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 浮生若梦 守你盛世容华
    弓箭,可能已经算得上是这个时代最厉害的单兵作战远程武器了。而九臂连环弩的出现,又把它的威力提高了十几倍。在两军战场上,只要弓弩出现的地方,必定是死伤无数,血流满地。

    不过,以这么厉害的武器并且是万弩齐发来对付一个人,却是第一次。有幸领受这种“特殊待遇”的山月老人,那时正飞身跃到那片树林边想要遁逃,惊觉不妙回头看到万点黑簇笼罩了半边天空如疾风骤雨而来时,不知他作何感想?

    无论是魂飞魄散还是愤懑填胸,这个世界上已经无人知道。五千愤怒的赤火军骑兵连续的三轮齐射,已经把他站立之处方圆几十丈的地方变成了弩箭簇满的森林。山月老人的尸骨,如果仔细去找的话,还是可以找到的,不过那也只是一只密密麻麻的大型刺猬而已,找不找得到已经没有意义。

    这个曾经去西域苦苦修习妖术的老家伙虽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但骠骑校尉和赤火军并没有忘了这件事。等到在将来的某一天,在西域之外的那片地方遇到修习同样这种妖术的妖僧时,血染黄沙,白骨成堆,将军一怒,屠城灭国!

    元召伤的很重,背上的刀伤还在其次,最主要的是他为了救明珠,强行逆转全身气机,突然爆发横绝之力,大伤身体元气,所以三五日之内并不能恢复,需要慢慢的调息休养,暂时不能跟皇帝回到长安朝廷了。

    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事,令皇帝龙颜大怒。当场就发布了几道命令,西凤卫的人已经马上奔赴天下各郡县,亲自监督部署,一场彻底的搜捕杀戮马上就会展开,这一次,任何人都不敢姑息怠慢。

    整个庭院被羽林军严密警戒,元召敷药之后并没有休息,他侧卧在榻上,与皇帝单独交谈了将近一个时辰,然后车驾就回转长安了。至于具体说了些什么内容,外人不得而知,各类流传于世的史书中,也并没有一句话记载。不过后来的研究者,从大汉对西域各国在不久后展开的各种军事外交行动中,已经能大体推测出这次并无任何记载的君臣会面究竟商讨了些什么。

    这样的正式君臣奏对,本来是应该在含元殿的朝堂上举行,由太史令正规的记载下来的。不过因为元召的受伤,就改为在长乐塬上君臣两人秘密交谈了。

    皇帝还是有些不放心他的伤势,想要调派宫中御医前来,不过被元召认真地谢绝了。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外伤是次要的,最主要是要调息休养受损的内息,那些太医院的御医们对此又有什么好办法呢?

    皇帝拍了拍他的肩膀,心中有无限感慨。叮嘱他好好养伤先不要挂念那些杂事。他会让太子暂且留在此处,如果有什么需要紧急上奏的,可让太子代为传达。

    元召拜谢。他自然知道皇帝留下太子刘琚在此的真正用意是什么。虽然没有明说,却人人都心知肚明,那是等他伤好之后一起回长安的。

    一些与他素来交好的朝中大臣们也相继来看望过后,长安学院诸事已安排妥当,便跟随着皇帝车驾一起回转长安去了。

    来自长安的所有人走后,长乐塬上终于又恢复了平静。元召终究是损耗过度,感到有些疲惫,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自从筹备长安学院的诸般杂事以来,他便没有好好的休息过。这一觉便睡得有些长,日出月落,不知时辰……等到再次睁开眼睛醒来时,有些黯淡的昏黄灯火中,有人伏身在他床榻一侧正在朦朦胧胧睡着。

    在特意剪暗的烛火光里,衣不解带守候了三天两夜的女子显得很是疲惫。可能是实在坚持不住了,粉颈低垂,头搁在蜷起的胳膊上,眼睛闭着,两腮之间犹自挂着晶莹的泪珠。

    元召暗自在心中叹息了一声,有些微微的歉疚。自己行事随心所欲,却没有考虑到这些最亲近之人的感受。终至身遭不测,却连累她们受苦受累。

    时候虽然是春天,但夜里终究还是有些寒意。见苏灵芝衣衫单薄,怕她着凉,元召轻手轻脚地坐了起来,想要给她盖上一床薄被。但忽然见灵芝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嘴里带着惊恐之意大声地喊出了声。

    “元哥儿……!你别死、不要……不要丢下我啊!元哥儿!呜呜呜……!”

    元召没有说话,他知道,她只是做了一个噩梦。也许在梦中经历了生死分离,犹自沉浸其中的悲伤。不禁心中涌起无限柔情,伸臂把她轻盈的身子抱起来揽在怀中。灵芝渐渐安静下来,似乎又重新睡去。在片刻之后,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她忽然睁开了眼睛,这次是真的醒来了。

    “元哥儿……你……我好怕啊!嘤嘤嘤!”

