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九章 傲视群雄 挥刀划破苍穹
    长安学院,这座大汉帝国将来的精英摇篮,似乎从诞生的这天起,就注定要成为天下万国四海八荒流血与征服的发源地。当那支红色的铁骑横卷过春天的大地,鲜血在马蹄和绿草间肆意流淌的时候,又一个无敌的传奇,便从此处开始了它的征程。

    “安国侯,这就是你说的那把出鞘的剑?”

    “不错,正是!陛下以为如何?”

    “这把剑……朕将持之刺向何方?”

    “陛下难道没有听说过一首传唱于草原上的民歌吗?”

    “哦?朕不知道你说的是……?”

    皇帝刘彻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视野中的那处战场,说话的间隙并不回头。旁边的元召风轻云淡,却没有再去看那杀戮的场面,只是低声吟诵起来。

    “敕勒川,阴山下……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丞相公孙弘抬起头来,眼神复杂的看了元召一眼,他知道接下来将会要听到什么了。这些事关国家前途的军国大计,本来是大汉丞相该负起的职责。可是,他没有这样的雄心大志,更没有这样的胆略,时至今日,他不得不承认,这个本身并不在朝堂上的人,才更像是没有丞相名号的大汉丞相啊!

    “元卿,朕派出去的大汉使团带回来的消息和他们的遭遇,你都知道了吧?实话告诉你吧,朕很愤怒!所以,这次到长乐塬上来,朕早已经在路上决定了,即便你没有什么想说的,朕也要你拿出一个办法来!……果然,你没有让朕失望啊!心中早就有了计划了吧?很好!既然朕的重臣们都在这儿,那就不用回长安了。朕命令你,就现在,就在这儿,马上把你想说的说出来……!”

    听到皇帝的大声说话,臣子们都惊讶的转过了身子。有的已经心中有所领悟,有的人仍旧沉浸在刚刚看到那场面的震撼中,一时半会儿还没回过神来。却看到元召整了整身上的袍袖,收起了笑容。

    “陛下,臣谨遵旨意!在几年之前,臣在朝堂上曾经讲过打通通往西域各国通道的意义和作用,那时候本来就有过打算,要动用兵力西征的。不过后来因为真番国的事和汉匈雁门关大战,就把这个计划阻断了。这样的后果,就是我们汉朝虽然已经与西域那些国家建立起了关系,但因为西部匈奴遮断玉门关以西的通道,汉朝的商人和使团根本就无法从陆地直接到达。只能绕远路,从河运至高原,然后再转折去各个国家,这其中的辛苦与不便,恐怕只要去过的人,都一言难尽。”

    这些情况,最后这一趟出使归来后的博望侯张骞已经在朝会上做过汇报,因此,很多大臣们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皇帝只是点了点头,听元召继续说下去。

    “呵呵!世间事就是如此,没有真正从心底慑服的人,他们是不会与我们长久保持良好关系的。当匈奴人以武力相威胁的时候,那些因为贪图汉朝的财货之利而与我们来往的国家,马上就翻脸无情……这样的教训绝对不允许再发生第二次!因此,臣的奏议就是,大汉兴兵西征的时候到了,请陛下批准,马上开启打通西域通道计划,选派精兵强将,西出玉门关,扫荡匈奴,踏平西域!”

    望星台高几十丈,皇帝和他的一大半朝廷重臣们此刻都在这里,有些人心中忽然有一种错觉,在这儿谈论军国大事,好像比在含元殿中更容易让人心生澎湃之意。他们看着平静说出自己心中想法的元召,终于明白他为何选在这个时候祭出那把正在杀戮无算的“倚天剑”了。

    已经重新拔出赤火剑的骠骑校尉,斜指向前方,自从展开冲锋以后,一直没有回头去看一眼长安学院的方向。

    她知道,师父元召、皇帝和朝廷大臣们一定都在那里向这边观望。现在自己和麾下这五千骑兵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干脆的方法解决掉眼前一切站立的敌人!

    从在缓坡后开始发起冲锋,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死在自己马前和枪下的到底有多少人了……五十个还是一百个?霍去病并没有去想,她把眼前的这片平阔土地已经看作了真正的战场。而那些在四处逃窜或者是拼命抵抗的江湖高手们,便是交战的对手或者是围捕的猎物!

    梨花枪是师父元召亲手打造的,在匈奴万骑中,曾经凭它所向无敌生擒活捉白羊王。而今,用来对付这些一盘散沙

    的江湖客,简直是一种浪费。所以她收起了枪拔出了剑!

