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章 塞上雪 大汉风
    《大汉帝国史?元公世家》记载:“……是年腊月,兵出雁门关,汉匈大战,史称河南战役。自元公规划目标定计破敌,至十万敌虏授首,河套回归,金戈荡寇,摧枯拉朽,不过十余日尔!此战,汉军大捷,夺地三百八十里,诛匈奴王者三,擒一,其余亡北,单于胆寒,缴获牛羊马匹之属不可胜数。此胜为历次北疆战事之最,功勋伟烈,天下为之震动。帝大悦,钦命丞相与太子犒军,封赐优渥。汉匈国战胜负之转折,兹此始……。”

    不管是在当时还是以后,元召在河南战役中所起的作用,没有人能够抹杀。虽然在班师回到长安后,会有一些波澜,但他的这些功绩,早已被天下人所铭记,并被刚直不阿的史官记于史册,百世流传!

    长安城中江都王府出事的消息,丞相公孙弘和太子刘琚这些人,是在即将到达河套草原的时候得知的。从长安派出的八百里飞骑日夜不停的接续奔驰,终于追上了他们的脚步,并且把皇帝的最新意旨传达到了他们的手中。

    什么什么?!不管是公孙弘、刘琚还是凤彦之、李敢以及随后跟着赶来的李广,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无不目瞪口呆大惊失色。

    这件事可太严重了。如果真的是元召干的,那么他就算是立下再大的功劳,也救不了他了。

    公孙弘虽然在心底深处对元召暗怀嫉妒,但想到这件事的后果,他还是暗暗祈祷,希望这不会是元召的所为。如此崭露锋芒的名将,可千万不要因为这样的事而折损了。那样的话,对于大汉的江山社稷来说,可是一个重大的损失。

    太子刘琚则心中惊疑不定,这样的做法太像是元哥儿的行事手段了!难道他早已经回去了长安?一怒之下去把江都王府灭了……那样的话,自己该怎样选择啊!是帮着他遮掩,还是要据实回奏?想到种种可能发生的可怕后果,他一时间思绪乱如麻忧心更若焚。

    与他们的反应不同,老将李广在惊愕过后,却随之就镇定了下来。他早些时候听李敢暗中说了江都王领人火烧长乐侯府的恶行之后,心中早已经为元召愤怒,所以才急着跟了来,想要好好的劝解一番的。还没赶到见着人呢,就又听说了这样的事,他不禁在心中暗赞了一句,活该,报应不爽!

    不过,随后听说长安城中王太后等人竟然怀疑是元召去杀的人放的火,他不禁暗自冷笑,冤有头债有主,老天爷在天上看着呢!江都王刘非这些年做的恶还少吗?而今报应来到头上,想要把这笔账算到元召这里来,却简直是胡说八道!

    此处离着长安千里之遥,与匈奴人的浴血奋战刚刚结束,他就能飞回去杀人?这件事就算是说破大天来,全军将士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如果未央宫中真的有人想要借此把这种祸事转移到他头上来,不要说他李广不答应,就是所有的汉军将士们也绝不会答应的!

    不过,李广并没有发作,这件事用不着辩解,前面马上就到河套草原汉军将士们的驻地了,只要见到元召的面,一切不用说就明白。他本人就在这儿呢,难道还会分身术千里杀人?那他可就真是陆地神仙了!

    当然,与他有同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即便是丞相公孙弘、李敢和羽林军侍卫们以及凤彦之差不多也是这样想的。既然皇帝的最新意思是让他们证实一下,那就赶快赶到军中吧,只要见到元召本人确实在这里,那就一切都没有问题。

    众人怀着不同的心情,转过最后的一片沙丘,来到了几万大军的中军驻地之前,只见一片平阔宽广的草地上,几个方阵的汉军将士排列的整整齐齐,飞雪之下,旗帜鲜明肃穆凛然,还隔着一箭之地的时候,军中的鼓声开始响起,从单调到激昂,逐渐让人心跳加速,气血喷张。

    在这样的气氛中,所有人都收起了别的心思,脸上也同样现出凝重严肃的神情。这得胜的鼓声,是对他们所奉天子意旨的汇报,更是对大汉国威的飞扬。这其中凝聚了无数牺牲将士的魂魄毅兮,更包含了大汉军魂的所向无敌!

