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四章 系入诏狱 其中多少冤魂
    大汉朝各郡县监禁犯人的场所,与别的朝代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在郡县治所,都设有专门的牢狱,这其中又分重狱和普通

    的犯人监所。重狱关押的犯人,戒备森严,一般来说都是犯了死罪的。证据确凿,经过郡县主官的预审结案以后,关押在此,

    案卷报长安经皇帝御批之后,待到秋后斩立决!而普通的监所,就宽松的多,犯人可以酌情处置,或者劳役,或者以财帛赎罪

    减轻、以致释放。

    当然,各郡县的情况根据各地的特点,也会有些不同之处。而大汉帝国皇都长安的监狱,分工就更加严格。

    都城监狱,分为长安狱和诏狱。长安狱当然不是长安府衙的监狱,而是归廷尉府管理的重犯监狱。至于诏狱,就是人们俗称的“

    天牢”了。

    所谓诏狱,主要是指朝廷重要官员如丞、御史、九卿以及郡守一级等两千石以上的高官有罪,应该去待罪的地方。凡是“系诏狱

    ”的案子和官员,都是由皇帝亲自下诏书定罪,或按照皇帝的意志直接参与掌管的重犯。

    在秦汉之际,这个“诏”字可不是能随便用的。“诏狱”制度,与皇帝制度的确立有着最直接的联系,它的首创者,当然就是那位

    千古大帝秦始皇了。

    秦王统一六国,始称皇帝,令群臣议立各种名号时,制定为,天子应自称“朕”,天子命为“制”,令为“诏”。因此,“诏”作为有

    特定含义、为皇帝所专用的字眼儿,代表了皇权尊严的神圣性。

    “诏狱”就是这样的一种具有象征性意义的所在。被抓到这儿来的人,大多都是朝廷重要人物,一旦入诏狱,能够活着出来的,

    那已经是在祖上烧高香了。

    有人说,人世间最黑暗的地方是皇宫和妓院。可是如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话,有一个地方,比这两处黑暗更甚,那就是监狱

    !

    在别的地方,还有可能因为利益交换等原因产生一点儿人情味儿,可是在监狱之中,人间情义,是极为罕见的珍稀玩意儿。

    如果说地狱中真的有来勾魂的牛头马面的话,那么黑暗中的牢狱中,那些常年在此守候的狱卒,便是此类了。

    尤其是长安诏狱之中的狱卒,他们的酷烈手段,令天下人闻之色变。不管是朝廷大臣王公贵戚,还是将军郡守地方诸侯,只要

    落到他们手里,不死也要扒层皮!能够活着从他们手里超生的,真是少之又少啊。

    从汉朝建立以后,尤其是经过了汉初高祖吕后时代的权力斗争、风云震荡,大汉廷尉府和诏狱的作用,对于皇家来说,便显得

    尤为重要。经过这些年的打磨,终于成为了一把皇帝手中最锋利的刀,挥刀所向,无论是实力如何强盛的权臣,也没有丝毫的

    招架之力。

    普通的官员闻之色变、畏之如虎就不用说了,就连朝堂上的九卿重臣当朝宰辅,被一声令下抓进诏狱者也不在少数。比较著名

    的,就是前朝的开国丞相萧何和稍后些的周勃了。

    这两位可谓是威名赫赫,都是在当时的朝堂上最顶尖儿的人物了!可是等到被皇帝令下“系诏狱”的时候,也不过就是如普通人

    一样,战战兢兢不可终日,随时都命不保夕,根本就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被一刀咔嚓了。管你是什么经纬天下权倾朝野的丞相

    还是威震八方统兵百万的大将军,到了这小小的诏狱之内,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一个小小的狱卒,就能随时决定你

    的生死命运。

    所以那位大汉朝最著名军事世家的先祖周勃,从长安诏狱的黑暗中走出去时,看着眼中的光明彷佛是重获新生。“吾尝将百万兵

    ,今日使知狱卒之贵也”!这是多么痛的领悟啊。当然他是幸运的,而比他的功勋和伟烈还要著名的儿子周亚夫,就没有他这么

    幸运了。一入诏狱,屈辱难忍,气的饿死,再也没有能够活着出来。

    既然前辈们有着这么威风的过往,那么长安诏狱的狱卒一直沿袭下来的这股风气,是如何的骄横跋扈俾睨王侯,就不用多说。

    尤其是到了今天,他们的顶头上司主官廷尉大人的权力被大大的加强,更使得这些人有恃无恐,对待进来的犯人,比以前的手

    段更加暴戾残酷。

    古往今来的牢狱中,有个现象很奇怪,就是无论多么重要的犯人,也无论所犯的是如何的罪大恶极,狱卒们索要“孝敬”的风气

    却形成了一种惯例。朝廷主管部门也许是屡禁不止无能为力,也许就是睁一只眼闭只眼,反正是一直存在着的。

    懂规矩识趣的犯人,乖乖的纳上丰厚的孝敬,虽然也许对自己面对的命运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但起码免去了迫在眉睫的皮肉

