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六章 红莲火 烈焰升
    长安夜雪,城内少人行,在这样的天气里,就连巡夜的兵卒也大多都躲在哨卡中减少了出来的次数。寻常巷陌人家,更是大多关门闭户,早早地安歇了。

    就在这个夜里,没有人会想到,在东城大街那座巍峨的江都王府邸里,正在发生着一场惊心动魄的拼杀,或者说是叫杀戮。

    名叫朱安世的十九岁青年,到得此时,终于明白了此前时候父亲朱雄对他说那几句话的真正意思。耳边听着一声声的惨叫,他脸色苍白的咬紧了嘴唇,试了好几次,都没有勇气拔刀跳出去抵挡住元召的脚步。

    如果只在关汉两地的江湖道上来说的话,朱安世也算得上是少年成名了。受到父亲朱雄和他手下那些高手们的悉心调教,学习了一身惊人艺业,再加上他本身坚韧的性格,自从几年前刚一出道,就力抗群雄,创下了一个少年英雄的称号。这几年在无数次好勇斗狠中,伤在他刀底下的江湖客,已经有几十人之众,就算是素称的高手,也已经被他杀死了好几个。

    背后的势力再加上自身的实力,少年锋芒勇不可挡自然正是轻狂的时候。曾经以为天下英雄也不过如此。就算是遇到过比他强的,他也从来没有服气过,少年的未来有大把的时光,只要勤学苦练,没有什么人不可以超越的。

    然而,直到今天遇到元召,看到了他轻描淡写的出手,他才知道什么是深深的绝望,眼前这个人,恐怕以自己的修为就算是再练上一百年,也不会是他的对手吧?

    其实从元召出现到现在,也不过过了一刻钟的时间而已。然而和朱安世一样具有同样绝望心情的,并不是他自己一个人。

    以前只听说过元召对敌手段狠辣厉害,出手毫不留情。毕竟大多数人没有亲眼所见过,也没有与他交过手。道听途说来的消息,又怎么会让这些江湖汉子从心里真正的相信呢。不过现在,心中的猜疑终于得到了证实,原来那些传说都是骗人的!

    这个人根本就不是手段狠辣,也不是出手不留情,而是在对待敌人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了人类感情,他已经不是人,也不再把对方当人!

    飘雪的寒冬腊月里,自然不会有雷鸣。可是在现在这座江都王府的宴会大厅里,所有人却都听到了霹雳之音。

    干将剑,这把沉重的春秋名剑,自它从烈焰中经过千锤百炼诞生的那天起,就是一把绝世凶器。它被赋予了血的祭炼和复仇的传说,几百年来,杀王斩将尽诛宵小,养浩然之气无极。

    世间神兵,皆有灵!刀有魄,剑有魂,愚者持之形同朽木,贤者持之可作长虹贯日刑天舞!

    除去赠送给别人之外,春秋九大名剑在元召手中余者有三:紫钗、碧水、干将。此刻这把干将剑在他手中,剑魂被他胸中的孤愤所激发,争鸣作响,光芒大作!

    干将发硎,曾斩王者之头,曾破万钧之重,辗转流传世间,藏锋芒与匣中。今日在这新的主人手中,当它再次绽放出耀眼光芒的时候,非是为了争权,也不是为了争霸,所为者,不过是为了维护人间正义,为死去的孤魂讨回公道而已!

    世间有十步杀一人者,可称之为大侠客!那么一步杀十人者呢?

    最先扑过来的十几人刀剑齐下时,元召落下了抬起的脚步。后面的很多人,都什么也没有察觉,只有寥寥武功修为极高的数人好像隐约看到,有一道闪电的光芒在眨眼之间划破凝滞的空气,然后一切如常。

    正当有人惊疑不定,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的时候。却被随后出现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

    元召擦身而过,继续抬起脚步向前走,那把长剑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挽在臂间。在他身后,开始有血花迸溅,然后是残肢断体、折损的刀剑、人临死之前的最后一声哀嚎……。

    十几个江湖高手连同他们手中的兵器,就这样成了乱七八糟的一堆破烂,散落委顿一地,从身体上流出的血,迅速的淌满了地板。

    没有人看清楚发生了什么,然而他们就这样真真切切的死去了,就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而且死得惨不忍睹。如果说这是鬼神之力,还有人相信,如果说这是刚才被元召所杀死的,已经是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

    然而,已经容不得他们多想了。元召一剑既出,气机流转绝不停手,他今天就要用最厉害的手段,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这场复仇的杀戮,眼前之人,无需分辨,当排头杀去,一个不留!

    手中长剑似乎喷射出了数丈无形的剑芒,他挥手之间,斩向了左边一排离席而起扑杀过来的人,然后并不去看对方死伤情况,脚下不停,手腕翻转,剑气纵横,连续几记杀招横扫,气势如虎入羊群,苍龙搏海。

    没有人会理解眼前看到的一切,杀人像砍庄稼一样,随着剑光划过,成片的倒下去,随手一划拉就是一排……武功的高与低,招数的精奇,已经没有什么意义。片刻的荒谬感觉过后,后面反应过来的人才终于明白,他们即将迎来的,是怎样的一个魔神!

