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 今夜林中 拼得几番死生
    蓝田县的一户家境也算殷实人家,在中午的时候丢失了刚刚三岁半的小公子。家族中人在四里八乡都找遍了,也没有发现踪迹,自然是焦急万分。无奈之下,来到蓝田县衙报了官。

    蓝田县令张玄闻报以后立刻派大批衙役出去寻访,不过到了下午时分,派出去的人手陆续回来回报,皆一无所获,不但人没有找到,就连有用的线索也没有发现多少。

    这就未免让人感到蹊跷了。按说大白天的光天化日之下,平白无故就丢了孩子,这是在当地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面对着那户人家的哭天喊地,已经上任三年多时间的张玄感到有些头疼。

    张玄本是一名普通的书吏出身,他先后在长安府衙中任过汲黯和姚尚两位大人的书办,为人深具才干,因此得到汲、姚二公的赏识,在他们先后高升以后,本来他是有能力接任长安令这一职务的。不过在已经就职少府的姚尚极力推荐的时候,因为御史大夫张汤和尚书常侍严助已经提前推荐了别的人选,所以他就被任命为了蓝田县令。

    蓝田县令和长安令的等级自然是不能相比的,不过对于张玄本人来说,他并没有计较这么多。勤政爱民、为民做主是他受汲、姚二公影响多年的为政之道,在自己的任期内,他打算好好地保持。

    这几年,长安三县发展迅速,持续繁荣,人民安居乐业,到处都呈现出一派盛世将至的景象。而这三县之中,尤其是蓝田县的发展势头,更是令世人瞩目。原因无他,那片汇集天下客商往来,逐渐有成为财富中心地带趋势的长乐塬,就在终南山北麓,蓝田县境内。

    有时候张玄心中会在得意的想,自己也许是因祸得福,本来以长安令为基石朝堂,然后继续高升,可以看做是一条稳妥的从政之路。然而谁能想到,在三县之中最落后的蓝田县,会因为这几年长乐塬上的大发展而随着兴旺起来了呢!

    只要跟紧了元侯的步伐,前途自然没有问题。这是张玄和许多人心中同样的想法。只要看看从前曾经跟随过他的人现在站到了怎样的位置,就会知道自己该做出怎样的选择了。

    可是在干劲儿十足的蓝田县令面前,现在忽然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令他感觉到很是忧虑。这一方面本来就是他这个一县之主的职责,须推脱不得。而另一个方面来说,元侯付出了好几年心血终于建成的长安学院马上就要开业了,到时候四方高官显贵贤达人等云集,连皇帝陛下都要亲自来!在此之前,如果不把丢失的孩子找到,对自己的官声有碍是小,一旦在这关键时刻横生什么别的事端,那可就惹出大麻烦了。

    因此,听到衙役们回报没有发现什么线索时,张玄马上就有些焦急起来。他正要命令再次集合起全部人手,去所辖的境内再详细地寻找一遍,一定要找到那孩子的下落。就在这时候,忽然听到有人来报,说长安府衙的云猛总捕头来了。

    张玄闻听大喜,他与云猛也是老相识了,知道他缉查案件经验丰富,连忙亲自把他迎了进来。互相寒暄过后,云猛说明来意。原来长安学院开业这件事,皇帝陛下十分重视,他既然要亲自前来,朝廷上的臣子们不敢怠慢,各类安全措施自然是要提前做好的。除了出动大批羽林军侍卫们外,长安和万年县的府衙都被动员了起来,都要派遣人手提前赶到蓝田县来帮助布置维持秩序,预防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云猛领着手下的一帮人,是最先赶到的一批。

    这来的简直是太及时了!张玄不敢怠慢,连忙把刚刚发生的这件事告知云猛,看看他有什么办法可行。云猛闻听倒是吃了一惊,因为就在他出发之前,长安府衙也接到了一起小儿失踪案件。因为他分不得身,就将那起案子交给别的人去侦办了,却没想到蓝田县也发生了同样的事,这就有些蹊跷了。

    再详细的询问时,有手下人提供了一条线索,说是这几天蓝田有猎户进山去捕猎的时候,曾经远远地看到山间有火光闪动,并且有身份不明的人物出没过。经验丰富的云猛马上就意识到这是一条极有价值的线索。经过和张玄商量以后,他决定不辞辛苦,亲自带领人手去终南山曾经发现踪迹的地方去详细地寻找一番。