    之苦,可以少受些罪,免受这些狱卒的折辱。

    可是也有一些铁骨铮铮的汉子,本来就含冤负屈不肯屈服,再加上不肯低头于这些在他们眼里身份卑微的狱卒,根本就对他们

    不屑于顾,更不用说给他们什么孝敬了。既然如此不识抬举,那就对不起了,狱中有的是对付这种人的办法。

    要说起折磨人的手段,世间可是千奇百怪五花八门,只有做不到,没有想不到,大汉诏狱中,各类刑讯方法早已经是应有尽有

    。老祖宗的智慧在这一方面真不是吹的,后人再厉害,那也只有叹为观止学习膜拜的份儿啊!

    现在长安诏狱的诏狱长名叫朱铭,人送外号“追命”!不用问,光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一个狠角色。

    既然能做到这个位置上,也是不简单的。虽然名义上还是属于吏,离着官还差一点,但权力巨大,背后所依靠的势力,自然也

    是极其庞大的。朝堂上本来就是盘枝错节,每个人都是一颗颗棋子,谁也不知道这一颗棋子后面,是哪一只巨手在操纵。

    朱铭掌管诏狱十年,可谓是在这一亩三分地上一手遮天,从上到下几百名狱卒,对他服服帖帖,片言只语无不立即执行。久而

    久之,狂妄自大,难以避免。他有这个资本,也有这个能力,因为他背后的靠山就是掌管国家律法的廷尉大人。

    最近长安城内不太平,廷尉府自然也是跟着忙碌了一阵子。根据皇帝陛下的指令,好几个方面联手抓捕江湖游侠豪客高手,一

    时间长安府衙狱满为患,没有办法,经过协商以后,廷尉大人准许,可以把一部分最为紧要的江湖人物,转移关押到长安大狱

    来。

    直属于廷尉府管辖的长安大狱,分为外狱和内狱,其中内狱就是我们所说的诏狱了。经过廷尉的考虑之后,就把二三十位江湖

    道上的著名领头人物,如长安樊仲子、槐里赵王孙、长陵高公子、蜀北道的姚氏兄弟、东南道的羽公子、西北道仇景等这些江

    湖大豪,统统的关到了外狱之中。

    这次是皇帝在大朝会上亲自交代的差事,自然是马虎不得。这些人据说是不久之后就要马上启程,征发到塞北草原上去,罚苦

    役,筑三城,作为主要劳力,去受苦受累,也是真够倒霉的。

    据说这个主意,是那位领兵大败匈奴人而取得河套草原的长乐侯元召所提出的建议。这些江湖人物,也算是倒霉。谁曾想过的

    好好的滋润日子,突然就被捉了来,要去那塞外苦寒之地筑那什么狗屁的城池!每当想起这个,身在牢狱之中被严加看管的这

    些家伙,就对那个名叫元召的侯爷恨之入骨,如果他在自己眼前出现的话,没有人会怀疑,他们一定会一拥而上,把他撕成碎

    片儿的。

    也许是老天爷听到了他们的心愿,想要给他们一个机会吧。就在今夜,他们将要实现自己的那个愿望,大家恨之入骨的那个人

    ,会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至于能不能如愿,还要拭目以待!

    今夜在诏狱领人值守的负责狱官名叫朱老实。他是诏狱长朱铭的亲戚,自然是通过裙带关系进来的。这家伙名叫“老实”,行事

    却恰恰相反,不仅不老实,而且非常凶残。

    那会儿天还没有黑的时候,有羽林军侍卫送进来了一个犯人。他们并没有交代太多,只说是让暂且关押,别的并没多说就走了

    。

    朱老实也没太在意。这样的事经常发生,既然被送进诏狱来的,那一定就是犯了大罪的重要人物。而这样的人一般都是些“肥猪

    ”,在这样的时候,不宰白不宰。一般为了免受苦楚,都会乖乖献上孝敬的。即便是身上没有带的,也没关系,只要写下字据,

    自然不怕他的家人亲属们会赖账。诏狱开了这么多年,却是还从来没有遇到过敢在这儿赖账的人呢!

    朱老实带人巡视了一圈之后,天色已晚,命人把各处的灯火点燃,穿过长长的狱中通道,领着十几个狱卒来到刚刚被关进一间

    最边缘牢房的那个犯人面前,大声喝令他过来粗木栅栏边,掌狱大爷们有话要对他说!

    昏黄的灯光下,那个年纪并不大的犯人转过身来,看着这些凶神恶煞的家伙,目光中没有害怕,反而显得很是新奇,像是要好

    好的研究一番似得,就那样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a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