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天涯海角 为谁深情不负
    春日里新酿的桃花酒,自然是最好的佳酿。采用新鲜的花瓣,压榨蒸酿出来之后,略存的三五日,却正是极好的滋味。

    这种桃花酒,就是青郊外酒楼最近的新产。长安城之后,果然受到极大的欢迎。虽然在豪饮的酒客眼里,这算不的是什么酒,喝起来没有那股爽豪劲儿。但在一些文人墨客、闺阁女儿们那里,却成了一种新的时尚。并且自从卫皇后喝过给予极高的赞誉之后,喜欢这种酒的人越来越多,在长安上层人士中颇有引领潮流之势。

    酒,是卓文君从青郊外亲自带人拉过来的。此刻,她与丈夫司马相如就坐在一群人的中间,与大家谈笑风生。而他们的儿子司马明珠就在草地上跑来跑去的,活泼的很。

    身为朝廷太中大夫的司马相如已经蓄起了胡子,三缕墨髯飘洒胸前,更平添了几分稳重与儒雅。十几年前,他的才名就播于天下,而今身处朝堂,在政务之余作的几篇长赋气势雄浑,文魄瑰丽,深受皇帝刘彻的喜爱,隐然已经成了年轻一代中文宗之首。

    他这次来,却是受皇帝的差遣,来参与主持筹备长安学院开业典礼诸般事宜的。却是恰逢其会,跟着来终南山北坡踏青郊游,携爱妻娇儿,暂别案牍劳形之苦,享清风绿意,不禁心情大好。

    “两位前辈这几年耗尽心力,帮着我这义弟终于做成此事,着实不易!这等光耀千秋的大事实在是令人钦佩。长卿不才,今日且借这水酒一杯,聊表敬意!”

    说完之后,先把手中的酒盏一饮而尽,神态甚是恭敬。他与元召相契多年,十分了解这个与文君有姐弟之情的人内中的心思,当年他在长乐塬上谈起过的想要建有史以来最正规学院的想法,今日终得实现,实是为他高兴。

    主父偃和董仲舒哈哈一笑,也各自把手中酒饮尽。终究是上了年纪,已经喝不得那种烈酒,这种桃花酒倒是很合他们的品味,清香柔和,多喝一点儿倒是无妨。

    桃花树底,风过含香,契阔相谈,甚是畅快。元召看着聚集在身边的这些人,脸上露出真诚的笑意。主父偃和董仲舒这一对经常顶牛拌嘴的老家伙,司马一家三口,这几年一直随他在长乐塬做事的几个弟子崔弘、陆浚、李陵、卓羽、朴永烈,还有灵芝、素汐和泠家姐妹这几个莺莺燕燕,从东海之滨特意赶回来的徐乐,还有自未央宫来的太子刘琚……这些人不论是什么身份,只要来到他的地方,就好像成了一家人,言语之间谈笑无忌,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元哥儿,最晚明年,就让明珠也过来跟着你吧。早先答应的事可不能反悔啊,呵呵,他跟你可是很投缘呢!”

    卓文君笑盈盈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司马明珠在元召的背上爬来爬去顽皮的很,她连忙提醒了一句。明珠已经四岁多了,虽然有些舍不得,但她早已经在来的路上和司马相如商议过了,应该把他早早的就放到元召身边来,也好让他多学些见识。

    元召虽然感觉自己这边就快有发展成“幼儿园”的趋势,他还是非常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大不了把这几个小的丢给灵芝她们去管教好了,再稍过些时候,就把他们都送到长安学院里面去,让他们先去好好学学文化知识,自己抽空的时候自然可以教习他们武艺。

    此处正是终南山北麓的一处平缓地带,在这片桃林的边缘就是一小片平整的草地,从这里望下去,一片青翠尽收眼底,在这么好的天气里,就连几十里外的渭水和长乐塬都看得清清楚楚。那一片属于长安学院的新建筑尤其显眼,正在渭水之滨,高原之南。

    二三十人席地而坐,不拘小节十分热闹。各种精致的菜肴自然是随身带来的,再加上新采摘来的新鲜野菜,这样的野外聚餐,却是很有气氛。

    文君见元召爽快答应,她心情大好。看了看对面在元召身边互相低声私语的两个妙龄女子,一个天姿国色,一个温婉可亲,心中不由得暗自赞叹一声。元哥儿有福啊!两个人眼中对他的情意,任谁都看得出来。只是不知道将来他怎样做到一碗水端平,谁都不辜负呢?

