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 匿行迹 藏迷踪
    小说网,最快更新汉血丹心最新章节!

    对于世界上的很多事,女人的直觉往往准确的出奇。她们不需要判断,不需要证据,甚至不需要去推想这件事是否合理,就会认定真正的问题症结所在。

    王太后在漪澜殿中,虽然看似无为,只是一个深居宫中的老太太,但她自有自己的消息来源,宫廷内外发生的事,瞒不过她的耳朵。更何况最近这几天,江都王刘非在长安兴风作浪,惹下事端,她当然就会更加关心他的行踪,唯恐这个从小被他宠溺的王爷会有什么意外的闪失。

    真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一大早就听到了宫外传来的噩耗,江都王府失火,王爷在自己家里被烧死了!王太后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差点没晕过去,悲痛之余的第一反应就是,那个手段狠辣的元召出手报复了!

    等到听完详细,更是让她伤心欲绝,这一把火不仅烧死了江都王刘非和他府中的许多人,就连当晚去府中赴宴的自己亲侄儿田少重也陷在当中,没有能够逃出来。

    无论是刘非还是田少重,这可都是王太后依靠的臂膀。皇帝与太后母子不和,感情越来越淡薄。也正是有了他们这些子侄辈时时来进宫看望她,才缓解了她在宫中晚年岁月的凄凉。就算是不为了权力的需要,只作为一种亲情的寄托,皇太后也不能忍受失去他们的巨大悲痛。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太符合元召的做事风格了!一定是他做的无疑。事已至此,王太后什么也不管了,跌跌撞撞的就往皇帝所在而来,宫禁之中庭院积雪,差点儿把这老太太摔倒,匆匆忙忙跟着的一大帮嬷嬷侍女惊慌失措,却无人敢劝。来到这里,还隔着大老远呢,王太后已经大放悲声,要皇帝去捉拿凶手,报仇雪恨。

    自己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呢,王太后就哭闹着来了,而且一口咬定是元召下的手,皇帝刘彻恼怒的心中既无奈又烦躁。不由得暗恨宫中人多事,早早的去报与她知道干什么啊!

    “母后,这么冷的天,外面又下着雪,你怎么亲自过来了?要是身体健康因此受损,儿臣怎么担当得起啊。来人,还不快把太后扶回去歇息,好好伺候着!”

    皇帝一面说着,一面对左右示意,让他们先把王太后护送回去。事情既然发生了,就绝不能只凭着情绪来处理,这件事关系重大,一个处理不好,有可能会引起意想不到的朝野动荡,这是他作为天子绝不愿意看到的事。

    然而现在的王太后,哪里还会去顾虑这些。当初自己的亲弟弟武安侯田玢,就是因为皇帝维护不力,在与元召、窦婴一伙儿的斗争中败下阵来,最后落得个家败人亡。她已经在心中存了无尽的怨恨。而现在,唯一成器的一个侄儿田少重又死了,可以说她的娘家就从此彻底败落了,再也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了。更何况,还又搭上了一个江都王呢!

    “皇帝!就在昨夜,最疼我这个孤单老婆子的两个孩子都死了!死在了他们仇人的手里。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经常来进宫陪我说话解闷儿,也没有人亲手从遥远的江都送来可口的当地美食了!……你让我回去歇息我能歇息的下吗!现在我一闭上眼睛,就仿佛能看到那两个孩子满身血污的跪在面前,求我给他们捉到凶手,报仇雪恨啊……皇帝!”

    “母后,发生这样的事,儿臣当然也很震惊。现在不是正打算派人好好的调查吗!你且不要急躁,保护好身体要紧,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不是还有儿臣在吗?何必说那些有的没的话呢!”

    皇帝怎么会听不出王太后语气中的怨意和怀恨呢,可是他并不认为自己从前的做法有什么不对。在为了江山社稷的重大利益面前,任何东西都值得舍弃和交换,田家为此做出的牺牲,他认为,完全是值得的。自己母后一直心中不满,不过是妇人之见罢了。

    “调查还调查什么!皇帝,凶手就是元召!王府怎么会无缘无故失火的呢?又怎么会单单烧死了非儿和他宴请的宾客们,一个人都没有逃出来……!皇帝,快派出宫中羽林军去长乐塬上捉拿于他吧!别让他逃跑了。我要他给我的非儿和侄儿抵命!”

