了下来。反正皇帝陛下下午就会回来了,到那个时候再告诉他也不迟。在国家大事面前,这小小的个人恩怨先往后推一下,应该也算不了什么太大的事吧……。

    半天的时间,也许什么也做不了,也许可以做很多事!而对于许多人来说,在背后势力的推动下,便开始了他们疯狂的行动。并且因为他们的疯狂,把这件事推向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自以为交好了宫中贵人的严助侍中心安理得出去后,名叫丘子赣的尚书台书吏进来借收拾东西的机会,展开那长安府衙急报迅速看了一眼,然后又不动声色的原样放好,转身退了出去。

    片刻之后,已经升任为未央宫御膳房大总管的庆松便得到了消息。这位庆松总管正是借助了元召和梵雪楼的关系,才一路坐到了这个宫中油水最丰厚的位置上的。他心中暗自吃惊的同时,略一思索,直奔建章宫而来。

    不过,今天卫夫人却并不在宫中。作为即将成为大汉皇后的卫子夫与太子刘琚一起,随驾出宫了。

    这么事关重大的消息,尚书台竟然有人敢压下不立即报皇帝陛下处,这背后的阴谋,即便庆松只是一个太监出身,他也察觉到了。正彷徨无计之际,忽然见一抹翠绿身影从长廊尽头经过,正是利安长公主素汐。他连忙小跑过去,心急火燎的来不及行礼,把听说的事情经过紧急告知,让她速想办法!

    素汐公主听闻消息大惊失色!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平白无故发生这样的事,怪不得这几天灵芝和苏夫人一直没有来建章宫呢……这可如何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