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章 杀气忽起 刺客挡者披靡
    洛长老终于还是坚持到了最后一刻。这个最后死去的人,亲眼见证了几千手下灭亡的整个过程。他抬头看着前方那些杀气凌人的铁骑,用手握住射进胸膛的几只弩箭后,猛的拔了出来,鲜血喷涌中仰天大叫一声,带着无尽的悲愤,跌落云崖,隐没在滔滔的河水中。

    从那片转出缓坡的平地直到这临近渭河的崖边,布满了死去者的尸体。这支身披红色战袍的骑兵部队,真真切切地向世人展示了什么叫做“杀鸡焉用宰牛刀”这句俗语的由来。

    在这半个时辰的时间里,杀人杀的那叫一个利落。在战马奔驰的范围内,没有人能够逃脱,拼命也无济于事,逃跑更是逃不出弩箭的射程,想要扔掉武器投降,很抱歉,骠骑校尉发出的命令是,全部处死!

    沉默的逐杀终于结束,霍去病立马崖边,往下看了一眼,几十丈高的陡峭石崖乱石嶙峋,渭河之水从下面翻滚东流而去。大批的江湖中人被追击而来的弩箭吓破了胆,刚才就是从这里跳了下去,后果自然很惨烈。

    既然已经没有活着的人,那么任务就算完成了。这些人其实本来也不用全部杀死的,后来的这些已经丧失了抵抗的勇气,只想着逃窜活命而已。不过很可惜,他们的运气不好,遇到的是需要拭剑发威的骠骑校尉和手下五千骑兵,说不得要借他们的血和命来一用了。

    “这样的表现,在师父眼里应该已经算是合格了吧?……不知道他在皇帝面前会做出怎样的评价呢?”

    赤火剑重新收回鞘中时,霍去病策马转身,想着即将要得知的答案,心中有着小小的忐忑,又有着极大的希望。浑身散发出铁血之气的五千貔貅之师紧紧跟随,纵马而行。

    波涛汹涌的渭河水中,一个人的脑袋露出了水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正是侥幸未死的朱安世。他的水性极好,从石崖顶端跳落到渭河里后,借着乱石的掩护,一口气游出很远,才露出头来。

    上一次被火烧过后,脸上的伤疤早已经破坏了他曾经英俊的面庞,而今天的乱战中,又被一只弩箭擦过,留下了深深的血槽。不过与他现在心中的绝望比起来,身上的伤都算不了什么。

    死了!都死了!河水冰冷,还带着料峭春寒。这个命大的人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有多远跑多远,离得这个地方远远的。自己的力量,是永远也无法复仇的。唯有把亲身经历的惨痛教训带出去,带给长老们,让他们去想办法燃起更大的复仇之火,才得还有希望……。

    长安学院望星台上的人从头至尾的看清了整个过程。从皇帝到大臣再到普通的羽林军侍卫,虽然隔得这么远,但那些骑兵身上散发的那股凌厉锋芒,却人人都能感受得到。

    皇帝刘彻素来最重英雄,带领这支骑兵的校尉名字他记得很清楚。当年在含元殿上钦封十二名军中有大功者为侯时,他曾经在最年轻的霍去病名字下朱笔圈点过。却没有想到,今天这支一出手就是霹雳雷霆的骑兵,竟然是属于此人所统领的。

    皇帝惊喜交集,心情大悦之下,马上就答应了元召代为提出的请求,准予这支骑兵自成编制,并亲自赐名为“赤火军”,自今日开始成军。

    赤火军的独立成军,在汉军中引起了很大的震动。这是自黑鹰军成立以来,拥有独立军队称号的第二支骑兵队伍。为了这件事,曾经在汉军将校中发生过很多不服气的挑战。但最后的结果无一例外,都被教训的服服帖帖。当然,这些事,并不为外界所知。

    也难怪他们如此,这支军队的主将太年轻了,年轻的有些过分。然而这些不满和不平,在将来的不久,都会变成满满的敬佩和心悦诚服。

    当几天后西征大计正式定下后,皇帝命铸将军印,拜骠骑校尉霍去病为骠骑将军,一切准备完毕后,择日兵发玉门关。在西征期间,凡玉门、阳关一线汉军皆受其节制,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至于一些江湖匪类的生死,现在还不放在皇帝和朝廷大臣这些人的心上,反正都是些心怀不轨之徒,死就死了吧,免除后患。不过随后发生的一件事,却又横生了许多变数,令皇帝震怒,从而引发了又一场大索天下和对江湖游侠辈的打击。

    见刚刚被自己命名为赤火军的五千彪悍骑兵已经全部在长安学院外的场地上集结完毕,皇帝决定,亲自去嘉奖一番。今日本为文事而来,却不料意外见识到了这样壮阔的武事场面,他心中的欣喜可想而知。

    虽然这些骑兵收拾的只不过是些江湖客,也本来算不了什么。但俗话说的好“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这股红色飓风冲锋起来,那可真是势如猛虎,疾若雷霆。简单形容就是太厉害了!

