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八章 铁蹄汹涌 大地风雷忽动
    如果要说起来,四年的时光,其实并不算长,但也已经不算短。一把剑,经过这些时间的打磨后,究竟会有如何的锋利呢?见

    血之后,自见分晓。

    长乐塬就坐落在终南山北麓,从山的北坡下来后,穿越重重密林,再越过山脚下的半面缓坡,就是一片平阔地带。而最新建成

    的长安学院选址就在于此。

    九州隐门的洛云升长老没有想到这次行动会这么顺利。率领着全部将近三千江湖高手从藏身之地突然跃出来的时候,他相信自

    己选的时机,正当其时!

    从这儿居高临下看过去,那些属于皇家才有的色彩在微寒的春风中招展飘摇,各种百官服饰也隐隐约约闪现,虽然并不能分辨

    出皇帝身在何处,但就在那其中确定无疑。

    事到临头需放胆!到了此时此刻,一切都无需再去多想。如果能在这次难得的机会中杀掉汉朝皇帝,那么将近百年以来无数人

    为之流血送命的目标就算达到了。

    随行护驾的西凤卫和羽林军侍卫们虽然厉害,但隐门高手们就是吃素的吗?更何况,这位“神机子”已经估算过,保护在长安学

    院内外的力量,全部加起来,也不过五六百人而已。两者力量对比自己这边占据绝对优势。

    至于唯一需要忌惮的那个长乐侯元召,他就算是再厉害,能保护的了这么多人的周全吗?就算最终杀不了皇帝,乱刀杀死几十

    个朝廷大臣,那也是震惊天下的大事了。九州隐门将会在江湖上名声大振,势必趋之者众。

    能参与到这样的大事中来,所有的这些江湖豪客们自然是人人血脉愤张、奋勇争先,如猛虎下山一般。春秋战国以来,诛杀帝

    王将相,从来就是英雄的象征,是要哄传天下的壮举,不拼命哪行?

    刀与剑,呐喊与冲动,夹杂着跳跃的野性,带着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决心,洛长老引领这股洪流,漫过平阔的土地,杀向正前

    方的目标。

    朱安世紧紧地跟在后面,双目如赤,左刀右剑,脸上的伤疤显得十分狰狞。他非常渴望能够遇到元召,在这样几千人围攻的形

    势下,他要亲眼看到,那个不共戴天之仇的人是怎么死的!

    这么大的声势,都已经冲进长乐塬的领地内了,竟然一点儿抵抗都没有遇到!这到底是他们行动太迅速还是对方反应太迟钝了

    呢?

    虽然有许多人心头同时涌起这个疑问,但没有人会停下脚步,无论怎样,放胆冲杀就是了!

    人生如梦,视死若生,其实就在一念之间。

    距离并不长,江湖身手亦非同小可,陆地腾跃,杀气横生,刀剑如山,何人胆敢当此锋芒!

    这一片平阔地带,春风到此处暂时停歇,遍地已是绿草葱茏,有些不知名的野花已经悄悄开放。被这些江湖豪莽飞奔而来踏在

    脚下,也许就会马上凋零,辗转成泥。世间万物,命运皆是如此。片刻之前的蓬勃峥嵘,又怎知道转眼之间,灰飞烟灭化为尘

    埃!

    马蹄声响起的非常突然,似乎是一把从天而降重锤忽的就落在了大地上,有一个飞驰的骑兵转过了缓坡,出现在所有人的侧面

    视野中,然后是几骑、十几骑、百千骑……!

    普通的骑兵马蹄不会发出这样的动静,但这支骑兵不同,这是真正的铁骑!几千匹来自草原和西域的纯种良马,马蹄铁、护身

    轻甲、面罩、铁质的鞍纏铰环,高大的身躯壮硕的四蹄,一旦冲锋起来,势不可挡!这只是一匹马给人的感觉,而现在忽然出

    现的是上千匹同样的战马,摆开阵型从那个方向冲过来,形成了一片高速移动的铜墙铁壁!

    那是东方,是太阳升起的地方,千余匹战马就那样耀武扬威的跃了出来。而马背上的所有战士都是同样的制式铠甲,红缨战盔

    ,外面所罩的既不是普通汉军的战袍,也不是黑鹰军的黑色飞鹰图案战袍,而是一袭掐金边走银线的大红色战袍!

    这身战袍,都是按照个人身材量身制作,最明显的标记就是在肩膀的位置刺绣着一把成飞刺之势的金剑。崭新的大红战袍罩在

    盔甲之外,策马驰骋随风飞扬,彷佛从山岭间平地而起了灿烂的云霞,气势非凡,见者无不心神大震。

    站在长安学院望星台上的人,眼前异常开阔,那片平阔土地上的场面一览无余,看得清清楚楚。人人目瞪口呆心驰神摇之际,

    还未及有人开口赞叹,早又看见同样装束的两支骑兵从另外两个不同的方向也现出了身形。

    从这儿看过去,形式一目了然。三个方向的这些精锐骑兵隐隐形成包围夹击之势,铁蹄起春雷,平地大潮生,五千铁骑杀气斩

    裂云层,直趋即将突袭到长安学院近前的人丛而来!

