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三章 身似飞鸿 热血染透青衫
    鱼在水中游,鸟在天上飞,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在一些人间传说中,虽然有人可以御风而行,但毕竟那是传说,是近乎于仙迹的事,普通人是可望不可及的。

    从三十余丈高的地方摔下来,武功再高,也不可能活命。更何况,只是一个小小的孩童。

    所有人都大声惊呼起来。司马夫妇更是魂飞魄散,在这一瞬间,他们知道将要永远的失去明珠了!

    那小孩子的身体被抛出去后,头朝下直直的坠落向地面。这山月老人十分歹毒,他唯恐元召的厉害超出自己的预计,因此,先以这孩子为诱饵,分散他的心神,然后飞刀直斩。在这样全身已被控制的情况下,对方如果还能不死,那他的命就算是真大!

    飞链旋刀是山月老人多年以来的独门兵器,长长的铁链如影随形笼罩敌人的周身上下,而那把飞旋的短刀更是变化莫测追魂夺命。也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人的性命葬送在这把刀下。两人之间的距离本来就很近,他杀招陡出的同时又使劲的收紧了缠绕在元召双腿上的那根铁链,满打满算元召绝对无路可逃!

    山月老人激发全身的潜能之后,身形高大力大无比,元召那单薄的身体果然经不得他臂上的千钧之力,整个身子竟然一下飘了起来。

    不过,还没等着山月老人大喜得手呢,忽觉臂膀间一股大力袭来,在酸麻和剧痛中缠绕臂间的铁链竟然脱手而出。从他眼中所见,对方的身体好像在空中稍微的迟滯了一下,然后如同化身成了一支利箭,腿上犹自带着那根铁链猛的就飞了出去。

    山月老人心中震惊,自己手中具有怎样的力量,他当然很清楚。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元召那如同一片枯叶般被拽离地面的身体,竟然能在空中借力生力,突然爆发出丰沛无极的力量。那股力量十分强横,如果不是他察觉到不妙及时松手,很有可能连这只胳膊都保不住了。

    不过,山月老人吃惊归吃惊,他随机应变的速度也非常快。见元召飞跃出望星台外半空,试图去救回那孩子,老者怪叫一声,另一边手腕翻转,飞链旋刀逐影随形刺向元召的后心。

    元召知道这身怀妖术的老家伙很难对付,心中已经十分小心。不过他还是没有料到,此人已经失去人性,即便是小孩子的生命,在他眼里亦如蝼蚁一般随手就抛出去了。

    在这样的危急时刻,元召已经什么也顾不得了。他现在心中唯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救回明珠的性命。

    穿越者的身体具备无可估量的潜能,元召深吸一口气的功夫已经全身经脉逆转,体内如同山洪勃发海啸澎湃,八荒之力横生!这是他第一次在瞬息之间激发全身的能量,虽然知道强行这样做,很可能会招致极其严重的后果,但现在救人要紧,根本就无暇多想。

    迎着太阳的光芒,头下脚上整个身体飞跃俯冲下去时,元召感觉眼睛有些刺痛,看不太清楚周围的景象,不过他还是努力地睁大眼眸看到了那个小小的身形。胸膛间的气息似乎要破体而出非常难受,双掌用力已经崩断了束缚的绳索,一伸手抓住了急速下坠的司马明珠脚踝,然后顺势挽在了右臂弯间。

    一切恍若电光火石,此时距离他从飞檐跃下不过几个呼吸之间,耳边听到无数的惊叫声时,感觉到后背剧痛,那把呼啸而至的飞刀已经深深地透体而入。

    刚才他已经发觉背后危险的来临,并不是没有办法去躲开。不过,胸中一口气息将尽,手指堪堪已经捉到明珠儿的脚边了,如果稍一迟误,就再也没有机会救得他性命。因此他拼着受此一刀,咬紧牙关,一声未吭。

    山月老人的飞刀有半尺多长,他修为深厚,这一刀之力把整个刀头都扎了进去,不禁大喜过望。正要倾注臂力给被伤者造成更大伤害,忽觉得手上一空,却是元召趁着身体下坠之势,硬生生的把刀从背上拔了出来。

    山月老人一呆,飞链旋刀就势打了个旋儿,收了上来。看着元召抱着那孩子直坠下去,不免心中有些遗憾,刚才那一刀也不知道有没有刺中他的要害,不过从这么高的距离跌下去,料想重伤之后也难以活命。此地不易久留,还是先想办法离去为妙。想到这儿,他略一迟疑,四处扫视一眼,暗想脱身的办法。

