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二章 心如赤子 高处不畏刀寒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珍贵的,只有一次。当生死威胁来临的时候,怎样保证自己的安全,才是最先的选择。

    崔弘等几个拜入元召门下弟子,虽然一直以来都对他有近乎神一样的崇拜,但他们知道,这个传授他们各种武功修为的人终究还不是神。

    除了霍去病之外,崔弘是这几个人之中武功最高者。他心性坚定,入门最久,对元召所传授的东西也记得最牢靠。以他现在的水平,无缺重剑在手中时,已经很难找到与之相敌者。

    然而就是他这样的厉害,当听到司马夫妇呼救求助,第一时间飞身跃出来阻拦时,也只不过五六个照面儿,就被那山月老人诡异的身手所伤。虽然也有一时大意的成分在内,但这不知什么来路的老者功夫之高是勿庸置疑的。而且,简直是来去无踪,飘渺之间就追之不及,轻身功夫更是令他们望尘莫及。

    因此,当元召坦然地走出来,按照那老者的要求,自缚双手,来到五层高的望星台飞檐边缘,与之面对的时候,无论是台上台下的人,都齐齐的惊呼了一声。

    见山月老人已经脱臂而出飞刀环绕,崔弘几乎就要在第一时间飞身上来挡在元召面前,只有交过手之后,才能知道对方那神出鬼没的独家武器有多么厉害。以血肉之躯怎能相抗西域乌钢打造的飞链旋刀啊!

    苏灵芝看着元召单薄的身影站在那高处,似乎一阵风就能吹倒似得,她又害怕又紧张,禁不住用手捂住了嘴巴,强忍着眼中的泪水没有哭出来,虽然这么远,他不可能听得到。但她还是怕因为自己的情绪扰乱了他的心神,万一出现什么不测……她简直不敢想下去了!

    司马相如用力的抱紧了妻子,使卓文君终于从先前混乱而崩溃的情绪中逐渐清醒,他们两个人神情复杂的看着元召的身影,心中既感激又紧张担心。

    其余的一大群人都抬头看着,不知道说什么好。远近的声音都安静下来,已经安排好警戒的霍去病纵马而至,一把甩掉头盔,梨花枪“砰”的插进了大地。

    “这老混蛋……还真是阴魂不散呢!”

    “师父可能会有危险。我和他交过手,被那链子飞刀伤了左臂。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崔弘的语气很焦急,他咬牙忍着左臂的伤痛,鲜血已经染红了外衣,但并没有来得及去包扎。霍去病摇了摇头,现在他们谁也帮不上忙。

    “师父他自有分寸。放心吧!在这个世界上,我不相信有人会伤得了他!”

    骠骑校尉的眼中放出光芒,自从十年之前伏在那屋顶上,亲眼目睹元召对流云帮大开杀戒的时候开始,在她心中,他便是世间的无敌!

    与下面那些元召亲近之人的情绪略微有些不同,望星台上众人心情则是更加复杂。对元召素来怀恨在心的人,自然是心中暗暗称快,盼望着最好是这小子就此殒命,以后会省却无数的麻烦。

    而与他相善者,则是在担心之余暗暗埋怨他太过于感情用事。对付这等穷凶极恶之徒,既然已经被团团包围,那就应该派羽林军侍卫们一拥而上斩杀之,再不行就直接调派刚才的那支铁骑乱箭攒射,总能把他杀死的。

    大汉帝国唯一双侯爵称号的人,身份可谓尊贵,天下闻名,未来无可限量。怎么能为了一个区区小儿的生死,而如此轻易地就以身犯险呢?

    拥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就连最懂得元召的主父偃,对他当前的行为也是极为不满。成大事者,怎么能如此妇人之仁呢?这可是一个大忌!如果不能克制自己的这种感情,想要在朝堂和杀场上保持永远不败,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这样的教训还少吗?远的例子就不用多说,楚汉争霸时期的西楚霸王是如何的厉害,那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古今第一勇将!然而,他终究还是败亡了,名马美人难相顾,自刎乌江空叹息!

    主父偃恨恨的摇头,下定决心,这次过后一定要好好的和元召谈谈,让他以后改掉这种凭感情轻率做事的大毛病。然而,和他并肩而立的董仲舒与他的想法则正好相反。

    董仲舒是越来越欣赏元召了。这位年轻的侯爷带给他的观感一次比一次不一样。见他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下,自缚双手挺身而出,刀斧在前而面不改色。所为者,只不过是为了救回那个孩子而已!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舍身而取义者,唯元侯也!先贤所谓大仁大勇,为圣本色,无过于此乎!”