    王太后已经被愤怒冲昏头脑,满脸涨得通红,声音也尖利了起来。皇帝感觉被她吵的心浮气躁,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了。

    “母后啊,凶手怎么可能会是元召呢!他现在可是在千里之外的北疆草原上,冰雪茫茫,山河阻隔,他还能长了翅膀飞回来杀人放火不成再者说了,长乐侯府失火的消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都不可能会知道,又岂能做出此事母后,此事绝不可能是他做的。天灾或是**,还是等派去的人详细调查清楚再说吧。”

    “除了他还有谁?还有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我的非儿可是力能扛鼎的勇士,府中护卫也都是精挑细选的精锐之士……除了元召,天下人谁还能进的江都王府做出这么大的业障来!皇帝……!”

    听到她这么一口咬定就是元召去杀人放火灭了江都王府,皇帝刘彻终于忍耐不住了,他大声打断了王太后的话,不让她再继续说下去。

    “母后!不要再说了!此事朕一定会弄个明白的。江都王不仅是在母后身边长大的皇儿,也是和朕一起长大的兄弟。朕岂会让他如此不明不白的死去请母后先回后宫,暂且宽心静养,毋要太多悲伤,听候消息吧。你们这些人,赶快把太后送回去,小心伺候着,要是出了一点儿差错,朕定斩不饶!”

    听到大殿上的人恢复了皇帝的威严,殿里殿外伺候的人不敢怠慢,连忙过来,簇拥着王太后自回后面去了。

    殿内终于清静下来,然后是令人难以忍受的沉默,皇帝刘彻不知道在想什么,坐在那里脸上的表情令人难以琢磨。下面的人战战兢兢不敢弄出一点儿动静,在这个节骨眼上,没有人敢不长眼,如果一不小心惹来杀身之祸,那就悔之晚矣了!

    “凤九,你去!亲自安排人,用八百里加急驿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雁门关。找到早些赶去的太子和丞相还有彦之他们,看看长乐侯元召在那边干什么。然后立即派人回报!记住,朕要得到最真实的消息。”

    在殿角暗影中的一人低声答应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去了。西凤卫藏龙卧虎,凤彦之奉命保护太子北行之后,就换成了别人随时在皇帝身边听令。

    “朕就不相信了,世间有人会有这样的神通手段,会未卜先知、跨越千里杀人元召,朕希望没有看错你……你要做我大汉的忠臣良将,而不要去做怀有异心的叛逆之人啊!”

    皇帝在喃喃自语着,他的心中虽然也曾有过怀疑,尤其是在又详细看过西凤卫打探来的情报,江都王府在起火之前,在那座封闭的大殿里,确实是发生过激烈的打斗和杀戮。这样的手段,与世间传说中元召曾经做出过的那几件事极其相似。不过后来,经过仔细的推敲之后,他又否决了自己的判断。

    这样的事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的。除非……元召早就已经偷偷的回到了长安。可是这也解释不通,他为什么要提前回来?难道能掐会算早就会知道长乐侯府会出事这就更不可能了!

    翻来覆去推算了好几遍,王太后说的元召杀人都是绝对不能成立的。所以,皇帝刘彻一面下令长安府衙会同巡武卫去查清事情的始末,一面派出八百里飞骑去北疆前线,亲自证实一下元召的行踪。

    江都王死了,当然要有一大批倒霉的人跟着遭殃。不过,皇帝并没有立即公布处罚措施。即便是最首当其冲的长安令和巡武卫将军,他也只是先做出了严厉的训斥,责令他们戴罪立功,关闭九门,展开全城大搜捕,先把这件事搞清楚据实上奏后再说。至于到时候要杀要剐,取决于皇帝等到的一个从北疆来的消息……。

    未央宫中各处都已经听到这个令人震惊的事,反应自然各不相同。与漱玉宫和漪澜殿这两处悲痛、郁闷的气氛不同,建章宫中此时则是另一番情形。

    素汐公主一大早就听到了两个对于她来说极其重要的信息。她此时的心情既激动高兴,又无比的振奋。卫夫人告诉她,苏红云和灵芝她们的下落已经派人打听到了,她们现在都在长乐塬上,很安全。素汐焦急担忧了好几天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而随后听到的另一个消息,让她的心一下子就惊呆了,砰砰跳着几乎就要飞出来。如果不是她强行掩饰住了脸上的神色,自己的娘亲一定会看出端倪的。

    这一定就是他干的,昨夜他肯定回来过长安!素汐公主连想都不用想,在心中立即就无比肯定的确认了这件事。

    “不管未来怎样!也不管以什么身份,将来某天,我一定要让他也成为我的英雄!”

    大汉长公主,和苏灵芝同年而生只相差了六个月的素汐,紧紧地握住了一双拳头,给自己定下了余生的誓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