    于是,张玄点齐了蓝田县衙中的人手,都交给云猛带领着,一百多人在下午时分就进了终南山。只不过这山间太大了,地形复杂,山林茂密,虽然已经详细的按照那猎户发现人影的位置去找,但一时半会儿的想要找到,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天色渐黑的时候,仍然一无所获。众人心中不免感到沮丧,以为又要干忙活一场。不过就在云猛想要下令往回走的时候,却忽然听到有什么响声从不远的地方掠过。他急忙闪目去看时,正看到有几条黑影穿林而过。在这个时候有人在此出没,显然非奸即盗啊!云猛大喝一声,拔刀出鞘,纵身就跳过去拦住了他们。

    没想到对方疾行之间,忽然见有人相拦截,他们竟然二话不说,从背后抽刀就砍。云猛这么多年的缉盗身手,自然也不是善茬,一面喝令手下把他们包围起来,一个都不要放跑,一面挥刀与之相斗。未曾想对方不知道什么来路,竟然都十分厉害。虽然只有五六个人,但这一百多普通衙役根本就拦不住他们,除了云猛截住一个与之苦苦缠斗之外,剩下的那几个刀光闪烁,在片刻的功夫,竟然已经砍倒了十几人。

    府中衙役们平日里抓几个小偷小摸的盗贼还行,哪里是这样玩命的江湖高手的对手,听到惨叫声响起,看到自己这边人纷纷受伤倒地,惊惧之下竟然连连后退,根本就没有上前抓捕的勇气,更不用说与之抡刀拼杀了。

    云猛见形势不妙,不禁心中暗暗叫苦。谁能想到在这山中竟然隐藏着这么厉害的人物!这些显然并不是普通的盗贼,而是江湖上的高手。在长乐塬即将有重大活动的时候,这样的人物暗中出现在这里,肯定是不怀好意的。

    这几个在林中出现的人,正是从藏身的山洞那边受朱安世派遣下山的那几个,他们艺高人胆大,根本就不把这些出手拦截的家伙放在眼里。听对方嚷嚷说是什么官府中人,让他们赶快放下手中刀不要抵抗。几个人呼哨一声,杀心大起!既然已经泄露了行踪,就把这些人全部赶尽杀绝好了,要不然误了大事,不用洛长老回来怪罪,就只心狠手辣的朱安世也饶不了他们。

    既然起了杀人灭口的心思,他们下手便不再容情。刀刀见血,招招夺命,开始大开杀戒!云猛与对方奋力拼杀之际,忽听得手下弟兄们惨叫惊呼声连连,急忙闪身去看时,不禁目呲欲裂!只见那几条人影突入人群,如猛虎扑羊一般,衙役们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一时间四散奔逃不及,死伤者众。云猛一人就算是再厉害,也不过与对方打成平手,眼见根本就无力去阻止那几人对手下们的追杀,他也无法可想,谁会想到遇到些这样的高手呢!只能拼了命的把手中刀抡的跟风车相似,怒吼连连,极力遮挡相救,以便能够多一人逃生。

    武功修为的高低直接就表现在杀戮手段上,五六个隐门高手轻松的跳跃来去,收割着生命,在他们的手底,基本没有能逃出十丈范围之外的。从猝然相遇到展开杀戮,不过片刻的功夫,已经有二三十人倒了下去。眼见把这些人全部杀光,也用不了半个时辰而已。

    一个蓝田县的捕快是头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当他身边的同伴被一刀断头,鲜血溅了他一脸的时候,便被彻底的吓蒙了。手中的刀和火把同时掉在地上,抱住头嚎叫着,向密林的边缘没命地跑去。那个刚刚杀死一人的身影平地跃起窜上树梢,几个起落之间,早已经超越了逃跑者的头顶,他冷冷的一笑,从树上飞身跃下,手中冰冷的刀锋斩向那个可怜捕快的头颅。

    那捕快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在火把余光中从天而降的那个巨大黑影,他知道死亡马上就要降临到身上了。然而下一刻,却并没有感觉到疼痛,耳边仿佛听到有什么东西刺破了黑夜的空气,自树木的空隙中激射而来,射中人体如中败革,然后是痛苦的大叫在他头顶响起,那个片刻之前掌握他生死命运的人,已经沉重地跌落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显然是当场毙命!

    死里逃生的人吃惊地抬起头时,他看到从树林边闪出十几道身影,然后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发出了命令。

    “留下个活口。其余的这些,皆可杀!好大的胆子,竟敢到师父的领地上来闹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