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 矜豪纵 真英雄
    江都王府的大火,终于不可收拾,从入更时分开始烧起,一夜都未曾熄灭。幸亏这座豪华府第的占地面积十分广阔,楼台亭阁之间,往往相隔着大片的空地庭院,因此并没有全部烧完。但这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王府之中的很多下人、杂役、马夫之类的人物都跑了出来,得以逃生。然而王府管家、护卫们和他们的主人,也就是那位当朝最跋扈的王爷江都王刘非,没有一个能够生还,全部葬身在了火海。

    清晨还没等天亮,雪亦未曾停歇,这个震惊长安的消息,就已经如同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整座皇城。所有听到这个消息的人,心头涌起的第一个念头都是,长安城的人们最近恐怕是不知道怎么招惹了火神祝融,前几天南城长乐侯府的大火刚刚熄灭,今儿东城江都王府的大火又燃烧了个熊熊!

    大批巡武卫的兵马和长安府衙的人封锁了这条街,组织起人手在积极的扑救余火,防止蔓延到别处。所有参与救火者,都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王府中居住在别处的那些人并没有多少伤亡,他们大多都逃了出来。唯有当中的那座辉煌大殿,燃烧的最彻底,整个的烧成了一片废墟。而且据说,江都王刘非和他的亲信们以及他昨夜宴请的几百名宾客,都在里面,一个也没有逃出来。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有一个人逃了出来。那个名叫朱安世的男子,被剑锋波及,本来应该和身边人一样死于非命的,然而他身上所穿的金丝宝甲救了他一命。当那个魔神杀光所有人,然后在熊熊烈火中从容而去之后,他忍着浑身的伤痛拼命的从火中爬了出来。然后和许多逃命的人一起,四散奔逃在长安的雪夜中。

    无边的恐惧和滔天的仇恨,从此以后占据了这个人的余生。朱安世,用血在心头写下了誓言,在往后的日子里,他将要用自己的生命和全部力量,去杀死元召,以血偿命。这将成为他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纷乱的人群在府衙中人的带领和指挥下,奋不顾身的扑火救灾。好在地上的雪已经足够厚,有效地阻止了火势的蔓延。除了江都王府外,并没有波及到无辜的人家。

    出了这样的事,身为长安令大人的姚尚自然是不能置身事外的。此刻他站立在清晨的飘雪中,看着眼前的情形,从他肃穆的脸色上,没有人能明白他现在的心情。

    府衙中人和长安百姓,对于这位姚大人的评价是很高的。勤政爱民,执法公平,是一位难得的好官。虽然他和前任汲黯两人一严一宽,执政方式颇为不同,但他们两个人都深得百姓爱戴,被并称为汲、姚二公。

    不过现在,不管是府衙中人,还是普通的寻常百姓,看着这位屹立在雪地里亲自指挥灭火的长安令大人,心中都泛起深深的担忧。真是流年不利仕途多劫啊!接连的两场大火都发生在他的任内,上一次的好像皇帝还没有来得及降罪,这一次,恐怕是在劫难逃啦。

    江都王身份是如何贵重,天下臣民皆知。如今这样不明不白的被烧死在自己的王府中, 天子必定龙颜大怒,还不知道多少人会倒霉呢。而长安令姚尚大人,便是首当其冲的第一位。

    面对着无数人投过来的担忧目光,已经两鬓略显灰白的长安令,见终于控制住了火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暂时放下心来。有人走到身旁,两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

    “情况怎么样?里面进去查看过了没有?”

    “大体都看过了。别的地方只是被火势所及,伤亡的人并不多。当中最开始起火的大殿,烧的太厉害了,现在还无法知道里面的情形。”

    稍微的沉默后,身为长安府衙总捕头的云猛抬起头来,神色复杂的看了看眼前这位名为主官实际上和自己是挚交的老友,有些话不知如何开口。姚尚似乎是知道他在想什么,淡淡的笑了笑,示意他放宽心,不要为自己的将来担忧。

    “他是怎么做到的呢?这样的神通……真是令人意想不到啊!”

    低低的声音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得到,像是在自言自语的赞叹,又似是在询问。听到他的低语,云猛的眼中闪过一抹奇异的光彩,扫视了一下四周,见离得人都有些远,他的脸上露出神秘的笑意。

    “大人不必怀疑,这一定是他回来过了。世间也唯有他才能做的如此干脆利落。我已经找人探听过了,昨夜在那座大殿中,曾经发生了激烈的打斗,然后就燃起了大火。那些曾经参与围攻小侯爷府邸的人,可都在那里面参加江都王的宴请呢……没有人能够活着出来!这样的复仇方式,可真是、可真是……呵呵!”