    在望星台上伸长了脖子看着的人,回过神来之后,终于开始发出各种各样的吃惊声音。就连皇帝刘彻也有些微微的失神,他抓

    紧了手边的栏杆,嘴里喃喃低语了一句。

    “这就是元卿所说的那把利剑?如此华丽的铁骑……上了战场,能打的赢吗?”

    话音虽低,元召却早已经听见,他嘴角扬起了意味深长的笑意。

    “陛下且拭目以待,不用多长时间,很快就见分晓。”

    开玩笑!什么叫能打的赢吗?现在还并没有人知道元召究竟给这支华丽的骑兵部队赋予了怎样的犀利。长乐塬剑湖冶炼场这几

    年打造出来的各种最新式的武器装备,包括只在性能试验阶段的,都给他们从头到脚装配了个齐全。

    元召有信心,这支必将在征伐西域的战争中大放异彩的骑兵队伍,今天的第一次亮相,一定会给所有人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只要接下来的场面,他们能够坚持着看完。

    洛云升今年五十多岁,正是一身修为高深的时候。能在广布天下的九州隐门中做到七大长老之一,自然有着独到的本事。

    生性机敏的人往往会对危险有着异于常人的敏觉。洛长老指挥着几千江湖高手冲到离长安学院已经不到一箭之地的时候,他的

    心中忽然就涌起了不妙的感觉。怎么会没有遇到抵抗呢?这太反常了!

    然而就在他心念急转想要观察究竟的时候,已然来不及了。闷雷震响大地,听到手下的惊叫声,闪目急看时,不禁大叫一声不

    好!

    这是朝廷的骑兵出动了?而且是早已经在三个方向设好了埋伏,就等着他们钻进来了。

    很多人已经发现了这不同寻常,虽然他们只是些好勇斗狠的江湖客,没有上过正规的战场,但也知道与这些训练有素的骑兵作

    战,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

    “大家不要慌!骑兵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跟我奋力冲杀,只要我们攻进了长安学院,这些骑兵就起不了什么作用了。不要退缩

    ,杀!”

    外号“神机子”的洛长老见机还是非常快的,在已经被包围的情况下,背水一战,破釜沉舟,这果然是最好的办法。他中气十足

    ,大声说完,挥剑所向,人群如潮水一般随着他继续头也不回地向前杀去。

    不过很可惜,他的企图,恐怕永远也无法完成了。耀武鹰扬的骠骑校尉岂能给他这个机会!

    来自天山云脉深处的龙马,此刻如同真正的蛟龙一般,根本就不用主人的催促,自然知道该往哪里去。它从平地的边缘绕行一

    个弧形大半圈后,引领着身后紧紧跟随的千余铁骑,直接就拦在了那些舞刀挥剑的人面前,切断了他们前进的道路。然后马头

    打个旋,斜刺着就杀将过来。

    到了此时此刻,什么多余的话根本就不用多说一句。刀和剑就是最好的语言!冲在最前面的十几个隐门高手纵身飞跃,刀剑齐

    斩,从不同的方向直袭头一匹赤红战马上的人。

    面对着汹涌而来的杀意,龙马继续往前奔驰,马蹄速度一点儿都没有减弱。马上的霍去病早已经放下了面甲,虽然在她眼里的

    这些家伙只是些乌合之众,但既然是在师父、皇帝还有一众朝廷大臣的眼皮子底下第一次亮相,那么就必须要让这支贯穿自己

    意志的铁骑拿出最好的状态来。显威扬名,只在今日!

    一身特制的盔甲轻薄坚固,一点儿都不妨碍在马上的轻盈动作。手中的梨花枪轻轻抬起,眼眸如电,在她眼里,攻击而来的敌

    人动作显得异常缓慢,每个人咽喉位置的喉结都清晰可见。丈八长的梨花枪“扑棱”抖出一个碗口大的枪花,幻影闪过,这一招

    就叫做“梨花万点头”!

    没有惨叫,没有挣扎,似乎只是十数截腐朽的烂木头被戳中了一般,龙马纵身而过时,十几具尸体纷纷扑倒在地,咽喉位置皆

    被洞穿,血花绽放!

    一枪既出,便开启了杀戮的征程!纵列成排的铁骑就这样随着骠骑校尉的背影杀入了纷乱的人群。刀砍血溅,弩箭夺命,铁蹄

    践踏如泥,人命轻如蝼蚁……!

    更远处的地方,红色的飓风终于全部围拢过来,三面合围,开始了无差别的“清场行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