    太子刘琚率先跳下马来,随后李广、丞相公孙弘、李敢、凤彦之以及所有的羽林军护卫们下马而行。他们虽然是皇帝钦使,但在这些为大汉的安宁立下赫赫功勋的将士们面前,却值得给与任何礼遇。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虽然纷乱的雪花有些遮挡视线,但却遮挡不了热切的心情,对面的阵容也看得越来越清楚起来。在满怀敬意的同时,一些紧张和忐忑也渐渐浮上每个人的心头,他们都很担心,如果在这盛大的阵容中,看不到那个小侯爷的身影,那就真的要有大麻烦了。

    走在最前面的太子刘琚,心情尤其紧张,一边呼吸有些急迫的往前走着,他一边使劲的睁大了眼睛,迎接的人群中最前面的那些面孔一个也不放过,挨着看过去。

    只见对面几个方阵最当中的那一众气宇轩昂的人中,将旗之下,最显眼的就是十几个身披黑色战袍的身影。一个身材修长,明显比别人高出半头的将军按剑而立,脸上神色淡然,用温和的目光看着最前面的太子,这个曾经他抱在怀中保护过的孩子,如今终于长大了,跋涉千里亲自来到前线劳军。以后就算是为了他的安稳,自己征战天下马革裹尸也在所不辞!

    感受到舅舅卫青的目光注视,刘琚心中也是波澜涌动。在他从前的岁月里,除了自己的母亲卫夫人,就是感到和舅舅最亲了。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一身盔甲威武雄壮,终于一战扬名威震天下,成为真正的名将,他感到心中无比的踏实。

    不过现在,他还没有功夫先去和舅舅打招呼,焦急的目光继续往左右寻找着。曹襄、苏建、公孙敖、周霸……一些认识或者不认识的面孔一一闪过,可是没有发现他最想找的人。他还不放心,又从头到尾挨个看了一遍,当终于走到近前的时候,他的一颗心慢慢的开始下沉,一种可怕的恐惧感开始升起,难道事情真的是如自己想的那样吗?!元哥儿……你让我怎么办啊!

    “末将等恭迎太子殿下,恭迎丞相大人!”

    雄壮的声音响起时,打断了他的思绪。刘琚微微一惊,这才发现鼓声早已经停了下来,几步之外,以车骑将军卫青为首的所有将校躬身施礼,以军中之礼迎候。

    落后半步的丞相公孙弘见太子不知道什么原因神情有些呆愣,他不及细想,总不能让将士们在半躬着身子等候吧?连忙接过来了话茬。

    “哈哈哈!卫将军及众位将士何须多礼呢!太子殿下千里来此有些劳顿了,一些迎接礼仪就免了吧。有什么话我们进去再说。”

    施礼迎接的众将士听到丞相这么说,自然没有什么异议。见太子殿下也随着点头,连忙一面安排人去接待从长安而来的大队人马,一面把他们几个主要人物迎接进中军大帐之内。

    要说起朝廷这几个月为了保障汉匈大战的胜利,准备的各种后勤物资还是很给力的。这件事有太中大夫郑当时亲自负责,自然是竭尽全力,但有需要早就齐备的运到了右北平至雁门一线的各处。等到雁门关大胜,汉军大举推进到河套草原一带后,北疆的这几个郡县太守,马上发动了几万民工夫役,把大量的储备物资不分昼夜的运到了这里。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汉军将士们为国家立了这么大的功劳,在他们流血流汗的同时,就决不能让他们冻着饿着一点!

    因此,虽然只有短短几天的时间,但这处刚刚建立起来的驻军营地,什么东西都已经很齐备。丞相公孙弘一路上坐看右看,不住点头,表示很放心。等到了中军大帐门口,他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然后转过身来,与那鹰眼如钩的西凤卫大统领凤彦之目光对视一下,脸上神色不变,然后似乎是随意的问了一句。

    “咦,怎么不见长乐侯的人呢?皇帝陛下还特别叮嘱有话要对他说呢。呵呵!”

    他这句话一说出口,气氛变得有些奇怪起来。从长安来的这些人是惊疑不定忐忑不安的多,而对面的这些汉军将校脸上的神情则是露出很不自然的样子,仿佛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在遮遮掩掩一般。

    这样的发现,让来到这儿后一直心神不安的太子刘琚更是心惊的厉害,他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起来。趁着没有人注意的机会,他悄悄地拉住了卫青的袖子,在他耳边低低的问了一句。

    “舅舅!元哥儿他、他……?”

    卫青的脸色却一点儿都没有改变,依然带着微笑,冲他点了点头,用宽厚的手掌拍了拍他的手臂,回答了他和所有人的疑问。

    “呵呵,小侯爷啊,说出来太子殿下和丞相以及诸位可不要见笑呢。都怪小侯爷把大家的胃口惯坏了,自从上一次品尝过他做的那些美味后,这些军中兄弟都想着再大快朵颐一次呢。小侯爷不忍心让大家失望,于是就答应了下来。这两天在后营为大家准备食材可忙坏了。哦,你们来得倒正是时候,可以真正的品尝一次那些世间绝品的美味了!”

    以两万黑鹰军纵横草原大败匈奴骑兵的这位绽放名将光芒的老实人,以无比认真的态度,如是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