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 盛宴之后 当归去来兮
    雪落无痕,风平静止。又一轮飞雪终于停止飘落的时候,黄河流经草原的这片草长之地,在被大汉军队占领之后,终于又迎来了一次盛大的狂欢。

    这是一次真正的狂欢。烽火、杀戮、鲜血、死亡、阴谋、担忧……所有的这一切都暂时远去,现在每个人脸上洋溢着的只有欢喜和荣耀。

    从长安千里迢迢星夜赶来的人们,终于放下了心头的大石,把那个谁都不愿意去承担的重担远远的抛在脑后。这样多好啊!只有胜利的庆祝和荣誉的奖赏,将士们脸上的欢笑才应该是这会儿该有的模样。

    至于长安城中那位跋扈王爷的死,在这遥远的北疆,谁还记得他啊!死就死了呗,既然和大家都喜欢的长乐侯小侯爷没有什么关系,也不用有人为此为难,那么就可以把皇帝陛下的某个意旨先忘掉好了。犒赏三军才是谁都喜欢来做的事嘛!

    情绪和气氛的转变,是从真正见到元召开始的。当太子刘琚和丞相公孙弘等一大帮人在卫青亲自引领下,来到后营,看到这位已经成为军中无数将士偶像的人时候,他正在一大堆各类食材中挑选忙碌着,嘴里哼着一首不知名的小曲,神态悠闲。

    给他打下手的是崔弘、小冰儿、聂生还有少年朴永烈。他们在他的指挥下,正在分门别类的搬运、清洗、切块、生火、宰牛杀羊……几十口大锅一溜排开,熊熊的火苗开始升腾,热气滚滚的水浪翻腾,握惯了刀剑斩将杀敌的手,在熟练的干着这些杂活,互相说笑打闹着,竟然是兴致勃勃。

    看到眼前的一幕,李敢和李广父子互相对视一眼,丞相公孙弘和凤彦之暗自送了一口气。而太子刘琚心中大安的同时则差点脱口喊出来,他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感觉这一路已经紧张的嗓子都有些发干了。

    仿佛是早已经预知到长安贵客的到来,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响起,正在按照自己的方法配制调料的那个身影转过了头来,脸上的笑容无比灿烂。脱去战甲的大汉尚书令、大司马、长乐侯元召,今年未满十七岁,此时模样,正是邻家少年。

    “太子,公孙丞相,凤老、李将军……都别来无恙?一路辛苦,元召未曾远迎,多有怠慢,当面谢罪了!呵呵!”

    元召放下来手头的东西, 神态平和的拱了拱手,对待故人,如沐春风,从这张脸上再也看不出一丝的锋芒和峥嵘。

    出乎所有人意料,大汉太子刘琚没有按照礼制说那些客套话,他直接就近前两步,伸出胳膊抱住了元召,如同真正多年未见的亲兄弟一般,伏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只有两个人才能听清的话。

    “元哥儿,我、我终于放心了!”

    太子比元召小了两岁,可是他的个头却窜的已经很高,这一点随他的舅舅和母亲,都是身材修长之人。元召比他矮了一头,无奈的也伸出胳膊与他抱了一下,心中有些微微的叹息,刘琚语气中的挚诚之意忧心之情,他当然能听的出来,这位当朝太子的性子遗传了卫家姐弟的宽厚,很重感情。这一点对于普通人来说,当然是珍贵的品质。可是生在帝王之家,走上那条注定是刀光与权谋的道路,这却是一个致命的缺陷!

    “太子殿下能够代表天子亲自来到这塞上风雪之地,慰问三军,这对于前线的全体将士来说,已经是莫大的荣耀。呵呵!元召也代表他们再次致谢了!”

    元召轻轻的拍了他臂膀一下,退后一步,大声地对所有人说了一句。有些话有些情感藏在心里就好,不必如此轻易的流露。未来的路还很长,自己自然会报答他的这份情谊。

    “嗯!对,父皇这次让我们来,就是要对所有的三军将士好好的进行奖赏的!元侯,你们是不知道,当这一次比一次重大的胜利传进未央宫时,父皇和大臣们是有多么高兴!哈哈,丞相就在这里,他可以作证,长安的民众是有多么的欢腾!”

    刘琚压下心头的情绪,所有的担心都跑到了九霄云外,神情也兴奋起来。后面的人见到这位太子是如此率真的性子,倒也感到他随和有趣,都不禁随着笑了起来。丞相公孙弘和凤彦之等人也纷纷和元召打过招呼,大家围拢到跟前,公孙弘手捻须髯,不住点头。

    “是啊是啊,太子殿下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这次河南战役取得的大胜,可真是震动天下。斩将杀王,开疆扩土,我大汉之兵威竟然到了如此强盛的地步。老夫从来没有想到,在古稀之年竟然还能听到这样的消息,这副老朽的身躯竟然还能踏上这片草原的土地,真是令人感叹啊!你们这些年轻人,可真是后生可畏。哈哈!”