    男儿快意,了却恩仇,正该如此!想起刚开始知道这件事时的震惊和佩服,云猛说到最后,就连他也找不出一个词来形容了。

    “能够具有如此春秋义气,无惧无畏,已经称得上是史所罕见的传奇人物了。此生我们能够与之结识一场,却也是不枉了!呵呵!”

    姚尚肃穆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微笑。情与法,平等与公正,正义的伸张,浩然之气不可侵犯。在有些时候,不管处在任何位置的执政者,都应该心中有杆秤。

    “只不过这样一来,天子盛怒,大人的将来恐怕……。”

    “无妨!人生在世,所为但凭初心,得失之际,又何足萦怀呢!”

    所谓肝胆相照,意气相投,有很多时候,不用说太多,简短的几句话已经默契于心,无需多言。

    云猛和大多数人猜想的一点儿都没有错,未央宫中的皇帝刘彻在用早膳的时候,终于知道了来自江都王府的消息。龙颜震怒,大发雷霆。

    也不怪他如此发怒,这简直是太骇人听闻了。就在长安城内,天子脚下大汉皇都,堂堂的当朝亲王,被烧死在自己的府中!这样的事,不要说在大汉朝开国以来是第一次,就是在历朝历代,也没有听说过。

    他昨夜留宿在漱玉宫,李婉玉早已经听说了皇帝对几天前那件事的处理意见,她却是一个极有心机的女子,不管是她和王太后曾经暗中授意,还是李家兄弟的直接参与,终归是牵扯其中很深。

    想要在宫中一步步实现自己心中的野望,离开皇帝的宠幸是绝对不行的。好在皇帝的意思中并没有迁怒于她的表现,不过她为了更好的讨他的欢心,以免在心中留下什么芥蒂,还是在床榻之上曲意奉承,极尽缠绵之事。

    李婉玉非常清楚自己对皇帝最大的吸引力在哪里。年轻丰润的身体,柔弱无骨的娇媚之态,帷幕之间大胆主动的婉转承欢……所有的这一切,都会让这位好色的帝王**蚀骨欲罢不能。

    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驰。从古至今,这是一个绝对不容置疑的真理。李婉玉虽然年轻,但却深深的明白这个道理。在她心中,利用自己最美的年华,在宫中取得最大的利益,就是她的最大目标。而现在,她感到最急迫的是,必须要有自己的一个皇子。然后才能谈未来的一切。

    既然有着“固宠”和“造人”这两种目的,那么这位后宫美人的某些行为就可以理解了。正是抱着这样不可言说的心思,只要皇帝每次来漱玉宫,罗裙暗解,玉液轻尝,梅花三弄,春风数度……便成了寻常事尔。

    一夜鱼龙舞罢,早晨梳洗已毕,皇帝陛下正在美滋滋的一边享用美人亲手烹制的御膳,一边回味昨夜的**滋味呢,却忽然听到江都王人与府倶灭的消息,当时就把面前的几案掀翻了。伺候的美人吓得花容失色,也顾不得安慰了,急匆匆地就起身直奔前殿去了。

    这次尚书台的严助侍中倒没有耽搁事,接到长安府报上来的紧急急报,惊得面无人色,一边在心中胡思乱想,一边亲自来报给皇帝知道详细。

    西凤卫的大统领凤彦之,已经奉命和羽林将军李敢一起保护着太子刘琚、丞相公孙弘奔赴北疆去犒赏三军了。因此,皇帝第一时间接到西凤卫的紧急消息后,了解的并不详细。此时当面听严助报告一遍,他才知道,原来并不是失火这么简单,还发生了聚会饮宴,打斗与杀戮。

    皇帝刘彻紧锁眉头,心中疑惑不定。还没等他再开口询问呢,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大乱,自己母后王太后的声音已经大哭着从外面传来。

    “皇帝!你这次可要给非儿做主啊!这不是别人,一定就是元召干的!你赶快去派人抓他回来……即便是把他碎尸万段,也不足以偿还非儿的性命……呜呜呜,我的非儿,你死的好惨啊!”

    殿中侍从之人,无不噤若寒蝉,心中惴惴不安。严助更是感觉自己的腿都有些软了,他本来就是聪明机敏之辈,一下子就明白了很多事。发生了这样震惊朝野的事,自己竟然鬼迷心窍的稀里糊涂就掺合了进去,在这次的滔天波浪中,能不能保住性命,可就难说的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