    她与苏夫人相识多年,对灵芝更是看着长大的,心底深处自然是希望元召对灵芝更好一些。不过素汐也是真的不错,在众人面前从来没有表现过一点公主的架子,更何况他们几个孩子都是一起相伴着成长起来的,也许在别人眼里看起来有些为难的事,在他们之间应该不成问题吧!

    不过,令她和众人都不知道的是,此时元召的心中想起这些个人感情事时,确实是有些为难的。

    他在两年之前,已经行过了男子成人加冠礼。束发而冠,从此标志着他正式成为了大人,可以娶妻生子繁衍后代了。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灵芝搬到了长乐塬这边来,开始跟着他学习一些各项产业的管理事务,顺便照顾他的起居。

    元召当然知道大家极力促成这件事背后的含义是什么,长安城中流传的风声,长乐塬上自然也听得到。无论是主父偃、管家元一、还是梵雪楼的众人,以及崔弘、陆浚他们,心中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把灵芝当做了他的良配。虽然他们对素汐公主也并不排斥,但如果这里面掺杂进了皇帝的意志,那就未免会有些不确定的因素发生,这是让大家有些担心的地方。

    毕竟就算是未央宫中,也还是有正宫皇后和妃嫔之分的嘛。如果皇帝强行令元召把素汐公主的地位高过灵芝的话,那么显然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不过这样的话他们当然不会明着说出来,免得元召尴尬和为难。

    其实元召心中为难的并不是这个,毕竟个人大事还要等两年才能提起,现在考虑的太多还为时过早,更何况他早已在皇帝面前表明过态度。为此他不惜放弃了在朝堂上更进一步的权利,渡过了这四年相对来说平静的时光。

    让他为难的人,在遥远的东海那边,在那海天交界处,在那片叫做东瀛的列岛上。虽然四年的时间里再没有见过一次面,但他了解她的一切。每次眺望那个方向时,在那东边的云霞中,他都会清晰的记起她曾经带给他的激情时刻和细密柔情。

    这是一个暂时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在他怀中贴近心口地方的那个香囊里,珍藏着两缕丝发,这是有人从大海的那边给他送来的礼物。那一缕长长的青丝曾经在他们两情相悦的夜晚,被他缠绕在指尖,而今缠绕在心口。而另有一小缕属于孩童的柔软细密黑亮头发,用红绳扎着,安静的和母亲的青丝放在一起。

    谁能想得到啊!当初与刘姝云桥偷渡数度欢愉,竟然珠胎暗结,有了爱的结晶呢!

    这是元召在两年前成人礼的那天收到的一个不知道让他该欢喜还是该吃惊的礼物。当他听完从东海赶回来的元十三汇报完船队东征大海的经过后,那位淮南王身边的贴身侍卫高手韦陀把郡主亲手做的香囊和书信交给了他,元召才知道,自己原来在这世界上已经有了一个儿子。

    得知这个消息后的元召有着长久的呆滞。自从阴差阳错来到这个时代后,不管遇到任何艰难险阻生死攸关的事,他都自信有把握可以凭自己超出世人认知的能力去掌控,然而唯有这样的儿女情长,他不知道该怎样处理才是最合适的。而今,在遥远的东海列岛上,那个女子竟然为他心甘情愿的生下了孩子!他心中有些意外的惶恐又有些从来未曾体验过的喜悦。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个和自己血肉相连的小生命呢,不管是在那一世还是在这一世。想起她在信中的柔情和为他们儿子规划的未来,就连元召也不得不佩服一个女人作为母亲的伟大了。那个女子,要为自己的孩子在大海上开创一个王国呢!

    当初平定真番国后,元召给了他们详尽的资料,为他们指明了海上方向,元十三和淮南王他们共同组建起来的楼船队伍便向着茫茫东海进发了。经过两年的时间,那片海上经过的岛屿从南至北都插上了他们的旗帜,最终庞大的楼船停泊在了被元召标注为“东瀛列岛”的地方。

    那儿的气候温和,环境很美。有着白雪皑皑的山脉,也有着风景如画的海滨。更是按照元召在来往信件中的指点,陆续的发现了大量的矿产、银山、铜矿……也许,一个海上王国的建立,真的不成问题。现在元召唯一有些担心的是,名叫刘姝的那位淮南郡主到底会有多大的野心呢?

    “元侯,三天之后,陛下将要亲自来长安学院剪彩。到时候,你会跟着回到长安吗?”

    有人打断了他的沉思默想。元召抬起头时,看到的是司马相如那双期盼的眼神,他终于问出了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