    随着长剑所指,那些冲锋的队形随时变化,按照平日里的操练模式,进行着反复的切割、包围、歼灭……!所有的马上骑士,在这一刻都是铁血无情。

    满身鲜血的洛云升长老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在真正成建制的铁骑面前,任何江湖高手、高深修为都是不堪一击的!

    武功再高又怎么样呢?可以用身体抵抗密集的弩箭攒射吗?面对着几百上千的铁骑冲锋,根本就没有与之相抗的机会啊!洛长老亲眼看到那些轻身功夫卓绝的高手,如大鹏展翅一般飞身而起,想要扑到对方马上杀敌,然而立刻就被对方像射杀一只傻鸟一样,一头栽到地上,死的不能再死。

    倒在地上受伤的人被来回冲锋的铁蹄践踏,很快就成为肉泥。那些罩在面甲下的面孔,似乎是没有感情的杀神。刀锋在马上挥舞而过,鲜血冲天而起。很明显,他们的目标是要杀光所有人!

    洛云升看着手下带来的人大批大批的倒下去,他像一匹孤独的老狼仰天长嚎!他不是没有想过要凭自己的身手去诛杀骑兵的主将,为手下们求得一线生机。然而,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到。骑兵们之间的战术配合太严密了。经过无数次军事演练的这支骑兵,已经真正达到了“千军如同一人”的兵法最高战术水平。

    身披大红战袍的身影互相配合,彼此接应,远的用腕弩攒射,近的就十几、几十匹战马同时碾压而过,一地死伤。连接近他们的机会都没有,更不用说给对方造成有效的杀伤了。

    一个人情绪的转变其实非常快。从豪情万丈到亡魂丧胆,也不过一刻多钟的时间而已。现在已经不是想要怎样去诛杀汉朝皇帝大臣的时候了,而是要怎样想尽办法逃得性命!

    然而,今天这块地方,注定将成为他们的葬身之地。这一批从天下各地汇聚而来的江湖高手,也将会成为长安学院开院的祭祀天地牲礼。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他们流淌的鲜血将浇灌这片长安学院正对面的平地,被深深滋养的大地在将来会成长起茂密的树荫,百花丛生,青草绿地,成为一处极好的谈论学问的地方。如果他们泉下有知,也不知道该哀叹还是该愤懑……。

    年轻的骠骑校尉在过去这些年里,虽然一直跟在元召身边,但她并没有认真的学习过兵法。她喜欢的是剑法武功还有自由不羁的发挥。不过,元召曾经说起过的一些话,总还是记得的。

    兵法有云“围三阙一”。是说不要把困兽犹斗的敌人逼得太狠了,要给他们留一条活路,这样他们才没有拼命必死的决心,也就更容易取得胜利。这一条,霍去病还是记得的,于是,随着她下达的命令,纵横冲锋的骑士们从三面合围后,果然拨转战马的方向,给开始拼命逃窜的人留出了一面空地。

    所有没有经过正式军事训练的群体应该都可以称为乌合之众吧?已经被铁骑冲锋惊破了胆的隐门高手们,还未死者总还有千人之众,现在慌乱之中,已经没有人再顾得上听洛长老的指挥了,各自逃命要紧。只要有机可乘,哪里还顾得上多想呢!

    于是,大批的人群哭爹喊娘狼狈而逃,顺着没有铁骑的空地直向前方跑去。洛云升、朱安世这些人都在其中,虽然心中好像感觉到有些不妥,但这是唯一的逃命机会,也顾不得那许多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望星台上的人,居高临下却对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不管是怀有怎样心思的人,此刻心头涌起的,都是对这些江湖人士深深的悲哀。因为,那些身披红色战袍的铁骑杀戮者,放生他们的并不是可以逃命的方向,而是一条必死的绝路!

    那个方向,平地尽头是云崖,云崖之下便是波涛汹涌的滚滚渭河……。

    五千骑兵终于汇聚到了一起,如同红色的云层落到了地面。刀光掩映下,那匹龙马已经忍耐不住想去最后的冲锋,四蹄乱炸长声嘶鸣,霍去病长剑所向,铁骑洪流奔涌向前,杀向那跑到云崖边绝望回头的人群。赶尽杀绝,一个不留!

    “果然好剑……!朕的这把剑,应该叫做什么名字?”

    “如果陛下恩准,它的名字……就叫做赤火吧!”

    大汉赤火军横空出世,它的火焰,即将去烧透那西面的半边天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