    这位毕生精研儒学奥义的大宗师级人物,在这一刻,好像忽然悟到了许多更深层次的东西。脱口而出大为赞扬,差点没把主父偃的鼻子气歪了,心中大骂迂腐!董仲舒对他态度不屑一顾,此正是大义微言,不如亲自践行理解的透彻啊!他也下定了决心,这座长安学院不管未来之路如何坎坷,毕尽余生之力,先身而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而几个大臣暗中偷眼去看在羽林军侍卫重重护卫中的皇帝陛下时,却见他脸色阴郁,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

    “安国侯……也太轻率了吧。明知道圣驾在此,却让这刺客有机可乘,差点儿伤到皇上……。”

    有人在皇帝耳边轻声地说了一句。声音很轻,除了寥寥几人之外,稍远些的并没有听见。李敢眼光一瞥而过,早已看清说话之人,正是那位善于吹奏各种乐器的皇帝贴身侍从官李延年。

    这位漱玉宫李夫人的弟弟,职位虽低权力却大。因为投合皇帝的心意,再加上李夫人正受宠,这几年简直是红得发紫,成为很多朝中大臣争相交往的对象,可谓是皇帝身边第一宠信之人。

    他与元召可是有着很大的过节。这几年,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不过他在此时趁机进言,皇帝却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李延年心中一惊,马上住口不言。

    “凤九,给朕记住!无论元召会不会出危险,今日过后,朕不希望听到这世上再有什么隐门的存在!哼!”

    受伤后一直坚持到现在的西凤卫副统领躬身领诺。天子一言既出,谁敢怠慢!这句话虽然平淡,但这背后隐藏的却必定将是一场大清洗,血流盈野,浮尸无数!

    此时已经跃上飞檐顶端的元召,自然不会知道下面众人的各自表现。既然做出了决定,生死便当置之度外。他从来不会认为自己就不会死,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死,当然可怕。可怕的不是死亡的本身,而是对死去后迎来的未知恐惧。但对于一个经历过比死亡还要震撼离奇的人来说,生死的考验,好像也没那么重要。

    他上来的时候就已经看清楚,小明珠并没有什么大碍,呼吸平稳,只不过是昏迷,应该是暂时性的,过后自然会好转。这让他暂时放下心来。对面的这个老家伙,身具妖术,在终南山那山洞中死去的孩子被他吸尽了身上的血,他练此妖邪之术一定已经荼毒过很多无辜生命,今日须放他不得!

    山月老人终于看清了这位令很多人忌惮的年轻侯爷面容。身材偏矮,面色寻常,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站在身前三尺之外,他几乎飞刀就可诛之。

    山月老人能活到这么久,做事向来谨慎周全。他一手五指如同铁钩,紧紧扣住掌中小儿的咽喉。另一只手臂甩出,“哗棱”声响,一条细细的乌黑铁链已经紧紧地缠住了元召的双腿。这铁链别看很细,却也是用西域钨钢打造,任凭你有霸王之力,也休想挣脱的开。如此一来,元召双手双腿都被绑住,他就算是再厉害,自己也不怕了。

    “哈哈哈!元召,现在落在我手上,你还怎么”

    元召看着他得意猖狂的样子,不禁淡淡的笑了笑。

    “生死之间,这原也没什么。我既然已经站到了你的面前,要杀要剐随便你。不过,在这之前,你先把明珠交好好出来吧!”

    山月老人好像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他的嘴角露出残忍的冷笑。

    “元召,你想得美呀!没想到盛名之下,其实难负。你连这个小小的伎俩都识不破,自己来送死也算是活该了!你这小子既然身具那么大的能为,却身在朝廷而肆意的屠杀江湖英雄。听说这些年来,死在你手上的江湖人物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哼!却没想到,自己今天会丧命在自己的这块封地上吧?这就是天堂有路尔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纳命来吧!”

    话未说完,山月老人突显狰狞之色,身形暴长之际,随手把掌中的孩儿抛向半空,然后左臂收紧绑缚住元召双腿的铁链,右手挥出,冷锋突袭,飞链旋刀在这个距离内杀敌,从来都是万无一失、鬼神难逃!

    高三十余丈的望星台飞檐上发生的这一幕,上下总共几千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不禁都大惊失色!那孩子已是定难活命,而长乐侯元召今天也必定是凶多吉少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