    见危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解除了,无论是跟随的大臣还是负责护卫的羽林军侍卫们,在心中震撼的同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原来,元召早就有所准备。倒是害得大家紧张了一场。

    皇帝龙行虎步转身下望星台,诸贴身侍从跟随在侧,羽林军和西凤卫护卫提前开路,大臣们也都心情复杂不一的跟着。沿着汉白玉石阶转下最高层平台时,走在最前面的凤九忽然心中警兆大生!

    望星台高三十多丈,共分五层。外围皆是采用飞檐斜挑的建筑风格。在明晃晃的日光下,只见一道如闪电一般的锋芒从斜对面的飞檐顶上直射过来!

    凤九眼角发现危险的时候,那把被人贯注内力的钢刀已经近在眼前。皇帝就在身后一尺开外,虽然凤九身后还有五六名侍卫挡在皇帝前方,但还是十分危险的。这刀的来势太猛了,带动的风声刺破了空气,对方一看就是极为厉害的人物。

    能够坐到西凤卫副统领的位置上,凤九的武功修为可想而知。见势不妙,他不闪不退,手中的宝刀来不及出鞘,刀做棍使横着就抡出去,相碰之时,感觉到一股大力几乎要抵挡不住,他手臂发麻,被震得倒退了一步,但那把刀也终于改变了方向,斜着飞去插到了墙壁上。灰砖壁垒的坚固竟然被这一刀之力所破,插进去了足有半截刀身。凤九大吃一惊的同时,已经厉声大喝。

    “有刺客!保护陛下!”

    突变就发生在眨眼之间,后面的人根本就还没来得及反应。七八个在皇帝最身边的侍卫早已经在第一时间行动起来,纵身而起,把皇帝刘彻严严实实的保护在了中间。然而,凤九话音刚落,还没等他拔刀戒备呢,有一人形如鬼魅从头顶上直扑而下,手爪如同铁钩,直奔皇帝的头部抓来。

    凤九和侍卫们听到动静,知道不好,连忙拳脚并举抵御从高处来袭的敌人。后面稍远些的李敢等羽林军侍卫也不过相隔着五六步的距离,这一下吃惊非小,连忙拔刀过来支援。然而就算是这么短的距离,在这位突袭的绝顶高手面前,也已经有些来不及。

    只见那半空中扑下的身形,眼看就要被纵身跃起的侍卫们遮挡住的时候,他一只手臂随手挥出如同幻影,连续几掌印在了每个人的胸口肩头,这轻飘飘的挥洒看起来好像全无力道,然而打在每个人的身上却如同被铁锤打中了一般,口吐鲜血纷纷跌落到一丈开外。

    果然是强中更有强中手,就连凤九那么厉害的修为,可是在这个人的面前好像也没有还手之力。不过他的反应也是够快的,知道形势危急,他拼着左胸膛被对方打了一掌,终究还是挡住了袭击皇帝的那只如同铁钩的手爪。

    只要缓过这口气来,挡住这猝不及防的杀招,李敢等人的反击马上就到,自己就算身受重伤,也是值得的。不过,西凤卫副统领绝对没有料到,他想得过于乐观了。

    袭击者的下坠之势未尽,怪叫一声,手臂突然暴长,竟然伸长了半尺多余,铁指如钩已经堪堪触及皇帝刘彻的发髻。而最后一个阻挡者凤九则被他另一只手掌所重伤,扑倒在地,无力再战!

    再后面的文武大臣们终于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发出乱七八糟的惊叫,毕竟刺杀皇帝这样的事发生在眼皮子底下,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

    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有一道疾风掠过所有人的头顶,如同离弦之箭,后发而先至!不过这却不是一支箭,而是一个人。

    名叫山月老人的绝世高手本来并无意诛杀皇帝,不过他适逢其会,一时起意想要顺手解决再飘身而去,料想那元召必定会大祸临头。也算是报了在终南山上的那一脚之仇。

    这样突然袭击,他本来是很有把握的。然而眼看就要成功,他已经看清了正对着的皇帝那双带有怒意的眼睛。正要痛下杀手一击毙之,有一只脚以眼力不能企及的速度就那样突然出现,重重的踹在了他的后背上,和那天被踹的感觉简直是一模一样!

    “卧槽!又是尼玛的元召这混蛋……!”身子斜飞出去的绝世高手在这一刻出离的愤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