    在巨大的恐惧袭来的时候,人的心理往往会升起不顾一切的惊慌失措和歇斯底里,拼命的勇气也就由此而来。不再需要听江都王爷大叫大喊的指挥了,为了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他们也要拼命了!

    朱雄能够被九州隐门的长老们所重视,把长安城附近的潜伏力量全都交给他管理,已经已经足以说明他的能力。他生性做事谨慎,在此之前已经尽可能的高估元召的本领了,可是等到对方一出手,他发现自己还是远远的低估了他!

    到了现在,朱雄和所有人都已经明白,元召出其不意的突然出现,他就是来报仇索命的。当此生死存亡之际,在人数和武功高低都没有什么意义的强敌面前,也许,唯有拼尽全部修为才能有机会活命了,最起码要能够活儿子的命。

    朱雄一掌把朱安世推到后面,独门兵器“连钩钺”已经握在手中,他在这上面浸淫二十多年的功夫,招数出神入化,令人防不胜防。他眼睛牢牢的盯着元召的身影,准备瞅准一个最合适的时机,给他致命的一击必杀技。

    江都王刘非这时候也顾不得保持王爷的威严与仪态了。他在王府护卫层层的保护之中,脸色已经变得煞白,在生死面前,身份的高低与贵贱并没有什么不同。他看着元召就那样一步步地向自己走来,随意地挥剑,离着他两边几丈距离之内的人无有幸免。侥幸未死者没命地往后退缩的,都向这大殿的最末端涌来。

    剑在手中的元召,就如同化身成了传说中六目八臂的魔神一般,所过之处,尸横遍地,血流成河。那件黑色的披风上,也不知道已经染了多少鲜血,黑色中透出更加妖艳的色彩,每往前走一步,踏足之处,就会留下一个清晰的血印,如同步步盛开的红莲花,一路而来!

    没有一个人能够阻的了他脚步稍微的凝滞,十个人一起上,三十个人一起上,五十个人一拥而上……光影闪动的大批人丛中,刀剑横飞,人体翻滚,断臂与残肢,几案与破碎的杯盘,剑气激荡起的风雷,倾倒的青铜丹鹤油灯引燃了垂挂的幕帘,有火光开始燃烧,随之引燃了金丝楠木的立柱,各处的雕梁画柱也开始燃烧起来。

    江都王府的殿宇建筑所用的都是名贵木材,在加上到处都装饰以蜀锦刺绣岭南绸缎珠帘,皆是易燃之物。一旦起火,火势很快就开始蔓延,并且越烧越旺,上好木材着火之后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并且散发着浓郁的香气,很是好闻。

    不过,现在恐怕没有一个人有心情去关注这些。如果有,他们想的也应该是,没有料到报应来的这么快!

    没有人能够逃出去,不要说殿门已经紧紧关闭,那边都已经燃起了大火,封锁了出口。就是想绕过一步一步逼近过来的元召,都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想要逃跑的人都已经死啦,而且死的最快。拼命抵抗的人也死了,退缩到这大殿后方的百余名还活着的人,徒劳地一遍遍挥舞着手中的兵器,想要阻止死神的逼近,然而这只是徒劳。元召这是要把人一个不剩的全部杀死啊!认清这个事实的江都王,这位自诩身负扛鼎之力的人,感觉到的只剩深深的恐惧。

    十步之外,就在元召半转身形一剑把一个疯狂冲过来的大汉劈成两半的时候,一把奇形怪状的兵器挂着风声旋转着斩向了脑后。瞅准这最后的机会,朱雄终于出手了!

    “连钩钺”内暗藏机关,分为子母刃。不仅母钺厉害无比,难以招架,旋转而生的劲力激发后,却另藏致命的杀招。

    果然,元召听到有兵器偷袭,他回剑挡了一下,那旋转的母钺锋刃刚刚碰到剑刃,却毫无征兆的一分为三,直奔元召面门而来!

    朱雄在后面看的明白,他不禁心中大喜,在方寸之间杀招陡生,他不相信这世间有人凭着血肉之躯能够逃生!

    然而他的笑容刚刚出现在脸上,还没有看明白怎么回事呢,自己的杀人绝技子母钺就倏然飞转了回来,全部深深的斩进了他的身体里。

    朱雄简直就是死不瞑目!在他的意识就要消失之前,他听到了身边儿子的哭喊,还有一声龙吟长啸,目光看到的最后一眼 ,是那个名叫元召的绝世武者腾空而起的身影,剑气化作了满天的流星光华,铺天盖地的斩了下来。

    什么王爷贵人游侠豪客……都去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