    听到他这样夸赞,元召及卫青等人连忙逊谢几句,表示愧不敢当。这老倌儿虽然在有些时候小鸡肚肠,但毕竟是读圣贤书长大的汉家文士,家国大义还是分得清的。对维护汉家江山的赤诚之心,是不用怀疑的。

    其余的众人也纷纷互相祝贺几句,丞相公孙弘把皇帝的嘉奖当众宣读,将校们齐声欢呼,山呼万岁。在这里虽然还没有提到具体的封赐,但皇帝能派出太子和丞相亲自来犒军,已经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等到这边的驻防都安排好了,班师回朝之日,就是封侯拜爵之时。

    为了使大家安心,公孙弘早已经明里暗里的透露出了许多信息。皇帝陛下已经下令,命有司好好的评定一下这次的功劳,预定的赏格都是超出惯例的,到时候赏赐之丰厚,一定会超出大家想象的。

    男儿立志,从来就是功名但在马上取!以刀剑为器,凭着自己的本事,沙场浴血,斩将摩旗,马上封侯,这些才是一种无上的殊荣。

    大家都心中火热,先不说别人,按照这个标准的话,黑鹰军中的这些校尉们,这一次完全就可以凭借自己的战功来弄一个侯爷当当。看来不久后军中就会有一大批挂着侯爷名爵的将军们出现了啊!

    这样的情绪支配下,不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庆祝活动,又怎么能说得过去呢?虽然说大汉军中的法令很严格,各随军司马也都会严肃军纪,一般很难有将军敢在军中如此随意。但现在是元召在此坐镇,在以他为主的北疆前线取得的这些胜利面前,任何一个军中司马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不敢任意地指手画脚。小侯爷说怎么干就怎么干好了,事实胜于雄辩,听他的指挥既轻松还能打胜仗,已经成为了不管是黑鹰军还是北疆边军将士们的一个共识。

    来自于皇帝钦赐的犒赏,被分配到了每一个士卒手中。这只是随军而来的嘉奖,后面的论功行赏当然会更厚重。朝廷现在不差钱儿,所欠缺的正是这种猎猎的大汉雄风。

    长河落日,大漠孤烟,雪后的残阳映照的大地如同染血的风采,一眼望不到边的平阔草原上,此情此景,格外的让人心生无尽豪情。

    当远近的汉军大营到处都是欢声笑语的时候。在水之滨,这块曾经匈奴人聚集兵马从此南下的地方,一场前所未有的盛大庆祝活动开始了。

    聂生心情激动的看着眼前的场面,指挥人不停的往这边运送着酒水,他感到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当初就没有习武从军呢?如果能加入他们多好,这样的荣耀时刻,正是每一个身为男儿的梦想。

    军中将校们都聚集在这儿,享用着长乐侯元召为他们特别准备的丰盛美味。经过小侯爷之手做出来的东西,当然与众不同。除了各种肉类、烧烤野味、奶酪制品外,元召今天准备的主打菜就是,大家一起“吃火锅”。

    大口的行军锅,一溜溜的排开去。用他早就调配好的大料作为锅底儿,新鲜的肉类切的厚薄合适,再加上从草原上搜集来的木耳、蕨菜、以及各种野菜等,准备好的各种食材堆得如同一座座小山儿。在这样的时节,大家围在一起红红火火的吃“火锅”就是一种最好的选择。

    这些军中将士们,哪里见过这样的吃法,见那大锅中上下翻滚的各种吃食发出诱人的香味儿,公孙戎奴等人手中端着各自的陶瓷大碗有些无处下手,不知道究竟要怎么吃才合适。

    看着他们的笨手笨脚,早就跟着师父在长乐塬上吃过无数次的霍校尉,不屑一顾的撇了撇嘴,招呼一声,都好好学着点儿啊,别像土包子似的。然后,在自己的小碗中放好酱料,去热气翻滚的大锅里夹了几片黄羊肉和蕨菜,轻轻地放入口中,一股**鲜香浑身舒爽。

    她其实非常想大快朵颐,但在心中却牢牢记着师父的教导,在自己家里没形象就算了,在外面吃东西要学会优雅。嗯,就是优雅,才不要和那些家伙们一样,端着比人头还大的碗,一旦尝到了其中滋味,都两眼发红,狼吞虎咽的争抢着停不下来了!

    “真是一群土包子!师父说的一点儿没错,我们回家后要开始学会过精致的生活了,自己可千万不要和这些家伙们一样呢……。”

    端着自己手中的小碗,转头看向师父元召正在和丞相公孙弘交谈的身影。以百骑破万、单骑擒王的黑鹰军最年轻校尉霍去病,眉角弯成了一弯月牙,虽然依然是和众将士一样的打扮,但一闪而逝的那一抹风情,深深藏匿,却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