    人终究是血肉之躯,他这一刀,还是令元召受了很重的伤,刀口又深又宽,身在半空,血已经涌了出来,染透了他的青衫滴落到怀中的明珠脸上,那孩子忽的睁开眼睛,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形势危急,命在旦夕之间!但有一线生机,元召当然不会束手待毙。他双腿被铁链缠绕,行动不便,笔直的往下坠落之际,早已瞅准第三层凸出的飞檐一角,他用尽全部力气左脚把半截铁链甩动,正搭在那飞檐边缘,虽然并没有挂住,但坠落的速度终究是稍减了几分。

    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一片惊叫慌乱,想要过来救援者,崔弘和李陵几人算是行动最快的,但跨越几十丈的距离,却显然已经都来不及。

    一声清越的战马嘶鸣穿云裂空,龙马不知道为什么主人要这般凶狠的对自己,它的屁股被剑柄狠狠地抽了一下,一跃几丈倏然如同闪电一般穿越了所有人的眼眸!

    耳边风声呼啸,看到离地面越来越近,元召知道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他把全身仅存的力量全部聚集到了肩背部,准备在最后的关头以此处着地,虽然不知道能不能保住性命,但抱在怀中的明珠应该没有什么大碍。然而就在离地面还有几丈高的距离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火红的身影纵马而至意图相救,不禁心中又惊又急,这是不想要命了啊!

    “快闪开……!”

    然而,听到他的厉声大喊,曾经被他亲昵的称呼为小冰儿的这个弟子没有丝毫闪躲的意思,纵马之际,一双泪水模糊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那坠落下来的黑影,心中只是念念“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得到你的一句夸奖啊……你若死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说是迟,那是快!龙马堪堪赶到望星台下,元召已抱着明珠如同流星般坠落。这匹马颇有灵性,似乎知道这样跟着主人来救人是十分危险的事,当笼罩的风声从天而至的时候,它使劲地往前纵越了一下,闪过半个马身,元召在上面看的明白,他早已经打起了全部精神,瞅准这个时机,避开了霍去病张开的双臂,以自己的后背落在了她的背部,借着马往前冲的力量,顺势卸去了大半部分坠落的巨大冲力,然后再从马背滚落在地,虽然剧烈振痛之下,大口的鲜血喷了出来,但终究是性命无碍。

    从这么高的地方坠落的力道,不是人力所能承受的。幸亏元召在半途想办法削减了几分,又在最后的时候被战马的力量化解,但即便是如此,穿着护身盔甲的霍去病随着战马前冲出去后,已经是感到气血翻腾,浑身酸痛胸口发闷也差点吐血。

    不过她已经顾不得自己的安危,拼命地勒住战马一跃而下,脚步踉呛了几下,扑到元召的身边,一眼看到他青衫满是鲜血染红,早已泪珠滚滚而下。

    “师父!你怎么样……你别吓我啊!师父……!”

    “没、没事……你别晃啊,头晕!呵呵,别紧张,死不了人的。眼泪啊……。”

    元召有些无奈的制止了骠骑校尉弟子的紧张情绪。示意她赶快把泪擦干,一会儿让人看到成什么样子嘛!

    霍去病看到元召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他还是笑了出来,应该是没有性命之忧。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见他嘴边都是血迹,连忙用自己的袖子给他擦干。扶着他慢慢坐了起来。

    元召低头看司马明珠好像是被吓到了,睁着一双大眼睛,这会儿也不哭了,只是不住的往他脸上看着。心中不禁又欣慰又感到有些奇怪这孩子的大胆。

    “师父……!”

    “元哥儿!你……明珠儿……呜呜呜!”

    崔弘他们只比霍去病稍晚一点儿,急掠而至围绕在元召身边,连忙七手八脚的替他除去缠绕的铁链,然后又紧张的解开衣衫,查看背上的刀伤处。随后司马相如和文君终于赶到,看到司马明珠安然无恙,连忙从元召身上接过来,抱在怀中不禁喜出望外。然后见元召满身鲜血背后一刀翻开血肉,模糊之状惨不忍睹,复又伤心又感激,一时之间心中的情绪无法表达。

    苏灵芝是最后赶到的,见元召如此,早已经花容失色,连忙蹲下身子,强忍着泪水用一方素白丝帕替他擦去流淌的鲜血,帮着几个人手忙脚乱敷药暂时包扎。

    “快看!那人要逃……我们去追!”

    李陵眼尖,最先发现。众人回头之际,霍去病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时,只见半空当中,那身形高大的白须老者如同一只大鸟一般,手中铁链左右交替,从望星台飞檐走壁跳跃而下眨眼间已经到了第二层。

    “不必追!……所有赤火军将士听令!前方目标,给我万箭穿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