    摇曳不定的昏黄烛火中,她看到睡梦中那张满是鲜血的脸此刻正带着笑容在温和的看着她。这几天的心力交瘁加上担忧,在这一刻忽然都涌上心头,她再也忍不住,把脸伏在他的胸膛放声大哭起来。

    “灵芝姐……哦……。”

    梨花带雨,犹惹人怜。元召素来刚硬的心肠似乎被什么东西无端的触动了一下。他其实一直以来并不怎么会哄女孩子,一时间有着微微的手足无措。然后,他用手拂开遮乱那张清丽容颜的秀发,低下头去,在苏灵芝蓦然睁大的目光中,深深的吻上了她的樱唇。

    苏灵芝在他怀中的身子猛然变得有些僵硬,她虽然在梦中无数次想象过两人将来的甜蜜时刻,但当这一切来到眼前的时候,她竟然紧张的简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不过,也许是在内心深处早已经把元召当作此生所依,因此吃惊过后,灵芝心中很快就被升起的巨大喜悦填满。她的身子逐渐柔软,紧紧的偎依在那火热的胸膛中,香泽萦绕,樱唇婉转相就,眼中的泪水却一直没有停止,不过那不再是悲伤而是幸福。

    春风拂过大地,落尽高山河谷,夜空中繁星点点。春水浩荡,桃花汛期漫过堤岸,多少春花绿树绽放枝丫,次第开放……一吻之间,也不知缠绵了多少时光。

    “元哥儿……你的伤……又出血了。”

    “没事儿,已经好多了,不用担心。灵芝姐……我……。”

    “不许再这么叫了……听起来有些怪怪的。”

    “哦,以前你不都是让我这么叫的吗?”

    “以前是以前,以后是以后!傻瓜……你想要怎么对我啊?”

    温暖的空气中有片刻的沉默,问出这句话的苏灵芝有些紧张地从他怀里抬起头来,脸色绯红心头怦怦乱跳,不知道自己会听到怎样的答案。

    “灵芝,如果你愿意,那么我们成亲吧!”

    话语轻柔,淡淡的落在她的耳中,这是最平常的语言,却也是最深沉的情话。

    苏灵芝紧紧的扑在他怀里,她的身子软的已经没有了一丝的力气。这么多年来,虽然知道元召一直对自己很好,在他心里的地位也很重要。但她还是一直忐忑,怕他从自己的眼前消失。因为他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好像不是这凡世之人,她是真的怕有一天再也不能见到他了。

    “那,你到底愿不愿意呢?”

    “你……讨厌啊你!明知道……明知道……我愿意的啊!”

    “嗯,那就好!我会找机会对苏姨提起此事的。”

    “哎!你说什么啊?哪有自己来提亲的嘛!……你可以去找文君姨姨或者是主父先生……哎呀!这些事自己去想办法啦!我为什么要教你嘛,羞死人了!”

    “哦,是这样啊?哈哈,第一次没经验。”

    沉浸在幸福中的苏灵芝,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疑难之事,脸色微微黯然稍许。聪明如她,当然早就清楚未央宫中那位公主的心思,而且还有某些别的传闻……不过在烛火的暗影中元召并没有发觉,她很快又恢复如常。

    夜色中,有呢喃细语在憧憬着将来的幸福时光。天地间,春雨开始飘洒起来。不放心他的伤势一直守候在庭院周围的几个弟子们自觉地选择了回避。却无人注意到,身披红色战袍的骠骑校尉黯然牵着自己的战马悄悄地走进夜色中。

    霍去病听到了元召对灵芝做出的那句承诺。心里既为灵芝姐感到高兴,又感到深深的落寞。细雨中满满都是春天的气息,她深吸一口气,压抑下所有的情绪,策马直向大营的方向而去。明日之后,就要去长安城拜将西征,自己一定要让所有人刮目相看!包括……师父元召!

    第二天,带着司马明珠过来探看元召伤势的卓文君神情中带着喜色。她笑吟吟的看着不避嫌疑在替元召用温水擦洗背部伤口周围的灵芝,好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

    小明珠那天只不过是受了些惊吓,这几天已经恢复过来。这会儿正顽皮的爬到元召的身边来,问这问那的,小孩子的话总是多些。不过灵芝从来不会不耐烦,一边替元召重新敷好药,一边回答着他那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灵芝姑姑,大家今早都说你就要嫁给师父了呢。那明珠将来是要叫你师娘了吗?”

    蓦然,屋子里静了下来。苏灵芝早已经羞得满脸通红不敢抬头。元召咧了咧嘴,原来这八卦之风现在已经如此盛行了啊!昨天夜里两人说的悄悄话,竟然已经尽人皆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